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两人的战斗发生的快,结束的也是迅速无比,几乎是在眨眼间的功夫。

    虽说在众人看来只是一瞬间的功夫,但谁也不知道在刚才的那短暂时间内,他们到底交手了多少次。

    黑袍人的身影暗淡了很多,让原本遮蔽的天空都是有些恢复原状的迹象。

    至于老人,则是在一瞬间暗淡了很多,几乎像是透明体一般。

    但是到现在为止,尽管他们的状态看上去都是有些糟糕,但谁都不知道他们到底谁胜谁负,因为他们不是那个级别的人,不知道这个级别的战斗怎样分胜负。

    下一刻,众人便知晓到底是谁败了,老者败了,只见黑袍人这一刻大手一挥,竟是直接将那老者的身影给拘禁了过去,正在他准备吞噬这老者的时候,老者竟是在他手上爆炸了。

    没错,就是爆炸了,这就是强者,哪怕这只是一道印记,他也宁愿玉碎不为瓦全。

    黑袍人先是愣住了,随后他愤怒的咆哮了起来,为了对付这人,他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万万没想到竟是以这样的一幕收场。

    在一处断崖,一个老人睁开了双眼,随着他双眼的睁开,仿佛整个天地都是为止颤抖了一下。

    老人盯着一个地方,看了很久,像是沉思,像是缅怀。

    接着老人站了起来,随着他的站起,才能发现这个老人竟是有些跛脚,老人看起来很普通,衣服也有些破旧,许多地方都是露出了里边脏兮兮的身体。

    他佝偻着身体,就像是一个病怏怏的老人,完全没有刚才睁眼时所发出的强者气势。

    下一刻,老人双手在面前轻轻一画,随后他竟是就那样消失在了这里。

    老人走的无声无息,没有人发现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在附近的人却知道刚才那一瞬间,绝对有什么大事曾经发生过。

    下方很多人原本再次生出绝望,因为那人败了,但是看到这一幕,他们感伤的同时,又有些想要大笑的冲动,老者并没有真正的死去,毕竟那只是一道印记,而那人却是真正的被耍了,而且还受到了很严重的伤势,这是机会,没错。

    当即有人开始动用自己的保命底盘,将许多不敢轻易动用的东西拿了出来。

    有人身前出现了一个铜灯,青铜人面兽身,张牙舞爪,看起来有些狰狞可不,但是在这灯出现的瞬间,所有人都是感受到了一种狂暴的能量。

    还有人身前出现了一口棺材,木头棺材看起来很是陈旧,上方的木料都是有些腐烂,更是有着不少虫子眼,像是被存放了很多年一般。

    除了有人拿出这些东西之外,还有人召唤出了沉睡在自己体内的祖先印记,想要学习刚才那人一样进行保命。

    黑袍人越发愤怒,在他看来不过是一群蝼蚁,但万万没想到这群家伙竟是屡次与自己做对,竟然完全没有臣服。

    “吼。”

    他愤怒的一声大吼,随后手中的镰刀毫不留情的劈砍了出去。

    所有人都是将属于自己压箱底的东西拿了出来,但是尽管如此,有人在一瞬间也是被屠杀,随后鲜血和灵魂被尽数吸收。

    有人坚持了片刻,但也在下一刻被屠杀。

    这一下子,几乎大部分人被屠杀,剩下的要么就是幸运,要么就是保命的手段十分强势。

    这并不算完成,因为这仅仅只是黑袍人的第一波攻击,随后第二道攻击紧接着就是落了下来,许多人都是脸色煞白,他们知道自己活不下去了,因为保命手段在刚才已经使用了。

    他们悔恨无比,痛恨自己当初为何没有听从贾正经他们所说的一块出去,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他们就可以活下来了。

