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各种好东西都是在这一刻被他拿了出来,他现在的做饭速度很快,没多长时间,桌上已经是一桌子香甜可口的菜肴。

    至于女深渊领主,则是早已忍受不住,直接就是在这里吃了起来,完全没有强者风范,就像是一个饿了很久的小姑娘。

    看着这一幕,他都是有些发愣,不过他知道,女深渊领主绝对是恐怖的。

    此时他想到了一句话,那便是美食面前人人平等,虽然有些片面,但也相当的可以理解。

    女深渊领主虽说看起来人很小,但是饭量却绝对不小,至少比他要大上很多,原本他认为这些东西已经是够吃了,但谁都没想到她竟是完全没有吃饱喝足的意思,而是有种想要继续享用的样子。

    他没有询问什么,而是表现的很积极,当即就是再次做了起来。

    他身上并不缺少这些食材,所以他完全不需要担心,此时他所担心的便是如何在女深渊领主的手上活下来,虽说表面上看起来风平浪静,但谁都不知道下一刻会不会惊涛骇浪。

    要知道,自己在深渊里边的秘密在她的面前绝对不是什么秘密,相信玲珑的存在绝对是被她所知道的,他不知道接下来女深渊领主会怎么做,更不知道她会不会让自己交出玲珑。

    谁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所以他要小心,同时也要争取从深渊领主讨好,让他不要对玲珑下手。

    尽管玲珑跟他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是他却对其疼爱有加,所以绝对不会允许他发生意外。

    他忙碌很久,在此期间谁都没有说话,直到某一刻,深渊领主终于是吃饱了。

    “你知道你所带的那个东西对我们的威胁有多大吗?”

    深渊领主看着他的眼睛,淡淡的说道。

    听到这句话,他心中直跳,不过他却表现的很淡定,没有开口,只是那样静静的看着她。

    “如果他成长起来,绝对是可以威胁到我们的存在,但是那有如何呢?”

    但下一句话,却是让他有些云里雾里。

    难道深渊领主并不在意这些,还是她在试探自己什么。

    他依旧没有说话,因为他知晓绝对还有什么话要说。

    “没错,他虽然潜力很大,并且是这片天地所孕育而出,可以成长起来抗衡我们的存在,但是他要真正成长起来,还不知晓要多少年呢,就算成长起来又如何,依旧可以杀他。”

    深渊领主毫不在意的说道,但是在这些话中,他却是听出了深渊领主那来自骨子里的强烈信念。

    难怪一直传言说她最是强大,原来这并不是假的,单纯是这份自信,就很少有人可以达到,这并不是自负,因为他们实力摆在那里,根本不需要这些。

    “那你的意思是?”

    他开口了,不过依旧是有些不太确信。

    “他潜力很强,而且也是天生得到这片天地的认可,不过我并不想要他存在这个世上。”

    深渊领主开口。

    正是这句话,让他整个人的心沉入谷底,同时也是做好了准备,随时准备逃离这里。

    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是现在他却是特别的紧张。

    他没有立刻行动,因为他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可以在深渊领主的面前逃走。

    “难道你要对他动手。”

    他看着深渊领主,声音很是低沉。

    “不会。”

    深渊领主淡淡的说道。

    他没有猜测这句话的真实性,因为她是深渊领主,绝对不会对他一个这么弱的人类说谎。

    “你们马上就可以离开了,到时候你带他走吧。”

    听到这句话,他先是一愣,虽说大喜。

    在自己面前的可是深渊领主,他说自己马上就可以离开了,而且这里所说的离开,是离开深渊,这真的是一件令他高兴的事情。

    “这是不是与你们当初所达成的协议有关。”

    突然间他想到了什么,盯着她说道。

    深渊领主没有开口。

    “是不是他也要前往外边。”

    依旧是对着深渊领主说道。

    深渊领主看了他一眼,眼中的意味十分的明显。

    他没有再说什么,但是他却明白了,不由得心头有些沉重,看来到了外边,绝对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好。

    他现在只能期盼着外边有一些强大的存在,可以将他直接扼杀,避免出现很大的麻烦。

    “宝宝猪现在怎么样?”

