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大刀不断的落下,他们在这一刻也是十分的难受,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

    这个地方让他们十分的不爽,先是在进来的时候遇到了强磁,差点都交代在这里,刚来到这里又遇到了这种情况。

    虽说很是恼怒,但却没有丝毫的办法,他们可不敢用身体去碰触那东西,谁都不知道碰撞一下之后会是怎样一个情况。

    在这里,他们只能来回的躲闪,谁都不想被那大刀给劈中一下,成为肉泥。

    随着不断的移动,不断的躲闪,他们只能在这里里边寻找机会,因为这东西的覆盖范围真的是太大了,他们一时半会根本就出不去。

    突然间他发现了一点,那便是在原先所对立的那面没有什么攻击,尽管这个地方十分巨大,但是现在由于他们人群比较分散,也算是可以看清楚整个空间内的大致情况,所以也是辨别出安全区域。

    “那边。”

    当即便是不再丝毫的犹豫,直接就是指向了对面那个方向。

    众人听到这话,也全部都是看了过去,很快发现了这一点,都是兴奋无比。

    在这种地方,能够找到一个安全区域真的是太不容易,现在发现这么一个地方,他们自然是要前往,避开这个危险的区域,毕竟他们的体力是有限的,时间久了,绝对会交代在这里。

    没有丝毫的犹豫,他们朝着那个地方开始接近。

    起初他们想的很好,也比较天真,认为寻找到地方就可以避开了,但是很快他们便是发现前往那个地方真的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越是接近那个地方受到的阻力便是越大。

    他们没有丝毫的办法,只能另想他法,虽说前往那是他们需要前往的地方,但是如果这样盲目的冲下去,先不说能不能过去,就算是过去他们是否还是完成的还是两说。

    “走啊。”

    大炮看着他,不解的说道,不知道他为何要停下来。

    “不想早点投胎就先别往那个地方去。”

    看着大炮,直翻白眼。

    听了他所说的话,大炮整个人也是明白了,因为在他们之中的一人就是差点交代在这里,好不容易才躲过那种攻击。

    他们在四处观察,当然这一刻他们也是再次分散开来,为的就是可以照明四周的一切,有利于他们分辨四周的情况。

    就这样观察了一段时间,很快他们便是发现了一条路,那条路虽说比起早先所要经过的要长了很多,但是绝对没有硬冲过去那么危险,而且这条路也是他们能够寻找到的最安全的一条路。

    朝着前方而去,起初他们还没有发现什么,但很快便是感觉了出来,这条路上他们所能承受的攻击真的是少了很多,并且也不用向刚才那样疲惫,在这里只有寥寥无几的几道攻击到来。

    虽说这样一来他们会废去不少时间,而且所受到的攻击总和加起来也要比硬闯要受到的多,但是这样走,却是最安全的。

    果然,只有最后那点路程十分的难走,差点遭遇危险外,其他的地方都是十分的好过。

    在他们走到那边安全区的时候,这些雕像的攻击也是停了下来。

    “嗨。”

    大炮当即就是不高兴了,感情是耍我们呢?我们过来了你不动了,当即便要回去看看。

    “回来。”

    看着大炮,他淡淡的道。

    大炮看着他,显然不明白什么意思。

    “不想再经历一遍就回来。”

    听了他的话,大炮立刻就是缩了缩脖子。

    刚才所经历的一切,至今都还历历在目,他可不想再有刚才那样的经历,被一群没有思想的雕像拿着大刀乱砍,想想都觉得憋屈,尤其是那东西你还打不烂,更重要的是你也打不过,只能被动防御。

    如果有机会选择,他甚至不选择来这种地方,这可以说是他长这么大以来最憋屈的一次了。

    “找找这里有没有什么暗门。”

