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与其说那是一道暗门,倒不如说是一个地道。

    只见在他们的下方出现了一口深深的地道,地道并不算普通,是那种螺旋式的楼梯,在那墙壁上更是有着很多盏铜灯,看起来很是诡异,这么多年来一直长存。

    贾正经很清楚这是什么东西,正是那种长明灯,他曾经见到过,当然这里边的灯油是不是跟地球上的一样,还不好说,总之这里边绝对是那种尸油。

    尸油这种东西对于他来说早已不是什么陌生的东西,当初曾经经历过很多次,当初更是差点被那练尸油的邪恶老道士给弄死。

    当然到现在为止,他还不确定那几人有没有找到那炼制尸油的老道士。

    当初他和张建设寻找那老道士,最终被发现,差点就是夭折在老道士的那几个僵尸身上。

    现在想来当初倒还是真的有些幸运,否则真的要浪费系统出手的机会了。

    以前他不知道系统的能力,但是自从真正的接触修炼,接触道法之后,他才知晓系统的本事有多么强大,当初浪费在那个老道士身上,着实是有些浪费了。

    当然这地道看起来有些阴森,虽说他们都迫切的想要知晓下方有什么东西,但是却没有人在这一刻选择第一个吃螃蟹。

    第一个吃螃蟹虽说很多时候都是吃到最鲜的,但也有时候是最惨的一个。

    “这里有字。”

    正在这个时候,彩蝶摇了摇他的肩膀道。

    顺着彩蝶所指的方向看去,他的确是看到了一行小字,那种自己是地狱的文字,当然他也认识。

    “非本门绝世弟子不得入内。”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但却让众人都是一惊。

    看来下方的确是当年血宗最为重要的地方。

    但是这行小子他们不仅仅看出了一些警告的意味,同时也感受到了一些杀机在里边。

    这句话有着很多的意味在其中,每个人所想到的都不一样。

    有人认为这句话是警告那些普通弟子不要入内,下方有重要的东西,所以他们当机立断进入其中。

    还有人认为下方有着危险,在这一刻犹豫不决,不知道该离开还是怎么。

    这下方有着怎样的一幕,谁都不知晓,但是绝对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好。

    贾正经和彩蝶都是知晓这个地方是什么地方的,所以此时都在担心,如果下方真的存在血煞,那么对于他们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的事情。

    不过在一番犹豫之后,还是决定进入下方。

    “你在这里等我。”

    看着彩蝶,他严肃道。

    不管如何,他是必须下去的,他不想让彩蝶跟着一块涉嫌。

    “不。”

    彩蝶很是倔强,只是这么一个字。

    最终,他只能叹了口气,如果他和彩蝶真的只是萍水相逢,他绝对不会在乎她的死活,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她舍命救了自己,两人的关系早就有些变化了。

    “不管发生什么,你都要听我的。”

    看着彩蝶,他郑重道,不过话一出口,他就感觉有些怪异,不过却不知道怪异在什么地方。

    “嗯。”

