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件事情他真的不好说出来,因为那实在是没有什么办法。

    就算他说出来,又有谁会相信呢?

    这里历来都只能一般的人出入,从来没有说深渊骑士可是从里边出来的情况,更不要说是历史上最强大的深渊骑士了。

    这显然说出来也是没有人会相信的,尽管在场很多人都是曾经见识过那位强大的实力,但正是因为这样,越发的没有人会相信他能够出来。

    种种迹象表明,现在这里的情况对他十分的不利,先不说这些人与他有仇,单纯是他曾经被女深渊领主救了好几次,外加自己曾被她亲自护送的消息就很难解释。

    现在他准备离开,但也就在这个时候,他感觉到了好几股强大的气息朝着这边扫视了过来。

    那种感觉瞬间让他全身冰凉,肌体生寒,仿佛坠入深渊。

    原来,这里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早已不知多少强者在这里等待着。

    看来每一次深渊的出现比他所想的还要重要很多,否则也不会来这么多的强者。

    “就是他。”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响起。

    只见一个年轻人手指指向了贾正经他们。

    一瞬间,宝宝猪和他的脸色就是难看到了极点,那人他们认识,曾经数次与他们为敌,不过没有将其杀死,甚至在当初还曾经因为他们活了下来,现在万万没想到他竟然依旧如此。

    那人的脸上满是狰狞之色,显然,完全不会记住他们几次的开恩。

    “早知道当初就该杀了你。”

    宝宝猪十分的气不过。

    “杀了他,就是他杀了我们许多人。”

    这道声音像是敞开了一扇原本的大门,打破了某种平衡,一瞬间就是很多人将矛头指向了他。

    他们脸色难看无比,在这些人中,甚至有一些与他没有什么恩怨,甚至曾经救过他们性命的,但是这一刻依旧是将矛头指向了他们。

    “你们都要与我为敌?”

    他表现的十分平静,就那样看着一群人,淡淡的说道。

    这一刻,他是真的怒了,完全想不到竟然会有这样的人。

    “错,我们不是与你为敌,是要为我们死去的弟子讨回公道。”

    有人开口,显然将重点忽视,直接将所有的责任归根到了他的头上。

    “哦,对了,我们还要拿回当初你从我们弟子那里抢来的东西。”

    再次有人开口。

    “听说你曾经抢走我儿所获得的一件至宝,将那东西交出来,我可以开恩饶你一命。”

    一个白胡子老头在这一刻开口。

    很快,他便明白了事情完全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有些人并不是想要兴师问罪的,而是要来争夺宝物的。

    他曾经在里边得到了太多的东西,显然许多人都是眼热,这一刻想要据为己有。

    当然,在这里边也有人没有开口,他们保持了中立。

    “深渊自古以来与地狱便有一条通道,这不是什么秘密,并且在里边发生摩擦与碰撞是在所难免的,所以你们这是在无视规矩吗?”

    这个时候,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

    虽说这人谈不上帮他,却是在关键时刻给予了那群人一些压力。

    这人来自战魂殿,战魂殿是自古以来长存于地狱的宗门,多少年过去屹立不倒,底蕴深厚不可估量,乃是地狱中一顶一的宗门势力,没有多少人敢于得罪他们。

    曾经有传闻,战魂殿是地狱为数不多可以与地府相提并论的存在。

    “是,进入深渊理应来说是生死有命,但是他却是勾结外族,谋害我族性命,这该如何解释。”

    终于有人硬着头皮说道。

    这话一出口,现场哗然,显然还有人不知道这件事情。

    不过大多数人表现的还算平静,显然已经从门下弟子哪里得到了很多消息。

    “你可勾结外族?”

