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块小小的石头,为何能有那么大的重量,那是许多人都不知道的事情,他们都十分的疑惑。

    不过有了刚才的那一幕,众人都是不敢有所动作,那种被石头活活砸死的下场,真的不是他们敢于承受的。

    贾正经捡起了一块石头,放在手中仔细的研究,他并没有尝试放入空间法器中,因为他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行。

    在这种动辄就会丧命的地方,他没有丝毫的把握可以笑傲最后,所以他在没有把握之前,他不会轻易的冒险。

    最后,他拿起一块石头,盘膝坐了下来,仔细的感悟着什么。

    在他之后不久,也有人效仿他的这种动作,盘膝而坐,手上拿着一块石头,仔细的感悟。

    很快,在这片石林中同样围满了人,并且有越来越多的人赶往这里,因为这座石林真的是太神秘了。

    他不是第一个来这里的人,也不是第一个拿起石头的人,但却是第一个手持石头盘膝而作的。

    早先这里的许多人都在这里寻找,看能否在这里寻找到宝贝之类的为,唯独他没有那样做。

    宝宝猪在他之后也是照做了起来,早先他们在这种地方都是这样的,他们得到了很多的好处,虽说目前看来并不算明显,但是好处却是长久有效的那种。

    很快,石林里便是被围了个水泄不通,这人数还在持续增多,不仅仅是因为外边还有人再次进来,同样的也是有不少地方的人赶到了这里。

    贾正经就这样紧闭双眼,丝毫没有因为这里的环境受到影响,他也不害怕有人会偷袭,因为莲台虽说没有显化体外,却在持续的保护着他的安全。

    从很多方面来讲,目前的莲台对于他来说多是一个代步工具还有防御的法宝,至于攻击手段,目前他并不知晓。

    他就那样肆无忌惮的盘膝坐着,感悟着,思考着,感受这里的一切。

    手中的石头像是无底深渊,又像是没有任何的感觉。

    一块小小的石头足有几百斤,如若不是他在这段时间的修炼之后,体力见长很快,他真的不见得能够将这东西拿在手中,饶是如此,长时间的握住这块石头,也是额头开始出现汗水。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身体更是忍不住颤抖了起来,那是疲累,但他却在咬牙坚持着,并没有因为这些而放弃。

    宝宝猪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气,手上的石头被其扔在了地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音,大地都在一瞬间有些颤抖。

    谁都不知道这些东西到底来自何方,为何又有这么重的重量。

    在他之后不久,再次有人坚持不住,将手中的石头给扔在了地上。

    接下来,一连串的碰碰声响起,不时的有人将手上的石头扔下,这里仿佛间发生了小地震,地面跟着颤动。

    “嗷。”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有人惨叫。

    众人都是大吃一惊,循声望去,难道这个时候还有人动手不成,他就不怕死吗?

    下一刻,众人就明白这是为什么了,只见一人竟是不小心将那石头扔在了自己的脚上,那恐怖的力量瞬间集中在他的脚掌,扔弃瞬间吃痛,当即惨叫出声。

    不过在叫出声后,这人便是后悔了,这真的是无比的羞愧,那种被无数人注视的目光,真的令他十分的难受,脸在一时间都是涨成了猪肝色。

    在他的身旁,还有一位年轻女子,这一刻直接就是扭过头去,不忍直视,实在是太丢人了。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不过正是因为这,再次的凸显了那石头的重量。

    贾正经虽说没有对密度没有什么确切的研究,但他却知道,这东西的密度绝对超越了金刚钻不知多少倍,更比金刚钻重了不知多少倍。

    这个时候的贾正经并没有被外界所发生的这些所影响,他依旧在闭目,汗水滴落,身体颤抖,但是他脸上的表情却是十分的淡定,仿佛整具身体并不是他的一般。

    终于,不知过了过久,他睁开了双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再重重的将这口气吐出,随后他轻轻的放下了手中的石头,并没有像那些人一般直接仍在地上。

    宝宝猪此刻正在休息,看到他睁开了双眼,就那样看着他,虽说没有说话,但眼神中的意思却十分的明显,他正在询问他有没有什么发现。

    他轻轻的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

    刚才的感悟,他并没有得到太多有用的消息,但他的眼神却十分的平静,他的这种淡定,越发的让宝宝猪感到了震惊,认为他绝对有着重大发现,否则不可能这样。

    一瞬间,他对贾正经的佩服再次上升。

    贾正经当然不会知道宝宝猪心中所想,这一刻的他在沉思着,不知道到底改如何说这些东西。

    不过正当两人想着各自的东西时,被一人的声音给打破了。

    “喂,说的就是你,这是我的地方。”

    只见一个年轻人在这一刻说道。

    这人长相英俊,不过脸上却是有着一股隐隐的狠戾之色,这人身上的气息很强,虽说不及年轻至尊,但是也相差不是多少,绝对有着一拼之力。

    “呵,你的地方?你怎么不去死啊?”

    宝宝猪虽说没有战斗能力,但却不代表他是一个软弱之辈,尤其是在这种不能动手的地方。

    “多少年了,还从来没有人对我这样说话,你是不是想找死呢?”

    这人说话的时候,眉宇间一抹狠戾之色出现,一股警告的意味很是明显。

    “有种你就动手,不动手你是我孙子,动手我是你爷爷。”

    宝宝猪看着这人,看了很久,许多人都以为他是害怕了,想要隐忍下来,但谁也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

    不动手你是我孙子,动手我是你爷爷,这不管动不动手,这孙子都是认定了啊,这是赤果果的挑衅,那种轻蔑之意不言而喻。

    “我唐九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人这么说我,我很想念杀人的味道。”

    在他说出这话的时候,许多人都是惊呼。

    唐九,那个唐九?难道是狱北唐家的那个唐九。

    在听到这个名字之后,宝宝猪也是沉默起来。

    ps:求收藏,求推荐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