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正在众人还在议论贾正经他们是一群怂货的时候,他们再次回到了众人的视线中。

    一些人当即闭嘴,他们只敢在外边说说,真正面对当事人的时候,他们不敢多说一句话。

    贾正经没有理会他们,因为这群人在他看来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

    不过也就在这个时候,他感受到了背后一道刺痛的目光,那是一个年轻人,就那样注视着他。

    看着那年轻人,他的第一反应便是此人很强。

    他没有说什么,只是朝着那人点了点头。

    那年轻人看了他一眼,随后也点了点头。

    两人的回应都很简单,甚至他们并不认识,但就像是相识已久一般,打了一个招呼,事实上两人都不知道为何那样做。

    这只是他们再次前往坐化之地的一段小插曲,两人没有理会众人怪异的目光,带着一群狼,进入了里边。

    他要做什么?

    是的,这几乎是在场所有人心目中的疑惑,因为他们实在是想不明白贾正经出去之后再次回来是什么意思。

    贾正经并没有理会众人,而是就那样带着宝宝猪走了进去。

    依旧是刚才那样的环境,在他们的附近,没有什么人,但是地上明显多出了几摊血迹,那像是刚刚出现的一般。

    接下来,他驱使着一只狼进入其中。

    那狼起初有些挣扎,狼眸中满是愤怒的神色,但最后却是狼嚎一声冲了过去。

    一种奇异的波动出现,那只狼跑出了很远的距离,原本以为就会这样结束了,但是下一刻,这狼像是如遭雷击,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不过他并没有因此死去,只是看起来有些萎靡不振。

    正当贾正经以为这样就会结束的时候,这狼却是消失在了他的面前,是的,就那样消失在了他的面前。

    他有些不解,刚才明明好好的,为何会消失在这里呢?

    接下来他接连试了好几次,都是一样的结果,那狼会跑出很远,然后受到一种攻击,洒出鲜血,随后消失不见。

    就是这么一个过程,看起来仿佛很简单,不过却让他思考了很久。

    他之所以比任何人都要晚点进来,就是为了做好完全的准备,所以他不能在这一刻轻易的受伤。

    不过渐渐的,他明白了这里的道理,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其实有一个合理的解释,那便是流血仿佛是一种必须发生的事情,之所以流血,是因为献祭某种东西,然后有一种力量会将你带到其他一个地方。

    之所以肯定这一点,便是因为他看到有人从那边这样过来,样子很是凄惨,不过确实流血。

    接下来他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尝试,他将宝宝猪和那剩下的几匹狼收进了乾坤袋中,而他则是在手上取出了一个小刀。

    他就那样毅然决然的割破了自己的手腕,并不算深,但却有鲜血流出。

    这一次,他终于走了进去,在走进去的时候,他感受到了一种东西在扫视他的全身。

    那像是一种法则,又像是一种秩序,又像是有人在注视着他。

    当他走出十步,也就是刚才那几匹狼所跑的位置的时候,他被一种力量传送走了,不过在走的瞬间,他感受到身后有种能量的波动。

    他被传送到了一个地方,与刚才的地方一样,只不过这里的地势有所改变,有山川,有河流,不过有一点相同的便是地上有不少血迹。

    他明白了,想要穿过一些地方,就必须付出一些鲜血,而刚才就是必须的。

    在这一刻,他想到了一个恐怖的事实,如果不主动流血,那么就只能被动流血,显然主动比被动要好上很多。

    在不远处,他发现了早先被他赶到这里的狼。

    那几匹狼看到了他,眼中满是警惕之色,脸上满是决然,显然准备拼命。

    他没有理会,没有将他们再次抓起来,他将这些家伙放了。

    “我们扯平了。”

    是的,他们扯平了,早先那几匹狼想要找他们的麻烦,被其弄到这里来,经过了刚才的事情他们的确是扯平了。

    几匹狼显然有些不知所措,警惕的看着他,不过最后离开了这里。

    虽说他放走了他,但是那几匹狼能否活下来,他并不知道,因为这里很危险。

    不过那就与他没有什么关系了。

    接下来,他再次用剩下的几匹狼进行探路,这样一番探路下来,他的速度虽说大打折扣,不过从安全程度来讲,却是很高。

    最后,他捉获的那些狼使命完成了,被他放走。

    狼是一个记仇的动物,但却不代表他们傻,在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他们不会进行报复。

    虽说没有了那些家伙给他们带路,试探地形,但是他们依旧走的迎刃有余,因为他们发现了窍门,不过这个地方真的不简单,期间他们见到了太多太多的血迹。

    在这里很危险,所谓的危险并不仅仅来源于这里的地形,还有外边进来的人。

    就在刚才,他们遇到了袭杀,来自深渊的强者,一番战斗,将其格杀。

    到现在,他们才知道为何有些人会死在这里边,恐怕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来自于仇家。

    接下来的路程并不好走,他们遭遇了很多次攻击,有的人在见识到他们强大之后,退却了,不过还有人与他们搏杀,最终被其格杀。

    但饶是如此,他也受到了很严重的伤势。

    在这里根本没有安全可言,在他疗伤的时候,依旧遭受了攻击,如若不是提前感应到了不对劲,真的有可能被得逞。

    庆幸的是,他所受到的伤虽说严重,但没伤筋动骨,没用多长时间,在阴阳二气与疗伤药的帮助下恢复了过来。

    没多久,他看到了九头狮子,两人对望了很久,没有开口,最后双双退让,没有发生冲突。

    虽说两人没有产生过巨大的矛盾,不过两人像是天生不对付,有着很大的敌意。

    他看到了地狱三头犬,两人相互点了点头,同样没有产生碰撞。

    他继续向前,看到了无钟王,虽说两人算是有所旧怨,不过那并不是多大的矛盾,没有产生冲突。

    事实上在这里的所有人都知道,只要受伤,很有可能便意味着死亡。

    ps:求收藏,求推荐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