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一次他们的人数再次锐减了很多,不少人都是永远的留在这里。

    人的**是无限的,但也正式因为**,才会令不少人在最美的年纪死去。

    贾正经没有动作,在这一刻,他选择了观察,同样的,深渊骑士也是选择了这种办法。

    有人选择了他们同样的方式,有人在这一刻不甘的选择了离开,还有人继续尝试,当时在这群人中却有一部分人永远的无法离开。

    在观察的同时,他们在思考着对策,但想了很久,他们都是没有想到什么办法。

    在那池水的最下方,有一个强大的存在,尽管被铁链拴住,但依旧不是他们轻易所能对抗的。

    那是一个巨大的生物,他们没有想到那东西跟什么生灵相似,确切的说倒是可以看出些许深渊生物的影子。

    别人可能不知道那是什么,但他却知晓,那正是天煞。

    只是令他疑惑的便是为何那么强大的天煞会被人捆缚在这里,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实力可以将强大无比的天煞捆缚住呢?

    深渊骑士同样也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因为那下方的东西真的是太强大了,就算是他最强时期,也不敢保证一定能够战胜他。

    之所以他们会这么疯狂,因为下方存在着两种东西,一种东西为一块石头,内部蕴含着浓郁无比的血煞气息,贾正经知道那个东西,在《内篇》中有所记载,叫做血石,是天煞熔炉之地所孕育出的东西,并且孕育出来的几率很小,里边蕴含着庞大的血煞能量,可以补充人体消耗的血气。

    除了那东西之外,还有一块石碑,石碑上记载了很多文字,在看到那东西的瞬间,贾正经就知道那正是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

    但是这一刻,他却不知道如何将那种东西拿到手,先不说下方本身就很是恐怖,再有那天煞更不是他们这个实力可以对付的存在。

    也就在这个时候,深渊骑士来到了他的身旁。

    他很是警惕,随时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因为这家伙真的是太危险了。

    “小子,别太紧张。”

    深渊骑士看着他道,声音很是难听,尽管是安慰,但却让他全身寒毛颤栗,越发的后怕起来。

    他看着深渊骑士,没有多说什么,但是脸上却满是警惕。

    “你也知道下方是什么情况,如果是在我全盛时期,我绝对不会找你,但是现在的我根本无法做到那一点,所以我希望可以与你合作。”

    深渊骑士看着他道。

    他依旧没有开口,而是看着他,他知晓深渊骑士绝对还有话要说。

    “我也不要你们地狱的什么修炼法门,我只要那颗石头。”

    深渊骑士看着他道。

    他沉默了,深渊骑士给出的条件的确很具有诱惑力。

    “答应他。”

    系统的声音在这一刻响起。

    不过他却依旧需要考虑一些东西,有了那东西,深渊骑士绝对会得到很大的提升,很有可能恢复巅峰也说不定,到时候对于这个世界来说,很可能是一种巨大的威胁。

    “我凭什么相信你。”

    他看着深渊骑士,淡淡的道。

    是的,凭什么相信你,你来自深渊,本身就是异族,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谁知道你安的什么心。

    “我以圣山的名义起誓,在这段时间内,绝对不会杀你。”

    深渊骑士看着他说道。

    他再次沉默了下来,没有说什么。

    “小子,别不识抬举,你要知道,我想要杀你,轻而易举。”

    他没有反驳,的确,就如同他所发的誓言是不会杀你,而不是与你为敌,显然他有很多的手段可以击杀自己。

    “这不够,你需要保证在得到那东西后,三年内不得出来作乱。”

    看着深渊骑士,他开口道。

    深渊骑士盯着他的眼睛,选择了沉默,片刻之后,他道:“好,我答应你。”

    最终,深渊骑士再次以圣山的名义发誓。

    至此,他们的协议才算达成。

    之所以相信他,那是因为圣山在深渊中有着特殊的意味,而且绝对不能轻易的用深渊来进行发誓,这是他在深渊的那段时间所知晓的东西。

    接下来,两人开始了真正对策上的商量,在期间,两人的脸色都是变了很多次,甚至在有些方面会争吵起来。

    最终,他们商量好了对策,那便是待会深渊骑士负责将天煞吸引,让他无暇分身,而他需要做的便是在这段时间内夺走那东西。

    虽说看起来他们的计划成功的几率很大,但却完全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因为他们能够争取到的时间并不充足,仅仅只有几息的时间。

