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现在依旧是一直念着咒语,当然到现在为止他依旧是没有念那种送鬼的咒语。

    往生咒虽说厉害,可以将鬼魂给送走,但是在这个时候,却是起不到很大的作用,如果厉鬼可以那么容易送走的话,当初他也不会被那个厉鬼给弄得险些丧命了。

    现在这个厉鬼比起上一次他所遇到的那个还要厉害,现在想要解决起来自然也是费尽了很多很多,不过庆幸的便是这个厉鬼也有她比较好解决的一点,便是他的尸身被他们发现了,这样一来,解决起来也算是容易了很多。

    当然,这一切都要建立在这个厉鬼真的不会强大到很离谱的程度。

    接下来,他不断的念动着口中的咒语,到现在为止已经不知道念了多少遍,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感觉自己在这一刻都是变得口干舌燥起来。

    不过他知道自己根本不能停止,不能停止现在他所有的动作,否则一切都将变得前功尽弃。

    随着他不断的念咒,也不知道厉鬼经历了什么,身体开始不断的颤抖起来,就在某一刻,她突然间哭了出来,声音很是凄厉,不仅仅只有他听到了,在场众人都是听到了那种哭喊声。

    他还比较好受一些,毕竟对于这些,他都是有所准备的,但是在场的其他人,却都是在刚才那一刻感到全身十分的冰冷,更是有人在刚才被吓了一条,饶是他们见惯了很多大场面,心理素质等等都很好,但是被那么突如其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也是吓的够呛。

    这真的是他们早先所没有想到的事情,任谁都不会想到会经历这么令他们感到难受的情况。

    他们在这一刻都是感受到了哭喊声中的那种悲凉,那种委屈,那种不甘,以及对于这个世间的怨恨,总之,在这呼喊声中,包含了很多负面情绪在内。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在场的人中都是忍不住落泪,同时对于这个世界生出了很强烈的悲愤,甚至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感觉自己想要出手,想要杀人,想要挥动自己的屠刀,来抒发自己内心的那种悲愤。

    贾正经想要说什么,但却在此时不能开口,庄丹纯心领神会,明白了他的意思,知道不能这样下去,当即大喊出生。

    “不要听那声音。”

    没错,虽说此刻的这种哭喊声,并不是厉鬼刻意为之,但是却也有着她很强的实力在里边,就算是没有刻意去做什么,也是会影响到一些普通人。

    听到庄丹纯的大喊声,众人清醒了过来,随后死死的捂住了耳朵,最后他们更是进入了车中,以此来隔绝那种声音,至此,才算是将心中的那种负面情绪给渐渐的削弱了下去。

    就在刚才,如果他们在听下去,要不了多久,他们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朝着自己身边的人出手,到时候会有多么惨重的损伤,他们不敢确信,但是至少在他们这群人中,要死上那么几个。

    这是他们所不能接受的事情,现在回想起来,都是感觉有些后怕。

    贾正经身为当事人,首当其冲,所受到的冲击十分的巨大,现在他所遭受的压力十分的巨大,对于心灵上的冲击也是十分的巨大。

    此时他在咬牙坚持着,饶是他有着道法,在这一刻将耳朵给封闭,但是也可以感受到那种情绪。

    他身为主事者,首当其冲,遭受冲击,饶是耳朵不去听,也是能够被那种意境给渲染,在那种情绪的带动下,他整个人也是变得有些暴躁起来。

    他双目赤红,显然,要不了多久就无法承受了,绝对是承受不住那种恐怖的压力。

    也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厉鬼突然间停止了哭泣,整个人的身上暴戾的气息开始急剧衰弱,像是在一瞬间衰减了无数倍,原本身上的那种疯狂执念,在这一刻也是消减,渐渐的归于平淡。

