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狱北唐家,在地狱中只有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唐家。

    之所以被称作狱北唐家,那是因为现在的八座地府之中的一座牢狱,便是当年安唐家建立的,后来他们将其交给了八座地府之一的北狱管理,才有了狱北唐家一说。

    正是因为这一点,唐家与其中的一座地府关系莫逆,强大无比,同时他们也有嚣张的资本。

    地府水很深,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也是地狱中公认的一件事情,所以没有人愿意与地府相关的势力或者人做对。

    许多人这一刻都在看着,他们很想知道贾正经现在面对这样一个嚣张不可一世的家伙,到底会如何处理。

    唐九向来什么,为年轻中的佼佼者,但是真正见过他的人很少,甚至可以说几乎没有几人见过他,所以在刚才也没有人认出是他。

    在说出刚才那话的之后,他整个人的神色越发的自然起来,甚至隐约间有种藐视众人的意思。

    许多人都不喜他的这种做法,不过他们并没有说什么,甚至连在场的年轻人都不愿意与之有什么冲突,只因他来自唐家。

    贾正经并没有因为此人的身份而有什么动容,甚至可以说是没有在乎什么。

    许多人看到他这样,都是小声的议论起来。

    有人认为他是在装,也有人说他家族底蕴深厚,可能来自某个隐秘宗门,背景强大,不输唐九,所以并不多么在意。

    七嘴八舌的说着,不过敌对他的人在大多数,因为莲台的缘故,许多人都对他抱有敌意,甚至有人本就因为他击杀了自己的朋友亦或者是什么,对他有着深深的敌意。

    他依旧是没有理会众人的目光,甚至是很淡漠,只是注视着那人,仿佛想要将他的全身都给看个通透。

    “怎么,怕了吗?我最喜欢你们这种样子,告诉你们,现在求我还来得及。”

    看到他们的表情,唐九的露出猖狂的大笑声。

    “你算什么东西。”

    贾正经终于开口了,上来就是这样说道。

    一瞬间,这里便是有人惊呼,因为他竟然这样说,称呼来自狱北唐家的唐九为什么东西。

    唐九的脸色很不好看,冷冷的盯着他,像是看着一具冰冷的尸体。

    “你有种再说一句。”

    唐九的声音很是寒冷,像他此时的脸一样。

    “你算什么东西,竟敢让我大哥再说一遍。”

    这次说话的是宝宝猪,虽说唐家很是恐怖,但是在这一刻他依旧是那样说了,只因他很不爽这人。

    这一下子,场中的众人再次沸腾了起来,贾正经那样说也就算了,因为他强大,可以无惧,但是一只没用的猪竟然敢这样说。

    其实宝宝猪在很多人的眼中就是一只没用的猪,要不是贾正经一直护着他,他绝对不知死在哪里,或者被人吃掉。

    宝宝猪自己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十分的感激他,在刚才他更是为自己出头,说出那样得罪唐家的话,让他越发的感动,所以他骂了唐九。

    “有本事你们给我出去。”

    唐九看着两人说道。

    是的,尽管他是唐九,但他依旧不敢在这里动手,因为他不想被莫名其妙的力量杀死。

    “有种你在这里动手,不动手你是我孙子,动手我是你爷爷。”

    宝宝猪再次以刚才的那句话回怼。

    “够了。”

    唐九一声低喝,他真的是怒了,同样的话语竟是被他说了两遍。

    “难道你怕了?”

    唐九再次说话,这一次他眼睛看着贾正经,满是挑衅的味道。

    “杀你还需要出去吗?”

    贾正经在这一刻淡淡的说道。

    许多人惊呼,难道他还敢在这里动手不成,就不怕被那种力量击杀?

    这是许多人的疑惑,甚至原本不予理会的年轻至尊都是在这一刻看着他,想要看看究竟会如何发展。

    宝宝猪也是不解,为何他会这样说,不过他选择了相信他,因为他已经带来了无数的传奇。

    “杀我?够狂妄。”

    唐九看着他,显然不相信他敢在这里动手。

    许多人在这一刻哄堂大笑,他们都是看不惯贾正经的,感觉他是在说笑。

    贾正经没有动,让这里的人笑声更加大了起来,甚至越发肆无忌惮了起来,没有人相信他敢杀唐九,更没有人相信他会在这里杀唐九,因为那是不可能的,还有一点便是不管他如何做,只要他敢杀唐九,必然是死路一条,没有什么生路,只要将这个消息带回唐家,他绝对是九死一生,不,没有生路。

    想到这一点,立刻就有人起哄了起来,因为不管朝着那个方向发展,贾正经以后的日子无疑都不好过。

    原本一些看好他的人在这一刻不得不摇头,感觉他真的是太狂妄了,众目睽睽之下,扬言要击杀狱北唐家的一个年轻强者,这真的是太过狂妄了。

    “杀。”

    也就在下一刻,贾正经真的是动了,速度很快,仿佛飙升到了极点。

    许多人都是长大了嘴巴,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的神色,因为他真的对唐九出手了,而且那么的决然。

    唐九一瞬间脸色不好看了起来,不过他也是强者,在一瞬间就是作出了反应。

    刀剑交击的声音响起,战斗发生的很快,结束的更快,当众人真正的反应过来时,战斗亦然结束。

    众人的视线看了过去,发现唐九的嘴中不断的流着鲜血,手中的长剑断裂,身上一个恐怖的伤口。

    “你真的敢杀我。”

    唐九指着贾正经,有些虚弱的说道,只不过这一次的话语是肯定的。

    “有何不敢?”

    贾正经反问,十分的平淡。

    许多人生出佩服之意,不管其他,他的这种勇气真的是值得佩服,试问这里有几人敢毫不犹豫的对唐家出手,他们不敢。

    “为什么?”

    “因为你根本就不是唐家人,你也不是唐九。”

    一瞬间,现场哗然,谁也没想到他会这样说。

    唐九沉默,没有开口,让众人猜疑,难道他真的不是唐九?

    “哈哈哈哈,我怎可能不是唐九,不要想着用这种方式来摆脱你的罪过。”

    唐九看着他,脸上满是疯狂与狰狞,同时还有些不甘。

    立刻有人开始指责贾正经起来,他们的脸上满是嘲弄之意。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然响起。

    “你确定你就是唐九?”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