    布鲁斯看着自己的手下,吩咐道。

    当即,一群人便是寻找了起来,没多久,便是有了发现,没错,这个地方的确是存在着暗门,只不过这暗门却不仅仅只是暗门那么简单,在这上边有着浓度极强的强硫酸,幸亏他们对此早先就有所准备,否则冒失前进定然会损伤严重。

    那种浓硫酸尽管看起来已经接近枯竭,不过只是其中的水分蒸发了不少,但是浓度却是更加强烈,一点点的浓硫酸弄到身上估计都要痛苦不堪。

    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条狭长的甬道,这条甬道不再向早先的一般,在这条甬道中,出现了长明灯这种东西,可以看清其中的情况。

    不过有了前车之鉴,他们自然不会冒失前进,而是进行各方面的探测。

    “不知为何,我们检测不出里边有什么东西,但是直觉上却感觉这里边并不安全。”

    布鲁斯的手下在这一刻说道。

    听着他们所说的话,贾正经也是脸色有些阴沉,因为他也有一种直觉,这里边绝对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他的眉头自从打开这扇门之后就一直再跳。

    最终,他们也没有弄明白里边有着什么东西。

    “不能在等下去了,我们不能在这里浪费太多的时间,走。”

    他们也知道不能在这里等待太长的时间,朝着里边走了起来,不过他们的速度并不快,为的就是遇到什么紧急情况可以退回去。

    不过一直等到他们前进了很久,都是没有遇到任何的变故。

    “不好,快退。”

    就在下一刻,他们都是感觉到有股不一样的气息在弥漫。

    “轰。”

    但是想要退回去的时候,已经是为时已晚,他们身后的门在这一刻轰然落下,他们全部都是被弄在了里边。

    前边不知道什么情况,但是身后这条路已经不能走了,只能朝着前方而去。

    “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庄丹纯看着众人,一脸不解的道。

    众人都是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说。

    他们这一刻并没有听到什么声音,除却刚才后方封闭后的声音外。

    “喀拉。”

    “喀拉拉。”

    就在下一刻,他们终于是听到了那种声音,但是正是因为听到这种声音,他们的脸色才是真正的难看了起来。

    只见此时他们四周的墙壁在移动,正在朝着中央夹击了过来。

    很快,墙壁便是移动到了他们的进前,而且这种状态还在不断的持续着。

    “顶住。”

    一群人都是大叫,当即不再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就是从身上将能够抵挡的东西拿了出来。

    各种东西在这一刻都是顶了上去,但是很快他们便是发现根本没有什么用处,这墙壁上的压力十分的巨大,他们为了便于走路,所带的东西虽说很多,但是没有高强度的钢铁之类的东西,那种东西太重,根本不适合他们携带,所以在早先他们选择了全部放下,但是没想到现在真正用到的时候,却发现有些无奈。

    下一刻,这东西依旧是在不断的夹击着他们,他们的双手在这一刻都是用了出来,任由他们使用了全身的力气,也是没有丝毫的作用。

    尽管他们对于很多事情都有看了防备亦或者是准备,但是当真正发生或者是遇到的时候,他们才发现真

    的是准备的十分的不充分,在很多方面,他们真的是欠缺太多东西了。

    “用炸药。”

    看着越发接近他们的墙壁,有人喊道。

    “不可以,这么小的空间,如果用炸药,我们也会发生危险。”

    没错,这个地方现在空间很小,如果炸药的计量把握不准,他们绝对会被炸死。

    “那也要比挤成肉饼要好的多。”

    大炮在这一刻道。

    他们都是那种不安寂寞的人,所以就算是死也不会选择这种憋屈的死法。

    这真的不是他们所希望发生的事情,如果被活活的夹死在这里,他们自然是感觉十分的别去无比。

    当然,贾正经他们也并不算太过担心,到了最后,他们有办法活下来,当然现在毕竟是和布鲁斯他们在一起,所以一些方面他们并不会选择暴露出来的,那是他们对于他们的防备。

    布鲁斯等人尽管与他们现在表面上看起来很好,但是谁都不能保证下一刻他们会不会翻脸,就算是亲人都有成为仇家的那么情况,更何况他们面前的是一群国际上的一个组织呢?