    到了这个时候,贾正经开始松了口气,如果在持续那么一段时间,他恐怕真的无法承受了,恐怕鬼没有送走,反倒是先把自己给送走了,赔了夫人又折兵。

    厉鬼身上的暴戾气息衰减,代表着她的力量在开始减弱,她被真正的感化,但是离着度化还有一段时间。

    他深深的吐出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随后毫不犹豫的念起了往生咒,以此来送走这个鬼。

    往生咒他这一次是动用道法来的,虽说这样会让他体内的道法缺失严重,需要及时回复,但是那样却是最好的方法,毕竟他现在要送走的可是一个厉鬼,在历史上送走厉鬼的例子可是很少,往往都是打散或者依靠其他方式困于死玉之中,用时间来消磨他们的能量,亦或者是将他们用困于阵法之中,用阵法的力量来磨灭他们。

    这些方式都是依靠着时间来解决的,他耗不起那个时间,而且他也不想将这个厉鬼给打散,她生前本身就够可怜了,如果将她用那种残忍的方式解决,真的不是他所希望做的事情。

    随着他念咒,这个地方开始变得不一样起来,再加上他是依靠道法来施展的,所以那种感觉越发的强烈,只不过具体是什么感觉,却说不上来,就像是一阵暖风吹过一般。

    天地间,有种奇怪的能量出现,原本安静的天空莫名其妙的传来了风铃的声音,接着这篇天地竟然开始有风吹过,地下的落叶被吹开了一片,形成了一条弱音若无崎岖怪状的路。

    那是一条小路,蜿蜒曲折,像是前往地府的路一般,很是难走,虽说这条路十分的曲折,但值得庆幸的一点便是这条路上并没有什么坎,十分巧妙的将这路上的坎全部绕过。

    随着他不断的念咒,这条路一直延续着,但是并没有延续多久,也就出去十米左右的位置,在那里,出现了一个旋窝,不知通往何处。

    这些都是在普通人眼中所出现的路,唯独只有他们这种人,才知晓哪条路的真实样子,哪条路,正是通往地府的路,因为他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

    在那条路的尽头,有一扇门,确切的说是一扇石门,那里他十分的熟悉,因为曾经他去过那里,正是当初所见过的鬼衙门,也是很多人口中所说的生死门,往生门。

    过了生死门,便是奈何桥,黄泉,彼岸花也是存在的,当然,一般人很难见到。

    真要说起来,他也算是一个有着故事的人,当初死了后竟是来到了地府,而且还见到了传说中的黑白无常牛头马面阎罗王,这些都是存在于传说中的人物,他算是比较幸运,见到了真正存在的这些人,随后他更是幸运的再次活了下来,成为了地府在人间的代言人。

    虽说随着他前往地狱了数次,对于地府的了解加深,感觉地府的水很深,但是真要说起来,他现在所干的一些事情,倒是真的跟地府有着很深的关系。

    送鬼,可不是将鬼送到地狱,而是将他送到地狱中的地府,具体是送到谁的手中,他并不清楚,毕竟他只负责送到鬼衙门就算完成任务,接下来自然会有人接引。

    这些都是他在茅山术中所知晓的,当然他亲身经历过,也是知道鬼衙门之后确实有接引的人。

    也就在下一刻,那个在厉鬼开始走了起来,走的十分的缓慢,像是要感悟在人世间的最后短暂的时间一般,贾正经就这样看着她,往生咒不断的念着。

    厉鬼毕竟不同于其他鬼魂,想要送走自然是十分的不容易。

    真要说起来,就算是现在他遇到恶鬼,也是可以轻松解决,想当初,他曾经在那么多鬼魂的围殴下没有丝毫的事情,当然那个时候他还是有阴阳图的,只不过现在阴阳图在体内深处不知什么地方,蛰伏了起来,不知什么时候能够再现。

    恶鬼,虽说也比较麻烦,但是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想要送走,只是分分钟的事情,只不过真要遇到厉鬼就不同了。

    如果遇到鬼煞等等,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就是真的麻烦了,那种存在,想要送走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没有丝毫的可能性,只能是依靠暴力手段将他直接给打散,让他消失在这个世间。