    彩蝶点了点头,她也是感觉到了有些异样,同样不知道异样在什么地方。

    那种感觉很是奇妙,奇妙到他们都是有些不清楚到底该怎样去理解,所以都在下一刻保持了沉默。

    这是一种螺旋式的通道,通道中并不黑暗,因为有长明灯在燃烧。

    不过由于地势和灯光的缘故,他们的影子被拉的特别长,看起来有些恐怖。

    整个通道给人的感受并不好,甚至有种阴森的感觉,像是奔赴刑场一般,让众人的心情无比压抑。

    就这样,一群人就在这其中走着,由于没有什么利益冲突,所以他们也没有发生矛盾。

    不过他们都很清楚,真要是有什么至关重要的东西出世,绝对会刀剑相交,到时候真正会有多么激烈,谁都不知道。

    这条道很长,走了很长时间都没有走到终点。

    但是他们并不着急,就这样慢慢的走着。

    虽说路很长,但也有走到尽头的那一刻。

    终于,他们到了最下方,进入到了另一个空间。

    这里没有任何的人工修饰,就是一种纯天然形成的空间,在这里浓郁的血煞之气根本不需要他们刻意的去做什么,便是不断的涌入他们的体内。

    很快,便有人坚持不住,直接掉地不起,还有人瞬间疯掉,开始朝着身旁的人出手。

    尽管不少人在死死的抵抗,但在这一刻依旧是受到了很大的影响,脾气变得十分暴躁。

    直到这一刻,众人才明白为何在上方会有那么一句话,不是门内重要弟子不能进入其中,显然,这里的血煞之气真的是太浓郁了。

    这一刻。贾正经根绝身体不断的吸收那中血煞之气,让他浑身都是难受到了极点。

    尽管他现在没有受到影响,但也是在这一刻感受到身体十分的难受,被一种狂暴的能量所充斥。

    背后的阴阳图持续运转着,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他就会被那种浓郁的血煞之气所撑的爆体。

    但也就在这一刻,他感觉到身体内有两样东西有了变化,正是黑魂与金莲。

    两种东西在这一刻开始吸收他体内的血煞之气,帮助他分担那种狂暴的能量,同时在这一刻他身上再次有两处地方有所变化,一处为眼睛,正是阴阳眼,还有一处为鼻子,正是他没怎么用过的通灵鼻。

    这是他身上的两大宝藏,被当初系统所开发出来的。

    有了这几个地方的帮忙分担,瞬间感觉原本狂暴的身体在这一刻归于平静。

    他不知道这样下去到底是好是坏,但是他却明显感受到自己的双眼鼻子以及那两件秘宝在这一刻有了变化,越发的强大。

    随着这样的发展,他的身体感知越发的敏锐,很快他便发现在不远处,有一人一直悄无声息的打量着他,尽管那人可以的隐藏,但是依旧被他给深刻的感受到了。

    他没有去看那人,但他却知道了那人的反应,因为就在刚才那一刻,他明显感觉到体内的黑魂有了些许的反应。

    深渊骑士果然来了。

    这一刻,他的心情很是沉重,虽说早先就有所猜测,但是毕竟没有亲眼所见,所以没有很强烈的危机感,但在此时,那种危机感却很是强烈。

    尽管当初深渊骑士付出了很大的代价,而且也有传闻说他在这段时间里不断的被人追杀,身上的伤势越发严重,实力大不如从前,但他却不认为深渊骑士就好对付,能够在那么多人的围攻下,能够来到这里,实力可想而知。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就是那个道理。

