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们的速度很快,所以天舒等人想要拦住他们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在将那血石交到深渊骑士手中的时候,他就想到了这一点,深渊骑士根本就不会去拼命,因为身受重伤的他根本不可能在一瞬间恢复过来。

    不过之所以依旧将那东西交到他的手上,是因为他绝对会为了自己出手,这就是他所争取的机会,事实上他的确计算正确,深渊骑士只会出一招,而他要做的就是抓住这一招的功夫。

    其实在这之前,他一直都是在赌,但是显然他赌对了,他从天舒等人的手中成功逃脱。

    不过在这一刻,他已经是将天舒彻底的记恨上了,如果不是他的出现,他有足够的把握将血石留在手上,从而断绝深渊骑士恢复过来的机会,但是他的出现却是彻底打乱了这个计划,最终血石出现在了深渊骑士的手上,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单纯依靠那东西,他根本恢复不过来。”

    系统的声音在这一刻响起。

    一瞬间,他有些疑惑,不知道为何会这样。

    早先系统曾经给他说过那东西的力量可以帮助他恢复过来,但是这一刻却又说不可以,但是系统没有给他解释,现在的他十分虚弱,也没有那个耐心去听。

    彩蝶的背后出现了一对翅膀,如果仔细看的话,这一次她的翅膀是黑色的,翅膀上燃烧着黑色又有些虚幻的火焰。

    这才是她真正的翅膀,这并不是什么法器,而是她本体上的翅膀。

    早先之所以呈现彩色,是因为她不想让一些人看出什么来,尽管有人认识她,在第一时间认了出来。

    也就在下一刻,她直接化成了本体,而贾正经则是被她放在了背上,就这样背着他开始飞。

    他们的速度很快,因为彩蝶是凤凰。

    天舒等人的速度也不慢,但却也只能远远的跟着。

    也就在这个时候,大地开始颤抖,整个血池都是沸腾了起来。

    这个时候的天舒等人还没有真正的离开,他们看到了后方所发生的一幕,只见那里出现了一只庞然大物,看起来恐怖无比,在他的身上拴着两个巨大的锁链。

    也就在下一刻,那怪物突然间盯上了天舒三人,随后直接出手。

    其中一人当场爆成一团血雾,消失在这片天地之中,紧随其后,令一人也是爆成一团血雾,那种攻击没有停止,朝着最前方的天舒而去。

    此时的天舒脸色苍白无比,同门的死装历历在目,让他几乎恐惧的大叫出声。

    但也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身上出现一道身影,那是一个看起来虚幻的老人。

    正是老人的出现,在阻挡了后方的怪物,但是天舒没有停留,依旧向前而去,正是这出现的虚幻身影,才为他争取了时间,从而让他在那恐怖的攻击下存活下来。

    此时的贾正经早已昏迷了过去,接下里所发生的事情他一概不知。

    天煞真的愤怒了,他是天煞熔炉之地所孕育出的最高级生命,有着自己的思想意识,那两件东西一直被他视若珍宝,但在刚才,却同时失窃,被两个可恶的家伙拿走。

    当年,曾经有一人,将他捆缚在了这里,让他无法自由活动,尽管后来那人给出了很多补偿,但却让他失去了太多的自由,原本一直都有人来供奉自己,但是多少年过去了,再也没有人前来。

    天煞越想越气,紧接着愤怒的咆哮了起来。

    咔嚓。

    咔嚓。

    他疯狂的抖动铁链,铁链在他庞大的力量下给挣断。

    他自由了,但是他却失去了自己心爱的东西。

    “轰隆。”

    下一刻,天煞开始朝着上方冲了过去。

    整个大地都是摇晃了起来。

    原本上方坚硬的泥土在这一刻直接被他撞碎,紧接着他开始朝着上方继续撞去,不知道一直抄上废了多长时间,他整个人破土而出。

    多少年来,他终于再次君临大地。

    不过这一刻他很愤怒,他要宣泄,他要找到那两个人,将他们击杀,撕成碎片。

    在这一切发生的时候,许多人都以为发生了地震,他们很是惊慌,更有不少人在那地洞中,感觉很是恐怖。

    天煞出现的位置正是早先他们所进入的那个洞口,是的,正是那个洞口,此时的洞口被弄得特别大,原本的那些通道消失了,从这里可以一眼望到最下方的景象,当然那需要足够好的视力。