    不管是对深渊骑士,亦或者是对他,都是一种巨大的考验,这个任务并不简单。

    正如深渊骑士所说的那样,现在的他实力太弱了,如果是他全身时期,真的没有自己什么事,但是现在不同,深渊骑士在进入地狱的时候本身就受到了很大的创伤,后来更是被那老头重伤,之后多次被人追杀,到目前为止,他的实力早已不知被削减了多少。

    他们没有动手,他们在等,此时这里还有好几人存在,如果他们现在出手,绝对会被那些人所扰乱,到时候恐怕拿不到东西反而惹一身骚。

    在商量完成之后,他将彩蝶弄了出来,此时的她早已醒来。

    她就那样看着他,没有说话,但是意思却十分的明显,显然十分的恼怒。

    他没有什么办法,只能进行了一番解释,最终才算是化解了矛盾。

    深渊骑士这一刻看了彩蝶一眼,不过没有多说什么,但他却是警觉了起来,就像早先他所发的誓言一般,他不会对自己出手,但却不代表不会对别人出手。

    那群人在尝试了一番之后,终于意识到真的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得到下方的东西,那其中的东西真的是太强大的。

    不少人都是在这一刻退却,悄无声息,但是目的很简单,他们要回去求援,找来强大的家族助手,从而想办法得到下方的那东西。

    他们的身上不是没有传讯的东西,但是由于这个地方十分特殊,所以根本无法与那些人取得联系,只能朝外走。

    有了一人,接下来便有了更多的人,他们都想得到下方的东西,毕竟当年的血宗真的是太强大了。

    两人就这样等待了一天的功夫,期间不少人都在尝试,最终却死在了尝试之中。

    原本还打算坚持的一群人,在一番尝试无果之后,果断退却,去寻找家族中人进行求援。

    地狱三头犬,鹏鸟,黄金猛犸象这些强大的年轻至尊也是退却,他们也都是进行过很多次的尝试,甚至在这种尝试中受过很多次伤,最终无奈只能放弃。

    他们也离开了这里,因为真的是没有丝毫的办法。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随后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直到这一刻,他们知晓到了他们出手的时候了。

    在刚才,彩蝶再次被他放到了乾坤袋中,当然还是废了好大一番功夫才算将她说服的。

    不知为何,两人在这一刻感觉那种血腥味好像浓郁了很多。

    他们的表情各不相同,深渊骑士的脸上露出了享受的感觉,而他则是十分的厌恶。

    很快,他们便是下潜到了下方,当然,他们并没有直接动手,而是看向了对方。

    “嗯。”

    点了点头,便是已经准备妥当。

    下一刻,两人毫不犹豫的出手,直接就是朝着下方而去。

    当然,如果仔细看会发现他们的下潜其实是有规律的,深渊骑士率先朝着下方而去,他紧随其后。

    就这样,深渊骑士率先来到了下方,紧接着他直接就是与那天煞对上。

    在他们交手的瞬间,他直接就是朝着那两件东西而去,一个为血石,另一个就是很可能记载了当年血宗传承的东西。

    在前进的过程中,他感受到了强大的压力,在下一刻,他毫不犹豫的寄出了自己的法宝。

    金莲出现在他的脚下,让他速度陡然间提升,这一次黑魂没有成为一双翅膀,而是变成了一身铠甲,守护着他的全身。

    在这一刻,他强大的同时明显感受到深渊骑士朝着他这边看了一眼,显然是看到他所拿的这东西。

    当然他并没有理会,因为这个时候他根本就不会去思考那些。

    有了这两件东西的帮助,他明显感受到自己的那种压力骤减,虽说没有到消失的那种程度,但却小了太多太多。

    当然有了金莲的辅助,这一刻他的速度也是提升了太多。

    几乎是在一眨眼的功夫,他便来到了那两件东西的面前,但是在这一刻他有些犹豫,不知道自己在取这两件东西的时候会不会招来什么不好的东西。

    “快点,我快坚持不住了。”