    紧接着,他们便死在了黑袍人的镰刀之下,许多人恐惧,因为那镰刀真的是太恐怖了,给他们带来的威胁甚至比地狱中曾经流传的死神都要强烈。

    依旧是一记镰刀落下,当即,不少人死亡,他们死不瞑目,尽管将压箱底的东西,但是依旧是没有丝毫的作用。

    镰刀斩落,他们死于镰刀之下,成为了一律亡魂。

    黑袍人不断的挥动手中的镰刀,在这些人中,也有那样的灵魂烙印,同样很强,但最终依旧是没能逃脱死亡的命运。

    当黑袍人的下一道攻击落下的时候,铜灯带着所持有他的人离开了这里,腐烂的棺材同样如此,除此之外,还有几人也是如此。

    黑袍人有些愤怒,不过他没有说过多的什么,他知道这是为什么,他为了想要复活,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实力被锐减了很多,大不如从前,所以他也只能看着。

    饶是如此,地上也是躺下一地的尸体。

    到最后,原本的黑雾消失了,被吸收进了一个黑袍人的体内,随后便看到他一招手,只见八个盒子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少了一个。”

    黑袍人喃喃道,像是露出了什么感兴趣的神色。

    随后他一挥手,将满地的尸体给烧成了灰烬,至此,这里边的人算是彻底的消失干净。

    到目前为止,外边一群人依旧是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那坐落之地的门始终关闭着。

    直到某一刻,出现了一道裂缝,随后有无数的黑雾出现。

    黑雾的速度很快,瞬间席卷了方圆诺大一片区域。

    当黑雾消失,地上出现了贬低的尸骨,不管是地狱亦或者是深渊,全部在这一黑雾的笼罩中死亡,谁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死亡的,但是却有人听到了鬼哭狼嚎的声音,无数人在喊叫,他们恐惧与不甘。

    这不是什么秘密,很快消息便是传递了出去,被许多人所知晓。

    当即不少人知道到底有多么大的恐怖在等待着他们,他们感谢贾正经,因为他救了他们的性命。

    很快,又一条消息被传递开来,整个坐落之地没有一个活人,虽说没有什么尸骨,但却有厚厚的骨灰。

    所有人都是恐惧了,开始亡命的奔逃,他们终于意识到当初留在坐落之地附近是多么愚蠢的选择。

    很快一条条的消息被传递开来,很多人死亡,就算是深渊都是混乱了起来,这比起深渊动乱貌似都要来的恐惧。

    深渊动乱,自古以来都只是发生在一些底层的深渊生物,不会有强大的存在死亡,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很多人都陨落在了这场动乱之中。

    很快,便有一条消息传出,曾经最强大的深渊骑士并没有死亡,发动动乱的就是当年的深渊骑士,他这样做就是为了恢复自己当年巅峰的实力。

    这消息一出,无数人惊呼,这真的是重磅炸弹,虽说早先有人猜测,但是真正的被确认依旧是有些感到不可思议。

    屠杀不停的在继续着,人心惶惶,不管是深渊亦或者是地狱的人,都是真正的感受到了恐惧,据说有不少深渊骑士都是开始躲避,生怕被找上门给杀掉。

    现在毕竟是当年最为强大的深渊骑士,没有人敢小觑他,就算是当今他的实力不复以往,但现在的深渊骑士依旧是不愿意招惹他。

    深渊领主实力有多强,无人知晓,但绝对是毁天灭地的存在,就算是当年最强的深渊骑士,也绝对不不会去招惹,毕竟就算是他巅峰,也不会是深渊领主的对手。

    深渊骑士同样强大,其实换句话说,不管是现在的深渊骑士,亦或者是当年最强的深渊骑士,他们都不会真正的战斗在一起,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不管是谁获胜,他们都不会活下去,因为深渊本就是残酷的存在,就算是深渊骑士之间都有着太多的竞争,如若他们受伤,谁都不能保证会不会有其他的深渊骑士对它们动手。

    深渊骑士下边是深渊将领,虽说他们同样很强,比年轻至尊还要强大,但他们在黑袍人面前依旧是不够看,只能是被杀的命,他们跟黑袍人的实力差距真的是太大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整个深渊都是沸腾了起来,尽管深渊法则残酷,深渊生物互相残杀,十分嗜血,但也不代表他们会傻到送死。

