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尽管走的很满,但也用了没多长时间也是到了那入口所在的位置。

    两人犹豫了片刻,随后直接冲了出去。

    出来的瞬间,他们甚至感觉有些不太现实,这里并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样。

    他们所来到的地方竟然是一个很小的房间,房间里除了一根石柱之外没有其他任何东西。

    这让他们有些不明所以,不知道这里为何会出现一根石柱。

    石柱上面有着天然的纹络,但很快他们就确定这东西并不是早先就存在的,而是后期才有的。

    在这里,他们明显看到了人工修建的痕迹,不管是他们所看到的房间,亦或者地面,都有人工修造的痕迹。

    当然他们也没有感到太多的好奇,毕竟当年血宗在这里存在了那么多年,很可能当年他们的祖师就是因为这样一个地方,才开创了血宗这样一个门派也说不定。

    当然他们知道,这里绝对是血宗的一处重地,否则不可能被这么重视,直到这么多年过去,血宗的这个地方才被人发现。

    可想而知对于这个地方的重视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听闻早先他们进来的这个洞口是被一些东西给封着的,直到有人无意中才找寻到了这个地方,最终才引来他们这样一群人前往这里。

    在这里四处大量,他们不相信这里就是最终的目的地,事实上在早先,他们曾经设想过,尽管这里有那么多的通道,但是到了最后他们可能会汇聚到一个地方。

    虽说他们没有什么证据证明他们所猜测的是对的,但绝对是可以被接受的,否则真要是那么多的通道,这要走多长时间才能真正的寻到正确的地方。

    最终,他们将矛头指向了中央的那根石柱,他们一致认为这根石柱是进入下一刻地方的关键所在。

    没有多说什么,两人开始研究石柱。

    刚开始,两人并没有感受出什么,但很快,他们便发现这根石柱是可以移动的。

    只不过两人却不知道这根石柱该具体往那个方向移动。

    在一番研究之后,两人终于是摸索到了真正的窍门。

    “轰隆。”

    一阵剧烈的摇晃声响起,两人的脸上都是露出了些许笑意。

    在不断的移动过程中,那种轰隆声持续不断,仿佛天崩地裂一般,令整个空间都是摇晃不已。

    终于,整根石柱被他们移动到了该去的位置。

    “喀拉。”

    一声巨大的声音响起,原本空荡荡的房间在这一刻开启了一扇门。

    这扇门出现的很突然,但却又有些理所应当,事实上两人早就想到这里可能会出现一扇门。

    没有过多的犹豫,继续向前走去。

    这一次,他们来到了一个大殿,大殿看起来很大,但依旧是空荡荡的,不过这一次他们知道真正的到达终点。

    在这里,有着很多人,他们已经在这里等候。

    随着时间的推移,陆续的有人走进这个大殿。

    在这大殿之中,没有什么东西,但那种血煞之气却是浓郁无比,有不少人他明显看出脸色十分的不正常,显然吸收进过量的血煞之气对他们的身体产生了极大的副作用。

    原本他认为自己吸收进过量的血煞之气会出现什么不好的症状,但他很快发现那种担心完全就是多余的,根本就不会出现那样的情况。

    早先他还比较担心彩蝶,但是自从知道她是黑凤凰之后,就再也不担心什么,凤凰本就是传说中百毒不侵的神兽,再加上她的体内有着强大无比的黑风真火,所以他完全不用担心她会因为吸收过多的血煞而有什么后遗症。

    原本在她们脸上的防毒面罩早已被摘掉,此时他们就这样光明正大的走在这里,当然虽说不用担心,但那种浓郁无比的血腥味还是让他们感到十分的难受。

    在这里,他看到了很多熟人,也有人身上带着很严重的伤,显然早先的途中,他们遭遇到了恐怖的危险。

    他们来的不算早,当然也不算晚,不过很快他两人就发现了一个重点所在,此时的那些人并没有在站着,而是都在打坐,像是在感悟什么东西。

    “难道想要获得这里的传承,需要感悟什么不成?”

    他心生疑惑,不过却没有多说什么,在短暂的思考之后,也是盘膝坐了下来。

    彩蝶在看到他这样之后,也是为多做思考,在他的身边盘膝坐了下来。

    他们就这样紧闭双眼,细心的感悟着。

    金莲这一刻都被他给召唤了出来,悬浮在他们的头顶上方,保护着他们。

    有了这曾防护,至少可以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可以起到一层防护的作用,让他们有反应的时间。

    盘膝而坐,他感受到自己背后阴阳图运转速度大大提升,比之早先自己使用的时候还要运转迅速,显然这里的那种血煞之气,让他很是兴奋。

    他并不会感到什么奇怪,早先的时候,他就想明白了这是为什么。

    自己的这背后阴阳图当初就是依靠血咒完成的,而如果真的说血咒来自这个地方的话,那么现在出现这样的反应也是不难理解的事情。

    他开始仔细的体悟,像是要明白些什么,悟出什么道理。

    起初,他并没有感受到什么,但是很快,他便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人会在这一刻盘膝坐在地上。

