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朝着下方坠去,洞口并不大,仅容两人并排通行,饶是如此,也是显得有些拥挤。

    贾正经与彩蝶如此并排朝着下方而去,难免会有些肢体接触,可能是因为恐惧亦或者什么,彩蝶倒是没有说什么,甚至在过了一段时间后,直接紧紧地抱着他。

    下方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拥挤,倒是显得很是宽敞。

    很快,他们坠入地下,没有过多的犹豫,直接朝着一旁而去,他们可不想被从上方降落的人给踩中。

    彩蝶这个时候也是清醒了过来,看着自己如同章鱼一般挂在贾正经的身上,脸上瞬间升起一抹红晕,不过她也没有多说什么。

    刚才的确是她害怕了,她一直以来都有有些恐高的,再加上下来之后真的是血腥味浓郁了很多,让她很是不喜,再加上内心的一点恐惧,所以才会做出刚才的举动,索性贾正经没有多说什么,也是避免了很多尴尬。

    从上方下来之后,这里的血腥味瞬间浓郁了很多,大地都是血红一片,空气中更是飘荡着一些红色的东西,让这里显得越发恐怖。

    没有多说什么,从身上取出了两个特质的防毒面罩,这种东西在这种地方虽说不一定很是管用,但至少可以起到一层防护作用,避免吸入过量的血煞。

    这种东西彩蝶并没有见过,不过在看到贾正经的动作之后,她也是学着带上。

    不得不说的是彩蝶真的很是聪明,很快便是带好了这种东西。

    这样一来,他们倒是显得与其他一群人有些与众不同。

    不过这一刻没有人会在意这些,他们都在用一些方法来屏蔽这些红色的血煞。

    不少人选择了用手帕遮住口鼻,还有人从身上撤下东西。

    总之,他们都知道这种东西吸入过量,绝对不是什么好的事情。

    在这里只有一条通道,率先下来的人没有过多的犹豫,在遮住口鼻之后,便朝着前方而去。

    早先他们曾经幻想过很多下方到底是什么样子,所以这一刻很是好奇。

    这里看起来其实就是溶洞,又像是人工开凿出的地下通道,具体如何形成,他们并不太清楚。

    好在这个地方没有什么蝙蝠之类的东西,否则他们的到来倒是的确会有很大的麻烦。

    随着他们的深入,这个地方的血煞之气越发浓郁,早先还算比较稀薄,渐渐的他们发现竟是浓郁到几乎看不清前方百米外的视线。

    要知道他们身为修炼者,本身五感要比寻常人强上很多,但饶是如此,他们依旧是在这种地方很难看到太远距离的东西。

    他们越发的深入,不过前行的速度都不算快,这地方太过妖异,无人敢快速前进。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发现没有出现危险之后,很多人便是变得不安分起来,不少人都是加快速度朝着前方冲去。

    虽说他要寻找到传承,但是在这一刻他却是保持的相当淡定,丝毫没有因为他们的举动而被影响到什么。

    彩蝶很是不明白,刚才他急着快点前往,为何到了这一刻反而越发慢了起来,难道他不是为了那东西吗?那也不是啊。

    想来想去,也没有想明白那是为什么,所幸不想这些,就那样跟着他走了起来。

    其实贾正经是很无语的,原本他一个人行动,偏偏在半路来了一个素未谋面的姑娘,非要跟他一块前进。

    他们的速度尽管比起一些人来说慢了很多,但却走的十分扎实,真要说起来,速度也不算慢,至少比平时走路要快上很多。

    随着越发的前进,贾正经终于是感觉到一丝异常,而且这异常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

    不知为何,在进入这里之后,他背后的阴阳图始终处于活跃状态,起初的时候,还没有引起他的注意,直到下来之后,才感觉到了些许不对,到了这一刻,他终于是真正感受到了。

    他继续朝着前方而去,很快,他便发现了真正所不对的地方,原本他想要隔绝那些血煞的,但这一刻他却发现背后的阴阳图正在疯狂的吞噬血煞,他想要中止这种吞噬,却发现根本无法做到。

    一瞬间,他有一种想哭的冲动,想方设法的隔绝血煞,却谁料自己身上的东西出卖了自己,他的脸色很是难看,以至于脚下的步伐都是缓慢了不少。

    彩蝶很明显的感觉出了他的不对,看着他,想要询问他发生了什么。

    由于他现在带着防毒面罩,所以说彩蝶并没有看出他脸色的不对,只是简单的询问。

    贾正经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什么,这些东西他自然不会跟彩蝶说的。

    最终,他也开始加快速度,因为他发现这样下去已经对他没有什么作用了,自己的身体都是快速吸收血煞之气了,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当然前方会不会碰到尸煞,血煞这种东西,他还不知道。

    速度的提升,并没有引起彩蝶的注意,相反她倒是十分的赞成这种加速,显然对于早先贾正经那种婆婆妈妈的速度有些不满。

    在前行了一段时间后,他们第一次脸上的表情有所变化。

    地上躺着好几具尸体,如果说是自相残杀还好上很多,但是他们却知道,那根本就不是什么自相残杀,在那几人的脖子上,有好几个漆黑的手印,而且脖子呈现极度不规则的扭曲,显然石碑人拧断脖子而死。

    在他们这群人中,虽说有很多人可以做到这一点,但却绝对无法让这群人全身血液干涸。

    出现漆黑的手印并不奇怪,第一怀疑的对象便是阴灵,阴灵来了很多,所以他们是可以做到这一点的,但是他们却无法做到吸收掉这群人身上的血液。

    地上没有丝毫的血迹,也可以说就算地上有血也看不出来,因为大地本身就是红色的。

    这几人看起来十分的恐怖,身上血液不知怎么流干,之所以确认为刚死,那是因为他们身上的衣服是新的,而且那衣服看起来还有些眼熟,正是刚才从他们身边经过的人。

    他们没有多说什么,继续向前,不过也很是小心了起来,这个地方绝对存在了很多不为人知的恐怖存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