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以至于在场众人都是没有反应过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双停留手停留在了他的脑子上方不远处的地方,迟迟不能落下,但是厉鬼的眼中满是不甘的神色,渐渐的,这种不甘转变成了恐惧,对于危险或者其他什么东西的恐惧。

    贾正经看到她身体颤抖了起来,原本的拳头也是收了起来,在这一刻,身体颤抖不已。

    就在下一刻,他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那种气息他像是在哪里感受到过,但是真正去想的时候,却又想不起来。

    很快,他发现那并不是一道气息,而是两道,两道气息十分的相同,但却也有着很多不同的地方。

    他想到了这气息的主人是谁,没等他在心中喊出那个名字,那气息的出人便是出现了,那是两个人,两人都是看不清长得什么样子,都是吐着长长的舌头,一个黑色衣服,一个白色衣服,他们每人手中拿着一跟棍子,一根棍子上边有着白色的布条,一个上边有着黑色的布条。

    两人看起来是那么的不协调,但又那么的协调,他们十分的恐怖,至少是很多人心中的梦魇。

    黑白无常,没错,所出现的人正是黑白无常。

    庄丹纯没有停止步伐,不过这一刻却是略微显得慢了许多,所出现的这两位,让她感到十分的恐惧,传说中的黑白无常,绝对是这个世界上大部分人的梦魇,传说黑白无常不会随便出现在人间,出现便是要带走某人的灵魂。

    现在黑白无常出现,不知道他们这是要干什么,如果真的只是带走那个鬼魂还好一些,要是还有其他要做的事情,那绝对不是他们所希望看到的事情。

    贾正经看着黑白无常,他们并不是第一次见面,所以对此他也算是可以接受。

    “哈喽啊,两位大哥,好久不见。”

    看到这两位,他直接就是打招呼,也可以说是套近乎,当然并不代表他内心就十分的轻松,地府真的不是什么善类的地方,这是他所了解到的事情。

    黑白无常看着他,点了点头,算是回应,随后他们转头看向了庄丹纯,看了他两眼,没有说什么,最后,他们看向了那个厉鬼。

    厉鬼在他们将目光注视过去的时候,身体颤抖的幅度开始越来越大,随后他们像是沟通了起来,只不过具体说了些什么,他们都不知道,也根本听不见,只能看到他们的表情不断的变化,像是商量了很多事情一般。

    在此期间,他们看到厉鬼的脸上表情变化很是迅速,有时候露出愤怒的神色,随后又有忧色,也有喜色,也有其他一些对于未知东西的恐惧等等。

    这些表情变化不断的出现在他的脸色,十分的丰富,让他有些不清楚他们到底商量了些什么,为何会出现这样的表情变化。

    也就在下一刻,一根铁链出现,拴在了厉鬼的身上,将他看的有些惊悚,简直就像是押着死刑犯一般。

    就在他认为黑白无常会立刻离开的时候,却看到他望了过来,他有些不明所以,不知道他们这一刻看过来是什么意思。

    他没有说话,等待着黑白无常的发问。

    “希望你的成长速度能够快些。”

    这是黑白无常中的黑无常所说的话,白无常一直在看着,他的声音很难听,让人感觉毛骨悚然。

    说完这句话,他们像是完成任务一般,带着厉鬼开始朝着鬼衙门所在的方向而去,很快便是消失在了他们的视线之中。

    庄丹纯在刚才黑白无常看了他的那一眼之后,便是什么东西也看不到了,连声音也听不到,他只能观察贾正经的表情变化,来判断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还算好一些,至于其他人,真的是云里雾里,根本不知道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清楚像是发生了很多重要的事情一般,而且那些根本就不是他们所能够理解的范畴。

