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头皮有些发炸,有种不敢置信的感觉。

    阴阳图是他最重要的东西,是他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成长到现在这种地步的根本所在。

    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失去阴阳图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但至少他原本的阴阳二气绝对没有。

    但很快他便想到了一点,自己体内现在有两种截然相反的能量,那么阴阳图按理来说不应该消失才对啊。

    也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后背上浮现出一个东西。

    那是一幅图,正是消失的阴阳图,却与早先的阴阳图有了很大的变化。

    之前,他背后的阴阳图是红色与黑色的那种,但是此时却变成了红色与白色,白色代表着光明正大的阳,而原本应该是阳属性的红色却是在这一刻却变成了阴。

    这种变化来的很是突然,不过很快他便想到了一些东西。

    早先他背后的阴阳图是由厉鬼的反噬和血咒在机缘巧合之下形成的,虽说那个时候厉鬼的反噬与血咒形成了一种相互的作用,并且一者为阳一者为阴,形成了一个平衡,但真要说起来,两者其实真的同属阴,只不过一种的阴相对较弱,对比另外一种便成为了阳。

    之后他获得了当年葛洪所遗留下来记载了《内篇》的石碑,从而真正的可以将原本就积累在体内的道法运用,并且阴阳图开始发挥自己的作用。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总感觉阴阳图是存在问题的,在这一次的血宗旧址之行中就有了很多的体现。

    紧接着,他再次知道了一个令他感觉惊悚又无奈的事情,那便是自己体内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现在同时修着两种攻法,一种为葛洪所留的《内篇》,另一种则是血宗留下来的这块石碑上记载的《血解》。

    是的,石碑上所记载的东西叫做血解,正是当年血宗所修炼的东西。

    此时正是这两种东西,在他的体内构成了一种全新的运行路线,两者的运转路线相反,但却保持平衡,他有些不知道自己这算是因祸得福,还是什么。

    他本不想修炼血宗的东西,但是事情的结果总是出乎他的预料,往往不是那么的顺心意。

    “现在你的阴阳图才算是真正的得以完善。”

    系统的声音在这一刻响起。

    他不禁有些无语,看来早先系统就知晓自己的阴阳图存在问题,只是一直没有说罢了,恐怕在早先他承受痛苦的时候,他就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了。

    一时间,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来评价这件事情。

    很快,他再次发现了一点,那便是背后的阴阳图竟然可以自动隐藏起来,只有在他需要的时候才会显化在皮肤之上。

    这让他很是兴奋,以前他总是担心这些东西被别人看到,现在看来倒是完全不用担心,可以忽略这些东西了。

    很快,他再次发现了一件令他震惊无比的事情,自己的那两件东西竟是化成了他背后的阴阳鱼,金莲为阳鱼,黑魂为阴鱼。

    这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不过让他高兴的是,这一刻他感觉这两件东西真的与他结合在了一切,恐怕就算是深渊骑士想要夺回黑魂,也不是那么的容易了吧。

    他在心中这样想着,随后不在多说什么,开始研究起了《血解》。

    《血解》不同于《内篇》,并没有一些炼丹术、医术等等的这些东西,但在这其中,他却也是看到了许多《内篇》中不会记载的东西。

    就比如说一些对于血液的研究和理论,就算是放在现在他原先所在的那个世界,都是不一定能够被解释。

    随着自己的研究,他渐渐的发现《血解》之中也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邪恶,这只是一部功法或者书籍,真正邪恶的只会是人本身。

    虽说这些东西里边记载的很多东西可能看起来残暴或者血腥了一点,但是这其中却依旧有很多治病救人的东西。

    他不是纯正的医术,但却有着与医术异曲同工之妙的地方。

    比如说一个人身受重伤,血流不止,可以用其中的一些方法来对人进行止血,再有这其中有一种东西更是可以起到断体重生的效果,虽说没有实验,但却有一定的可行性。

    看了很久,他才找到了关于血咒这方面的东西,的确,很快作出了结论,降头血咒的确来自于地狱,不过他也仅仅只是其中的很小部分罢了。

    其中有一些血咒根本不需要拥有什么道法,就算是普通人也能够施展,想来在他们那个世界上的大部分血咒正是如此,当然这也并不是最为重要的一点,他很快便找到了大炮所中的那种血咒,这种血咒可以称之为禁忌的存在,就算是当初的血宗都不一定有人会轻易施展这一点。

    因为施展这种血咒的人不禁要奉献自己全身的血液,还要奉献出自己的灵魂作为引子,从而达到施咒的目的。

    此种血咒最为致命的一点便是他并不是针对某些人,而是针对某片空间,只要你前往了那块地方,你就会在不知觉的情况下中咒。

    他脸色十分的难看,越发的确信了早先的那种猜测,果然是因为他们前往那个地方的缘故。

    这种血咒之后,想要破解很难,只有三种方法,一种便是前往一个不受血咒影响的地方,也就是另一片空间,再有一种便是真正的强者帮你破解,不过对于那个强者的消耗也是十分巨大,会虚弱很长一段时间,第三种方法便是学有《血解》之人以同样的方式对施法者施展一遍血咒,当然并不需要奉献全身血液与灵魂,但施展之后却会瞬间成为废人,全身道法尽失,沦为普通人,至于这种状态持续的时间是多少,在这上边也没有解释。

    原本他认为有了这东西,想要破解大炮身上的血咒十分的简单,但万万没想到竟然会遇到这样的情况。

    不过很快他便下定了决心,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他都要破解他身上的血咒,哪怕道法尽失,沦为废人。

    ps:求收藏,求推荐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