    深渊骑士一声大吼,将他从思绪中挣脱了出来。

    果然,此时的深渊骑士很是狼狈,身上出现了数道伤口,显然天煞的强大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不过也就在下一刻,他看到深渊骑士的身上开始涌现无数的黑烟,随后他手中出现了一把漆黑的镰刀,紧接着毫不犹豫的挥舞了出去。

    “嗷。”

    天煞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声,在这声音中夹杂着很多愤怒与疼痛。

    他不再犹豫,双手直接抓向面前的两件东西。

    随后他毫不犹豫的敞开乾坤袋,准备将其收进其中,在收进那石碑的时候十分的容易,但是那石头却是迎来了很大的问题,他竟是没有收进去,同时他感受到了有些怪异。

    但是时间紧急,根本来不及多做思考,他只能手持血石开始朝着上方游去。

    两件东西的丢失显然引起了天煞的注意,一声愤怒的咆哮从他的口中传出,紧接着便有一道攻击朝着他这边打了过来。

    “轰。”

    那是一颗石头,被天煞用力的摔了过来。

    石头撞击在他的身上,瞬间将其带飞了出去,一口鲜血当即喷了出来,让他真的忍受不住。

    尽管黑魂抵挡了大量的伤害,但是那种撞击上去的反震力,还是让他难受无比。

    没有多说什么,咬牙朝着上方而去,但是他却知道,自己在这一刻受到了很严重的伤害,那种伤势堪称恐怖,仅仅只是一记的力量,竟是差点要了他的性命。

    现在他要多亏身上的这件黑魂,要不是有着他的存在,刚才那下攻击绝对会让他粉身碎骨。

    “噗。”

    他突破了血池,冲出了水面。

    紧接着毫不犹豫的出现在了外边。

    也就在他之后不久,比他还要狼狈的深渊骑士从下方冲了出来。

    此时的深渊骑士全身流血,数道狰狞的伤口在上方,气息更是显得虚弱无比。

    深渊骑士看向他,意思很明显,想要他手中的东西。

    不过他在这一刻直接就是扭过头去,他现在一肚子的怨气,要不是深渊骑士最后收手,他也不至于受伤。

    再有一点便是他本身并不想将这个东西给他,所以准备赖账。

    深渊骑士看向他的目光阴沉了起来,显然没有想到这一刻他会耍赖。

    也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有人走了出来。

    “哈哈哈,真的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把东西交出来吧。”

    只见一人走了出来,那人就那样居高临下的俯瞰着他们。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天舒。

    这一刻,他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万万没想到天舒竟会在这一刻出现。

    此时的他们身受重伤,正是最虚弱的时候,尤其是天舒的身边跟着两人,不过从什么地方看起来,对他们来说都十分的不利。

    “小子,将那东西给我,我去解决他们。”

    深渊骑士的声音在这一刻响起。

    他没有动,而是在思考着对策,他甚至想让彩蝶出来帮忙,但他也知道,彩蝶绝对不会是那三人的对手,尤其是他出来之后必然需要照顾自己。

    “快点,要不然没有时间了。”

    深渊骑士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他依旧没有动。

    “难道你想死吗?”

    深渊骑士看着他问道。

    如果能让深渊骑士死掉,看起来的确是一个巨大的贡献,但是他却不想跟着陪葬,虽说这样看起来有些懦弱,但活在世上,谁又那么想死呢?

    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但他现在是高个子吗?

    最终,他十分不情愿的将手中的东西交到了他的手上。

    深渊骑士在拿到这东西之后,直接就是开始吸收了起来,这个时候天舒三人也是渐渐的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杀了他们。”

    天舒一声大喝,随后朝着这边冲了过来。

    既然已经做了这些,他就不会给他留下什么机会,一击必杀是最好的手段。

    但也就在他们动手的那一刻,深渊骑士也是动手了,一章拍出,天舒三人直接就是倒飞了出去。

    不过深渊骑士没有继续战斗,而是果断的朝着外边跑去。

    “果然不能信你。”

    冷哼一声,他将彩蝶弄了出来。

    “带我跑。”

    虽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她却知晓给怎么做,直接就是背着他冲了起来。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也可以说是在天舒几人被拍飞的那一刻。

    天舒三人狂喷一口鲜血,虽说受了不轻的伤,但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严重,至少还可以再战。"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