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没有什么过多的犹豫,也没有过多的话,他们再次前进。

    这一次依旧是刚才的样子,在他们进去之后,们突然间关闭,这一次按理来说他们的准备应该是十分的充足了,但发现依旧是没有丝毫的作用。

    他们使劲的推门,发现依旧是推不动丝毫。

    这里的们给他们一种十分怪异的感觉,就仿佛这门只能从另一面推开,无法从这一面打开一样。

    这种感觉来的很快,去的也很快,要是真的这样,难道当年进入这里的人都不出去了还是咋滴。

    想到这一点,他们自己都是感觉无比好笑。

    他们开始打量起了这个刚刚进来的大殿,发现从外表上看起来与刚才的没有丝毫的差别,很像很像。

    当然,在这个大殿中,他们还是发现了不一样的元素在内,这个大殿同样有一把凤椅,与刚才所见到的相同,甚至可以说是十分的相似,就仿佛这个大殿是克隆的那个大殿一般。

    只不过这个大殿比起刚才的大殿要复杂上些许,这个大殿的凤椅后边有两个仪仗扇。

    仪仗扇没有人拿着,就那样单独的存在着,两个仪仗扇搭在一起,支撑在一起,并没有歪倒。

    看着这些东西,他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他不是没有见过这东西,也很了解这东西,这东西起初只是为帝王等等夏天驱虫用的,后来成了一种权利的象征,到了后来,这东西更是普遍,演变成了民间婚嫁时才能使用的一种工具。

    依旧是没有多观察什么,继续向前走着。

    再次穿过一扇门,他们遭遇了同样的事情,对此他们甚至已经麻木,没有去过多的关注什么。

    果不其然,这一次在他们所见到的大殿中与刚才有着很多的相似之处,只不过再次增加了一些东西。

    这一刻,他们有些怀疑,难道这青铜殿真的有那么大不成,走了这么长时间,见了这么多的大殿,都是没有见到真正的东西,最令他们有些不敢置信的便是为何没一个大殿只比前一个大殿多那么一点东西呢?这到底是为什么,当初又为何这么建造呢?

    他们绝对不会认为这样做只是无聊,绝对有着目的,只是他们现在不知道罢了。

    再次踏上了路程,同样的情况再次遭遇,同样的,这一次也多了一些东西。

    走了这么多的路,他们也是口渴,喝了很多水,也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他们就这样随手将水**丢弃在了这里边。

    再次向前走去,依旧是遭遇了相似的情况,现在他们看到这大厅的东西比起刚才也是多了不少。

    他们准备继续向前,但是也就在这个时候,一幕画面却是吸引住了他。

    只见在这大殿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他们发现了三个水**,水**就那样十分自然的躺在哪里。

    “等等。”

    他叫住了两人,随后指向了那个方位。

    随着他的动作,两人也是看到了这一幕,表情在这一刻都是精彩了起来。

    他们都在看着面前所看到的东西,整个人都呆住了。

    那矿泉水**出现的位置是那么的熟悉,熟悉到甚至认为他们根本就没有离开早先的位置。

    “不可能。”

    这是他们的第一反应,是的,按理来说这是不可能的。

    “不会是布鲁斯等人制造的吧。”

    大炮在这一刻道。

    他也多么想要说服自己这是假的啊,虽说这个世界上的巧合很多,但是也没有这么凑巧的事情吧。

    不过他还是存在了一丝丝的幻想,随后他将这矿泉水**给动作了一下,接着他们再次向前走去。

    这一次,他们的心情有些沉重,因为他们不知道接下来所看到的会是怎样的一幕。

    就算是他们再怎么不原因,终究还是要面对的。

    下一刻,他们震惊了,没错,所出现的矿泉水**的确随着他们的动作改变了位置,令他们感觉那么的不太现实。

    他们依旧是天真的选择了不相信,在接下来的几次都是改变着矿泉水**的形状或者位置,但无一例外,每一次都与上一次所出现的十分吻合。

    “我还就不信了。”

    大炮在这一刻十分较真,当然也只不过是求一个心理安慰罢了。

    “不用了。”

    看着大炮,他声音沉重的说道。

    现在所面对的情况真的是出乎了他们的预料,甚至可以说是十分恐怖的事情。

    大炮停了下来,不过看他那脸色就知道他心情也不怎么好。

    “难道我们一直在一个地方行走,压根没有离开过不成?”

