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虽说这人有着很大的可能性,但是却不代表就他也没有可能性,毕竟在他们之中,必然会有一人击杀了那几人。

    面对这样的情况,他也没有去解释什么,就这样淡淡的看着这群人,想要看看他们怎么做。

    这群人也没有说话,不过眼神却是出卖了他们,在他的身上动了很多下,显然对他有些怀疑。

    那人见到这一幕,再次开口说了起来,将这一切都是推到了他的身上。

    这让这里的一群人对他更加的怀疑,眼神也是变得有些不善起来。

    “我兄弟怎么可能杀那几人,要知道要不是我兄弟,你们早就不知道死哪去了,现在竟然还将这些怪到我们的头上。”

    大炮当即就是不干了,撸起袖子便是要干架。

    “你说一下怎么回事吧。”

    布鲁斯在这一刻开口了,看着他道,还算是客气,让他们的脸色稍微缓和了很多。

    “这人根本就不是早先我们所认识的那人。”

    他淡淡的说道。

    这句话没有什么依据,但他却是就那样说了出来,让一群人十分的愤怒,感觉他是无稽之谈,在这里的这些人都没有离开过他们的实现,怎么可能换人呢?

    再说就算是换了,为什么他们这么长时间以来没有感觉出来呢?再有一点便是他们看不出来,布鲁斯还看不出来吗?毕竟他可是雇佣他们的。

    布鲁斯的脸色也是有些难看,显然同样不相信他所说的这些话,对此抱有很大的怀疑。

    他没有继续开口,但却不代表他没有什么动作,下一刻他抓起了地上被他绑着的那人,随后开始在他脸上摸索了起来。

    没多久,便是一张人造皮被剥了下来,确切的说,那是一副**,十分的逼真,戴上去之后正是早先那人的样子。

    此时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张陌生的面孔,这人看起来有些年轻,不过脸上却是有道深深的刀疤,而且手上有着很厚的老茧,显然经常碰刀这种东西。

    “你是谁?”

    布鲁斯的脸十分难看,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们不去相信,只是有一点他们不明白,就算是人造面具应该也无法做到令他们认不出来的地步啊。

    这人没有开口,十分阴毒的看着他,显然对于他恨透到了极点。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苗疆人吧。”

    看着这几人,他淡淡的说道。

    在说出这话之后,他面前的这人脸色立刻大变,看向他的脸越发变得难看起来。

    “别说不是,这应该是你的吧。”

    说完,他的手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虫子,那个虫子全身黑色,看起来跟蟑螂有些相似,不过仔细看的话便会发现他与蟑螂有着巨大的差别,在他的前嘴上有着很深的獠牙,显然有着丰厚的咬合力,不注意绝对会被他给咬伤。

    虽说他没怎么与苗疆人接触过,但是他却看过很多关于苗疆的书籍,其中有过很多的记载,所以对此也算是了解。

    这人在看到这虫子之后,脸色越发难看了起来。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这人看着他,冷冷的道。

    “你做的的确很隐蔽,而且选择的时机也很好,虽说鲜血的味道被你用特殊的方法掩盖,但却依旧存在,其实你倒是可以用你们最擅长的方式将我们全部击杀,那样一来倒是可以省却不少麻烦。”

    看着这人,他淡淡的道。

    是的,这人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杀光他们之中的所有人。

    这人在听到他所说的之后,没有说话,像是在琢磨着些什么。

    “没错,如果不是被你发现,你们所有人都要死,不过现在被你们给识破了,我也没有什么办法。”

    这人看着他们,平淡的说道,这一刻,这人反倒是平淡了起来,就在下一刻,他发现这人竟然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已经死了。

