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个鬼的身上有着一个小孩的脸,这看起来本身就是一件令人十分恐怖的事情。

    一个鬼,被分成了两部分,现在两部分都有自己独立的思想,尤其是在这下部分的身上出现这样的情况,让整件事情显得越发的吓人。

    在此刻,贾正经想到了一种可能,这种可能连他自己都是感觉有些恐怖,甚至是惊惧。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情况,只有一种可能,那便是这鬼很可能死前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也就是这女鬼死前是怀有身孕的,只是早早死去,携带着她体内的婴儿也是过早的夭折。

    婴儿还未出世,便已经死去,没有看看这个世界的美好,这让他们本身就有着强烈的怨气。

    在这个世界上有着太多的婴儿在未出生的时候便已经夭折,有的是没有将孩子保住,有的是死于车祸,有的则是流产,在这个世界上,有着太多的婴儿因为流产而死于非命。

    每年都有着太多人选择流产,可能他们因为一些原因选择了流产,但是他们却从来没有考虑过肚子里孩子的情绪,更是没有想过他们一个小生命在没有出生睁眼看这个世界就已经被残忍的母亲或者是父亲给变相杀死。

    如果真的如他所猜想的那样,那么现在他恐怕面对的便是一个女鬼和一个婴灵。

    何为婴灵,便是小孩死后所产生的执念,他们与普通的鬼不同,他们的思想相对来说比较单纯,也特别的简单,很多时候就是想留在这个世界上看看,但这一看,他们便恋上了这个世界,所以不会选择离开,再有便是他们特别的年小,没人指路真的很难离开。

    所以婴灵相对于普通的鬼来说还要难以对付很多,就因为他们的思想特别的单纯,没有成年人的思想成熟,更没有成年人或者是年纪稍大点的孩子思想转变的快。

    随着仔细的观察,他越发确定了自己的这种猜测,没错,这的确是一个婴灵,而且是附着在母亲身上的婴灵,只不过他附着的地方是下肢。

    就在这个时候,他发现了一件令他越发难看的事情,也是一件让他都感觉头皮发麻的事情,只见在这个时候,那个女鬼残缺的上体下边,竟是伸出了一双小脚,正在那里晃荡着。

    看到这一幕,他直接就是倒吸了一口冷气,这真的是超出了他的预料,真的是一种没有想到的事情,真的是太恐怖了。

    但是现在没有办法,既然被他给遇到了,那么就必须要解决这个问题,只不过现在的问题有些难度增大,现在他需要解决的是两个鬼,而不是一个,而且还都是这种先天身体残缺的。

    如果早先只有一个,他还有很大的把握解决这件事情,但是现在他面对的是两个,那么完全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最重要的便是这两个鬼里边还有一个小孩,另外一个还是一个孕妇。

    这两种鬼是最容易产生怨恨的那种,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容易脾气暴躁的,尤其是孕妇,在怀孕期间情绪本身变化就十分巨大,现在面对这样的情况,更是增加了很大的麻烦。

    唉。

    深深的叹了口气,他只能解决这件事情。

    接下来他开始对身边的众人开始吩咐,现在这件事情已经不是现在他一个人可以完成的了,所以他只能依靠其他人的帮助才可以。

    上半身与下半身在这一刻并排在一块,一个女人脸一个小孩脸,就在这一刻这样看着他们,让他们感觉全身头皮发麻。

    面对这样的情况他们没有丝毫的办法,只能是硬着头皮一点一点的进行。

    接下来他们没有说什么,而是开始了动作,首先他在这里用铜钱和红线做了一个阵法,接着将坟头土等等的围着这鬼的附近撒了过去。

    紧接着,他将符咒取了出来,随后朝着那鬼扔了过去,这一次他并没有念咒,仅仅只是将符咒扔了出去,但是那符咒就像是长了眼睛一般,就那样站在了那两个鬼的身上。

    这一幕很是神奇,尤其是在场的众人都能看到那两个鬼,所以才是深深的为贾正经的这一手感到震惊无比。

    这真的是他们做梦都不敢相信的事情,而且现在看来一场真正的捉鬼事迹马上就要在她们的眼前发生,最为重要的便是他们将要亲身参与进去。

    这一刻,对于见惯了生死,并且杀人不眨眼的一些人来说,产生了很强烈的兴趣,这种情绪在她们心中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出现过了,但是现在就这样出现在了他们的脑海之中,让他们感到十分的莫名其妙,没错,就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甚至可以说是匪夷所思。

    也就在下一刻,他们突然间都是哭了起来,紧接着不知什么时候手上都是出现了一把白色的纸钱,在这一刻就那样朝着两个鬼扔了过去。

    纸钱同样的像是长了眼睛一般,在这一刻朝着哪两个鬼而去,就那样围着他们的周身,十分的神器。

    紧接着,贾正经的手上不知道出现了一杆东西,那东西看起来就是一根棍子,是不过上边缠着很多的白色的布条,看起来很像是黑白无常所使用的那东西。

    贾正经就这样用着这东西开始四处敲打了起来,像是在探路,又像是在给这鬼指路一般。

    就这样,他不断的重复着一种奇怪的动作,像是跳舞一般,看起来样子很是滑稽,也很是好笑,要不是众人现在可以看到面前的鬼,乍一看上去,贾正经真的像是疯掉一般,饶是如此,他们也是强忍笑容,当然想到那两个恐怖的鬼之后,他们还是选择了沉默,因为刚才贾正经曾经嘱咐过他们,绝对不能笑,更不能盯着那两个鬼的眼睛看。