    战魂殿的那名强大存在这一刻看向了贾正经,脸色有些阴沉的道。

    “没有。”

    他表现的相当平静。

    “胡说。”

    “放肆。”

    一瞬间,许多道声音响起。

    “我没有胡说,我并没有勾结外族,在深渊,坐落之地中,是我发现了当年最强深渊骑士的阴谋,第一时间通知了诸位道友,但遗憾的是依旧有很多道友埋骨其中,后来深渊骑士出现,再次展开屠杀,无数人杰埋骨他乡,后来两位深渊领主出现才制止了这场动乱,但因为当初我破坏了他的阴谋,深渊骑士记恨与我,想要将我击杀,其中一位深渊领主救了我一命,让我侥幸活了下来,但是自始至终我都未曾勾结外族,更加没有谋害过众人,当初之所以击杀那么多,是因为他们与我做对,被逼无奈才将他们格杀。”

    他直接就是解释了起来,现在有人站出来说话,让众人无法第一时间击杀他,这一刻他不把握机会,绝对是难以活命。

    勾结外族这罪名十分巨大,绝对不是他可以承受的。

    “正如你所说,当年的深渊骑士何其强大,乃是可以威胁到深渊领主的存在,那么你又如何能够发现他的阴谋呢。”

    一道声音紧随其后响起,接着便有更多人开始附和。

    他的脸色变得难看无比,显然,事情并不如意,朝着坏的方面发展。

    之所以能够识破深渊骑士的阴谋,那是因为他曾经得到过黑盒,再有便是黑盒中的东西被玲珑所吞食,并且那也是系统给出的结论,所以他才得以知晓这些,但是无论是玲珑,亦或者是系统,关于他们的秘密都是不能够说的,他不知道这些人中有没有人知晓玲珑的秘密,但是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说出来。

    “如果我真的勾结外族,那么现在你们就没有一人可以存活下来,更不要说在这里污蔑我。”

    这话一出,现场一片哗然,一些保持中立的人也是开始偏向他。

    是的,如果真的如同他所说的那样,他的确可以将全部人杀掉,或者留下几个不知情的,随后编个谎言将事情说过去。

    “哼,说的倒是挺好,你这样做还不是为了更大的阴谋做准备。”

    有人再次冷笑。

    是啊,这话也有动摇人心的趋势,这么多年以来,虽说地狱与深渊井水不犯河水,偶尔两界开启,地狱的人会进入其中,他们在里边获得东西,深渊的人同样从他们身上获得东西,虽说每一次都会死很多人,但那却是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并没有很大的矛盾发生。

    但是尽管如此,却不代表他们没有互相侵占的心思,地狱对于深渊觊觎已久,深渊同样的对于地狱觊觎已久,只是碍于真正的强者无法通行罢了。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他看着一群人,冷冷的道。

    “你”

    一群人语塞。

    “大人,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将,关乎甚大。”

    没有理会那群人,思前想后,他决定将这件事情说出来,因为那件事情关系的东西真的是太多了。

    “你能有什么好说的,难道是想要大人为你求情,让我们放过你,告诉你,不行。”

    那人听到贾正经所说,立刻就是开口,同时还有很多人也是开口说了起来。

    战魂殿的人没有说话,让在场众人都是露出了笑容,而他的脸色慢慢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

    “你说吧,到底有什么事情。”

    过了很长时间,战魂殿的那人看着他道。

    “我怀疑那位深渊骑士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他这话一出口,在场众人先是惊呼,随后都是大笑出声。

    “我看你是没事找事吧,深渊骑士怎么可能出来。”

    在场众人大笑,没有人会相信这些,都认为这只是无稽之谈。

    就算是战魂殿的那人都是不相信,毕竟这么多年以来,还从没有听说过什么深渊的强者可以出来的情况。

    “小子,我看你真的是不知死活。”

    有人这个时候露出了狰狞的笑容,显然准备向他出手了。

    “姐姐,你快下去吧。”

    此刻,在天上,一个少女说道,显得十分的着急。

    在她的身旁有一个女人,一身红衣,看起来十分的妩媚,此时正在看着下方。

    “不用担心。”

