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就那样静静的感悟着,体会着,感受着,外界的一切在这一刻都与他无关,甚至就连身旁的宝宝猪和他肩上的玲珑都被他无视掉,仿佛成为一个真正的隐世高手。

    时间静悄悄的过去,起初外界十分的平静,但那只是暴风雨刚刚来临的前奏,随着时间的推移,进入这里的人也越来越多,因为深渊对于地狱的意义重大。

    地狱某处地方,一个老人缓缓的睁开了双眼,他的眼瞳漆黑无比,像是无尽的深渊,给人一种深邃,高不可攀的感觉,他很是苍老,脸上满是堆积的皱纹,头发花白,身体佝偻,但这个老人很强,举手投足之间仿佛能够摘星捉月。

    “不知这一次又要有多少人死去。”

    老人喃喃自语道,声音有些沙哑,给然一种无尽的沧桑感。

    随后,老人就是动了,一步迈出,像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轻轻的迈出了一步,但就是这一步,却真的是展现出了大神通,眨眼间便是消失在了这片天地间。

    下一刻,老人出现在了一座小岛上,小岛此时很多人,在人群的不远处一个不知何时出现的大裂谷,如果贾正经他们在这的话,一定会感觉出不同,因为裂谷比他们进去的时候要大了很多。

    老人就那样静静的看着,奇怪的是没有人能够发现他。

    也就在下一刻,老人的身边出现了一个人,确切的说那是一个女人,女人一身红衣,长得十分妩媚,却又不失美丽,但不知为何,多看上那么几眼就会感觉女人的脸那么的虚淡,再也看不清具体长相。

    “想不到你也会来这里。”

    老人看着这个女人,开口说道。

    “我为什么不能来。”

    女人声音很是俏皮,但是老者却不这样认为,因为这个女人很是恐怖。

    正在这个时候,女人的身上突然间出现一个小狼崽子,全身白毛,就那样乖乖的躺在女人的怀中。

    老人看着这狼崽子,不禁有些错愕,万万没想到竟然有生物敢这样在她身上。

    如果说早先老人是错愕,下一刻便是感觉不可思议了,因为女人的身边再次出现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看起来很年轻,也就只有十**岁的样子,但却长相极美,两个女人站在一块,估计是个男人都会感觉口干舌燥,当然没有多少人会这么认为,那样必定会承受无尽的怒火。

    “姐姐,他会在这里吗?”

    也就在这个时候,少女开口了,让老人越发的不可思议,这个女人竟然会叫她姐姐,更令他想不明白的便是少女口中的他到底是谁?

    这些事情让他有些好奇,不禁眼神明亮起来,很好奇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接下来这里再次来了很多人,无疑都是这个大陆上顶尖强者,但是没有几个人敢轻易的靠近他们,恨不得避而远之。

    不过这种状况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这里来了几个人,就那样站在了他们很近的位置,他们都没有说话,但却又像是说了很多话。

    不知什么时候,贾正经睁开了眼睛,眼神如电,像是能够照亮一切。

    他眼神很是清澈,也很是明亮,在他睁开双眼的那一刻,宝宝猪也同样的睁开了双眼。

    虽说宝宝猪一直在修炼着,但是他却无法做到贾正经那样心如止水。

    宝宝猪看着他没有说话。

    “你听到了吗?”

    他看着宝宝猪,虽说看起来平静,但是那颤抖的声音显示着他内心的不平静。

    “听到什么。”

    宝宝猪十分疑惑,因为他什么都没有听到。

    看着宝宝猪的表情,他神情微异,难道只有自己感受到了不成?

    当宝宝猪想要询问什么的时候,他再次闭上了眼睛,很是干脆,没有给他留下询问的机会,留下一脸无奈的宝宝猪。

    不过他已经有些习惯了,因为在深渊的这段时间里,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并不少,甚至可以说很多。

    原本贾正经就经常这样,现在可以说是习以为常。

    也就在他进入这种状态之后开始,外边开始渐渐的变得沸腾起来,但是不知为何,没有人进入石林。

    不过正是因为如此,宝宝猪的脸色很是难看,因为他感觉这里被包围了。

    他看了眼旁边的贾正经,又看了眼他身上的乾坤袋,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宝宝猪此时盼着贾正经从那种状态中醒过来,因为他真的没有逃脱的把握。

    “里边有人吗?没人的话我们就放火了。”

    正在这个时候,外边传来了声音,显然他们不打算在里边动手,因为谁都知道那样会付出一些代价。

    宝宝猪的脸色越发难看,想要骂回去,但是忍了,因为他不想激怒外边的人。

    敌强我弱,这个时候激怒对方,就是不明智的选择,何况此刻贾正经没有醒来。

    渐渐的,外边的叫嚣声越发强烈,都是小一辈的人物在喊话,那些强者没有开口,还有一些年轻至尊也没有开口。

    显然,这是在逼迫他们出去。

    下一刻宝宝猪的脸色铁青了起来,因为他看到竟然有人取来了燃烧着的火弩,显然是真的打算将这里烧掉。

    “唉,我怀疑这里边有东西,看看能不能烧出什么东西。”

    有人在叹息一声说道。

    一瞬间宝宝猪怒到极点。

    “我其实特别喜欢烤乳猪,真不知道里边有没有。”

    有人在此时说道,不过下一刻他看到了几道杀人的目光,立刻道歉,显然那个早先被宝宝猪调侃的猪女在这里,还有她的族人。

    宝宝猪怒到极点,感觉有些无法忍受。

    就在宝宝猪快要忍不住的时候,贾正经却是睁开了双眼,随后看着他。

    “记清楚有谁在哪里叫嚣。”

    这是他所说的一句话,却让宝宝猪又惊又喜,显然他将刚才的话听的一清二楚。

    “外边的狗屎,你爷爷在此,还不赶快进来行李。

    这话可以说是天怒人怨,一下子在场众人无不色变,随后厉声呵斥。

    是谁听到这话都要恼怒,因为竟然被猪给嘲笑了。

    “怎么,连爷爷都不认了?”

    外边的人越发恼怒,因为爷爷在他们的家族中便是德高望重的长辈,同时也是他们许多家族的代名词。

    有人想要冲进去杀了他,但是最终停了下来,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