    就在众人认为这种状态会被持续很久的时候,在深渊的东方与西方突然间升起了两个庞然大物。

    初时,众人都认为那是两座高山,但是很快他们就知道错了,那是两个深渊生物,全都巨大无比,到了最后,庞然大物消失了,出现了两个人。

    其中一个是中年人,长得十分英俊,尽管中年,但依旧魅力十足,另一人是一个妖媚的女子,一身红衣,凸显着成熟女人的魅力。

    在深渊中的所有人都是看到了,无数的深渊生物跪拜了下去,尽管并没有见过,但他们却知道那是谁。

    来自地狱的人全部都惊呆了,万万没想到会出现这么两尊大神,这是真正的深渊领主,谁能够想到他们会出现,更没有人会想到两大深渊领主之中的一个竟然是一个女人。

    尽管是一个女人,但没有人会认为她很羸弱,相反他比那中年男子都要恐怖,因为在深渊中一直都有传闻,两人曾经打过很多场,唯一一场被当年的最强深渊骑士看到,女子险胜半招。

    当年的最强深渊其实为何会死,没有人知道,有人说寿元到了,所以死了,也有人说当年他死亡有着其他更多的原因。

    来自地狱的人也在这一刻忍不住想要跪倒下去,因为那两人真的是太强了,仅仅散发出的气势,就让他们感到不安。

    贾正经在一个角落中,确切的说他是在女深渊领主的不远的地方。

    两大深渊领主出现的时候,他可以说是很快就感受到了,这一刻承受的压力也很大,因为他距离女人真的是太近了。

    谁都不明白深渊领主为何会在这一日同时出现,但他们却明白一点,那便是绝对与那深渊骑士有关,至于还有没有其他目的,就不得而知了。

    果不其然,一道黑色的身影出现在了高空,站在深渊的背面,就那样斜面对着两大领主。

    许多人都是惊呼,因为谁都没有想到当年最强的深渊骑士竟是狂妄到了如此地步,在深渊领主面前都是如此。

    在这人出现的瞬间,很多人都是忍受不住,扑通扑通跪倒一片。

    贾正经咬牙坚持,他不想跪下去,也不会跪。

    宝宝猪和玲珑早已被他收起来。

    “就此罢手吧。”

    开口的是中年的深渊领主,说话间,有一种强大的气势所散发,他就像是这天地,像是这片天地的主宰。

    深渊骑士没有开口,只是看着两人。

    三人沉默,没有开口。

    “我知道当年对你有些不公平,但你也知道那是为什么。”

    中年深渊领主再次开口。

    “嗯。”

    深渊骑士开口了,只是嗯了一声,但是这声音中却是充满了无线的不甘愤怒恐惧无奈,等等很多种情绪。

    前边的这些,众人全部听到了,但也就在下一刻,他们再也听不到什么,因为三人之间的谈话将他们给屏蔽掉了。

    “哼。”

    不知谈到了什么,中年深渊领主突然间冷哼一声,这声冷哼中充满了愤怒与无奈。

    尽管他只是随便一哼,但是那种气势依旧摄人心魄,原本还有很多在苦苦坚持的人扑通跪倒在地。

    贾正经也是跪了下去,不过他是单膝跪地。

    他身体抖动如筛糠,像是有很重的担子在他身上压着一般,但他依旧咬牙坚持着,下一刻,他竟是站了起来。

    可能是他这个不经意的动作,引起了那位女深渊领主的注意,竟是在这一刻有意无意的瞥了他一眼。

    贾正经的感知何其敏锐,尽管那是一位强者,按理来说不会被他感受到,但他就是感觉到了,尽管那只是一种直觉。

    他看着女深渊领主,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尽管他的身体依旧在抖动。

    越看他越是心惊,原来深渊领主竟是强大到了这等程度。

    他在女人的身上,感受到了如同行军蚁女王那样的气势,他知道,一直以来他之所以没有被那种气势所压倒,是因为行军蚁女王等人都会在他的面前刻意收敛气势。

    那种气势,他还在一个人身上感受到过,那便是当年所见的阎王爷。

    不过有一点他不太确定,不知晓他们几人之间到底孰强孰弱。

    女深渊领主像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竟是与他对视着,下一刻他便感觉到有种被人窥视的感觉,就如同全身上下被人看着一般。"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