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大炮真的不知道该说是幸运还是倒霉,竟然一下子就见到了那么恶心的东西。

    一个活生生被扒了皮的人躺在一口棺材中,不知在哪里存在多少年,身上的血肉依旧像是完好的,那真的很是血腥。

    当贾正经听到这些之后,也是感到了十分的震惊,万万没想到这里竟然会有这种东西存在。

    很快他便想到了一点,难道说早先这上边的画是在人皮上刻画的不成?

    越想他感觉于是有那种可能,因为早先的那壁画的确有些泛黄,现在想象上方的确是有着些许腥臭味。

    他没有立刻做出结论,而是询问大炮,问他外边的那被扒了皮的女人是个女人还是个男人。

    大炮的回答没有出乎他的预料,我也没有仔细看,不过看身体结构等等应该是个女人。

    这样一来就不难解释了,这个女人之所以会化身厉鬼,估计跟被人扒了皮有很大的关系,只是不知道这个女人为何会被扒了皮放在这里,再有就是这荒山野岭的,为何会有人存在呢?

    这些都是他所不了解的事情,他越想感觉越是奇怪,有些事情简直是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就在这个时候,他有了一个巨大的发现,在这间小庙之中的墙角里有一个本不知多少年已经泛黄的牛皮纸做成的书。

    用牛皮纸做成书,不管是在现在亦或者是很早以前,都是比较昂贵的东西。

    他将那本书拿在了手中,随后认真的阅读了起来,根据这书上的字迹来看,应该是清代的文字,当然,他还算是认识的,他认真的阅读了起来。

    原来,当初这里的小庙是一个道士修建的,当初之所以在这里修建这么一座小庙,是为了镇守这里的妖魔鬼怪,并且他在这里研究西王母的传说,知晓了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直到有一天,他在这里见到了一个女人,起初他也认为那是一个人,因为在他身上根本就感受不到任何其他生物的气息,就这样他们共同生活在了这间小庙之中,相安无事的生活着,直到有一天,他发现那个女人竟是偷吃东西,当他看的时候,大吃一惊,那竟是一颗活生生跳动的心,一下子他就知晓了事情不对劲,不过他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将这件事情藏在了心中,暗中观察这个女人,没多久,他便知道这个女人竟是一只狐妖所化,但是这个女人已经修成正果,实力很是强横,一番战斗之后,竟是连他都不是对手,最后他不得不逃跑,进行疗伤,直到过了很长时间,他设计将这个女人给解决,不过由于女人吃了不知多少人畜的心,早已不是那么容易击杀的,怕不得已出此下策,动用手段,最后将他扒皮然后封印,只是无奈这女人怨念及深,根本无法化解,最后他亲自镇守这里,无奈时间太久,人终究有老去的那一天,他只能想办法来继续镇守这里,那便是用另外一种方式延续下去。

    这本书可以说是一个人的生前的手札,大体内容便是如此,但是他却明白了事情的经过,难怪当初他们来这里的时候并没有发现这个女人,原来是因为有东西在镇守着她,正是那个僵尸,而且令他们想不到的便是那僵尸竟然是那道士自己想办法所化的,现在看来他们当初的所作所为真的是错了,如果没有解决掉那个僵尸,估计这个女人也不会出来了吧。

    现在他想要解决这个女人真的不是那么容易,连当年那个道士都要自己化作僵尸才可以镇压这个女人,并且在当年都是无法将她彻底解决,只能依靠那种卑劣的方法,虽说他没有说明到底动用了怎样的手段,但绝对不是一般的简单方式。

    看着依旧在作弄他们的女人,他的脸色越发阴沉,她很聪明,知道他们所做的这一切,但是从来没有阻止,就证明了她根本就不惧怕这些,像是看小丑一般的看着他们。

    这是他所不能接受的事情,他万万没想到解决掉一个僵尸再次迎来的会是这些东西,让他感到越发的难受。

    面对这样的情况,他感觉十分的不舒服,这不是他所喜欢的。

    “你们先出去。”