    随着他的不断动作,原本的两个鬼在这一刻身体竟然是扭曲了起来,像是要有什么大的变化产生一般。

    突然,在他们眼中原本的两只鬼消失了,确切的说并不是消失,而是变化了,这鬼的身体真的是变化了,不再是断成两截的,而是成为了一个女人与一个小孩,女人长得很是漂亮,眉清目秀,倾国倾城,可以不偿命,小孩是一个男孩,十分可爱,只不过同样苦命,没有生下来便夭折。

    这两人都十分的可怜,并且他们都不知道这两人因为什么而死。

    “可怜的人,但是你们的这一生已经结束,也应该去你们该去的地方,前去投胎。”

    贾正经悠远的声音在这一刻响起。

    这声音中夹杂着太多的情绪在内,让人听了就有一种信服的感觉。

    女鬼的脸上开始出现了犹豫的神色,显然对于她来说,对于这个世界依旧是有着很大的留念。

    想想也是,毕竟在这个世界上生活的时间不长,但是在这里他却是不知道存在了多长的时间,自然是留念。

    但是没有办法,鬼本身就不应该属于这个世界,所以他没有理由让他们留在这个世界上,何况这个鬼本身在这个世界上有着害人之心,如果时间久了,绝对会留下什么不好的事情。

    没有做任何的事情,他开始劝说,显然,劝说是有效的,在他的一番劝说下,他看到了这鬼点头,便是同意离开这个世界。

    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就是念起了往生咒,送她离开这个世界。

    但是很快,他便是受到了强烈的阻力,由于他的这种往生咒是作用在两个鬼身上的,但是在这一刻,那个婴灵却是并不想要离开的。

    这就是早先他所担心的事情,显然现在成真了,这个婴灵真的不愿意离开。

    婴灵看起来也就不到一岁的样子,当初夭折的时候显然较早,而且还是在快要出生的时候夭折的。

    只是有一点他十分的不明白,不清楚这个地方为何会有这么一个怀孕这么长时间却死掉的女人呢?当初她又是因为什么原因来到这里,又是因为什么原因死在这里,而且还是那种凄惨的死法。

    他真的无法想象,显然那鬼也是不想告诉他们。

    “我知道,你的孩子和你都不想离开这个世界,但是你们却是必须离开,你应该知道你们存在这个世界上真的太久了,相信要不了多长时间,你们就会因为灵魂的耗尽而成为这个世界上游离的无意识存在,我建议你劝劝你的孩子,这样一来他也不必要孤单的在这个世界独自行走,你黄泉路上也好有个伴”

    接下来他说了很多的话,在这里劝说这个女鬼,最后,女鬼再次答应了他所说的这些,开始劝她的小孩。

    最后小孩也答应上路,显然,虽说这个小孩十分的想要留在这个世界上,而且他们的思想简单,但是有一点却是肯定的,那便是小孩一般都会比较相信他身边人的话,所以女鬼的劝导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这一次他开始念往生咒,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很快便是离开了这个世界。

    在两人离开的时候,他悄悄的为他们打了一个结,这一生没有做成母子,那边让他们来世在做母子,虽说这种方法是茅山术记载的,他也并不知道到底管不管用,至少他的那份心已经尽到了。

    送走了这两人,他并没有感到丝毫的轻松感,相反十分的压抑,在这么偏僻的地方,都有这样的人以那种方式死掉,他真的无法想象这个世界上到底有多少人死于非命,更有多少孩子在未出生便夭折。

    这些都是他所不能想到的事情,也是令他感到压抑的事情。

    原本,他感觉送走一个灵魂会让他感到轻松,感觉做了一件很好的事情,但是此刻却是感觉无比压抑,尽管依旧是好事。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情绪,他知道这个时候根本就不是想着些的,现在他们需要前往真正的仙宫,寻找里边的秘密,所以绝对不能有丝毫耽搁。

    将早先的那些阵法给拆除,将红线和铜钱给收走,这些铜钱都是他经过很艰难的手段才收集到的,况且这个世界上的这种东西越来越少,可以说是用一枚少一枚,何况还要那种达到他标准的经过万手之手的铜钱。

    可以说,这些严苛的条件,都变成了一个难题。

    尽管铜钱在现在根本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但却是很难寻找的东西。

    面对这样的情况,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开始前进。”

    布鲁斯在这一刻说道。

    布鲁斯发话,他们自然前进。

    第一个前进的依旧是布鲁斯的手下,可能是被刚才他的表现所折服,这一次他们几乎被放在了最后一个下去,这样一来,他们几乎将所有的危险都给避了过去,至少他们不需要担心在前方探路而死。

    当然他也不会傻到认为他们会如此的好心,该保持警惕的他绝对会保持着警惕,这是他做人的原则,也是做事的准则。

    尤其是在地狱和深渊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有些东西更是被他看的很重,而且看的很明白,因为他经历过太多的生死,所以明白的事情也是很多。

    很快,他们便是到达了下方,进来之后他们打开了强光手电筒,可以说这是他们进入地下之后第一次使用强光手电筒。

    这里边真的很黑,他们不得不如此使用。

    很快,他们便看到了附近的情况,的确是与早先机械蜻蜓所传来的画面十分的相似,当然也有着很多的区别之处,那便是他们下来之后,所感受到的画面越发的震撼,也让他们真正的感受到了仙宫的辉煌。

    到现在为止,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进入仙宫,但是此时所经历的东西,却是让他感到了仙宫的一面。

    如果这是仙宫的一处地方,他也相信,如果这只是仙宫外边,那么他越发的震撼。

    接下来他没有多说什么,而是仔细的打量起了四周。

    与早先所观察到的区别并不算大,好几座石象,有人首豹身,最前边是一个人身豹尾的女人,他们脚底下也的确有着很多的花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