    黑色的鲜血顺着他的嘴流了出来,看那样子,显然是服毒自杀。

    看到这一幕,他眉头皱了起来,万万没想到这人的牙根中竟是存在着毒药,竟是这样死掉了。

    这一下子发生的很快,以至于他们都没有反应过来。

    唉。

    他们恨得牙痒痒,在这人的身上绝对有着很多的秘密是他们所不知道的事情,这些都是需要了解的,但是现在人已经死了就算是他们想要知道那些事情也不是那么容易。

    “算你死的快。”

    大炮说完直接就是踹了这人一脚。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是他们谁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原本他们就已经折损了几人了,现在再次折损了一个,在这一刻,他们真正感受到了接下来所经历的事情的恐怖。

    最后,他们将这群人的尸骨给找了个地方统一埋了起来,随后他做了一场法事,避免发生什么事情。

    做完这些之后,也已经是过去了不少时间,此时已经是过去了好几个消失。

    再有两三个消失便要明天了,他们都是回到了自己的帐篷之中。

    本身他就有些失眠,经历了这样的事情,让他越发的感觉睡不着。

    最终,他只能再次回想自己这段时间以来的经历,再次回忆,依旧感觉有些不太现实。

    虽说他的经历很是精彩,但也回想不了太长的时间,最后他只能以修炼来打发时间。

    第二天,一大早他们便是起床,由于发生了昨晚上的事情,他们的睡眠都是受到了一定的影响,精神并不怎么好。

    没有多说什么,简单的吃过早饭,他们便是踏上了前往河流上游的路程。

    他们的速度并不算快,甚至可以说走的很是低沉。

    现在车上少了几个人,他们车上的死机也是去了其他的车上。

    他们只能自己驾车,驾车的是他,庄丹纯坐在副驾驶,大炮坐在他的身后,他们就这样行走着。

    原本他们有很多人,现在感觉车里有些空荡,没有了以前的拥挤感。

    这里的路并不好走,在这上边驾驶,甚至可以说有些难受。

    他并没有怎么开过车,但是由于驾驶的车辆是自动挡的缘故,倒也不需要多么高的技术。

    虽说开起来稍稍有些生涩,倒也没有出现太大的问题。

    他们就这样开着,一直顺着河流朝着上游而去,期间他们看到了这条河中是存在大鱼的,正是因为如此,也代表了这个地方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危险,至少代表水源还是不算有什么问题的。

    当然像当初他们喝了水之后中毒那还只能说是运气使然,毕竟那会蹦的树真的少见,至少自从那天见到之后他们再也没有在这段时间以来见到过。

    他们这样奔驰着,朝着上游而去,一路上算是十分的坦荡,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除却有些颠簸之外,坐在里边着实是不好受。

    虽说这车的性能很好,正是因为越野性能很好,才忽略了他的那种驾驶感,在这种道路上虽说越野体验好,但着实是不舒服。

    一连驾驶了很长的时间,他们才算是到达了所要前往的地方,这条河的尚有区域。

    上游的河流看起来十分宽广,有很多条小溪流组成的,隔着很远,看着那些小溪流,很是神奇,仿佛有扇门在他们的面前。

    他们甚至感觉到这里有种舒爽的气息,仿佛是有什么东西在这里一般。

    看着这里的东西,他们感觉十分的疑惑,在这一刻他们有一种已经来到了真正地点的感觉。

    当然这些都是他们想象出来的,具体会是什么样子,他们还不算清楚,只能依靠观察才能够知晓。

    仙宫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好找,甚至连具体存不存在都不清楚,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有什么关于这方面的具体消息,让他们对于这里的东西十分的失望。

    现在他们满怀希望而来,在心中已经构建出了很多关于仙宫的情况,所以才会在这一刻充满了对它的幻想,甚至说看到一些东西他们就会联想到跟仙宫有关,这与他们的主观意识有关。