    他让一群人先出去,独自面对这家伙。

    庄丹纯和大炮没有同意,不过被他给硬是弄了出去。

    厉鬼并没有跟着出去,而是静静的看着他,像是明白他要做什么一样。

    他盯着厉鬼看了很久,没有说话,他们就这样对视着。

    过了很久,他们都没有动作,不过这里的气氛却是变得不一样了起来,整个房间变得越发的阴森。

    “我不知道你前世经历了什么,但是既然已经死了,就不应该留在这世间,地狱才是你最好的归宿。”

    他看着面前的厉鬼,冷声道。

    “我要杀光所看到的所有人。”

    这是厉鬼第一次开口,声音虽说很好听,但却给人一种森冷的感觉,全身仿佛在这一刻都是坠入了深渊之中。

    “我知道你前世可能经历了很多的痛苦或者磨难,但那毕竟都是你生前所发生的事情,你又何必去在意那些呢?”

    他继续劝说,能够不动用手段将她送走,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厉鬼没有说话,但是却越发的阴冷了起来,整个房间在这一刻都是变得格外的阴冷,那种寒冷,让人肌体生寒。

    “他已经不存在了。”

    看着这女人,他再次开口。

    女人在听到他的这话之后变得十分的烦躁。

    正当他打算再次说什么的时候,女人却是动手了,直接就是朝着他这便冲了过来,速度奇快无比。

    将道法运转到了脚上,随后不在说什么,直接就是冲了出去,侃侃躲过这下攻击。

    女人很强,比她上次见到的厉鬼要强上很多,当然可能跟她生前的遭遇有关。

    没有多说什么,他们在这一刻只能依靠战斗来解决这问题。

    黑魂出现在了他的手上,桃木剑出现在了他的手上,让他整个人的实力提升了很多,因为桃木剑对于这女人来说本身就有着很大的威胁。

    当然,他还是将重点放在了外边棺材中的女人身上,虽说他没有出去,但是道法却在对那棺材中的尸首做着一些手段。

    从这女人生前的遗体上下手,是最好解决的一个手段,尽管这样对于女人来说十分的不敬,但是他本身就不应该存在这个世界上,所以他只能想办法请她离开这里。

    下一刻,他真正的开始了手段,他开始念咒,将茅山术中的咒语念了出来,当然此刻他正在与那口棺材进行着沟通。

    这样一来尽管对于这女人起到了很大的牵制作用,但却根本无法做到影响她战斗的程度。

    女人的战斗力很强,并且力气奇大无比,饶是他将身上的道法夹杂在双手之中,也是无法与他抗衡,被打的连连败退。

    最终,他不得不将这女人引出这房间,只有到了外边,用一些方法与那女人的遗体进行沟通才可以起到更大的作用,发挥更大的效果。

    女人像是根本不理会他的这些手段一般,根本就不在乎,跟随着他出现在了外边。

    他们的战斗除却庄丹纯之外,没有人能看得到,在一群人的眼中,此刻的他就像是在手舞足蹈一般,十分的诡异。

    不过当庄丹纯将这些事情说出来之后,一群人都是脸色有些煞白,因为他们知道了自己身上出现的那些诡异现象根本就不是什么紫外线照射过度的缘故,而是一个女鬼在搞鬼。

    感到最为难受的还是那个狙击手,因为他的脸上的皮肤掉了一大块,当然这还是他没有知道那是女人舔了他的脸后的缘故,要是知道,估计此时的他应该要疯了不成。

    尽管这些人的素质很强,但也有一定的承受能力,对于从来不相信鬼神传说的一些人来说,突然告诉他们这个世界上有鬼,他们是真的无法接受的,因为那真的是一件十分不好接受的事情。

