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两人的这种谈话保持了很长的时间,起初他也认为她是在套自己话的,但很快他便否定了,因为她是认真跟自己说的。

    虽说现实生活中有很多原配打小三的例子,但对于他们来说,却并不是这样,首先一点便是他与彩蝶虽说关系暧昧,但却没有实质上的举动,再有便是彩蝶连续救了他两次,如果没有她自己早死了。

    他的这种想法可能过于片面,但却是一种本质上的区别。

    最后,庄丹纯选择了支持他,支持他去黑凤一族,不管结果如何,至少表明了她的一个态度。

    “虽说我不希望多个女人分一个男人的情况,但是我更不允许本应该属于你的东西被别人拿走。”

    这就是庄丹纯所说的话,很是霸道,也很是果决。

    说完这些之后,他们都感觉自己很是轻松,同时也感觉两人的关系越发的贴近,虽说他们的婚约从生下来的那一刻便有,可以说是娃娃亲,但在早先一直没有什么真正的接触,现在他们虽说有着感情,但从很多方面来讲,并不是稳定的,现在他们正是在培养的过程中。

    虽说他们刚才所说的那些放在一些人身上可能会产生很大的矛盾,但在他们的身上却没有出现,反而成为了他们感情的点金石,让他们的感情升温,比之相处多年还要来的彻底。

    最后,他们更是抱在了一起,正当他们情到深处,准备拥吻的时候,却被外边的喊叫声给打乱。

    他们当即起身,大炮在这一刻也是醒了过来,他们的速度很快,昨晚睡觉的时候本身就没怎么脱衣服,穿起来也自然是快速无比。

    冲出帐篷,很快他们就知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见布鲁斯他们那群帐篷中竟是有一个着火了,十分的突然,而且火势十分的凶猛。

    起初他们还认为是不小心点着的,但很快就被否认了,布鲁斯的这群手下是精英,训练有素的特种兵,绝对不会因为一个不小心从而点燃自己的帐篷,如果那样,布鲁斯也绝对不会将他们带到这种地方。

    这绝非偶然,要么是他们之中出现了矛盾,要么就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

    不过他的脸色有些难看,这其中绝对会产生很多误会。

    “是不是你们放火。”

    果不其然,这群人将矛头对准了他们。

    “血口喷人。”

    大炮当即就是不干了,自己在哪里睡得好好的,还没怪你们吵醒老子呢,竟然怪到我们头上了。

    也就在下一刻,对面一群人已经是将手中的枪举了起来,在这群人中,存在着强大的狙击手,这么近的距离,他确信自己等人很难躲避。

    不过这却不代表他会怂他们,就那样冷冷的看着,他已经做好了准备,随时准备将金莲召唤出来,烧死这群人。

    虽说他的实力大不如从前,却不代表他没有战斗的能力。

    就算是大炮和庄丹纯也是悄然运转道法,准备战斗。

    布鲁斯在这一刻出手了,拦下了他的手下,随后看向了他们。

    “贾先生,抱歉,手下人不懂事,我替他们向你们赔罪了。”

    布鲁斯鞠了一躬,表示道歉。

    这一刻,他们的脸色才算稍微缓和。

    “不知道贾先生对于这件事情怎么看?”

    布鲁斯继续说道。

    其实在布鲁斯早先说话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他接下来要说什么。

    “说起来,无外乎就只有三种可能,第一种,你们的人不小心点燃了帐篷。”

    说完这话,他停住了,对面一群人瞬间就是怒了,听完之后就准备动手,不过再次被布鲁斯给拦了下来。

    “不过那显然是不可能的,你的这些手下都是精英,是你精挑细选出来的特种兵,训练有素,绝对不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

    说完他再次停了下来,这一刻,那些人的脸色都是缓和了起来。

    “第二种,便是你们中有人故意放火。”

    他看向在场的一群人,淡然说道,这一刻,对面一群人立刻就是脸色难看了起来,就算是布鲁斯也不例外,不过这一次他们没有动手,显然也有些许怀疑。

    “但同样也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不适合你所带来的这种士兵的特点,他们训练有素,从很多方面来讲他们的存在本就是为了执行任务或者杀人的,所以他们根本不会玩这种拙劣的把戏。”

    听到这些,不仅仅那些士兵对他有些佩服,就算是布鲁斯同样如此。

    “第三种可能便是我们放火,虽说这很有可能,并且你的这些手下也是这样认为的,但显然那是不成立的,我们与你们虽说现在是盟友关系,但真要说起来,我们就是你们挟持来的,虽说很想对你们进行报复,但却不代表会用这种把戏进行,可以说,我们最希望的便是干掉你们,所以我们不会玩这种把戏,再有便是一点,我们也不屑于玩这种把戏。”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起初大炮和庄丹纯都是有些不解,不知道他为何这么说,但听到最后他们明白了,不禁有些动容。

    布鲁斯这一刻微眯起双眼,不过却是暗暗的佩服。

    “你说的的确很有道理,但是既然三种可能都不成立,那为何帐篷会燃烧呢?难道还会是自然不成?”

    说话的不是布鲁斯,而是他的手下,说到最后甚至冷笑起来。

    这人说完这话,其他的一群人也是露出了同样的表情。

    “当然我所说的这三点只是客观上的,科学上的,但是有一些东西却根本不能用科学来解释,就比如说我们现在所待的位置有鬼,或者有其他什么东西。”

    他说完这话,布鲁斯的手下有些躁动,显然鬼在很多人的心中都是一种可怕的存在,就像他第一次接触鬼的时候一样。

    “但我想说的是,鬼并不会在这里,因为我在这里用过很多东西,但却不代表他们不会在外边,就比如说那里。”

    他指向了还在燃烧着的火堆。

    很快,众人全都明白了过来,就连原先那个帐篷的主人也是相信了这话,他们是特种兵出身,在很多方面自然感知灵敏,早先他们正是感受到有东西砸中帐篷,随后帐篷便燃烧了起来。

    没多久,便有一人找到了燃烧的帐篷不远处的一根木棍,正是早先火堆中缩放的那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