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向前走了没多久,他们再次看到了地上出现了一具尸体。

    那人他们认识,布鲁斯手下的得力干将,实力很强,在肉搏方面有着很强的天赋。

    饶是他很强,但也交代在了这里。

    这人全身肌肉十分发达,是一个黑人,身高更是达到了恐怖的一米九多,体重少说有一百八十多斤。

    这人死的很惨,身上很多地方都残缺了,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撕咬的一般。

    在地上有着很多鲜血,在附近,他们更是看到了一只奇怪的鸟类的尸体,那鸟虽说没有见过,但是根据体形来看,很像是雕。

    很显然,这人的死与这种鸟分不开关系。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经过他们的观察,这人的身上也的确是有着很多鸟类弄出的伤口。

    单纯是看到这一幕,他们就已经想象到刚才的场面是多么的激烈。

    “真是不知道此时的布鲁斯有多么的肉疼。”

    不用想他们也知道布鲁斯此时十分的难受,这可是他的左膀右臂,是他最亲信的一个人,在这一刻竟然死在这里。

    没有多说什么,他们再次开始朝着前方走着,看到了刚才的一幕,他们在这一刻也是越发的小心了起来,现在他们的路途越发的危险,而且他们还没有寻找到真正的东西,真不知道接下来会遇到什么东西。

    他们身为修炼者,虽说有着很强的自保能力,并且身上更是有着枪支等等东西,但是他们依旧是不敢大意,在这种地方,谁都不知道接下来会遇到什么,要是被人偷袭,饶是他们身为修炼者,估计也要吃个大亏。

    不断的前进,他们在这里再次发现了几具尸体,不过不是布鲁斯等人的,而是一些叫不上名字的动物尸体,但是各个都是十分凶悍的存在。

    在这里,他们更是发现了激烈战斗的痕迹,甚至一些炸弹等等在这一刻都是使用过。

    随着越发的深入,他感觉这个地方越发的不简单,炸弹等等东西在这里,竟然无法让这里的建筑产生什么巨大的损害,真的难以想象这里的东西到底坚硬到了何等程度。

    走了很久,他们更是发现了许多机关留下的痕迹,显然,布鲁斯等人的这一路上十分的不平静,各种机关以及危险时刻围绕着他们。

    原本他们认为这种危险基本上全部都被布鲁斯等人给解决了,但是很快他们便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咔嚓。

    就在他们行走的过程中,突然间一声咔嚓声响起。

    咻。

    咻。

    咻。

    无数跟利箭朝着他们这边射了过来,速度奇快无比。

    此时没有布鲁斯等人,他直接就是将黑魂召唤了出来。

    黑魂在空中瞬间放大,随后成为了一面巨大的盒子,将他们给笼罩在内。

    各种利箭打在黑魂的上边,让他感受到了强烈的反震里,显然,这些利箭的力道真的奇大无比,如果是不注意被他射中,绝对会在第一时间死翘。

    这种利箭一直持续射击了很久才停了下来,那种凶猛的攻击几乎全部都反震在了他的身上,尽管很大一部分被黑魂给化解,但是身为主人的他在这一刻也是个受到了影响。

    他脸色并不好看,一方面是因为被这机关给弄得,另一方面则是受到的反震,让他受到了些许内伤。

    终于,这种攻击停止了下来,当他将黑魂收起的时候,脸色变得越发难看,只见在他们的四周出现了无数的利箭,全部都在他们的脚底下。

    黑魂是半神器,所以没有受到什么实质上的伤害,那些利箭在这一刻已经是全部折损,在他们的四周排布着,很多很多。

    真是无法想象,这些东西从何而来,如果他没有黑魂,估计绝对会被射成筛子。

    大炮和庄丹纯的脸色也是很难看,出现这样的一幕,也是他们没有想到的事情,真的无法想象这要是被打中,会是多么惨的景象。

    很快,他们的脸色越发难看,只见在他们四周的大地在这一刻竟然发出了次次声。

    那么坚硬的地板,炸弹都是没能让他产生多么强烈的损坏,在这一刻竟然出现了破损的迹象,而且那种破损还在不断的持续着。

    “好强的毒。”

