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随着众人的离开,这里开始显得空旷了起来,不少人都是离开了这里。

    他看着唐九没有说话,唐九看着他,同样没有说话。

    一时间,两人显得有些沉闷。

    正在这个时候,一旁的那个中年人开口了。

    “你们两个就咋算这样互相看着,不跟我说说。”

    中年人的声音十分的雄浑。

    听着这道声音,贾正经感觉体内都是有些翻涌,因为这人真的很强,虽说远没有他见过的女王或者那些老家伙,但是在这里绝对是强者。

    “十五叔,你怎么来了啊。”

    唐九看着中年人,微笑道,不过看那表情却是有些窘迫。

    “怎么,我不能来?”

    中年人立刻脸色扳了起来。

    “能来,能来,热烈欢迎。”

    唐九的脸上满是尴尬。

    看着这两人,贾正经有些无语,真不愧是一个大家族,认真的不只有多少,十五叔?

    原先他绝对七大姑八大姨就有些那啥了,没想到现在直接来了一个十五叔。

    真不知道中年人知道他的这种想法,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事已至此,不少人都是记恨你,所以你需要跟着我们。”

    十五叔以一种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

    唐九脸上表情有些复杂,不过随后还是点了点头。

    “不过那些人竟敢对你动手,以为这些补充就足够了吗?”

    不过下一刻这位十五叔就是冷冷的说道。

    看着这人脸上的表情,贾正经不得不赞叹一些什么,这真的是强势的一塌糊涂,不愧是大家族出身。

    “侬,这是你的。”

    下一刻,唐九从那些药材中取出一部分给他。

    他本不想收下,但是那家伙太过执拗,最终无可奈何的收了下来。

    “后会有期。”

    随后他便看到唐九那故作潇洒的挥了挥手,随后消失在了他的面前。

    看着这人,他不禁摇了摇头,不知为何,两人虽说第一次相遇,但却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不知道对方有没有这种感觉。

    接着他看了看手上的那装了药材或者什么东西的空间法器,不禁摇了摇头,真不愧是大家族,不仅仅令在场很多人忌惮,更是出手大方,随手便是一枚空间法器,想来那些东西其实对于他们来说并不值得一提吧。

    他就这样嘲弄的想着。

    其实就算是大家族,面对那些东西也要眼红,因为那药材可能没法与外边的一些东西相比,但是他的价值却是不可估量,只因他来自深渊,来自不知多少年开启一次的深渊。

    “虽说那个十五叔表面上看起来十分平静,但我们需要小心。”

    宝宝猪看着他认真的说道。

    看着宝宝猪脸上的表情,他不禁微微有些差异,没想到他竟是能够想到这么多。

    事实上他早就知道要警惕那些人了,不管是看过那么多小说也好,还是知道过很多这样的例子也罢,这个世界完全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善良,那么美好,就像刚才,虽说那人一直很平静,但他却数次感受到了杀意,虽说那种杀意隐匿的十分完美,但依旧被他发现。

    那些人会不会出手他不知道,但是有很大的可能其他家族或者势力会向他动手,因为那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根本不用多想什么,只因他在这里边得罪了很多人,更是击杀了很多人。

    他心情十分的复杂,甚至说是十分的糟糕,地上躺着的那人可能仅仅只是开端,但谁都不知道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

    他和唐九有能够躲避这里的杀击,其他人没有道理不会拥有这种手段,比如说向来很少动手的年轻至尊们。

    他没有离开,宝宝猪自然也就没有离开,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许多人也知道在这里并不一定安全,这片空间绝对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腥风血雨起来,他们必须做好准备,因为他们无宗无派无门,在这种地方最是尴尬,动辄就有可能身死道消。

    最终,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里再次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很快,他便将那些烦心事给抛却脑后,就那样自顾自的再次盘膝而坐,这一次他直接就是双手抵在了巨大的石头上面。

    起初宝宝猪感觉心烦意燥,因为他知晓接下来绝对十分的麻烦,出现了这么多比年轻至尊还要强的人,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危险重重,尤其是有人知道他们身怀重宝,经过了刚才的事情,不少人更是知道他们无宗无门无派,也就是说他们没有什么帮手,是孤立的。

    其实刚才贾正经也在想些事情,他想的比宝宝猪还要深远,如果真的有人要对他们出手,会有人出手帮他们吗?好象没有,唐九会帮他们吗?貌似也不太现实,毕竟他们只是见过一次。

    最后因为这些事情他根本就没有什么破解之道,索性直接在这里感悟,不再将希望寄托于那些幻想,所有的一切都不如自己强大来的现实。

    他知道,躲起来肯定是不太可能的,因为那根本不是解决之道,如果有人想要击杀他们,抢夺宝物,不管躲到哪里,都会被找到的,除非他们从这个世界消失,回到地狱,直接前往女王的地盘,他相信没有人敢在那个地方行凶,因为女王足够强大。

    宝宝猪也盘膝而坐,开始冥神,可能是因为他的带领,也有可能是因为知道没有什么可以破局,所幸也不去想这些。

    他们心如止水,在这里静静凝神,感悟着这里的一切,宝宝猪盘膝而坐,吸收着灵石,看能不能让实力精进,虽说那无法给他带来什么战斗能力,却会让他趋吉避凶的本事越发增强。

    贾正经没有向他这样,而是双手接触那巨大无比的石头,感悟着什么,不知为何,他总感觉这石头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难道真的只是重量大那么简单吗?

    他就这样想着,在这个问题上思考了很久,虽说没有什么实质的进展,但他却知道绝对不会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因为他隐约间感受到这其中好像有什么波动,只不过有些若有若无,让他不太确信。"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