    这里有着强烈的血煞之气,对于深渊骑士来说本身就是大补之物,只是不知道这么长时间过去,他恢复了多少。

    他在偷偷打量着深渊骑士,感受到他身上的气息的确是起伏不定,与他相差不多,但那种强者应有的气息却依旧若有若无的出现着。

    深渊骑士整个人被黑衣蒙在里边,没有人可以看清他的样子,虽说他的打扮很是怪异,但却没有人去多注意什么。

    很快,他不在打量深渊骑士,他同样的也没有在这一刻点破深渊骑士的名字,虽说他知道深渊骑士绝对不是现在他们一群人的对手,但他却依旧不会那样做。

    想让他死,他们一群人中至少要死掉很多人,很有可能无法彻底将他击杀,但他却知道,那样一来第一个死的绝对是他。

    两人只见本就有仇,所以真要在这一刻说出,对他绝对没有什么好处。

    当然他之所以保持淡定,还有一部分原因,那便是深渊骑士根本不敢对他出手,也不会在这一刻对他出手,因为他的实力根本就没有恢复过来,这一刻对他出手,自己也不会好过。

    想明白这些,他便不在理会深渊骑士,而是打量起了这个地方。

    这里并不大,比起刚才他们所待的上方小了很多,这里也没有特殊的东西,但却在中央有一个水池,池水是深红色的,如同鲜血一般,看起来有些粘稠。

    在他们这群人中,女人也不在少数,有些见到这一幕后,都是忍不住想要呕吐。

    这池水具体有多深,他们并不知晓,但想来绝对不会太深。

    池子不大,有两根铁链穿进其中,不知道拴着什么。

    众人都是在这一刻将目光集中向了这池子,下方有什么他们不清楚,但却知道这下面绝对有他们所想要的东西。

    就在这时,有人率先动了,正是深渊骑士,他率先便是跳进了池水之中。

    在他之后,再次有很多人跳了下去。

    彩蝶想要动,但却被他拉了回来,他很清楚这种地势的危险性,这两根铁链绝对是后来所出现的,很有可能在这下面有着什么东西,而这东西正是捆缚下方那东西的。

    同样没有动的还有几人,也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下方的池水开始冒起水泡,像是开锅一般,沸腾起来。

    也就在下一刻,有人从下方跳了起来,紧接着一道凄厉的惨叫声响起,那人竟是直接爆体。

    显然,他吸收了太多的血煞之气,让他身体无法承受那种负担,爆体而亡。

    紧接着,再次有了从下方跳了出来,同样的死法,很是彻底。’

    他一直等待着,等待着深渊骑士的出现。

    接下来陆续的有人出现,他们身上都是布满了猩红色的液体,有人坚持住了,不过精神却是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不少人出来之后没多久便是疯掉,被他们斩杀。

    没多久,他看到深渊骑士出现,他看起来很是凄惨,胳膊都是少了一根,显然在下方不知道遇到了什么。

    他并没有向早先那些人一样疯掉或者爆体,但却很是凄惨,显然在下方,他不知道遇到了什么东西。

    在这之后,再也没有人出来,不知道是不是死在了里边。

    有些人咬了咬牙,再次跳了下去,显然这下方有着足够的诱惑,他一直都在盯着深渊骑士,发现他在刚才的教训之后,竟然还有跳下去的冲动。

    一瞬间,他便联想到了很多,看来这下方的确有着吸引他们的东西。

    “我们也下去。”

    看着彩蝶,他沉重道。

    彩蝶点头,这一次她率先冲到了前边。

    但也就在下一刻,他出手了,一记手刀砍在了她的脖颈之上,将其击晕。

    “下方太危险了,希望不要怪我。”

    没有多说什么,他将她收到了乾坤袋中。

    这一切都是他早先计划好的,事实上在看到那池水的时候,他就知道下方可能会有很大的危险。

    他就这样跳了下去,在他之后,断了一臂的深渊骑士也是跳了下去。

    进入其中,他才真正的感受到这液体有多么的粘稠,同时他也闻到了一种浓郁的血腥味。

    他没有过多的停留,直接就是朝着下方游去,索性他的游泳技术还可以,倒是没有太大问题。

    在这里,他感觉到背后的阴阳图运转速度再次提升,进入体内的那种血煞也是越发浓郁,就算是身体内有好多东西帮他分担,也是在一时间有些难以承受。

    阴阳眼在这一刻睁开,瞬间他感觉自己在这其中看以看清一些东西。

    他就这样朝着下方游去,两根铁链始终在他们身前不远处的位置。

    终于,他来到了池底,在来到池底的那一瞬间,他毫不犹豫的开始向上方而去,同时金莲和黑魂都出现在身体之外。

    他就那样飞速的超上方而去,没有丝毫的停留。

    “啪。”

    铁链抽打在他的身上,一口鲜血差点喷出,被他强行咽了回去,他可不想吸入口中这里这粘稠猩红的液体。

    他飞速的朝上方而去,没有丝毫的停留。

    早先不少人都是没有下潜到最下方,但这一次不少人都是做到了,很快他们也有了同样的反应,朝着上方游去。

    不过这一次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幸运的,有人直接当场死掉,还有不少人身受重伤,最终在池水中爆体而亡。

    在上游的期间,他看到了深渊骑士,他同样是没能成功。

    他们先后浮出水面,随后毫不犹豫的前往岸上。

    两人剧烈的喘息,随后对视一眼,没有多说什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