    在这一刻他倒吸了一口冷气。

    那东西看起来有些类似硫酸,但他却知道那绝对不是什么硫酸,而是一种强烈的毒。

    面对这样的情况,他们越发的小心,因为谁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接下来他们的速度越发的慢,但这依旧是无法摆脱他们就一定能够好好的在这里行动,依旧是数次差点中招。

    不过好在他有着黑魂和金莲,倒也没有经历什么太大的麻烦,被他给一一解决。

    很快,他们发现面前的景象终于开始出现了变化,早先的汉白玉渐渐的消失,随之而来的是黄金雕刻,虽说只是一层薄薄的黄金,但饶是如此依旧是彰显了高贵感。

    他们真的感到了震撼,真是不知道这么多的黄金是如何弄出来的,以那个年代的冶炼技术又是如何提取出这么多的黄金呢?

    难道在中国古代真的曾经有一个断层的文明不成?

    他在心中想到,事实上早先他就曾经怀疑他们这个年代的文明曾经出现过断层,很可能在很多年前,这个世界上是存在另外一个文明的,只是后来渐渐的没落。

    虽说他的这种想法没有什么依据,但他却始终有这么一种感觉。

    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的浪费时间,因为他知道以自己的实力,想要探索这些东西根本就不是什么可能的事情。

    现在他虽说是修炼者,但是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修炼者罢了,真要是放在强者云集的地狱,绝对是被秒杀的,就算是在这一个以科技文明的现在,估计也有一些是他所不能招惹的存在。

    到现在,他所见识到的真正强者就已经有两位,一个是当初将那条大蛇给收复的老道士,另外便是张建设的师傅。

    那两人都十分的强大,到现在为止他都是有那样的感觉。

    这些都是他所不能想象的事情,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还真的不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强大的存在。

    这还仅仅只是他所知道的,一些不知道还不知道有多少。

    中国有修炼者,外国就没有吗?

    按照记载,古印度曾经有一门术为古瑜伽,尽管有人说真正的古瑜伽已经失传,但谁能保证真的消失呢?

    再有他还知道一点便是来自泰国的降头血咒,血咒来自于地狱血宗的《血解》,现在《血解》在他手上,并且他还亲身修炼过,正是因为亲身修炼过,他才知晓了有多么的恐怖。

    还有古埃及,曾经的法老,能够在哪个年代修建那么一座金字塔,甚至于到现在最大的金字塔的秘密都没有完全破解,他会是一个等闲之辈吗?