    这是他所关心的一件事情,所以在这一刻询问了出来。

    “没事。”

    听到这里,他算是彻底的放心了。

    接下来一连数日,他都是在这里居住着,尽管她很危险,但是渐渐的,他已经不在理会,要是她想让自己死,自己绝对不会活到现在。

    早先,系统曾经说过,在这等强者的面前,就算是它也很难救下自己的性命,所以他彻底的放弃了心中一切逃跑的念头。

    这些天,他一直在尽数的为深渊领主做饭,可以说是尽职尽责。

    直到某一天,这一切都被宣告停止了,刚开始,他以为自己什么地方得罪了她,但是随着她所说,自己总算是听明白了。

    万万没想到一切发生的那么的突然,这一天真正来临的时候,他竟是有些不舍。

    在这里,他已经生活了半年,确切的说是半年多,在这里,他已经居住了二百左右的日子,现在真正要离开了,他很是不舍。

    正是因为当初进入这里,他才得到了《内经》,正是因为在这里,他才认识了玲珑,才和宝宝猪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也正是因为在这里,他才真正的成长为一个可以跟年轻至尊抗衡的存在,从而得到了很多好的东西。

    金莲,黑魂,还有那刚刚得到不久的黑盒子,这些都在他的身上存在着。

    黑盒子的存在,他不知道深渊领主知晓不知晓,所以他没有多问什么,至于黑魂与金莲,他相信深渊领主绝对是知道的。

    宝宝猪在这个时候回到了他的身边,是被深渊领主以大神通拘禁过来的。

    在来到这里的时候,宝宝猪整个人都是一哆嗦,显然对于这位女强人十分的畏惧。

    原本,他认为自己会独自上路,但没想到现在不仅仅宝宝猪到来,并且万万没想到的便是深渊领主竟是亲自护送他们前往那个地方。

    深渊领主的实力何其强横,速度何其快,几乎是眨眼间的功夫,他们便是到了那深渊通道的出口位置。

    他们不是第一个出发的,但却算的上第一个到来的,在他们的前方原本有很多人,但是在一瞬间,竟是全部被超越了过去。

    深渊领主亲自将他送到这里的消息很快就被传开了,原本许多人都不相信,但是当有人说自己亲眼所见,并且愿意以祖先的名义起誓的时候,终于是相信了这个消息。

    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他们本就是外来者,深渊领主这种存在不杀他们是因为不屑动手,现在一个深渊的强者竟然会亲自护送一个外来人前往深渊出口,这是什么概念。

    原本他想要说点什么的,但是却发现女深渊领主已经消失不见,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

    真要说起来,他的确是欠那位女强者的,要不是他,自己估计已经死了吧。

    朝着后方挥了挥手,虽说不知道他能否看见。

    “再见。”

    虽说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亦或者下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但是他依旧是这样喊了出来。

    不再做过多的停留,一转身,他便和宝宝猪走了出去。

    但也就在这个时候,他感受到了一种强大的危险,一种源自于灵魂的颤栗传出,他全身骨骼劈啪作响,竟是在下一刻仿佛要死亡来临。

    是谁?是深渊骑士,还是那位深渊领主。

    他不知道来的具体是谁,但却知晓绝对是这两人中的一位,毕竟只有他们曾经对自己出售过。

    下一刻,一双大手朝着他这边拍了过来。

    那双手洁白如玉,虽说不是女人的手,但却比女人的手还要好看。

    他知道,这不是深渊骑士的,那也就是说另一位深渊领主的。

    之所以这么肯定,是因为女深渊灵魂主的手他曾经看过很久,要是被别人知晓他连女深渊领主的手都记得非常清楚,不知道会不会被别人错怪。

    但也就在下一刻,原本的那种死亡气息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全身舒泰。

    “你真的要力保他吗?”