    黑白无常离开了,厉鬼也消失了,这里的一切算是回归了正常。

    就在下一刻,原本看起来鲜活的肉身在这一刻开始变黑,随后在很短的时间内开始腐烂,很快便是成为了一些枯骨,这还不算完,依旧在变化着,只不过比起刚才的速度要慢了许多。

    当然,饶是如此,在他们的眼中,那种变化依旧是十分快速的,简直是在几秒钟的功夫内就只剩下了骷髅。

    最终,那东西什么也没有剩下,算是尘归尘土归土。

    这件事情算是彻底解决,原本的僵尸被他们解决了,现在他所镇压的厉鬼也算是彻底被解决,一切都是回归了正常。

    他们很快便是找到了那用人皮制成的画,为了安全起见,他们拍下了照片,就在下一刻,那人皮也是消失了,一切都不复存在,好在,他们有了一个备份。

    贾正经找了个地方开始疗伤,至于他们则是研究起了早先拍下来的照片,研究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发现。

    还别说,这一番研究下来,还真的有了重大发现,算是一种巨大的发现,这种发现,让他们找到了寻找到仙宫的重大消息。

    在那画的上方,有一个地方被用隐藏的手笔给标注了出来,经过仔细的辨认,就是他们早先所寻找到的那条河的上游区域,哪里很可能是就是他们所要寻找到的仙宫。

    当然,为了寻找那个地方,他们还是作出了充分的准备,制订了很多的措施,毕竟他们这一路上走来的所经历的事情真的是太多了,他们不得不准备一些东西,以防万一。

    在这里做了一下简单的调整,他们开始朝着上游所在的方向而去,这个地方很大,想要到达所要前往的地方,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呢。

    车子发动,他们朝着那个地方而去,速度不算很快,由于这一路上真的是太累了,贾正经在上车之后便是呼呼大睡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车子停了下来,朝外看去,发现天已然有些黑了。

    车子停稳,他们开始了扎营的动作,由于这段时间以来经常扎营,所以算是十分的熟悉,真正扎营也是十分的迅速,没多久,便是将营寨全部扎好。

    今夜的风格外的大,有些阴冷,让他们感觉十分的不舒服。

    他看着天上,感觉今晚的月亮格外的亮也格外高,高高的挂在天上,但是却没有一颗星星亮着,让夜晚显得有些冷清,尽管月亮的光芒很亮,但是由于没有星星的缘故,在这一刻看起来有些黑暗。

    营寨已经扎好,他们在里边吃过晚饭,便是开始了休息,不知为何,辗转反侧,今晚他怎么也感觉有些睡不着。

    为何会这样,他并不清楚,但是就是有这样一种感觉。

    他感觉自己眉头跳的很是厉害,像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一般。

    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让他的眉头皱的越发厉害,为何会这样?

    他很讨厌这种感觉,令他十分的不舒服,每次有这种感觉,都会有什么大师会发生。

    也就在这一刻,他竟是闻到了一种淡淡的血腥味。

    他知道,这是自己通灵鼻所闻到的,虽说他没有刻意的使用通灵鼻,但是在很多时候,当遇到什么刺激性的东西时,通灵鼻便是自动施展,让他可以闻到一些不该闻到的东西。

    血腥味的出现,绝对不是偶然,很可能是出现了什么不可抗拒的因素。

    他没有贸然行动,而是将帐篷掀开了一个缝隙,随后朝外看了过去,起初他没有发现什么,但很快便是发现了异常,在外边守夜的一人竟是什么反应都没有,就那样坐在地上,一动不动,而且脖子有些耷拉。

    这绝对不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表现,唯一可以解释的一点便是这人可能已经死了,而且死亡的时间绝对不长。

    观察了没多久,他便发现了问题所在,只见这人的脖子上,竟是有一条不怎么明显的血痕,虽说只是一道血痕,但凭借着他的经验和毒辣的眼光来看,绝对是被人给抹了一刀,而且看那血线,绝对是十分锋利的刀才能够弄出来的,而且那刀可能很薄,所以才会看着像是只有一条浅浅的伤口一般。