    庄丹纯在此刻说道。

    事实上他也的确丝毫过这个问题,认为他们是在一个地方不停的走。

    不过这种想法很快便被他给否决了,因为那不太可能,如果真的是在一个地方来回行走,那么绝对会碰到布鲁斯等人,但巧合的是他们压根就没有碰到过布鲁斯这群人。

    “不。”

    他声音肯定的说道。

    两人在这一刻都是看向他,想要从他这里征询答案。

    “我不太确信所知道的那个答案。”

    事实上在他心里有了一个答案,但他却不太确信,如果真的是那样,他们恐怕真的遇到了天大的麻烦。

    随后在庄丹纯和大炮奇怪的目光注视下,他从身上取出了一**酒精,随后将盖子打开,然后就那样放置在了他们所在的脚底下。

    “走。”

    没有过多的解释,率先朝着下一扇门走去。

    大炮和庄丹纯在这一刻也没有过问什么,事实上他们知晓,此时的他绝对是知道了什么,现在要做的不过是在证实自己心中所想的那一点罢了。

    很快,他们便是来到了下一个大殿中。

    早先放好的酒精**就在那里,一模一样,没有动一丝一毫。

    “这不跟刚才一样吗?”

    大炮在这一刻十分的不解,尽管庄丹纯相信他,但在这一刻同样也是感觉不解。

    “问题的答案就在这里边。”

    说完他便是走向那酒精**,随后将他拿了起来。

    庄丹纯在这一刻知晓了什么,尽管大炮不太明白,不过也是跟了上去。

    “酒精有着很强的挥发作用,但却到不了在空气中暴露片刻的时间就会挥发干净,尤其是我放的是一**慢慢的酒精。”

    说完他将**子递给了庄丹纯和大炮看。

    两人起初还没有感觉道什么,但紧接着就是瞪大了双眼,他们终于是发现了变化,没错,里边的究竟竟然消失干净,不知去了什么地方。

    “不会是被什么东西给撒了吧。”

    大炮说出这话的时候自己都是感觉不相信,因为他没有什么说服力了。

    庄丹纯脸色有些白,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我终于确信了。”

    说完这句话,他深深的突出了一口气。

    两人看着他,显然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话。

    “我们现在所处的时空很可能就不是原先的那个时空,而是一个被以特殊手段给弄出来的特殊时空,就如同我们在外边所见到的那样,这么多年过去,那些建筑等等都是没有腐化的迹象,再有我们所见到的那些生物是如何生存下来的?这显然是个问题,就算他们再怎么长寿,这么多年过去,竟然没有老的迹象,可能这是早先的那些生物后代,或者他们身为修炼者,寿命长,但你们都接触了修炼这行,应该知道想要活上几千年需要多么强的道行,如果那些东西真的有那么强的道行,你认为布鲁斯他们能够将其斩杀吗?”

    他就这样自顾自的说着,两人一直听着。

    起初,他们还能说出一些反驳的话语,但很快便发现反驳起来竟是那么的费力,而且还没有什么说服力。

    “我怀疑我们外边是一个静止的时空,而我们现在所处的是一个相对静止又十分动态的时空,我们所待的每一个大殿的时空是静止的,但是到达下一个大殿就会过去了不知多长时间,这样一来,只要布鲁斯等人一直前进,我们就永远都不会见到他们,除非到达了当初所设定的最末端的时空。”