    一道愤怒的声音响起。

    他知道了这究竟是为什么,心中十分感谢,也有些温暖。

    原来,不知什么时候,女深渊领主已经是在他身上做了手脚,刚才正是她为自己留下的后手,保了自己一命。

    没有人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却都在一瞬间听到了一声愤怒的咆哮,那声音的主人是那么的强,让几乎所有深渊的生物全部跪倒在地,全身颤抖,大气都不敢喘动一下。

    刚一出来,整个空间都是感到瞬间为之一亮,原本他觉得地狱挺黑的,但是现在看来竟是那样的明亮,只因深渊真的是太黑了。

    一阵冷风吹过,竟是有些冰凉,直到这一刻他才发现自己的身上竟是被汗水所打湿了。

    直到现在,他才有了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与喜悦,同时也有出来后的兴奋,寻找了那么久的时间,终于是真正的出来了。

    简单的调整了一下,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随后他不在多言,准备离开这里。

    金莲出现在脚下,他不在多说什么,直接就是带着宝宝猪朝着上方而去,速度很快。

    他发现了一点,这里竟是早先他们所进来的位置,只是不知为何,当初那深渊通道竟是与原先所在的位置产生了巨大的偏差,这是到后来他们才知晓的事情。

    他没有直接乘坐金莲上去,而是到了接近上方的时候,跳了下来,随后与宝宝猪朝着上方爬了起来。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他的这种行为早已被某些人给看到了。

    看到他所做的这一切,许多人都是眉毛直挑,这真的是太让人无语了。

    很多人都是看到了他所收起来的那东西,一瞬间许多人露出了贪婪的目光,因为那真的是好宝贝啊。

    不过此刻这里人很多,没有几人愿意率先出手,毕竟谁都不知道上来的家伙有没有深厚的背景,玩意惹出什么祖宗级别的人物,那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很快,他便是来到了上方,当看向四周的瞬间,他瞬间就是蒙了,因为这附近竟是围满了人,很多很多,都是来自地狱的人,各个种族的都有,甚至他竟是在这里看到了有些仇人的家族。

    在深渊,他曾经击杀过很多人,在这里,他便是看到了同样长相的存在,不由得头大如斗,看来自己要离开这里了,否则谁都不知道接下来出现的人会不会找他秋后算账。

    在这里,他孤单力薄,可没有什么帮手,真要是被人算账,指定是逃脱不掉,因为这里的人真的是太强了,完全不是进入深渊中的那些人的实力。

    “就你们两个出来吗?”

    有人开口询问,不过态度也算友善,显然谁都不敢轻易的招惹这些年轻人,尤其是当他们感受到这个年轻人有着年轻至尊的实力后,更是不敢轻易招惹。

    在地狱,几乎所有的年轻至尊都有深厚的底蕴或者背景,很少存在那种独自一人的散修。

    “目前应该是就我们两个。”

    他表现的相当平静,不过也算是比较恭敬。

    对面那人点头,没有继续说下去。

    没多久,开始陆续的有人出来,起初的那些人可能不认识他,但随着出现的人越来越多,他的身份便不再是什么秘密。

    贾正经的脸色很是阴沉,因为他没办法离开这里,四面八方全部被一些家族给围了起来,他真的不好离开。

    尤其是当他看到有人朝着自己家族的族老低语,还不时将目光看向他的时候,他的脸色更是难看了起来,他现在已经做好了让系统帮他逃脱的打算了,只要情况不妙,他绝对二话不说离开这里。

    之所以他还表现的淡定,是因为在这里他并没有发现那种深渊骑士级别的存在。

    这让他送了口气,不过当想到有一点的时候,立刻就是难看了起来,如果真的是他所知道的那样,最强深渊骑士会跟着出来,那绝对是一场恐怖的灾难,深渊骑士想要恢复巅峰水准,就需要吞噬许多人的精血和灵魂,那绝对是一场恐怖的屠杀。

    越想他感觉越是头疼,他在考虑要不要将这件事情说出来,从而提前进行布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