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管是宝宝猪,亦或者是场中的所有人,在这一刻都是有种要倒下去的冲动,因为一种极强的力量在压迫着他们,仿佛要将他们压倒。

    此时此刻,唯独只有贾正经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他就那样看着那不断变大的石头,尽管现在看起来他并不像是一块石头。

    这一刻,不少人都是感应到了这里的异变,都是朝着这个方向冲了过来,因为他们感觉这里真的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

    当他们看到那巨大的石头的时候,都是吃惊的说不出话来,因为整个石林消失了,只留下了这么一大块巨大的石头。

    他们远远的就是感受到了上边那种强大的压迫感,所以他们远远的就听了下来,没有继续向前,因为谁都不知道那样做会发生什么。

    当然他们知道一点,那便是这里的变化绝对跟贾正经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他们在注意着,盯着贾正经,想要看出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此时此刻,贾正经没有做任何的事情,因为他根本就差不上手,他就如同一个看客一般,看着这里所发生的一切。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在场的很多人都是生出了一身冷汗,甚至有人在这一刻已经跌倒在地,剧烈的喘息着,他们不想拜倒下去,但却没有丝毫的办法,因为他们的身体不受控制。

    宝宝猪此刻也是承受着很大的压力,不过在下一刻,他全身上下的压力一扫而空。

    那种压力,像是能够受到他的操控一般,在他想到不让宝宝猪承受压力的时候,他身上的那种如潮水般压力就那样消失了。

    不少实力较弱的人在这一刻身体颤抖如筛糠,全身上下满是冷汗,有种快要承受不住的感觉。

    “不停厉害吗?”

    宝宝猪在可以自由动弹的时候,走到了铁驴族的那群人身旁,随后便是进行了所谓的教训。

    铁驴族的人想要将这个畜生给打死,但是却没有丝毫的办法,原本他们为刀俎,但是这一刻却成为了鱼肉。

    他们感觉这段时间以来特别的倒霉,原本磨刀霍霍而来,但是在这里却是屡次吃瘪,先是被自己弄来的疯狗给咬了,接着想要放火烧死他们,却惹出了一层能量光罩,被里边的那几个小子臭骂了一番并且嘲笑了那么多天,好不容易找到真正出手的机会,却又迎来了这样的情况,这真是倒霉透顶。

    在距离着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好几人都是在那里看着,他们隐隐感觉脊背微寒,如果当初他们没有离开这里,那么将会迎来怎样的一幕呢?会不会如同现在这样被人教训呢?

    白虎一族此时就在距离那片原先石林不远处的位置,这一刻他们深深的看了北极狼那群人一眼,不得不进行佩服。

    狼族对于危险的感知真的是太敏锐了,如果没有跟随他们来到这里,估计现在也和铁驴族那群人差不多吧。

    就在这个时候,贾正经站了起来,他就像是这里的主人一般,随着他站起来,那种潮水般的压力越发强烈。

    虽说这里所发生的一切像是与他有关,但却不代表他一定需要做什么,事实上自从刚才开始,他就什么也没有做,一切都是那东西自己在进行主导。

    下一刻,他的手上出现了一把刀,一把锋锐的刀,陪伴的他的时间虽然不长,但他却用的很是顺手。

    他就这样提刀朝着众人走了过去。

    “你敢。”

    铁驴族的一人在这一刻大喝,因为贾正经就是朝着他们而去的。

    “扑哧。”

    随后,这人永远的闭上了嘴巴,贾正经没有给他任何机会。

    “小子,你这是想要死吗?”

    再次有人叱喝,但下一刻,他就明白了什么叫做这个世界上有种人叫做不怕事。

    “别让我离开这里,否则,我定要将你全家斩首。”

    有人在这一刻威胁,不过听声音却是有些色厉内荏。

    “是吗?那更留你不得。”

    这个世界上,他最不喜欢的便是别人威胁他的父母家人,这是他的底线。

    “你就不怕出去之后我们的族人报复吗?”

    “你这是在自掘坟墓。”

    贾正经像是没有听到他们所说的一般,依旧这样走着。

    “虽说这样做很危险,会引来很多麻烦,但那又如何。”

    在场众人听到这话,都是倒吸一口冷气,他们感到了恐惧,深深的不安。

    “扑哧。”

    “求求你,不要。”

    “别怪来,你是魔鬼。”

    “恶魔别过来”

    “啊”

    贾正经没有丝毫理会,就这样一路带血的走了过去。

    终于,有人开始忍受不住,内心崩溃,更有不少人大哭了起来。

    远在很远地方望着这里的人,都是心头直跳,真正的感觉到了他的恐怖,他们庆幸没有在哪里,否则也会是他刀下的亡魂吧。

    不少早先离开的都是生出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暗自庆幸自己的机智。

    北极狼看着远处,没有说话,白虎族虽说脸上不屑,但内心却是狂跳,要是他们在哪里,估计也会是这样的下场吧。

    起初,还仅仅只有贾正经在这样,随后宝宝猪也是加入了进来。

    早先,之所以他没有动作,是因为被惊呆了,万万没想到他会这样做。

    也就在下一刻,这里发生了很多大喝声,竟是有人成功的脱离了这种地方,那是一种秘术,或者说事什么秘法,不过能够逃离的人并不多,至少相对于这里的人来说很少。

    他们没有全部斩杀干净,因为那样所造成的杀孽真的是太重了,当然他们也不会让那些人好过,从活着的一群人身上搜刮了一些东西。

    那些人自然是有啥说啥,毫不吝啬,废话,在死亡面前,人人平等,人都没了,还谈什么金银财宝,再说这也不是他们的全部家当,只要活下来,这些东西又算得了啥呢。

    虽说他们也感觉很是愤懑,但却不敢多说什么,他们可不想被一刀砍死。

    其实贾正经刚才所杀的那些很具有针对性,都是早先对他们说话最凶,也是最具有代表性的那些人,当然具体有没有漏下的不得而知,想来也差不多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