    看着两人,他继续说道,虽说这些让他自己都是不敢置信,但却由不得他不去相信。

    两人也是听的十分震惊,万万想不到事情竟然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复杂。

    “我甚至怀疑我们和布鲁斯等人一直都处在同一个地方,只不过他们所待的时空要比我们晚上不知多少年,所以我们不会相遇。”

    他的这话意思虽说很难懂,但却十分的明确。

    就如同你在今天去了一个地方,随后离开,另外一个人明天来了这个地方,虽说在同样一个空间,但却时间不同,所以不会相遇。

    同样的地点,错误的时间,是不会相遇。

    “我也知道我们为何不能往回走,就像时间一样,只能向前走,你永远都不能倒回来重新开始。”

    这句话同样难懂,但两人也听明白了。

    正是因为他们听明白了,所以脸色才不是那么的好看。

    “我不知道接下来我们继续前进会遇到些什么。”

    看着两人,他声音十分的沉重,是的,他感觉自己现在压力很大,因为涉及到时间和空间的东西都很复杂。1

    在地狱的时候他曾经看到过这样的书籍,在里边就有介绍关于时间和空间的,这两者只要有一样能够精通,那便可以达到一种恐怖的地步,如果两样都精通,就算是横扫地狱也不为过。

    虽说这样来说有些不太合理,但正因为如此,才彰显了这两样东西的珍贵之处。

    在下一刻,他从身上取出了一根手电筒,随后打亮,接着朝前走去。

    走到下一个大殿中,他并没有关注这大殿中多了些什么,他首先观察的便是自己手上的手电筒,他发现手电筒竟然暗了很多,尽管有些不明显,但他却十分的确信暗了。

    继续向前,甚至连这里边多了什么都没有去观察。

    来到下一个大殿,很快他便发现自己的手电筒竟然在这一刻熄灭了。

    看着这一幕,他真的是感觉到了恐惧。

    他的这手电筒是从布鲁斯那里弄来的,按照他所说的,照射72小时应该是可以的,那么按照这样来算,也就是说在他通过两扇门的功夫,时间就过去了72个小时。

    虽说72小时三天的时间并不算多么长,但在几十秒的功夫内度过了三天的时间,真的是一个令他们恐怖的事情。

    他有些不敢置信,随后再次取出了一根手电筒,这一次他继续向前。

    在走过下一扇门的时候,他发现手电筒竟然暗的十分厉害,在到达另一扇门之后,手电筒不出意外的熄灭了。

    这一次,他深深的感受到了恐惧,时间的流动速度正在加快,显然,随着他们的越发深入,时间会变的越快。

    接下来他不信邪,再次用两人身上的手电筒做实验,很快他便发现在不知实验多少次之后,手电筒在通过一扇门之后就会熄灭。

    “时间的流动速度在越来越快。”

    看着两人,他声音很沉重。

    事实上两人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只是有些不敢相信。

    “不对啊,如果按照你所说的那样,随着我们越发的深入,时间会变得越来越快,而且是在通过一扇门之后,就过去了七十多个小时,那么为何我们的肚子没有反应呢?”

    大炮在这一刻提出了问题的关键所在。

    是的,他们通过了很多扇门,按照早先所说的那样,不知大过去了多长时间,按理来说他们的肚子也会感到饥饿才对,为何他们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一丝一毫的感觉呢?

    “这也是我疑惑的事情。”

    是的,这件事情他也感到十分的疑惑,为何他们的肚子压根没有反应呢?

    再次向前,他越发的感觉问题这件事情十分的不简单,恐怕超乎了他早先的预料,比起早先他所猜测的还要复杂太多。

    随后,他的手上出现了一块馒头,随后他再次向前。

    当他来到下一扇门的时候,发现手中的那一小块玩头竟然有些发霉的迹象。

    看着手上有些发霉的馒头,他的脸色越发难看,看来事情比自己想象中的真的要严重太多了。

    这个现象两人也是注意到了,只不过他们没有意识到什么,直到他说完之后,两人的脸色才变得十分难看起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