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休息了没多长时间,他们就是不得不继续前进,可以说,这么短的时间他们根本就是无法恢复过来的,但却没有丝毫的办法。

    盗洞并不大,下方会遇到什么他们也都不知道,所以这一刻十分的小心。

    他们没有直接跳下去,因为谁都不知道这道路有多么的深,所以在这一刻只能依靠绳索一点点的下去。

    接下来,他们开始朝着下方而去,最前边是布鲁斯的人,其次是他们。

    很快,他们便来到了下方,从上到下不算深,当然也并不算浅。

    到达这里之后,下方十一条斜着朝下的路,只是不知道当初挖掘这条通道的人为何不直接从上方开始斜着朝下,而是先来上这么一下子。

    不过在他们看来,既然当初这样做,那么肯定是有原因的,只是不知道原因出在什么地方。

    接下来他们没有干什么,而是朝着下方而去。

    由于道路很窄,所以只能趴着前进,当然,在下来之前,他们早有所准备,穿了很多专业的衣服,所以在这一刻倒是应付的得心应手。

    开始朝着下方爬去,他们的速度很慢,十分的慢。

    当然这里所说的慢,只是相对于他们走路来说,真要说起来,还算是比较快的。

    这条路不知有多么深,也不知道有多么长,更是不知道前方会出现什么东西,他们都在时刻警惕着。

    这种地方,可以说是老鼠蛇之类最喜欢居住的地方,虽说他们不惧怕这些东西,当然在这么狭窄的空间里,真要是遇到那东西,也是十分的麻烦。

    一直走了很久,他们突然间发现了前方出现了一个东西。

    “什么情况?”

    询问最前方的人,由于这里空间十分的狭窄,所以他们在这个地方视线受到了很大的影响,看不清前方有什么情况。

    “好像是个人。”

    最前方的那人道。

    “人?”

    他们第一反应便是不可能的,在这么一个地方,怎么可能会有人呢?

    要知道早先他们可是都看过,确认这条通道是很久没有使用过的,根本就不可能有人进去过。

    “过去看看。”

    没有过多的犹豫,直接就是朝着前方走去。

    这一次,他们走的更慢,也是将身上的武器给取了出来,如果遇到什么意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动手。

    他们已经来到了那人的身旁,只不过他们却看到那人没有丝毫的动作。

    由于这人是趴着的,所以他们根本看不清此人的长相,更是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好像是个死人。”

    很快,他们便是判断出来了,这人的确是个死人,看那样子,应该是死亡了很久,只不过因为在这里,尸体没有快速的腐烂,保存的还算比较完好。

    “怎么办?”

    这是一个十分难办的事情,这里空间不算很大,他们更是不知道这人是如何死的,更是不知道这人是否是中毒或者什么原因死亡的。

    很快,他便知道了布鲁斯等人的手段,只见最前边那人的手中出现了一个子,里边不知道装的什么东西,便看到他拆开后泼了出去。

    一种透明的液体洒在了那死掉的人身上,随后便看到那人的身上开始以极快的速度腐烂了起来,成为了一些味道极大的液体流了下来。

    他们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绝对要比硫酸还要厉害,硫酸虽说很强,但是也绝对做不到将一个人在很多的时间内腐化干净的程度。

    紧接着,便看到最前方那人从身上取出了一个袋子,就那样扑在了上边,随后率先从上边爬了过去。

    前方人行动,他们自然也是需要动作,就那样朝着前边而去。

    尽管在爬到那个地方的时候十分的不舒服,想起早先这里有着一具尸体,十分的令人膈应。

    这段事情已经基本上算是过去了,他们也不再多说什么

    他们继续向前,没有丝毫的停留,不知为何,他们感觉这个洞穴恐怕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那人的丝状十分的凄惨,绝对是死前经历了一些什么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突然间感觉身后像是有什么东西走过一般,全身在那一瞬间都是如坠冰窖。

    “你们感觉到了没有。”

    布鲁斯看着众人询问。

    众人都是点头,在这一刻他们变得有些恐慌。

    “没有什么,别自己吓唬自己,赶紧走。”

    贾正经说道,事实上他也是感受到了,只是在这一刻这么一个地方,绝对不能让他们产生那种情绪。

    “对,没什么啊,我们感觉错了,抓紧走。”

    布鲁斯在这一刻也是反应过来了,当然刚才他之所以那样说就是为了试探一下贾正经的口风。

    贾正经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在这里等待了起来,看着众人没有说什么话。

    面对这样的情况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但是想起贾正经一路上的表现,在听到他所说的话,在这一刻也是变得不在那么担心了起来。

    接下来他们没有多说什么,继续向前走了起来。

    虽说如此,贾正经心里的情绪并没有放松,他想起了早先那人的死状,看那样子,很像是吓死的,因为恐惧而死,也就是说这里边绝对有着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只是这一刻他却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在作祟。

    贾正经并没有闲着,在行走的路途中,沿路洒下了很多捉鬼用的东西,更是在很多地方埋下了一些铜钱,这些铜钱都是经过万人之手,上边有着很多的铜锈,对于鬼怪有着很强的克制作用。

    将这些东西全部都是弄完,他渐渐的,也是变得不再那么担心了起来,当然他也没有放松警惕,在这个地方,想要将那东西解决,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他在此刻很是小心。

    开始先前走着,就在下一刻,他突然间感觉有人在他的背后吹了一口气。

    正是这口气,让他知道刚才的一些动过可能对于这个鬼没有什么作用。

    难道遇到的是厉鬼不成?