    贾正经此时遭受到了很大的压力,女人的实力真的是出乎了他的预料,真的是他所不能接受的事情,女人真的是太强了,就算是他动用了很多手段,也是无法解决。

    现在他所遭受的压力很大,在场的众人之中,唯独只有庄丹纯可以看出这到底发生了狠么事情,也知道他经历了怎样的凶险。

    但是在他的示意下,庄丹纯并没有什么动作,只是在哪里紧张的注视着他。

    现在能够帮助到他的只有他自己,就算是大炮也没有丝毫的办法,只能是干看着。

    另外一群人在这一刻也是知晓贾正经现在遭遇了怎样的凶险,尽管看起来就像是手舞足蹈耍猴一般,但是在真正了解内情之后,他们却是并不那样认为。

    他们都是十分紧张的注视着,贾正经如果失败,意味着他们全部都失败了,到时候会遇到什么恐怖的事情,他们真的不敢想象,刚才都是发生了那样事情,还是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并且他们真正看到了自己身上所发生的事情,但是他们却都没有想到是鬼怪在作祟,现在想想都是感到全身冰冷,无比的恐惧。

    贾正经遭遇了很严重的事情,这厉鬼的恐怖,真的是让他无比难受,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最后,他想到办法,从身上取下了一条红绳,随后绑在了随身携带的一把匕首上边,随后毫不犹豫的将匕首挚了出去,正好插在了那个被扒了皮的尸体上边。

    这样以来,匕首与红线,他与那尸体只见便达成了一种联系,随后他开始布阵,将几枚铜钱扔了出去,先是布置了一个雷池。

    当然这一次他所布置的雷池比起上一次的来说要厉害了太多太多,接着他将这条绳子在这女人的四周围成了一个圈,让他与尸体之间达成一种联系。

    由于女人被困在雷池之中,暂时无法出去,为他争取到了大量的时间,可以让他有其他的方法可乘。

    下一刻,他毫不犹豫的开始念咒。

    这一次他念的咒语并不是送鬼的咒语,因为他知道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这个鬼想要用普通的方法根本不可能送走,只能依靠这种手段。

    他现在要做的便是将这个女鬼给困在他的尸体附近,与尸体达成某种联系,从而然她的实力开始虚弱,当然这并不能达到送鬼的效果,他还需要依靠多种方式才可以将这个鬼送走,总之很是麻烦,但是没有什么办法,这个鬼毕竟也是一个可怜人,将其魂魄打散并不符合他道士的身份,虽说他无宗无门无派,但是毕竟也算是半个茅山派的人,算是一个猎鬼人,自然不能坏了这一行当里的规矩,将鬼打散,只能是迫不得已才会做的事情。

    尽管他可以使用上一次那种将鬼困在死玉之中的办法,但是上一次的经验教训让他有了深刻的印象,并且现在回想起来都是有些后怕,有其他的办法,他绝对并不会依靠这种方式来解决,因为这种方式真的很不好受。

    随着他念动咒语,原本狂躁的厉鬼在这一刻渐渐变得安静了下来,随后开始朝着她尸体所在的方向走去,奇怪的是这一刻的雷池并没有对她产生什么影响,就那样让她顺利的通过。

    就这样,这厉鬼安静的走到了她的尸体旁边。

    看到这里,贾正经知道事情基本上已经算是成功了一半,只要接下来的环节不出现什么差错,就没有丝毫的问题,绝对是可以将她给送走的。

    庄丹纯虽说不知道这些捉鬼术,但是身为特殊体质的她,却是在这一刻感受到了什么,脸上也是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大炮虽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看到庄丹纯脸上的笑容,他也是松了口气,知道多半是得到了实质上的进展,并且此时的贾正经也没有什么动作,只是在念咒,看起脸上舒展开来的表情也是知道多半是快要成功了。

    其他一群人也是看到了发生的这些,也是变得轻松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贾正经的眉头微皱,其他人也跟着眉头皱了起来,不过见到他很快舒展,也是松了口气。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