    但是他知道,那道伤口并不可能浅,能够无声无息,让他人死掉,并且发不出任何的动静,那刀至少要在瞬间进入那人脖子三分之一的位置,才不会让一个人发出声音的死去。

    果然,他看到那人的眼神睁着,但却十分的大,显然,连死都是有些不敢相信会是这种死法。

    他是训练有素的士兵,按理来说不可能被人直接给抹了脖子,唯一可以解释的一点便是将他杀死的那人很可能就是他的同伴,与他共同守夜的人。

    他慢慢的摸索了过去,期间没有发生一丝动静,在深渊生活了那么长的时间,想要做到这一点,对他来说简直是太容易了。

    他悄无声息的来到了那死掉的人身旁,将手指探了过去,果然已经死了,没有任何呼吸。

    没有任何犹豫,他朝着帐篷所在的方向而去,因为在哪里,他再次闻到了血腥味,很有可能那个地方再次有人死去。

    就在他刚刚走过去的瞬间,他发现一人从里边走了出来,那人的手里拿着一把匕首,手上有着几滴鲜血,尽管在夜晚,但也很是明显。

    刀在夜晚反射出幽暗的光芒,给人一种死亡的威胁。

    在看到这人出现的瞬间,他便没有丝毫犹豫的动手了,直接就是一记扫腿出去。

    那人瞬间倒地,可以说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直接躺在了地上,这并不算完,那人身为训练有素的士兵,自然是反映了过来,想要站起来杀了面前那人。

    但是贾正经的速度比他要快,毕竟他可是率先出手的那人,二话不说就是起身。

    砰。

    他一脚揣在了这人的身上,同时将他手中的匕首踹飞了出去。

    紧接着,他从身上取出了一捆绳子,二话不说压在那人身上便开始绑了起来。

    这人的力气很大,期间不断的挣扎,险些被其挣脱,不过好在他的力量也很大,尤其是为了不让这人跑掉,他连道法都是施展了出来,力气更是巨大无比。

    这人瞬间就是被他给制服,随后捆了起来。

    他们的声音自然是惊动了睡觉中的众人,他们全部都是被惊醒了,在这一刻冲了出来。

    很快,他们便是发现了他们,看到他将那人绑了起来,在场的众人都是十分的不高兴,想不明白大半夜的他为何要将守夜的那人绑起来。

    “自己看看发生了什么情况。”

    他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就是这么一句话。

    这些人都不明所以,不过也是感觉情况貌似有些不正常,他们也是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另一个守夜的人,发现这么大的争执他都是没有任何反应,不免有些奇怪。

    有人走了过去,随后看了那人几眼,随后便是发现了情况,脸色十分的难看,因为他知道那人已经死了,脖子上有一条淡淡的血线,但是伤口却是很深,而且那种刀刃他们十分的熟悉,正是他们所使用的特制匕首所能够弄出来的痕迹。

    紧接着,他们再次发现了一件事情,让他们十分的愤怒,因为其中的一个帐篷中,死了两个人,都是用同样的手法死掉的。

    尽管他们不在乎除却自己之外的其他人的死活,但是却不代表他们真的冷酷无情,尤其是这种事情的出现,这是他们万万没想到的,竟然会出现自己人残害自己人的情况。

    布鲁斯的脸阴沉到了极点,还没有找到仙宫,就已经折损了几人,让他本身就很是不好受,现在竟是出现了这种无畏的牺牲,先不说死去的那三人,活着的这人让他越发的生气。

    布鲁斯看着他们没有说话,但是脸上的阴翳却是可以看出他此时有多么的愤怒。

    “是他杀人,被我发现了,结果我打不过他被绑了。”

    被绑着的那人开口,直接就是将矛头指向了贾正经。

    贾正经脸色很是难看,万万没想到会被人倒打一锤。

    ps:求收藏,求推荐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