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经过简单的治疗,鲶鱼的状态看起来好了许多。

    随后,众人的关注点便不在他们的身上,而是看向了四周。

    “呼。”

    就在这个时候,贾正经突然间感觉有人在自己脖子上吹了一口气。

    那口气十分的森冷,他敢百分百确认,那不是人的呼吸,因为不可能那么冰冷。

    但是当他回头的时候,却是什么都没看到,哪怕是黑影都没简单。

    缩了缩脖子,头皮有些发麻,不过他没跟几人说,害怕打草惊蛇。

    “当。”

    “当。”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一种声音传来,那声音,听起来很像是木鱼的声音。

    这个地方怎么可能会有木鱼的声音,木鱼这东西虽说是上古佛教流传出来的,但是在那么早的时候,怎么可能会出现啊。

    木鱼声来的十分突然,但消失的也十分快,几瞬间便是消失不见。

    “走。”

    陈二蛋沉声说道。

    几人慢慢的朝前走着,速度很满,虽说木鱼声消失了,但他们依旧是辨别出了那位置。

    朝前走着,不过速度很慢。

    这里很亮,不得不说万年灯为他们带来了很强的光明。

    走了没多久,前方终于是出现了东西。

    只见他们的面前,出现了一个人,确切的说是一具早已枯朽的尸体,尸体十分干枯,不过看那样子,生前像是一个和尚。

    那木鱼声正是从这人的身边传出的。

    “真想不到啊。”

    崔侉子带来的一个手下忍不住赞叹。

    由不得他们不这样想,一个存在了一千多年的东西,出现在你的面前,竟然能够保存的那么完好,尤其是还能发出声音,要知道这可是木头的啊,不是什么青铜器。

    “不要动。”

    陈二蛋沉喝一声。

    就在这一刻,那个说话的人,已经是伸手去捉这东西。

    不知为何,虽说听到了二当家的话,但依旧是将那东西拿了过来。

    一瞬间,陈二蛋的脸色很难看,身为红灯会的二当家,竟然被手下人不当回事,怎么能不让他生气。

    “老三,你就是这样管理你手下的。”

    陈二蛋看向崔侉子,阴沉道。

    “啪。”

    还不给二当家道歉。

    崔侉子沉声道,但是除此之外,便是什么都没有了。

    贾正经眼神微咪,显然,这二当家和三当家之间不和,至少在背地里是不和的。

    那个拿过木鱼的人也只是说了一声,随后便没什么了。

    让陈二蛋的脸色越发难看,他虽说知道老三一直想要取代他的地位,但万万没想到在这个地方就要对他动手。

    也难怪会如此,现在两边人数方面差距的确是有些大,真要是打起来,二当家这边也的确不怎么管用。

    “咻。”

    就在下一刻,这里边突然间有股凉风朝着众人吹来,那凉风冰寒刺骨,就像是万年冰坛吹出的冷风一般。

    “啊。”

    就在这时,一声惨叫声响起,随后众人看去,便是看到刚才还手持木鱼的那人竟是直接倒在了地上。

    胸口破了一个大洞,像是被什么袭击了一般,仔细看去,竟是一个黑手印,将这人的心脏给掏空。

    一瞬间,几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陈二蛋脸色更是难看到了极点,刚才他就感觉动了那木鱼多半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所以才会提醒,但万万没想到那人竟是忤逆了自己的意愿,死有余辜。

    不过虽说那人死有余辜,但刚才的那一切,像是引来了不好的事情,众人只感觉浑身冰冷,像是被什么东西盯上一般。

    “谁?”

    贾正经一声大喝。

    就在刚才,他看到在他们身前不远初的地方,有一个黑影一闪而逝。

    所有人都是紧张了起来,在这种地方,最怕的就是遇到这样的情况。

    就算是黑球这一刻都是眼神微咪,紧张了起来,因为她也感受到了危险。

    这个地方,在早先刚刚进来的时候,就是有种不舒服的感觉,现在那种感觉越发强烈了。

    “啊。”

    正在这个时候,再次一声惨叫。

    在他们之中,再次有一个人倒地不起,同样的死状,眼睛睁得很大,看脸部表情,像是死前经历了什么可怖的事情,死不瞑目。

    接连两人莫名其妙的死亡,而他们却是连到底什么东西动的手都不知道,这让他们心中的恐惧增生很多。

    “跑。”

    陈二蛋一声大喝,便是率先跑了起来。

    在早先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是看到在这房间的东北角附近,有个通道,这是崔侉子的手下发现的。

    只是不知道那通道到底通往何处,所以没敢贸然前行。

    现在莫名的危险笼罩着他们,不冒险也不行了,在这里停留下去,绝对是死路一条。、

    几人的速度不可谓不快,都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

    陈二蛋跑在第一个,崔侉子第二个,贾正经第三个,后边还有一群人。

    当然,因为这个地方本就不大,这一刻也是脚跟脚的走的。

    “啊。”

    一声熟悉的惨叫声响起,那声惨叫,是那个鲶鱼发出的。

    贾正经没敢回头看,但是他知道,鲶鱼多半是遭遇了什么不测,本就受伤的他,在这一刻彻底的交代在了这里。

    他与鲶鱼没有什么矫情,但还是记得那人脸上总是带着的憨笑,没想到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了这里。

    干这一行的,虽说早晚都要死,但依旧是有些可惜。

    鲶鱼是唯一一个跟二当家从那道门闯出来的,他的死,让陈二蛋脚下步伐迟疑了片刻,但随后还是跑了出去。

    仅仅只有二十几米的路程,却像是千米,想要过去,很是缓慢。

    尤其是那声声的惨叫,依旧回荡在他们的脑海之中,那被掏了心脏的死尸,依旧像是历历在目,他们死亡前的那种绝望不甘痛苦的表情,深深的烙刻在他的脑海中。

    “轰。”

    在奔跑的路程中,贾正经突然间如遭雷击,身体趔趄的向前冲去,扑在了前方崔侉子的身上,随后冲在前方的他们三人,便是滚葫芦般的冲进了那通道中。

    在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也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那黑影对他动手来,只不过被什么东西挡了下来,貌似是那柄桃木剑,万万没想到,这么短的功夫,这东西已经是救了他两条命了。

    ps:求收藏,求推荐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