    女人正是行军蚁女王,她拍了拍少女的手道。

    至此,少女才想起来了,这位可是大陆上的顶尖强者,她要保护他真的是太容易了。

    想到这些,她便不再说什么了,而是静静的看着。

    在两女的不远处,还有几人,不过跟她站在一块的却很少,只有那么寥寥无几的几人。

    她们所说的话没有刻意回避什么,让在场很多人都听到了,不少人都是心惊肉跳,万万没想到这下方的年轻人竟是与这位有关,同时他们对她身旁的那位少女越发的感兴趣起来。

    随后他们像是想到了什么,立刻就是呼唤下方的人。

    “小兔崽子,不要难为那个小子。”

    “别问我为什么,总之不要得罪他。”

    一时间,不少人都是传讯开来,因为没有人愿意招惹这位。

    地狱行军蚁,地狱中的一个庞然大物,虽说他们很是低调,一般不进行什么动作,但是每一次有所动作,那绝对是石破天惊。

    一直以来都有传闻,地狱行军蚁在地狱中存在了很多年,可以说是一部活化石,其中更是强者云集,单是顶尖强者就是很多,而且他们族群战斗力惊人,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这一族群所酿出的美人醉更是地狱三大美酒之一,这越发的奠定他们一族的强大,也奠定了他们在这个世界上的地位,因为那种美酒,是很多人很多家族所喜爱的东西。

    不过是碍于对方的强大,还是潜移默化的影响力,都不能轻易得罪,既然下方那小子与她有关系,那就越发不能招惹。

    “不知下方那位仁兄是?”

    终于有人耐不住,开始询问,当然这人在这群人中的地位很高。

    行军蚁女王先是看了他一眼,随后淡淡的道:“我族客卿长老。”

    这话一出口,在场众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们不会不相信这话,因为这是从行军蚁女王口中说出的,而且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那就不一样了,就算是这件事情原本没有,但是自从这一天之后也有了,只因她是行军蚁女王,一代强者,说出的话即为真。

    原本还有许多人猜测他们之间的关系,但是自从这之后,没有人敢多说什么。

    许多人更是当即呼叫自己下方的子孙,让他们瞪大了眼睛。

    起初下方许多人不明所以,但是很快他们就知道了为什么,不禁有些瞠目结舌,同时也是大骂早先自己的家族子弟。

    很多人想要出手,不过就在刚才,有不少人都是接到了家族长老的通知,随后他们都算是停住了步伐,起初有些不敢相信,但是随后他们看向贾正经的目光都是露出了些许敬畏。

    这种前后的转变让在场很多人都是不解,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在第一时间知晓这些事情的。

    与行军蚁女王可以站在一切的会是多么尊贵与强大的人,那种人可不是任何一个家族都会有的。

    他们都选择了沉默,地狱行军蚁女王很是恐怖,他们刚才已经得罪了他,这一刻最好的选择就是不要出声,因为这件事情总是需要有人来承担责任的,所以他们很默契的选择了让一些小家族来承受这些怒火。

    有些人不明白那些大家族为何在同一时间不在出手,但是这也不会让他们产生什么其他的想法,而是继续向前,准备将他轰成渣子。

    当然,他们也没有让所有人都上前,只是让自己的小辈或者一个上不了什么台面的人出去,他们要是全体出去,就算是一位成名已久的人都要饮恨,因为他们人数实在是太多了。

    “谁敢欺负我兄弟。”

    正在这个时候,一声大喝响起,只见一人在这个时候从下方跳了出来。

    这人十分的魁梧,一圈络腮胡子,他是这个时候刚刚从下方上来的,比起其他人都要晚上很多。

    当初在坐化之地,要不是贾正经,他很可能就陨落在当中,如果说早先他只是当他是朋友的话,那么现在他已经拿他当兄弟了。

    这声音一出现,显然是让很多人都是大吃一惊,不知道这个时候哪来的人。

    李广就那么大刺刺的来到了贾正经身边,随后一对铁锤出现在手上,盯着众人。

    对于他的出现,贾正经还是有些准备但又有些意外的,虽说他曾经给他分过烤狼腿,还有在坐化之地提醒过他,但他却从来不奢求这人会帮助他什么。

    不过他就是那么来了,而且还做出了要并肩作战的状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