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们就这样一直寻找了下去,幸运的是有人帮助他们寻找所见到的人,然后说这件事情。

    虽说如此,但取得的效果依旧不强,甚至可以说很差。

    最终他也只能摇摇头,没有多说什么,该做的已经做到了,他无法做出将那些人强行抓走的行为,也没有那个实力。

    做完这些他不再多说什么,直接就是朝着外边走去,现在已经消耗了太多的时间,谁都不知道接下来会遇到什么东西,所以他也需要赶时间。

    那中灾难是否会如同他所想的发生,他并不确定,但直到此刻,他的眉头都在急速的跳动,像是预感到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一般。

    “你感受到了吗?”

    宝宝猪在这一刻说道。

    “嗯。”

    他有些沉重,宝宝猪也有了这种感觉,让他的心头越发沉重。

    “快点。”

    他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却知晓他们的速度必须要快了。

    金莲与黑魂在这一刻同时被他动用,在其背后开始疯狂的转动了起来。

    很快便是消失在了这片面地方。

    “哼,真是不自量力,竟然想用这么拙劣的办法将我们弄走。”

    天舒此时站在一处地方,他身旁的小师妹说道。

    他没有开口,像是在想着什么。

    “我们离开这里。”

    让小师妹意想不到的是竟然会得到这样一个回复。

    “师兄,你傻了吗?仇人的话你都信。”

    小师妹当即大叫出声,感觉匪夷所思。

    “走。”

    天舒没有做过多的解释,当机立断朝着来时的方向而去。

    小师妹本打算多说些什么,但是当看到他那决绝的表情的时候,也不在多说什么,跟了上去。

    这样的剧情在很多地方上演着,有人选择了相信,也有人冷嘲,当然还有人在一番琢磨之后,也是离开了这里,尽管那种所谓的灾难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但他们却十分的珍惜自己的生命。

    “哈哈哈哈,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皇天不负有心人呢,任家的列祖列宗,我任行远要光宗耀祖了,再现当年的辉煌了。”

    在一处偏僻的山洞中,一个年轻人手中高举着一个东西,大声的呼喊,一会哭,一会笑。

    “以我之鲜血,开启我手中的黑盒。”

    任行远高呼,随后毫不畏惧的在手上割出了一个深深的伤口。

    鲜血不断的朝着下方流去,滴落在黑盒上。

    起初没有什么反应,但是渐渐的,黑盒上边开始有裂缝开启,刚开始的时候还很小,但很快便是到了一定的程度。

    接着,无数的黑气开始向外涌去,很多很多,铺天盖地,很快便将这人包裹了起来。

    “啊啊啊。”

    “不要。”

    “哈哈哈哈。”

    “我不要”

    下一刻,这人开始不断的呼喊,声音不停的变化,有恐惧,有兴奋,有悔恨,有痛快。

    各种表情开始在他的脸上出现,有愤怒,有不甘,不断来回转变着。

    各种声音,各种表情,各种动作,不时的在这人身上闪现出来,如果有人看到,绝对会认为是神经病患者。

    这种状态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知道一声悠悠的畅谈从这人的口中传出。

    此人的气息整个的发生了天翻地覆的转变,像是一瞬间换了一个人一般,不管是行为举止,亦或者是其他什么,全都改变。

    “想不到还有重现光明的一天。”

    这人声音很是沉闷,像是闷雷嗡嗡炸响,一句话,却像是自天上传来,又像是深渊恶魔在说话一般。

    “我不要。”

    但也就在下一刻,另一道声音响起。

    这种状态只持续了一瞬间的时间,随后便取代。

    “想不到我这么多年下来,实力竟然锐减了这么多,连一个毛头小子都是有些对付不了。”

    他盯着自己的双手,喃喃道。

    “任行远?那就让我来为你走的更远一些吧。”

    这人沉闷的声音再次响起,依旧是自言自语,却又像是对着别人说话。

    随后,这人闭上了双眼,像是在感受什么。

    “是谁,竟然消灭了我一道魂,想不到连我的东西都被人给得到了,看来我真的是沉寂太多年了,终究是这幅身体太过弱小了。”