    在场众人中,除却他之外,也只有庄丹纯能够看到场上所发生的这些,所以说随着厉鬼的动作,她是渐渐的开始松了口气。

    贾正经同样如此,当然他依旧是没有停止口中所念诵的咒语,毕竟厉鬼真的是太恐怖了,谁知道要是他要是停止念咒,这厉鬼会不会停止走动,随后转身朝着他这边扑过来。

    不过索性一切都未发生,那厉鬼这个时候已经是走到了鬼衙门的近前,只要在往前迈出一步,就真正的进入地府所在的范围,到时候,所有的事情就不是他所管的了。

    但也就在他几乎彻底送了一口气的时候,那个厉鬼却是突然间扭头,然后朝着他这边就是扑了过来,速度奇快无比,饶是他反映迅速,但是身体上也是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只能被动将全身的道法调转出来,在身体四周形成了一个防护罩。

    “砰。”

    他整个人被厉鬼给打飞了出去,人在空中就是喷出了一口鲜血,因为这厉鬼的力量真的是太强大了,在这一刻直接是无法抵挡,要不是他体外形成了防护罩,在刚才那一下子中很可能会直接丧命。

    厉鬼在做完刚才那一切的时候,并没有停止动作,继续朝着他所在的方向而去,只不过这一次的速度看起来要慢上很多,但是他们本身就距离不算远,只需要几步的功夫便可以到来。

    庄丹纯在刚才就感觉眉头一直在跳,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般,起初以为是这段时间以来太过疲劳了,没想到在这一刻竟然真的发生了意外,而且发生的如此突然,一下子就是扭转了整个场面。

    “阿正。”

    她大叫一声,直接就是从车上冲了下来,朝着他所在的方向冲了过去。

    在场众人,只有她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也只有她在第一时间冲了出去。

    在她动身并且喊出阿正的那一刻,大炮也是反映了过来,同样朝着外边冲了过去,虽说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看庄丹纯的那种表情,绝对是发生了什么超乎他们预料的事情,恐怕是有什么变故出现了。

    当然,这一切也只发生在厉鬼刚转身的那一刻,在他们行动的时候,贾正经已经是被厉鬼给打飞了出去。

    因为厉鬼的速度真的是太快了。

    他们两个眼睁睁的看着贾正经被拍飞了出去,但却什么也无法做,只能朝着那个方向冲了过去。

    庄丹纯十分的着急,跑的十分的快,女生在这一刻跑出了比男生还要快的速度。

    大炮这一刻更是眼睛都红了,真要说起来,他比庄丹纯跟大炮还要亲切,因为两人是从小就在一块玩的,感情十分的深厚,这段时间以来的各种探险以及贾正经为了救他的奋不顾身,更是让他们成为了患难之交,那种友谊,根本就不是金钱等等可以衡量的。

    他们都在这一刻朝着那边冲着,但是却怎么也来不及了,因为那厉鬼这个时候已经走到了贾正经的面前,并且举起了右手,要在下一刻解决他。

    怎么办,庄丹纯都是快要哭出来了,但是却什么也做不了,她知道自己只能在这一刻眼睁睁的看着,就算是她将灵魂弄出来,也没有那么快的速度,因为她再快,也快不过那个厉鬼。

    贾正经早先消耗过大,并且在刚才又受到了很严重的伤势,所以他现在什么也做不了,想要召唤黑魂护体都是无法做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厉鬼将手举起来,随后开始落下。

    他可以依靠系统,这是他所想到的唯一办法,但他却并不想依靠系统,自从他成为修炼者之后,他就没怎么用过系统的帮助,依靠过他什么。

    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他大脑飞快的运转着,发现他除却依靠系统,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正当他打算呼叫系统的时候,却是一股奇异的能量出现。

    整个空间防护凝固了一般,厉鬼原本举在空中的手竟是迟迟不能落下。

    ps:求收藏,求推荐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