    在这个世界上,他感觉有太多他所不知道的秘密,那些名垂千古的人,难道就真的只是普通人吗?至少他知道葛洪不是,要不然他也不会拥有现在的成就。

    接下来,他们开始前进,很快,便在这里发现了一具尸体,是布鲁斯的手下。

    现在布鲁斯的人在这里再次折损了两人,真是不知道他们能否前往真正的地方。

    没走多久,他们再次看到了恐怖的一幕,在地上,他们看到了一个大的蟾蜍,那蟾蜍已死,是被子弹穿过头颅而死。

    这蟾蜍足有一米长,很大,尽管死掉,但依旧让人胆寒,尤其是这不是简单的蟾蜍,而是三足蟾蜍。

    以前他一直认为这种东西只存在于传说中,或者是小说中,但现在他发现并不是这样,而是真真实实存在的。

    继续向前,他们再次遇到了很多的危险,可以说饶是布鲁斯在前边将几乎大部分的机关等等全部触发,到了他们这里依旧存在。

    渐渐的,他得出了一个结论,这里的很多机关并不是一次性的,而是可以持续的使用。

    这样他们朝着前方走了很久,终于,他们面前的景象真的开始变了。

    汉白玉不见了,黄金不见了,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青铜殿。

    青铜殿很大,真的是无比巨大,至少朝向他们的这一面就有百米宽,高更是达到了恐怖的三十多米,真是无法想象这么一个巨大的宫殿在当年是如何建造而出的。

    现在他真的是感觉自己对于这个世界上的认知变了,跟这里一比,早先他们所见的那个大鼎算的了什么,真的是小的可怜。

    青铜殿有一扇大门,在此刻已经是被人打开,显然布鲁斯等人已经进入其中。

    他们对视了一眼,随后也是进入其中。

    进入青铜殿,首先带给他们的便是一种强烈的震撼感,这里边,并不是想象中的奢侈,但却有一种独特的韵味在内。

    闻着那因为年代久远,青铜带来的铜臭味,他们感觉到了很强烈的年代感,更是感受到了当初建造这么一个青铜殿,到底耗费了多么巨大的人力物力。

    但也就在他们在震撼之中的时候,背后的大门却是在这一刻突然间关闭。

    “不好。”

    等到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来不及。

    青铜殿的门在这一刻关闭,也就意味着他们想要出去,就只能顺着这么一条路前进。

    他们并没有死心,想要将这扇门给打开,但饶是他们动用了吃奶的力气,都是没有做到,道法在此刻都是动用,但依旧是没有什么作用,连一丝一毫都没有动摇。

    他真的是无法想象这么一扇门,是如何在他们不知不觉中关闭的。

    看着这扇门,想着刚才关闭时的景象,不知为何,他竟然升起了一种熟悉的感觉。

    此路不通,不代表他们也一定要死磕下去,青铜殿的里边他们还没有前往,谁都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所以在这一刻,他们选择了继续向前。

    青铜殿是封闭的,全面封闭,没有任何的一个窗户,但是在这里边却并不显的多么昏暗,因为这里有着很多长明灯。

    灯光虽说并不如现在的白炽灯亮,但却也可以看清这里边的一切景象。

    这一刻他们仔细观察,才发现这里边并不是一个大殿,而是很多个小殿,在他们面前不远处的地方,有一扇门,没有关闭的大门巨大,但却也有七八米之高。

    在他们的脚底下,是一些精致的地砖,十分的具有年代感,饶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依旧不失韵味。

    这里边没有任何东西,所以也没有过多的停留,他们继续向前,看看接下来会遇到什么东西。

    走到另外一扇青铜门的面前,他们犹豫了片刻,随后毅然决然的走了进去。

    不出意外,在他们进来之后,门关闭了,尽管对此早有准备,但却依旧没有反应过来。

    他们的脸色并不好看,越发觉得他们的一切所作所为都在这里边的掌控之中,像是有一双无形的眼睛在悄悄注视着他们。

    显然布鲁斯等人进入的时候是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的,也就是说只有他们在进来的时候,才发生了这样的一幕。

    他们进入的依旧是一个大殿,跟刚才的大殿相差不了多少甚至可以说同样大小,这里边依旧是有着很多的长明灯,为他们照亮了这里边的景象。

    无数的长明灯,挂满了整个大殿,让这高足有三十多米的大殿都是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大殿的宽在外边有百米,在这里边也是有着恐怖的九十多米,在这里边看起来也是相当大。

    当然,因为早先他们经历了太多,所以倒是并不觉得这大殿有多么的恐怖。

    在这个大殿中并不是空荡荡的,在这里,多了一把椅子,椅子上面雕刻有栩栩如生的凤凰,就在大殿的正北方,座椅朝向南方,是因为他们当初进来的时候一直都是向北走,到达了北天门,之后在他们的印象中,从来没有改变过什么方位,一直都是朝着北面前进的,现在想想椅子所在的位置已经就是北方。

    椅子由上方有着很多的黄金,但却也有着很精致的玉雕刻在上边,凤凰在长明灯的映照下,更是显得栩栩如生,仿佛真的有凤凰在上方盘坐着一般。

    当然这个大殿虽说多了一把凤椅,但是跟刚才的大殿却是一样的构造,都是有一扇青铜门在他们所朝向的位置,也就是凤椅的后边。

    青铜门依旧是开着的,也就是说布鲁斯他们刚刚从这里走了过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