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再简单的休息和恢复之后,他们开始了新的启程。

    尽管他们感觉血煞之气浓郁了很多,按理来说已经离着目的地不远了,但他们依旧是高兴不起来,只因他们接下来再次开始了前边那样的路程。

    刚开始他们认为会遇到什么危险,但很快就发觉这是自己吓唬自己,没有再出现那种血煞。

    他们继续朝前,这一次再次走了很长时间。

    直到过去很久,他们再次被眼前的景象所惊住了,只见他们的面前出现了很多蓝黑色的花朵,开满了整个山洞,看起来就像是一墙壁的蓝色妖姬一般,但这蓝色中有夹杂着一种黑色。

    不知为何,他总感觉这种花很是熟悉,但是仔细去想的时候,却又想不出他叫什么名字。

    两人朝前走去,这个时候的彩蝶早已被这种花所吸引,在这里欢快的舞蹈。

    起初他还没有在意,但是渐渐的,他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但很快又被另外一种表情所代替,那是一种愉悦。

    不知为何,他的心情变得很开心,原本的怒气消失了,他就那样看着面前的花。

    这一刻,他面前的花朵变得越发美丽起来,在这一刻更是散发出一种具有魅力的光晕,让原本就很美丽的花朵更是增加了几分妖异。

    “真美丽。”

    他由衷的赞叹,看着眼前的花朵,他感觉自己越发的开心。

    很快,他便沉浸到了自己的思绪的海洋之中,他想了很多东西,想到了自己的父母,想到了自己的老家,想到了很多,他在这一刻,像是重新温习了一遍自己的人生,又像是翻看了自己的记忆。

    直到这一刻他才发现曾经的自己是留下了那么多的遗憾。

    就比如小的时候曾经想要的一身衣服到现在都没有买,再有小时候特别想吃抹茶味的冰激凌但妈妈却一直不让吃,最后他想到了自己这么多年来,虽说知道有个未婚妻,但却直到前端时间才真正认识,他又想到了大炮还在等着他救治。

    他发现人生真的留下了太多太多的遗憾,真的是发现错了很多东西。

    “哈哈哈哈。”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女人的笑声传来。

    这一次的笑声不同于早先血煞所发出的,十分的悦耳动听。

    “你是谁?”

    他看向四周,询问道。

    “我是谁,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谁。”

    一道声音响起,跟笑声的主人是同一人,依旧很是动听。

    “你是这花。”

    突然间,他想到了什么,然后说道。

    “你可以这么认为。”

    那声音道。

    他沉默了起来,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

    “是不是感觉你的人生充满了遗憾,又感觉自己还有很多无法实现的东西呢?”

    在这之后没多久,那声音再次响起。

    他没有说话,算是一种默认。

    “我可以帮你实现你的愿望。”

    那声音继续响起。

    他没有说话,继续思考着一些东西。

    “你要知道有些事情根本就不是你想完成就可以完成的,有些东西也并不是你想要就能够得到的,但是我可以帮你完成。”

    那道生意再次响起,声音中充满了无限的诱惑力。

    “我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他看着面前的花,就像看着一个人一样说道。

    “你只需要付出一些鲜血就可以。”

    那声音传来。

    他沉默了,像是再次陷入了思考之中。

    “你要知道,鲜血流了可以恢复过来,但是有些东西没有我你是得不到的。”

    声音不时响起,对他进行着诱惑。

    “如果我没说错的话,你应该是黑色曼陀罗。”

    他看着面前的花,沉默了片刻道。

    是的,他终于想起了这花叫什么东西,黑色曼陀罗,一种存在于传说中虚构的花,传说存在于地狱之中。

    但是历来地狱到底存不存在都不被人所知,所以对于黑色曼陀罗,更是无人知晓他是否真的存在。

    传说黑色曼陀罗是一种让人闻了产生轻微幻觉,并且有着剧毒的花朵,更有传闻称他总是盛开在刑场附近,做一种冷酷的旁观者。

    传说曼陀罗喜欢生长在没有人际的地方,是一种被诅咒的花,没有一个人在见到曼陀罗花后可以安全离开。

    还有一种传说便是黑色曼陀罗花中住着一个精灵,他们可以帮你实现心中的冤枉,但是,作为交换条件,必须要付出鲜血,用自己的鲜血去浇灌那黑色妖艳的曼陀罗花。

    想到这些传闻,他的脸色变得很是难看,显然在这个地方开着黑色曼陀罗,对于他们来说绝对是不好的征兆,这里本就是天煞熔炉之地,黑色曼陀罗既然生长在这里,那么自然就有着他们的使命,显然他们的使命很简单,那就是不允许有人或者什么靠近里边。

    使劲的甩了甩头,才发现终于清醒了起来,不过直到这一刻,他才发现自己的头竟是那么的疼,显然在刚才不知不觉中,已经中了曼陀罗的毒。

    看着正在陷入幻境之中的彩蝶,他的脸色越发难看起来,如果单纯只是他自己,他还有一定的把握离开这里,但是这一刻他却发现真的很难。

    不管怎么说,他现在当务之急便是将陷入幻觉之中的彩蝶给弄醒,否则他真的害怕彩蝶与曼陀罗之间达成协议,从而让其帮她实现愿望。

    但是显然他想的太过简单了,尽管他使劲的摇晃彩蝶,依旧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她竟是没有什么反应。

    各种方法在这一刻都被他给尝试了一遍,就算是巴掌他都给用上了,但却依旧没有什么用处。

    也不知是火气上涌还是一时头脑发热,他吧唧一口亲了上去。

    直到亲上去的那一刻,他才发觉自己竟是那么的荒唐,这可是一个小姑娘,自己这样做真的是太畜生了,简直就是趁人不备啊。

    不过就在下一刻,他愣住了,因为他竟是得到了回应,原本是他主动,但是他竟发现了主动的以防变成了彩蝶。

    这是怎么回事?

    他整个人都是呆住了,这真的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

    不过也就在这个时候,他发现原本彩蝶涣散无光的双眼中,重新开始聚焦,原本一动不动的眼睫毛也是眨动了起来,显然此时的彩蝶快要清醒过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