    原本入口位置有着很多人,但是在那一瞬间,他们全部爆成了一团血雾。

    在这些人中,也有强大的存在,但依旧是被那撞击中成为了死人,当然他们没有那么惨,没有成为血雾。

    许多强者在这附近,因为他们族内特别有天赋的天才在这里,他们需要确认他们的安全。

    天煞的出现瞬间引起了在场众人的注意,当即就是朝着这边赶来,当他们看到天煞的那一刻,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因为这家伙真的是太恐怖了,很是强大,绝对有着这个世界上顶尖强者的实力。

    天煞的出现瞬间引起了大陆上很多强者的注意,不少人都是朝着这个地方看了过来。

    “难怪当年的血宗会在那个地方建立,原来竟是这种地势。”

    一个老头喃喃自语,随后直接动身朝着这个地方而来。

    如果有人在场的话绝对会发现这人正是当初将深渊骑士打成重伤的那人。

    除了这人之外,还有不少人朝着这个地方赶来。

    尽管强者的速度很快,但也不会快到眨眼间便来到这个地方的速度。

    天煞很快就发现了一群人,直接就是愤怒的咆哮,毫不犹豫的出手。

    “你敢。”

    有人大喝,当机立断朝着天煞冲了过去。

    同一时间,不少人都是出手,他们在这一刻都知道这个家伙绝对不是什么善类,而且是敌非友。

    很快,天煞和一群年轻人的护道者便战到了一块。

    当然他们的战场不是在地上,而是天上,这就是强者,在达到一定程度后,就算不实用飞行法宝也可以飞天遁地。

    这可能有些虚幻,但是当你知道这是地狱的时候就不会这么认为了,因为地狱本来对于许多人来说就是一个未知数。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黑色的鸟带着一个人飞出下方的大洞,不仅仅是他们,在这之后不断的有人飞出这个地方。

    这些全部都是在刚才在洞穴中的人,发生了刚才那样的大地震,并且受到了刚才的影响,他们早已不敢继续下去查看。

    这一刻贾正经也是短暂的清醒了过来,他也看到了下方所出现的那个大坑。

    直到此刻,他终于明白这是为什么了,在那下方,通道看起来就像是蚁穴一般,但真正通往下方最近的通道却仅仅只有一条。

    不过这个时候他却没有心情去管那些东西,在彩蝶的带领下,开始朝着远方而去。

    他们也是看到了上方的天煞,所以他们的心情很是沉重,知道了刚才为什么会发生那样巨大的地震。

    他们的速度尽管很快,但依旧是被天煞所注意到,只不过现在的天煞却是有些腾不出手来,被人围攻。

    他很是愤怒,爆发出了强大无匹的战力,直接就是击退很多在场的人。

    尽管这群人很强,但是与天煞对决还是有些捉襟见肘。

    但他们本身的目的便不是击杀天煞,只是为了拖延时间,只要等到真正的强者赶到,天煞绝对没有什么好的下场。

    当然前提便是他们能够坚持到强者的赶到。

    天煞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贾正经他们消失在他的视线之中,却做不了任何的事情。

    在一处距离这里很远的地方,贾正经和彩蝶在一处山洞中,他们两人此时都很是疲惫,他是因为身受重伤,而彩蝶则是因为体内道法消耗过度。

    早先他已经吃过那种地狱特有的疗伤药,所以他比起之前已经是好了很多,不过依旧很是疲惫。

    没多久,他就这样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一刻的彩蝶也很是疲惫,但她却知道自己不能睡,如果她睡了过去,有什么强大的存在出现在这里很有可能会遇到巨大的危险。