    他在心中想着,但是感觉不太可能,在早先他已经解决过一个厉鬼,现在根本不可能再遇到这么一个。

    之所以这么肯定,是因为他在茅山术中看到过一个消息,那便是两个厉鬼绝对不会在近距离的相遇,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让他感觉越发的惊悚,因为他感觉有人在他的脸上舔了一下,虽说很轻,但是却被把他明显的给感觉了出来。

    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就是睁开了阴阳眼,在这一刻观察了起来。

    也就在这个时候,他身后的庄丹纯碰了他的脚后跟一下,他回头看过去看着庄丹纯指着自己的头顶区域。

    看到这个手势,他心领神会,就在下一刻,他一个急转身,将肚皮朝上,观看了起来,很快他便是发现了异常。

    只见此时在他的头顶区域正有一个女人,披头散发,样子很是恐怖,只有上半身,下半身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残缺的。

    在看到这家伙之后,他就知道自己刚才的手段为何没用了,这种鬼根本就不是什么普通手段可以解决的。

    这种鬼,先天残缺,身体缺少了一部分,对于这个世界的怨恨极深,在很多时候,他们就是为了报复这个世界而存在的。

    这种鬼要想解决,最简单的一个办法便是寻找到他的腿,然后给他组合起来随后送走,要么就是直接打散。

    如果是在外边,他有很多的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鬼,并且依靠的是很简单的手段,但是现在他手脚根本就伸展不开,而且很多东西他根本无法施展,受到了很多的影响。

    此时让他对付这个鬼,他没有什么办法,至少没有办法送走或者将他打散。

    当然不能解决他却不代表他会任由这个鬼这么下去。

    他从身上取出了一个符咒,随后开始念咒,随着他的念咒,这张符纸开始燃烧了起来,燃烧的十分迅速,而且十分的强烈,很快便是烧成了灰烬。

    他的动作自然是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在这一刻没有人说话,知道他绝对是在干着什么。

    随着这符纸的燃烧,像是有什么莫名其妙的力量束缚在了那个鬼的身上,只见随着他的动作,这女鬼在这一刻开始朝着他的身上附了过来,很快便是贴在了他的背上,随后便是有一种看不见的绳子将这鬼和他捆绑在了一起。

    当然,这还不算完成,下一刻他直接就是将桃木剑取了出来,就那样捆绑在了身上,以此来镇压这个鬼。

    虽说现在他无法解决这个鬼,但是也不能让他走开,否则在这个地方他要是真的对他的同伴出手,真的不好解决。

    当然这也就是他神经大条,换做其他人,估计也要吓个半死。

    “解决了?”

    布鲁斯在这一刻询问。

    他点了点头,应到,当然,他可不会说此时这个鬼正在他的身上。

    再次前进,当然他的心情并不怎么好,虽说问题算是解决了一半,至少这个女鬼无法做其他什么动作。

    但是这样一来,却是苦了他,女鬼的头发在他的身上来回扫动,很是难受,而且她呼出的冷气更是不断的在他脖子上,让他感觉时刻有一个冰箱刮出来的冷风在他脖子附近一样。

    在这群人之中,只有庄丹纯能够看到现在是一个什么情况,在看到这一幕后,果断的与他保持了很大一段距离,显然对于这鬼有着很多的膈应。

    接下来他们就这样继续前进,布鲁斯等人放松了心情,但是他却在这一刻十分的阴沉,因为这真的是一件不怎么好的事情,一个半截的女鬼趴在你身上,头发扫在你的脸上,呼出的气更是吹在你的脖子上,真的不怎么好受,到现在他甚至感觉自己的脖子都是失去了知觉。

    就这样行走了很长一段时间,突然间他们发现前方出现了一个空间相对来说较大的区域,只不过却是在这一刻出现了断层,并没有接着往下的路。

    “看来他们并没有活着挖通这个地方。”

    贾正经喃喃道,在前方,有着两具尸体,已经成为了森森白骨,显然,这两个跟早先那个不是一伙的。

    没有多说什么,再次动用那种液体,将这两具尸体给彻底的解决掉。

    “怎么办?”

    看着布鲁斯道。

    布鲁斯毕竟对于这里的了解要比他们深很多,所以现在询问他绝对是再好不过的选择。

    “顺着他们挖掘的这个角度,开始向下挖。”

    布鲁斯沉吟了片刻道。

    没有多说什么,他们开始行动了起来,这里的空间还算比较大,所以在这里还算的上伸展开双脚。

    挖掘的工作自然是交到了布鲁斯的手下手上,当然他们之中也是出一人,便落在了大炮的身上。

    他现在背着一个女鬼,自然不适合挖掘这东西,庄丹纯身为一个女人,自然也十分的不适合。

    所以这个担子只能由大炮来干。

    他们采用的是轮番动手,因为他们人手充足,并且受够了刚才的那种小空间的缘故,他们所挖掘的通道比起刚才要大了很多,至少在这里边半蹲着行走没有丝毫问题。

    没有多说什么,他们就这样在这里边干了起来,现在他和庄丹纯没有什么事情,自然是琢磨了起来。

    “你咋算怎么处置她。”

    庄丹纯看了一眼他背上的女鬼说道。

    “能找到她的下半身送走是最好不过,如果找不到,就只能想其他的办法。”

    他摊了摊手说道。

    对于这个家伙,真的不是什么好解决的问题,如果这只是一个普通的鬼,他直接在这里送走就好,主要是她残缺,想要这样送走,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在茅山术中,这是一种禁忌,残缺的灵魂前往地府投胎,来生不是畜生便是先天残疾,可以说这是任何一个灵魂都不愿意接受的事情,所以他也自然不会那样做,就算他想要那样做,成功的几率也不会大,身为鬼的她,绝对明白这一点,否则也不会一直在这里游荡,这么长的时间一直在这里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