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类似的悲剧在这个地方不断的上演,有的因为以前便有旧怨,这一刻成功的爆发出来,有的则是因为看他不顺眼。

    总之,这个地方很是混乱,在至宝的面前,在许多利益面前,在种种不为人知的秘密面前,人心在这一刻动摇,人性值得推敲。

    没多久,地面便被血水所染红,有地狱生物的,有深渊生物的,地上一具具的尸体,渲染着这个地方曾经发生过怎样激烈的战斗。

    原本这个地方人很多,但是在短时间内,竟是迅速锐减了那么多,原本鲜活的生命成为了一具具冰冷的尸体。

    这里就是深渊,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不管是地狱,亦或者是深渊,生存法则都十分的残酷,就算是在地球,现实依旧残酷,只是在这里被放大了很多倍。

    有人因此而形成一个短暂的结盟,他们联手,祈求笑傲最后,然而现实很残酷,尽管他们组成了结盟,依旧是并不会安全。

    结盟并不可靠,他们的友谊并不值得推敲,有人对自己的同伴下手,毫不留情,下手狠辣而果决。

    有些人致死也不会相信自己竟然会被身边的人给杀死。

    虽说结盟依旧在持续,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他们依旧在互相提防着对方,谁也不知道下一刻身边的人会不会对自己下黑手。

    有人抢到了莲台,原本他应该高兴,但下一刻便被阴影所笼罩,莲台爆发出强烈的热量,将那人化成了灰烬,死前的那种恐惧与不甘的表情深深的烙印在众人的心中。

    这一刻,他们心中都不安,就算是笑到了最后又能怎样,难道能够真的将那莲台据为己有不成?

    但是容不得他们多想,他们在来到这里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会被卷进这场风波之中,他们想要抽身远离这个是非之地都不可能。

    这是他们的悲哀,是他们做出跟随贾正经来到这里的一个悲哀。

    如果贾正经真的足够强大,不会被他们击杀,也许他们那个很大的联盟就永远的牢固,也不会有这么多的流血事件,但在贾正经被击落悬崖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这样一个结局。

    有些人很是悲惨,被数人围殴,在这场混战中,没有真正的盟友,也没有真正的敌人。

    盟友下一刻可能成为敌人,但敌人也可能成为短暂的盟友。

    正在这个时候,在场众人中许多人惊恐,因为在他们之中,突然间出现两个很是强大的存在。

    一个来自地狱,另一个来自深渊,他们距离很远,彼此相望了一眼,便将头扭了过去。

    他们出手狠辣果决,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连劈数人,将他们击杀当场。

    起初,他们可能并不在意,毕竟在那么多人中,有那么一两个没有去找寻至宝的年轻至尊跟来也不足为奇,要是一个没有,才会显得奇怪。

    莲台,来自圣山,不可能无法引起年轻至尊的重视。

    渐渐的,众人不在平静,因为他们两个太强了,将挡在他们身畔的人全部击杀,还手之力并不强。

    这一幕让在场众人很是惊恐,有人闪开,让出了一条路,但很快他们便意识到了什么,再次阻拦了过去。

    下一刻,场上开始了微妙的变化,原本混乱的战场开始有了秩序,他们开始将攻击朝着那两位强者而去。

    一个不需要眼神沟通,不需要进行交流的同盟就这样出现,很是莫名其妙,但却合情合理。

    两位年轻至尊受到了很大的阻力,早先他们像是如入无人至今,但很快也是疲于应付。

    任你天纵之资,在人数的优势下,也会失利,这很残酷,也很现实,虽说你是强者,但只要你不是可以笑傲群雄,那么就注定要被群雄围殴。

    很快,两人的身上出现了数到伤口,鲜血不断的流出。

    深渊生物的血是蓝色的,而那个地狱年轻至尊的血却是妖艳的红色,有些不太真实。

    不得不说,这个地方很是混乱,没有任何的同盟,深渊本就是以猎杀为生存法则,要么你杀死他,要么你就要被杀死,就算那个深渊生物很强,但依旧被其他深渊生物围攻。

    可以说,深渊生物十分的凶残,对待自己凶残,对待敌人越发凶残。

    在这里,任何除了自己以外的人都可以当成是敌人,因为这里是深渊,没人跟你将情分,尤其是在至宝面前。

    战斗持续进行着,不断的有鲜血洒落,更有不少人跌倒。

    这里尸骨成山,这里腥风血雨,这里血煞之气弥漫,这里是惨烈的战场,他们都不是普通人,放在一初地方,都可以说是天才,但就那样像白菜一般的被放倒,十分的不值钱。

    一处山崖下,正有一个年轻人盘膝而坐。

    此刻年轻人的身上很多伤痕,此人的脸色有些白,身上阴阳二气流转,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身上的伤势像是好了很多。

    他正是贾正经,他并没有死去,相反,早先的那一切,都是他所设计的一个局。

    在从药谷出来的那一刻,他就在思考一个问题,到底如何击杀那群人,所以他想到了这个局,前提是有一处地形可以让他实行那个计划。

    他很幸运,他找到了这么一个地方,而且计划到现在看来貌似实施的很成功,也很顺利。

    为了让计划实施的更加顺利,他故意露出破绽,让人将他击伤从而跌落悬崖,事实上他的确受了很重的伤,一切只是为了效果逼真一些。

    如果换成别人,定然不会用这么一个办法来解决问题,因为这不仅仅要对他们狠,更要对自己狠。

    悬崖很深,掉下来肯定要死,但是他无所谓,因为他有系统,他可以让系统出手,救自己一命。

    因为这个计划的成功进行,他不惜耗费一次系统出手的机会。

    但一切都是值得的,这一次计划如若成功,他将省却很大的麻烦,相信再有人打他的注意都要掂量一下自己的实力。

    下一刻,他的身边出现了两人,一个正是宝宝猪,一出现,他就拼命的呼吸,呼吸着新鲜空气,另一个是玲珑,他依旧沉睡,像是根本不在乎一般。

    ps:求收藏,求推荐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