    能够携带那么多恐怖武器,他们的背景以及各种方面可想而知,绝对不是那种小型的组织。

    好在他们这其中是有着爆破大师的,在这一刻爆发行动,对于他来说最合适不过了。

    点了点头,爆破大师开始在这里边行动。

    少了一个人的力量,他们瞬间感觉压力骤增,尤其是现在的力量还在不断的增加着。

    “快点,快要坚持不住了。”

    爆破大师没有说话,而是忙活了起来,他并没有使用普通的炸药,而是动用的那种专门用来爆破装置,用来摧毁墙壁这种东西,十分的精准。

    “哒。”

    爆破大师的速度很快,下一刻直接就是按下了爆破装置。

    “轰隆。”

    爆炸瞬间出现,那种爆炸并不算很恐怖,可以说是那种装置十分的精准,专门用来共振墙壁,在一瞬间爆炸产生高频振动,以此来摧毁墙壁这种东西。

    很快,在通道的前方出现了一个空荡的区域。

    相互对视了一眼。

    “跑。”

    在说完这个字之后,他们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就是朝着前方冲了过去。

    他们的速度很快,在这一刻几乎动用了吃奶的力气。

    “咔嚓。”

    身后的各种支撑的东西在这一刻发出了各种咔嚓声,少去了他们的力量,那种力量变得十分的强大,在一瞬间开始朝着中间夹击。

    也就在他们刚刚出去之后,后方轰然一声巨响,两面墙壁对撞在了一起,看着后方发生的一幕,他们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这要是没有跑出来,绝对会在刚才那一瞬间成为肉饼。

    一群人都是有些脸色苍白,随后就是大笑,相互拍了一下手掌。

    继续向前,没有丝毫的犹豫,这只是他们旅途路上的一个小插曲,在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不知道,但是他们知道必须前进。

    可以说自从踏进那间房间,碰到那群雕像之后,就意味着他们没有什么退路,必须朝着前方不断前进,要么找到真正的仙宫,要么便是死在这里,没有第三种选择。

    朝着前方而去,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谁都不知道,所以他们很珍惜,很珍惜现在的日子,很珍惜这段时间。

    接下来他们所走的路程依旧是一条路,同样是甬道,贾正经对此有着很大的熟悉感,因为自从他接触这些以来,所走过的甬道真的是太多了,真是不知道这段时间来走过多少甬道了。

    走过有鬼的甬道,走过尸骨成片的,走过

    他这一生可以说很是神奇,十八岁以前碌碌无为,十八岁以后开始爆发,这一切的都是因为十八岁那年的七月半死过一次,从那之后,各种光怪陆离的生活就从来没有离开过他。

    “小心点,这段路也不安全。”

    是的,这段路程也不安全,他们都是感觉一种不安的感觉在这一刻油然而生,尽管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此时的他们就如同是惊弓之鸟一般,禁不起任何的挑衅。

    “危险。”

    就在下一刻,他们感受到了危险的存在,没错,只见在他们经过的这甬道中竟是爬出了很多的虫子。

    “这是什么?”

    布鲁斯看着地上的虫子,有些害怕。

    “蚰蜒。”

    没错,出现在地上的正是蚰蜒,别称也叫钱串子。

    如果只是普通出现什么蚰蜒,他们根本不会在乎什么,踩死得了,但是现在他们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却是无数的蚰蜒,密密麻麻的,看上一眼就是令人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穿上隔绝服。”

    他们当即大叫,但是很快他们发现已经是有些晚了,现在穿那种东西,自然会让不少的蚰蜒爬到他们的衣服中,到时候绝对是越麻烦。

    “火烧。”

    好在他们一直都是点着火把的,这一刻直接就算是朝着那群蚰蜒扫了过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