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桃木剑和道袍以及道士帽在这一刻被他取了出来,对付其别人,可能这些东西显得有些鸡肋,但是对付阴邪之物,这一套绝对是很好用的。

    桃木剑本身就是辟邪驱邪之物,道袍更是不用说,这一刻再加上他所修炼的道法,更是让他看起来更像是真正的道士。

    显然他的这种装束让彩蝶整个人都是看呆了,原本的紧张与害怕在这一刻竟是没有了,只是一脸呆呆的看着他。

    是的,彩蝶的确是看呆了,他还从未见过有人这个打扮,第一眼看上去,真的是太搞笑了。

    贾正经可不会理会这些,而是从身上取出一些符咒。

    “天灵灵,地灵灵,太上真君快显灵。”

    一段口诀在这一刻念了出来,随后他将手中的符咒朝着桃木剑上一抹,最终将符咒插在了剑尖位置。

    在这些做完之后,符咒开始燃烧了起来,火焰并不算旺盛,但却有一种至阳至刚的气息。

    这种气息对于他来说很是享受,但是对于身后的彩蝶来说可能有些不太能接受,他还特意回头看了一眼,但也正是这一眼,让他越发震惊,因为彩蝶竟是没有受到丝毫影响,相反还十分的享受。

    不应该啊,按理来说这种气息是被地狱生灵所讨厌的啊。

    由于睁开阴阳眼,所以在这一刻他能看到那血煞,在火焰升腾的那一刻,血煞开始暴躁起来,显然这种气息让他很不舒服。

    渐渐的,血煞像是被激怒了一般,朝着他这边就是冲了过来。

    一剑刺出,精准的朝着一个位置刺了过去。

    一声唳啸传出,血煞迅速倒退,虽说他没有思想,但却有一种本能,在那种对他有着很强克制的气息下,他感觉很是暴躁。

    “哼,跟我斗,你还嫩了点。”

    看着血煞,他冷哼一声道。

    此刻的血煞由于被他所创,已经可以被看见,所以彩蝶也是看到了此时的血煞。

    听着贾正经所说,彩蝶有些崇拜。

    不过他们这种得意并没有持续很久,很快无数道声音响起,都与刚才那种声音一般,显然,他们被包围了起来。

    果不其然,他看到了很多的血煞开始朝着这边聚集。

    要不要这么刺激,他很想大骂,这真的是太倒霉了,惹了一个,竟然有这么多出现。

    一番苦战开始降临,在这一刻,彩蝶再次失去了作用,刚才还没有什么害怕,但是这一刻却是害怕的全身颤抖。

    虽说他有很多方法可以克制这些东西,使他们暂时无法临身,但却完全无法做到全部击杀。

    “走。”

    最终他不打算在这里多做停留,直接就是召唤出了金莲,同时让黑魂在背后形成双翼。

    一瞬间,他所爆发出的速度很快,让整个空间都是产生了一股强烈的音爆声。

    这种恐怖的速度,是他曾经在深渊中赖以生存的根本,早先他们可能是依靠东躲西藏得以生存下来,后来他们在圣山上得到这东西,并且拥有恐怖的逃生能力后,便是依靠的这东西来躲避那群人的追杀,再到后来有了黑魂后,他才算是彻底的让人无法追上。

    这些都是他的手段,也是他的底牌,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他绝对不会轻易展示。

    尽管现在很多人都知道他有这么两件东西,但大部分人都是只有听闻,为曾亲眼看过,所以很多人依旧是不会相信他有这么两件东西的。

    彩蝶显得很是好奇,不过却没有多说什么,像是满不在乎。

    在这过程中,他一直在暗中观察彩蝶,发现她虽说很是胆小,但是在很多见识以及其他方面所做的真的是令人无法挑剔。

    这也就是他越发确信彩蝶背景身后的原因,至少是一方大势力的年轻强者,很可能是传承者也说不定,否则不可能随身携带那么多高档食物,更不会对很多东西表现的那么不在乎,这显然不是一般门派弟子能够做到的。

    很快,他们便来到了下一个洞口,当然,由于刚才的事情,他们已经是惊弓之鸟,就算是换了一个地方,他们也是不敢掉以轻心。

    这个通道比起刚才的通道要显得亮了很多,所以视野所及范围也是增加了很多,不过依旧是无法看清前方太多的东西。

    他们没有贸然行动,而是在这个地方等待着,思考着。

    随着他们不断的深入,虽说看不到红色雾气,但他们却知道那种血煞之气一直存在着,并且现在还越发浓郁。

    此时他背后的阴阳图运转很是迅速,证明他们根本就没有离开天煞熔炉。

    “不应该啊。”

    他有些不解的自语。

    “什么不应该。”

    彩蝶看着他一脸疑惑的道。

    他没有解释什么,而是陷入了思考之中,如果真的要说这天煞熔炉有多大,那么也就只有血宗旧址那么大小,虽说血宗旧址很大,但也绝对到不了他们现在走这么长时间的地步。

    难道说一直都是在围绕着这个天煞熔炉转圈不成,那也不对,如果只是转圈,绝对不会让血煞之气越来越浓郁,也不会令他们互相不能见面。

    渐渐的,他想到了一个可能存在的事情,他感觉他们很有可能的确是在转圈,不过他们却是越来越深入地下。

    之所以他们无法感受到,只因为他们朝下走的那中坡不陡,让他们在肢体上根绝不出来,再加上血宗旧址十分大,所以他们围绕着转圈也是感受不出有弧度来,因为这地下的洞穴本身就是不规则的。

    越想越觉得这种想法很是正确,如果说早先他们那个地方为起点的话,他们现在便是在围绕着一个很大的熔炉在旋转,他们所走过的路线,就相当于熔炉上的花纹。

    他感觉自己已经无限接近了事实的真相,只不过他始终无法摸透这其中到底有这怎样的一种关联。

    想了很久,他再也想不出任何的思绪,最终果断放弃,现在他的主要目的,依旧只是寻找血宗的传承,而不是摸索出天煞熔炉之地的秘密,如果真的那么好摸索,就不会让无数前贤头疼了。

    ps:求收藏,求推荐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