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道声音是那么的突兀响起,以至于许多人都是有些不明所以,朝着那个方向看了过去。

    走来的是一个年轻人,长相不算英俊,但却十分的具有特点,让人一眼看上去就会感觉十分的不凡。

    这个年轻人丝毫没有理会众人投来的目光,甚至有人当场呵斥了起来。

    “你确定自己是唐九?”

    他再次说道,依旧是刚才那样,在质问。

    唐九没有说话,而是看着这人,脸上的神色阴晴不定,有些难看。

    许多人都觉得十分的荒谬,堂堂唐家的一个年轻强者,竟然会被人质问是不是唐九,而且还是在这人将死之际。

    有人的脸上的神色变了变化了很多,都在思考着着,有人甚至联想到了什么。

    “好大胆子,连我唐九的身份都敢冒充。”

    就在众人等待唐九的回应时,这样突然间一声暴喝。

    现场瞬间哗然,这人质疑唐九也就罢了,竟然还扬言他才是真正的唐九,不少人的脸上都是满是嘲弄之意,这真是太会作了,也不想想唐家是谁,那可是高高在上的存在,谁敢轻易招惹。

    “你是谁?竟敢质疑我的身份。”

    躺在地上的唐九脸色十分难看,厉声呵斥。

    “去死。”

    唐九原本想要与这人多说几句,但是万万没想到这人竟是直接动手了,下一刻,直接将他击毙当场。

    这一次响起比之刚才还要强烈的声音,现场一片混乱,不管什么,此间事情都不能善了。

    “谢谢你。”

    贾正经看着那年轻人,轻声道。

    “我真的是唐九。”

    这人看着贾正经无奈道。

    “稍后怎么办?”

    贾正经没有理会他的话语,而是看着他说道。

    不管怎么说,地上那人死了,在这里大部分人都对唐九的身份深信不疑,所以目前的形式看来不怎么好。

    这人没有说话,而是看向了众人。

    此刻不少想要交好唐家的人在这一刻都是站了出来,他们准备击杀这三人,到时候出去之后,只要他们说没有见过几人发生冲突什么的,单纯是为唐九报仇就好。

    他们想的十分的精妙,因为这里是深渊,唐家就算是再怎么强大,也不可能知晓这里的事情,他们不说实话,谁会知道。

    能够活到现在的,没有弱者,他们都很强,也并不愚蠢,许多人都是想到了事情的关键,在这一刻都是准备动手。

    下一刻,年轻人的脸色也是有些难看了起来,因为他想到了一个问题。

    知道唐九张什么样子的人并不多,所以不管他们两人那个是唐九,都是无所谓的,只要将他也击杀,营造一个唐九被人击杀,众人替唐九报仇的假象便可以了,就算两人都不是唐九,只要向唐家说了这些,只要唐家不是太过霸道,就会给他们一定的好处,所以说,无论从那个方面来讲,他们都是稳赚不赔的,前提是这三人必须死。

    “好大的胆子。”

    这人大喝一声,随后从腰间取出了一块玉佩。

    那块玉佩看起来就跟普通的玉佩一般,只不过上边写了一个金光闪闪的唐字,就显得不再普通,因为这是唐家人专有的玉佩,而且必然是唐家嫡系子弟的。

    一瞬间,众人的脸色都是十分的不好看,因为有这块玉佩在手,证明这人真的是唐九,就算还无法证明他就是唐九,那也代表他必然是唐家的嫡系子弟。

    “真是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连唐家的令牌都被人给模仿了。”

    有人在这一刻说道,不过这人说话很是精妙,竟是没有人听出他到底在哪个地方说的这话。

    唐九的脸色很难看,先是被人冒名顶替身份,接着又被人拿着刀威胁,现在竟然令牌都是被人质疑,可想而知他此刻的愤怒到了何等地步。

    在场不少人在这一刻犹豫了起来,不过没过多久,便被漠然所代替,所有人都知道唐家令牌是不会被模仿的,因为那个唐字出自唐家老太爷的手笔。

    唐家老太爷不仅仅是唐家现在的掌舵人,更是地狱为数不多的顶尖强者之一,没有人敢小觑他,更没有人能够模仿他的字,模仿字的外形很能很简单,但是那种神韵却不是可以被模仿而出的。

    不过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死不赖账,因为这里是深渊,就算唐家老太爷也无法观察到这里的情况,在这里击杀唐九,谁会知道呢?

    虽说击杀唐九有太多的风险,但是在利益面前,这点风险又算得了什么呢?

    看到这一幕,唐九的脸色越发难看。

    贾正经看到这一幕,不禁无奈的摇了摇头,唐九虽说是唐家人,但是万万没想到竟是有些愚蠢,虽说他应该感谢刚才他的出手。

    是的,他却是感谢唐九,如果说刚才那人真的是唐九,那么刚才他的出手无疑会将仇恨吸引走,所以于情于理他都要感谢他。

    但是有一点他必须要说的便是他不希望唐九出手,因为早先他在那假冒的唐九身上下了黑手,只要他趁着众人不备,离开这里,要不了多久,那人就会自己死亡,但是真正唐九的出现,却是扰乱了他的这种布局。

    不过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现在石林里大部分人都想要对他们出手,因为利益足够大,再有便是因为他们的身上都要宝物。

    正在这个时候,他却看到了令他有些疑惑的一幕。

    此时的唐九虽说愤怒,也在与众人叱喝着,但是他却没有从对方的眼中看到真正的愤怒,亦或者是对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的胆怯或者其他什么情绪,有的只是对事情的掌握或者是对自己的自信。

    拥有这种眼神的人他很清楚,要么是看淡生死之人,要么是对什么事情都不在乎的,还有一种便是对于所发生的事情胸有成竹的人。

    难道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不成如果真的是那样,此人绝对不简单,能够在短时间内便对整个事情有所把握,真的不佩服对方的手段。

    没多久,他便看到他的眼神正在与众人之中的几个交流着,不知道什么意思。

    但是在一瞬间他便是明白了,不愧是狱北唐家,一位嫡系子弟进来,竟是有那么多的护卫随同,要知道那些都是强者。

    ps:求收藏,求推荐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