    说完这些,只见他一转身,便是消失在了这片天地,速度奇快无比,就算是贾正经将两种东西都给用上,也不见得能比他快的了多少。

    “刚才我感觉到一种心悸的感觉,像是被庞然大物俯看一般。”

    贾正经看着宝宝猪,脸色阴沉的道。

    “你不会是感觉错了吧。”

    宝宝猪看着他,有些不太确信的说道。

    “我确信没有错,对于这种感觉,我很是敏感。”

    他们没有接着这个话题讨论,因为他们发现事情已经超出了他们早先所预料的。

    没有过多的话语,他们的速度再次加快。

    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是没有感觉到那股令人心悸的感觉,但是那种阴霾的感觉,却始终笼罩着他的心头。

    他们已经出了坐化之地,但依旧无法安宁,那种感觉依旧持续着。

    “必须寻找到出去的路。”

    打定主意,他已经不准备在这里待下去了,自从打开那黑盒之后,他的眼皮一直再跳,始终没有停下过。

    如果说那坐化之地真的是当年那个深渊骑士的埋葬之地,如果真的如同系统所猜想的那样,那么绝对会有大事将要发生,那种黑色雾气到底是什么,就连系统都是解释不清楚,但是他可以肯定的一点便是他跟这件事情有着很大的因果。

    很快,他便得到了一个消息,坐落之地的通道被封闭了,许多人被困在了里边。

    他看着坐化之地所在的方向,没有说话,沉默了很久。

    坐落之地,此时有很多人在这其中,他们没有出去,因为根本就不相信贾正经所说的话,还有人想要出去,但当他们到达的时候,发现入口竟是被关闭了,也就是说他们被封在了里边。

    当即,他们的脸色很是难看,随后变得煞白。

    他们回想早先贾正经所说的那些,当初他们半信半疑,所以行动的速度很是缓慢,但眼前的景象已经得到了充分的证实,的确将会有大事发生,否则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坐化之地关闭的消息很快便传递了开来,不仅仅是在外边的人很快便知晓了,就连里边的人也是很快得知。

    外边人当即有很多人露出悲恸的神色,在那里边,有的人跟他们有着很重要的关系,但现在通道关闭,他们发现竟然什么都做不到。

    有人想要进去,却不成功,坐化之地关闭,可以说是彻底的消失在了他们的面前,再也不能见到。

    “啊”

    有人大叫,但却没有丝毫作用。

    里边的人相对于外边人更加的崩溃,很多人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当即扑通跪倒在地。

    他们露出了悔恨之色,他们悔恨当初为何没有相信贾正经所说的话,而是那么自负的想着自己的想法。

    “贾正经,我和你势不两立。”

    “别让我出去,我要杀了你。”

    “都怪他,要不是他,也不会这样。”

    危机将要来临,他们也是感受到了那种压抑的感觉,在这一刻,他们破口大骂,但是却完全将问题的所在指向了提醒他们的人,而不是从自身考虑什么。

    这种人很常见,从不会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就算是自己要死,也会怪罪别人。

    他们很可恨,也很可怜,吃鱼卡住会怪鱼身上有刺,走路摔倒会怪路不平,喝水呛到会说水有问题,他们会将所有的错怪到别人的身上,从不会考虑自己是否做错了什么,所以说他们很可怜,因为他们往往会因为这种性格,而丢掉些东西,有时候是友情,有时候是金钱,也有时候,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尽管他们在这里大骂,但没有人会理会他们,因为他们不可能活下去。

    坐落之地本就是一个阴谋,一个来自于当年死亡的深渊骑士的阴谋,既然是深渊骑士,而且是这么多年来最强大的一个深渊骑士,他们怎么可能活下去?除非天神下凡。

    坐落之地的天空渐渐变得灰暗了起来,没多久,整个天空被不知名的黑雾所笼罩,整个坐落之地被包裹在了里边,整个坐落之地不再有光明,被无尽的黑暗所笼罩。

    “老祖宗,快显灵,救救你的徒孙吧。”

    “爷爷,救我。”

    “我不想死啊,父亲。”

    哀号声一片,他们真正的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这其中,有年轻至尊,有年轻一代的佼佼者,有各自地方的佼佼者,也有某些家族多年不出的绝世天才,这其中更有很多上了年纪的人。

