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看着出现在自己身前的三长老,一阵激动,原本那种阴翳的感觉竟是在这一刻减弱了很多。

    “一蹶不振了吗?”

    三长老看着他,继续调侃。

    “没有。”

    他摇了摇头。

    三长老没有继续说话,而是选择了沉默。

    “要真喜欢就去追吧,我支持你,虽说这其中可能有些波折。”

    活了很久,三长老才道。

    听了这话,他不禁有些苦笑,到现在为止自己对彩蝶的想法是什么样子,自己都不清楚,更不要说别的了。

    “其实我早就来了,不是我不想帮你,只是这件事情上我不好插手,那样只会为我族招来麻烦。”

    三长老沉默了片刻道。

    他点了点头,表示理解,事实上他刚才就想过这些事情,地狱行军蚁在这件事情上真的不好插手,只能依靠他去办。

    “不过我们可以在侧面给予你帮助。”

    三长老再次说道。

    他十分的感谢,显然能够做到这一点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

    当然,现在他还不太清楚这其中到底有着什么原因,所以也不好去过多的思考什么,只能在回去之后想办法才可以。

    “唉,我们还是回去另想办法吧,你也别担心,一定会有其他办法的。”

    三长老在这一刻谈了口气。

    听着三长老这样说,他十分感谢的同时,也是露出了一抹笑容。

    “不用了,那东西在我这里。”

    他没有具体说什么,但是意思却是十分的明显。

    “什么?”

    三长老明显是有些没有反应过来,直接就是说道。

    “那东西在我这里。”

    他点了点头,表示确认。

    “哈哈,你小子。”

    三长老没有说下去,不过意思却是十分的明确。

    没有过多的言语,三长老直接就是召唤出了那个飞行法宝,只不过这一次的速度明显比上一次有所提升。

    想来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在来的时候,三长老早就知道一些秘辛,而现在是赶时间,所以才会这样。

    他有些感动,但是没有说什么,事实上在很多时候,一些感激根本不用多说什么,只要记在心里就可以了。

    这一次仅仅只用了一天多的时间,他们便是到了蚁穴所在的地方。

    很快,便围了一群人,那块从血池里取出的石碑也被他放在了众人的面前。

    起初,他们都是有很多想法的,但是很快他们便不在有这种想法,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他们所能够修炼的东西,而且这里边的一些东西真的是太邪恶了,所以他们都选择了摇头。

    不过他们一群人却都是将上方所记载的东西记到脑海之中,随后去研究破解大炮身上血咒的办法。

    对此,他表示感谢,同时也感受到了温暖。

    很快一群老家伙便是离开了这里,各自回到自己的住处开始研究,而他则是被轻烟给叫住,留了下来。

    “你体内为何有那么庞大的血气。”

    轻烟看着他,认真的询问道。

    他先是已经,不得不感叹,这才是真正的强者,仅仅只是一见面的功夫,就是看出了他体内所出现的问题。

    “我也不太清楚,应该是在这次在那里所招惹的。”

    他想了想,没有将实情说出来,实在是一些东西真的不好开口。

    轻烟没有说话,而是注视这他的双眼,过了片刻她才道。

    “有什么情况及时来找我。”

    留下这句话,她便离开了。

    这一刻,他很是感动,事实上这种感动在这段时间里一直出现。

    没有过多的话语,他来到自己的住处,开始了闭关,研究这块石碑。

    石碑上的文字很多,记载的东西也很庞大,不过现在他的身上有一种修行方法,一些东西已经无法修炼。

    但是事情的发展往往在很多时候出乎自己的预料,也就在这个时候,在他触碰到的石碑的那一刻,他体内的那团原本没有变化的血气竟是在这一刻有了变化。

    开始在他体内动了起来,一瞬间,他就是感受到全身疼痛无比,有种要爆体而亡的感觉,那种能量真的是太庞大了,比之早先在血煞熔炉之地的时候的感觉强烈了不知多少倍。

    他感觉背后的阴阳图开始疯狂运转,像是受到了某种极大的刺激一般。

    强烈的疼痛感让他一瞬间便是汗水直流,打湿了衣衫,黄豆大的汗水不断的滴落,这一刻他想要叫人,但却发现那种强烈的疼痛感竟是让他开口都是困难无比。

    他想要呼叫系统,但是系统在这一刻竟是没有给予他任何的帮助,而是选择了沉默。

    这一刻,他真正的知道了关键时刻还是需要靠自己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情,但有时候自己还是靠不住的,就比如说现在,他竟是没有丝毫的办法来抑制那种东西的行动。

    这种疼痛感持续了很长时间,至于他早已经是昏死了过去,饶是如此,身体依旧是不断的痉挛,那是肌肉做出的条件反射,在他的脸上依旧可以看到强烈的疼痛感引发的极度扭曲。

    这种状态不不知道持续了多长时间,他渐渐的苏醒了过去,尽管那种疼痛感已经消失,但是强烈的疼痛感之后带来的副作用却依旧持续着,现在他肌肉酸痛,全身没有丝毫的力气,身体的痉挛虽说不在了,但是痉挛之后的那种酸麻的感觉却持续着。

    他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像是有什么事情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而且那件事情对他的影响十分巨大。

    他开始扫视自己的身体,很快便是知晓了发生了什么,首先他所感受到了的便是自己体内原本庞大的血气竟是少了很大一块,不知道去往了什么地方。

    紧接着,他便发现了自己体内的道法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一刻,他体内竟是存在着两股属性截然相反的能量移动着,一种充满了光明正大的气息,另一种则是充满了阴森诡异的气息,两种能量,一种为纯正的白色,另一种则为纯正的血色,但是这血色却是充满了狂暴的邪恶能量。

    这与他早先有着太大的区别,一时间他竟然是有些反应不过来。

    随后他脱下了自己上半身的衣服,开始观察自己的背后,但令他意想不到的便是背后的阴阳图竟然在这一刻消失了。

    ps:求收藏,求推荐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