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闭关了多长时间,也不清楚在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但他现在却要去干一件事情,那就是去帮大炮解决身上的问题。

    没有多说什么,他直接就是来到了大炮所在的房间。

    原本他想要悄无声息的干这些事情,但是发现这里竟然已经围满了人。

    他们正是行军蚁中的那些长老,也就是平日间他所称呼的那群老家伙,此时这群人都在这里。

    在这里,他也看到了轻烟和庄丹纯,他们都在这里。

    一群人都没有开口,显得很是沉默,那种办法真的不是他们所能够接受的。

    他们是地狱行军蚁的顶梁柱,所以绝对不能有失,就算是他们想那样做,他也不会允许。

    “我来。”

    他直接就是开口,道出了自己的想法。

    “不行。”

    轻烟等人立刻否决,显然不赞同他的这种说法。

    “想来你们也都看了,想要破解,就需要修炼《血解》,但是你们本身的功法已经定型,怎么可能重新修炼呢?再有,就算你们重新修炼,那又要到什么时候才会成功呢?”

    他就这样看着一群人,将这件事情的本质说了出来。

    没错,这正是这件事情的核心问题,这个世界上想要寻找修炼有《血解》的人真的是比登天还难,如果当初的血宗没有覆灭,倒是有可能有办法解决这件事情的,但是现在能够依靠的只有他们。

    “你修炼了《血解》。”

    就在这个时候,轻烟瞬间来到了他的身边,直视他的双眼道。

    “嗯。”

    他点了点头。

    “荒唐。”

    轻烟一声冷哼,整个房间都是骤然间冷了下来。

    在场的很多人都是脸色变了,谁都没有想到贾正经会修炼《血解》。

    “我倒是希望没有修炼,但是这件事情却根本不是我所能够掌控的。”

    他有些无奈的说道,事实上的确如此,他是到了后来才真正研究《血解》的,当初他所修炼也是莫名其妙修炼成功的,根本与他没有关系。

    轻烟看着他,随后将手搭在了他的腕上,紧接着,她的脸色表情就是变了,看向他的表情更是怪异了起来。

    “想不竟然真的有人可以同时修炼两种功法。”

    轻烟喃喃道。

    其他一群人也是瞬间围了上来,一番观察后,都是大吃一惊,随后有些说不出话来。

    “这样以来我们这群人中没有人比你更合适破解他身上的血咒,虽说你同时修炼两种功法,但是也不能保证一定能够不成为废人。”

    轻烟看着他道,声音很淡,但其中却满是警告的意味。

    “我知道,不过我还年轻,有的是时间,并且我本来就是个普通人,只是后来机缘巧合之下才有了现在的成就,就算变成一个普通人,貌似也是很好的事情。”

    他露出笑容,自顾自的说道。

    可是他真的会感觉没有什么难过吗?那显然是不可能的,这就好比你本来拥有一件东西,但是后来要将那东西扔了,肯定会有些不舍的。

    不过他依旧是十分的洒脱,在自己兄弟的性命面前,他沦为普通人又何妨呢?

    也就在这个时候,庄丹纯握住了他的手,他看向她,从她的眼神中,他看到了鼓励与支持。

    “你真的决定了吗?”

    轻烟看着他,再次询问。

    “嗯。”

    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既然已经决定了,就不会放弃。

    “好。”

    轻烟说完,双手直接就是动作了起来,原本的一群人朝后走去,附近只剩下了他们两个。

    原本的容器被打开,紧接着她的手上出现了一颗丹药,丹药通红,像是有鲜血流淌一般,这正是前往药谷所求取来的药。

    这颗红色的丹药就在轻烟的控制下,飞进了大炮的嘴中。

    没多久,便看到大炮的身上开始出现红色的花纹,紧接着他全身的皮肤开始变红,像是熟透了的苹果一般,紧接着,在大炮的身上出现了喝水翻涌的声音,让众人听着都是感觉身体发毛。

    “就是现在。”

    轻烟一声大喝。

    他知道这一刻到了自己出手的时候,果断的开始了动作。

    在他的手上出现了一把刀子,十分的锋利,随后他直接就是在手腕上割了一道深深的口子。

    鲜血顺着手腕处流淌而出,很是迅速,不过在他的刻意控制下,却是没有掉落在地上,鲜血就那样悬浮在空中。

    渐渐的,由于失血过多,他的脸色开始发白,身体更是虚浮了起来,在这一刻,他更是感觉身体有种虚弱到了极点的感觉,但他却知道自己不能放弃,咬牙坚持着,使劲的甩了甩头,将那种强烈的晕眩感抛却脑后。

    不在多说什么,他开始念咒,同时动用《血解》中的手段,将手上出现的伤口进行止血,原本他并不认为《血解》太过神奇,但是这一刻他真正的相信了,他胳膊上的伤口虽说没好,但的确不再有鲜血流出。

    在他的咒语控制下,他体内不断的有一种血红色的能量开始朝外输送,那正是修炼《血解》所获得的道法,此时被她源源不断的输送了出来。

    随着不断的输送,他的脸色越发的难看,甚至可以说是苍白无比,一瞬间他像是生了一场大病,整个人虚脱不堪。

    没有丝毫的停留,尽管此时他无比虚弱。

    渐渐的,原本漂浮在面前的血液在那红色的道法下,慢慢的变形,最终成为了一个手掌。

    手掌看起来血红无比,根本不像是人所拥有的一般。

    在他的控制下,手掌来到了大炮的身前,悬浮在他所在的空中。

    下一刻,血红色的手掌下落,眨眼间就是进入了大炮的体内,但奇怪的是手掌的进入并没有给大炮的身上带来什么伤口,就连衣服都没有破损。

    手掌在这一刻开始动了起来,远远的看上去就仿佛一只手占满了鲜血,在一个人的身上不断的动弹,很是吓人。

    庄丹纯在这一刻直接就是转过头去,脸色苍白,不敢再看什么,身体更是忍不住颤抖。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没多久便听到大炮的身上响起了一连串的咔嚓声,就仿佛他的体内有什么东西断裂了一般,这种声音不断的出现,而且越来越强烈,那双手的动作也是越发的快速。

    在此期间,贾正经一直没有停止道法对于那双手的输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