    不少家族没有撤离这个地方,因为他们不相信贾正经所说的话,认为他是在危言耸听。

    更有不少人认为贾正经那样做是为了将他们骗出去,好一个人发觉这里的宝藏,但是他们不上当,但此时他们突然生出一种感觉,当初要是上当该有多好,虽说这种想法很愚蠢,但是至少可以活下去。

    “啊哈哈哈。”

    “哈哈哈哈。”

    “我,终于要重现天日了,你们,都将成为我君临天下的一份。”

    一道威严霸道而又邪恶的声音响起,隆隆作响,整个天地都在他的声音下颤栗,许多人承受不住这种压力,当即跪倒了下去,站不起来。

    并不是他们愿意跪倒,而是有一种力量,迫使他们跪了下去,再也站不起来。

    “开。”

    声音再次响起,接着这片天地开始有了变化。

    尽管很是黑暗,但他们依旧看到了很多东西,在好几个地方,都有比现在的黑暗还要黑的东西出现。

    虽说黑暗会让人看不到东西,但是比黑暗还要黑的东西出现,在某些特定的情况,会被他们所看到,就像在光明的地方,出现一道更加光明的东西,你会看到一样。

    渐渐的,他们看明白了,在那天上,出现了一个身影,那身影十分的高大,是一种似狼非狼,似豹非豹的身影,总之,在这未知名的生物身上,他们感受到了一种莫大的威压,身体颤抖不已。

    紧接着,他们看到这身影开始变化,最终竟是成为了一个人,身穿黑袍,看不清具体长相。

    在这人出现的瞬间,整个世界仿佛出现了一丝光明,让下方的人可以看到东西。

    众人认为这是神,是要拯救他们的神,但下一刻,他们知道错了,因为神不会向他们挥动屠刀。

    只见那黑袍人的手上出现了一把漆黑如墨的镰刀,只见他轻轻一挥,便收割了成片的生命,鲜血四溅,最终被他挥手一卷给收了过去,同时消失的还有些许灵魂。

    无数人喊叫,他们绝望了,那真的是太强大了,挥手间,竟是没有任何人可以抵挡,就仿佛是一群蝼蚁一般,举手间让他们灰飞烟灭。

    接着,黑袍人再次会动了手中的镰刀,带走一片有一片的生命,同样的将鲜血与灵魂被他收走。

    这样的事情持续发生着,不管是来自地狱的人亦或者是来自深渊的存在,都被他视作草菅,挥手间带走。

    这里边有成千的生命,但是他就那样屠杀着,仿佛很享受这种过程。

    “啊,爷爷救我。”

    在一人的身前,出现了一道身影,那身影是一个老人,看起来苍老无比,但却有一种威严的气息。

    “谁敢动我孙儿。”

    一道威严的声音从老人的口中响起。

    接着老人看到了上方的那个黑袍人,脸上的表情立刻严肃了起来,他感觉到了不好对付,上方那人真的很强,让他都是感到危险。

    “咦?”

    黑袍人动作有些停滞,他也看到了那个老人,接着表情变得有些精彩了起来。

    “想不到竟然有这样强大的存在,这样一来倒是可以省却不少杀戮。”

    黑袍人很是兴奋,就像是看到了心爱的玩具一般。

    “你是谁。”

    老人低喝道,他脸上表情很是难看,他是地狱的强者,在他身后的是他的孙子,对其疼爱有加,所以才会留下了这么一道保命印记,这一刻被激发了出来。

    就当黑袍人打算动手的时候,老人却是坐了一个令他意想不到的举动。

    只见老人一拳崩碎了空间,接着将他的孙儿给扔了进去,随后在他孙儿身上打上了一道能量。

    当做完这一切后,原本十分清晰的老人在这一刻变得有些模糊了起来,他只是一道烙印,而不是真正的本尊,能够做到这一点已经很不错了。

    他没有能力战胜黑袍人,所以只能通过这样保住他孙儿的性命。

    “只是一个蝼蚁,不足挂齿,倒是你必须留下来。”

    黑袍人淡淡的道,在他看来的确如此,这个老人可比那个蝼蚁强太多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