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接下来,他们没有说话,两人就这样静静的吃着自己的美食。

    那种及其浓郁的香味传递到了外边,让一群人都是感觉肚子难受,尽管他们此刻十分的生气。

    外边的一群人也在吃着东西,但是在这种香味的面前,他们竟是生出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因为这味道实在是相差太多了。

    这其中不凡有些家族的大小姐之类的存在,她们闻到那种味道,原本食欲大开,但是当真正吃到自己家族人做的食物之后,当即就是难以下咽,不想在吃东西。

    这样的情况发生在不止一处地方,太多太多的人都在这一刻感觉难受无比,因为那味道真的是太过浓郁了。

    贾正经他们吃的很香,可以说是满嘴流油,各种肉食,各种肉汤,甚至他进行了很多尝试,比如说牛肉酱,驴肉酱,虎肉酱,弄出了很多这种酱料,装在一个**子中,留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食用。

    外边一群人早先食欲大开,但是在真正吃到自家的美食之后,都是难以下咽。

    他们很想抢夺他们的饭食,但却没有丝毫的办法。

    这段饭持续的时间很长,贾正经与宝宝猪两人在其中喝起了小酒,哼唱着歌曲。

    终于,这顿饭算是吃完了,外边一群人的煎熬也算是完成了。

    接下来,贾正紧不在理会外边的众人,而是自顾自的盘膝而坐,默默的感悟了起来。

    现在他们被外边一群人围困,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这种状态会结束,他们没有什么办法,不过却在这里等待着。

    谁也不知道能量光罩会在什么时候消失,所以他需要抓紧时间。

    不知为何,他感觉这是一场机缘,此时外人不可能进来,只有他和宝宝猪以及玲珑在这里,所以他有时间和机会在这里悟出些什么来。

    时间慢慢的过去,眨眼间好几天的时间过去,他们在此期间不时就会来上一顿美食,让外边一群人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想吃有没有办法,想杀人又够不到。

    外边一群人已经有些等待不下去了,因为在这里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他们不想要在这里积蓄浪费时间,毕竟这里的时间十分的宝贵。

    在第七天的时候,已经有人离开这里,他们准备前去寻找属于自己的机缘,寻找属于当年深渊骑士的宝藏。

    不过依旧有不少人在这里,因为他们的怒气很大,在这几天的时间里,简直达到了定点。

    在这七天的时间里,宝宝猪有事没事便会去看望他们一番,接着便是对他们进行一番教训,也可以说是大骂,但是有人能够将骂人当成一番说教的着实是很少,宝宝猪就是那样做的。

    骂你一句,然后接上一句这是为了你好,谁愿意接受啊。

    这就是众人的感受,恨不得将他宰了。

    不,是必须要将他宰了。

    宝宝猪自然不会理会他们这些想法,被这些人围困了这么多天,他早就有些不耐烦了,心情可想而知的糟糕。

    不过他看到贾正经那么淡定,所以也表现的相当淡定,因为他相信他,相信他会找到破解眼前局面的方法。

    原本,众人认为这样的情况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已经不少人再次萌生退意,准备离开这里,但是很快他们便打消了这个念想,因为这里开始发生异变。

    原本在哪里存在的能量光罩在这一刻开始摇晃颤抖了起来,就像是无法支撑一般,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是心中一喜,目露凶光,盯着里边的几人,就像是看待一个死人一般。

    宝宝猪的脸色瞬间男看到了极点,因为他知道在这能量罩破碎之后,自己绝对是第一个被击杀的人,因为这些天他着实是将这些人给得罪透彻了。

    这一刻他只能将希望寄托于贾正经的身上,希望他能够相处什么好的办法,要不然他可就真的没有什么办法在这个地方待下去了。

    但是让他有些无奈的便是贾正经到了这个时候依旧没有睁开双眼。

    他并没有去吵醒他,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的他绝对到了关键的时刻。

    “你可要早点醒过来,兄弟我能不能活下去,可就全靠你了。”

    宝宝猪在心中想到。

    随后他的脸上便是闪现一抹狠戾之色,贾正经这一刻到了关键时刻,绝对不能被打扰,所以他必须坚强起来,至少绕拖到他醒过来为止。

    想到这里,他的眼神变得坚定起来,凝视着前方的众人,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众人也是看到了他前后的变化,不过脸上都是露出了嘲讽的笑容,一个没有战斗能力的猪,只会跟在别人身后的家伙能够有什么本事。

    这就是他们心中的想法,没错,尽管他们想要击杀这家伙的心比起贾正经和那小不点都要强烈,但是他们却从来没有瞧得起他。

    贾正经也感受到了他们的嘲讽与不屑,眼中满是不甘,但是他眼神却是越发坚定。

    “咔嚓。”

    就在下一刻,能量罩忽然间传出咔嚓声,显然已经快要支撑不住。

    众人没有出手,尽管已经这样,他们依旧不敢动手,毕竟这里可是当年一位无限接近于深渊领主的深渊骑士坐化后所遗留下的东西,尽管死去不知多少年,但是他的强大完全不是他们可以忽视的。

    这一点他们想的很清楚,所以他们很是平静,当然这也不代表他们内心不紧张,这么长的时间,里边的那个年轻人一直都在闭目,谁知道这能量罩的破碎是不是与他有关。

    他们有些不确信,因为里边的那个年轻人曾经带来过很多故事,尽管他们是道听途说,但也感觉有些匪夷所思,在进来之前还不是修炼者,没多长时间已经达到了可以与年轻至尊抗衡的实力,这真的是进步神速,让他们感觉都是有些不敢置信。

    这个年轻人身上有着太多的故事,有着太多的传奇,更有太多的机缘,所以他们不敢小觑。

    有一句话说的很对,宁愿得罪一个成名已久的老人,也不要招惹一个天赋极强的年轻人,虽说年轻人年轻的时候可能很弱小,但是三年是河西三十年河东,谁知道多少年后的年轻人会不会需要他们仰望呢?

    不过很快这种念头便是消失了,因为在他们看来,这个年轻人根本就没有活下去的机会,更不要去谈什么三十年了。

    ps:求收藏,求推荐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