    在地狱中,本身就不是什么安宁的地方,随时都有可能遇到危险。

    这就如同早先贾正经初来地狱的时候一样,尽管在很偏僻的地方,但依旧是被野猪山君所遇到,莫名其妙的充当了那么长时间的火夫。

    尽管那让他的厨艺得到了巨大的提升,但是那段日子却真的很是痛苦,成天伺候一直野猪,尤其是他还顶着一个猪头,想想就会感到无比的难受。

    没多久,他更是碰到了一只巨大的白蛇,尽管那白蛇最终活生生的将自己给弄死了,但那也很是恐怖,差点就是死在那里。

    回想起来,当初真的要感谢自己的臭袜子和臭咸鱼。

    这一觉他睡得很是沉重,等到醒来的时候,感觉神清气爽,身上的伤势已经好了很多,已经可以自己活动。

    此时的彩蝶很是疲惫,但是她却依旧没睡。

    看着她辛苦的样子,他感觉很是自责,自己真的是太自私了,竟是没有想到彩蝶。

    “抱歉。”

    看着彩蝶,说了一声抱歉。

    “既然醒了,那我就睡了。”

    说完彩蝶便是倒了下去。

    很快,彩蝶便陷入了沉睡之中,呼吸变得十分均匀。

    他没有去打扰,从自己的乾坤袋中取出了一床从来没有盖过的棉被,盖在了她的身上。

    可能是他吵醒了她,也可能是她感受到了棉被的温暖,竟是在里边伸缩了一下,随后在棉被上吸了两口,紧接着睡了过去。

    他们从哪里出来之后没怎么说过话,但却像是全都知晓对方要干什么一般。

    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不知道以后改如何处理自己两人之间的关系。

    自嘲一笑,他感觉自己想多了,人家是高高在上的黑凤凰,而且在黑凤凰家族中地位绝对不不一般,自己是算什么,就因为是地狱行军蚁的客卿长老吗?

    他感觉自己真的是想多了,彩蝶怎么可能看上自己呢,毕竟才认识这么短的时间。

    他就这样想着,随后又想了很多其他的东西。

    但是直到这一刻他都没有去看那块从血池中得到的石碑,因为他害怕被人发现什么。

    就在下一刻,他从身上取出了几块黑晶和那种石头,开始修炼,现在他体内的道法不在鼎盛时期,谁都不知道接下来会遇到什么。

    很快,他手中的黑晶便消失,但正在这个时候,他却感受到体内有种怪异的能量。

    那种能量看起来就像是鲜血一般,通红一片,如果不仔细看,甚至会认为那是一团鲜血。

    这是什么东西?又是什么时候进入自己体内的。

    他十分的疑惑,同时他也感受到了那种能量的恐怖,那种能量的恐怖程度,简直是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

    “系统,那是什么。”

    他这一刻只能询问系统,在他看来,恐怕也就系统能够在这一刻解答他的问题了。

    系统果然没有让他失望,给出了答案,但正是这答案,却让他越发的震惊无比。

    “血石中的能量。”

    这是系统所给出的答案。

    “血,血石?你不会搞错了吧。”

    他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时候血石的能量进入自己的身体了。

    “就在你接触血石的那一刻,血石的能量就进入道你体内一部分。”

    听到这个回答,他越发的感觉头脑嗡嗡作响,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直到这一刻,他才有些明白当初系统所说的那句话,早先曾经说过血石可以帮助深渊骑士恢复巅峰,但是后来却说无法恢复,显然正是因为血石的一部分能量进入自己体内的缘故。

    “那这东西在我体内有什么后果吗?”

    这是此时他最担心的事情,要知道一整颗血石可以当初可以帮助最强大的深渊骑士恢复巅峰实力的,虽说现在仅仅只有他一部分,但那也绝对是恐怖的,真要是在他体内爆发,绝对是一件非常恐怖的存在。

    他甚至在这一刻想到了自己被这种能量撑爆的场景,顿时感觉自己头脑发热,有些想要哭的冲动。

    他并没有感觉到自己身怀重宝,反而像是揣着定时炸弹一般难受,坐立不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