    他们在这里观察了很久,最后更是除却了早先所拍摄下来的照片进行对比,最后布鲁斯他们更是想办法联系到了他们的背后人物,与他们进行沟通,了解了很多的东西。

    最后,他们得出结论,真正他们要前往的地方就在这里。

    令他万万没想到的,在他们这群外国人中,竟然有人对于中国的风水地形十分的有研究,在这一刻竟然开始了看风水。

    虽说风水在很多了解中就仿佛是玄学一般,但那人在这一刻却是十分的了解一般,进行着他独到的分析,就算是他这个真正的国人都是有些佩服,这人在这方面真的比他要高很多。

    最终,这人分析出了很多的东西,并且为他们找到了几个地方很可能是仙宫的存在。

    至此,他们开始分头行动,开始寻找。

    那几个地方他们成为了分批行动,在这里想要寻找到那些东西并不是多么容易,尤其是在这个地方车子已经不能使用,也就是说他们接下来的路程只能依靠步行来解决。

    他、大炮、庄丹纯还有一人一组,朝着一个方向而去,其他几人也分成了几组,朝着那几个地方进行探查。

    地形十分的崎岖,不过好在他们穿的鞋子还算舒服,倒是不用担心在这种地方行走脚会变得不舒服。

    就这样,他们行走了很长一段路路程,朝着那个提防而去。

    这一走,便是用去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这还是在他们加快步伐的情况下进行的。

    当然这并不算完,那人虽说指出了一个位置,但却也仅仅只是大体位置,具体的一些东西需要他们自己进行考究。

    对于这些他们并不算多么的了解,对于仙宫他们的了解更是不如那些人知道的多。

    他们可以说是半路上被抓来的壮丁,而那些人才是真正的了解仙宫的一些事情,所以说他们在这种地方寻找,真的是占不到任何优势,只能在这种地方一点一点的寻找。

    当然他们还是带着高清**来的,将这里的一些东西都给拍了下来,留作回去让他们进行分析。

    这个地方树木很多,而且都是一些不认识的树,也可能是他孤陋寡闻的缘故吧。

    这些树木看起来奇形怪转,有些张牙舞爪,有些形似蛟龙,有些酷似神虎,总是很是怪异,不像是正常树木能够长出的形状。

    虽说在这个地方他们见到了很多奇怪的树木,但是见到这种的东西还算是比较奇怪的。

    行进了没多久,他们看到了一处崖壁,崖壁并不高,仅仅只有几十米,但是看那样子却像是早先有一座大山,只不过不知是因为年代久远的缘故还是其他什么缘故,上方的大山消失了,只剩下了一个这么小的地方。

    这崖壁上是十分坚硬的花岗岩,这里的花岗岩不像是早先在刚进来的时候见到的那些一样十分的酥软,这里的花岗岩十分的坚硬,饶是他们用登山镐都是很难在上边留下太深的伤痕。

    在这崖壁上有着仿佛爬山虎似的东西,只不过比起爬山虎来说那些枝叶要粗上太多了,而且十分的坚硬,就算是用匕首都很难一次将他们切断。

    “看这里。”

    就在他们寻找的时候,庄丹纯却是一声大叫。

    他们都是跑了过去,很快便是知晓了她为何大叫,在这里一处不怎么起眼的地方,他们竟是发现了一个石碑,石碑深埋在地下,上方有着几个文字,只不过他们却是认不出那字到底叫什么名字,那种字应该很是古老,至少在贾正经的认知中,根本就不认识这样的文字,甚至连看都没看到过。

    那种文字十分的复杂,笔画特别多,比起甲骨文或者金文都难以理解,根本不认识那上边文字表示的意思是什么。

    他们尝试了一下,无法将那石碑给拔出来,而且这石碑的材质更是让他们感到震惊,从外边看来像是大理石,但是仔细看里边的时候,却是能够看到隐隐的亮色东西,经过判断,很快他们便知晓那不是简单的东西,而是钻石,难怪这么长时间以来都不曾断裂,竟是这种东西。

    他们感到震惊,最后他们拍下了照片,随后继续观察,至于这上边的文字,等到回去之后在做研究。

    ps:求收藏,求推荐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