    他感受到了,在他们的身下有着浓郁无比的血煞之气,而那种血煞之气中却又有着其他一些说不清的东西在里边。

    他就这样感受着,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所能够感受到的东西越来越多。

    渐渐的,不断的有血煞之气进入他的体内,被他身后的阴阳图所吸收。

    起初他不在意什么,但很快,他脸色有些阴沉不定起来,他不明白被人是不是出现自己这样的情况,如果真的是那样,那么接下来定然会有很多人坚持不住。

    虽说他身体本身就在吸收这种血煞之气,但是谁都不知道这种东西吸收多了,对于他的身体来说会不会产生什么极大的副作用。

    他睁开双眼,看向不远处的一群人,果不其然,他发现很多人的脸都是变得苍白无比,同时脸上又有一种说不明的红色在上边。

    他再次闭上了双眼,决定等过一会在做观察,在闭上双眼的那一刻,他看了一眼身旁的彩蝶,在确定他没有什么事情的时候,他才真正的闭上了双眼。

    接下来他每过一段时间,就会睁开双眼打量一下其他一群人。

    渐渐的他发现了一个道理,那便是越是靠近中心位置的人,所产生的变化就会越发明显,越是实力弱小的,在这一刻所产生的变化也会越发巨大。

    早先他不太确定自己的这种肯定,但很快他便确定了,因为在下一刻有人坚持不住了,直接就是倒在了地上,随后身体抽搐,接着口鼻溢血而亡。

    他将这一切看在眼中,但却没有过多的去想什么,而是继续在观察着。

    没多长时间,再次有这样的人出现,同样的症状,同样的死法,死的十分的痛苦。

    这越发的让他脸色难看,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他并不知晓,但绝对是与他们脚下的东西有关。

    随着他的观察,他终于是再次有了惊人的发现,随着吸收的那种东西的增多,他能够明显感受到自身的实力已经身体的强度在增加,而其他人也是如此,究其原因就是那种血煞的缘故。

    难道说这个地方可以提升他们的实力不成?

    他这样想到,不过很快,他便再次联想到了一点,当年的血宗为什么会覆灭,难道说是与这种东西有关不成?

    这一刻,他的大脑思考速度很快,联想到了很多很多,虽然有些想的不一定正确,但却无限接近于事实的真相。

    终于过去没多久,他再次有了更加惊人的发现,只见一人在吸收过量的血煞之气后,突然加手舞足蹈起来,随后变得十分的疯狂,朝着身边的人下手。

    如果说他只是对着同伴下手,他可能还不会多想,主要是那人的动作显得无比疯狂,竟是直接一口咬在了那人的肩膀上,鲜血瞬间喷出,而那人没有停止,竟然在饮其血。

    尽管地狱中的人原本就是一些强大的兽类,但却也不会直接这样。

    如果说这只是偶然,那么接下来绝对不会是偶然,竟是不断的有这样的一幕发生。

    他感觉到了不妙,直接就是拍醒了身旁的彩蝶,不让她继续这样下去,因为谁都不知道这样下去会发生怎样的一幕。

    起初彩蝶有些不明所以,但很快便是明白了过来,也不知是被吓得,还是场面太过血腥的缘故,她竟是身体有些颤抖。

    拍了拍她的肩膀,让她不用担心。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在场的人不少都是醒了过来,当然在那一瞬间,他们都是被吓了一下,显然没想到刚才竟会发生这样的一幕。

    很快,他再次知道了一件事情,那便是那几人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心智出现了问题,精神有些错乱,并且他们十分的渴望鲜血。

    难道说当年的血宗就是因为不断的杀戮才会被众人所围剿,最终毁于一旦。

    他想到了早先所看到的那些典籍,当年的血宗之所以覆灭,正是因为他们的杀念太重,最终被世人所唾弃,从而走上了覆灭的道路。

    在场的人也并不傻,有人联想到了一些,就算是没有弄明白的也是知道那几人出现了问题。

    起初他们还打算进行唤醒,但是在发现没有作用之后,果断出手,直接将那几人斩杀。

    在此期间,贾正经一直看着,尽管那几人神志清醒,但是在杀了那几人之后,脸上同样露出了一种享受的表情。

    他脸色很是阴沉,看来所受到的影响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重。

    血煞之气对于他们的心智已经进行了很大的影响。

    虽说现在那群人没有疯掉,还保持着清醒,但此刻的他们绝对是十分暴躁的。

    果不其然,在没多久,有两人便是因为一点口角发生战斗,尽管有人从中调解,但是两人依旧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身负重伤,身体不断的流血。

    在这一段时间,他什么都没有多,一直看着,所发生的一切,让他很是头疼。

    不过在这里边,他依旧是发现了有好几人没有受到影响,那都是年轻一代中真正的领军人物,就算是在年轻至尊中也是佼佼者,他们头角峥嵘,天生高傲,尽管那种血煞之气十分的浓郁,他们也是吸收了很多进入体内,但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这让贾正经佩服的同时也是想到了很多,看来这血煞之气也并不是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克制。

    当然,他也并不认为这些人可以一直在这里待下去,时间久了也绝对会同早先的那几人一般。

    之所以这么肯定,是因为他曾经看到过这样一个记载,在那本典籍中,当年的血宗曾经出现过一个百年难得一见的绝世奇才,但是后来因为练功走火入魔,见人就杀,最终惹怒了强者,将其击毙。

    为此,当年的血宗大为震怒,发誓要灭杀那人,那个时候,血宗还没有被世人所唾弃。

    当年一个号称百年一遇的天才,走火入魔在他看来绝对不是练功出现了问题,很可能就是受到这血煞之气的影响,从而葬送了自己的前程,也葬送了自己的生命。

    尽管他现在不断的吞噬着血煞之气,而且他比寻常人要吞噬的都多,但他依旧不认为自己可以平安无事,时间久了,他知道自己绝对会沉沦。

    他很是小心,他很想不在吸收血煞之气,但却没有丝毫的办法,因为背后的阴阳图在这一刻根本就不受他的控制。

    正在他思考着一些事情的时候,一道声音却是突然间响起。

    “这里有道暗门。”

    这人是一个年轻至尊,虽说不算出名,但却绝对强大。

    随着他声音的响起,在场的很多人都是沸腾了起来,因为他们在这里根本就没有见到所谓的传承,所以这一刻自然也是十分在意暗门这些东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