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有人都想破口大骂,真的是太不地道了,竟然引出火山喷发,这是要将全部人坑杀的迹象啊。

    强大如九头狮子等人这一刻也是没有任何脾气,飞快的逃遁。

    这一刻没有一人要对他下手,此时有任何的耽搁就会成为火山下的劫灰。

    “轰隆。”

    大地颤抖的很厉害,不少地方开始龟裂,有岩浆开始喷发而出。

    整个天空都变的灰暗起来,像是模式一般。

    大量的岩浆开始出现,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这是真正的大自然的力量,很是凶猛,就算是强者也不行,无法与大自然的力量相抗衡。

    他们终究只是活在天底下的一只渺小的生灵,在他的一个喷嚏之下,根本无法抵抗。

    有许多的跑的慢的被岩浆卷了进去,数千度的高温瞬间让其成为灰烬,连尸骨都不曾留下。

    大自然的力量十分凶猛。

    他们的逃跑,惊动了附近的深渊生物,正当他们打算进攻的时候,却是引起了心中本能的恐惧,飞快的朝后逃遁。

    一副深渊生物与来自外边的人同时逃遁的画面出现,没有一人选择停留。

    期间不知多少反应慢的生灵身亡,成为火山下的一堆灰。

    贾正经和宝宝猪跑的最是迅速,这一刻他们充分的展现出了被深渊生物追击时候的速度。

    李广的速度也不慢,但是最终与他们分离,没有朝着一个方向而去。

    火山是四面八方喷射的,也就是说火山附近的诺大一片疆域内全部都是逃遁的样子。

    这是一场巨大的灾难,席卷了很大一片疆域。

    许多深渊生物提前感到不妙,率先远离了是非之地。

    “靠。”

    就连身为引发火山喷发源头的贾正经也是大骂。

    这火山未免太大了,都跑了这么远了,竟然还在不停歇的在后方追击,期间所毁损的山脉等等地势,更是数不胜数。

    此刻他倒是不担心体内的莲台被人发现了,因为已经不再有火焰喷出,但是后方一直追击不断的岩浆却是让他恼怒无比。

    大地有不少地方在这一刻龟裂,下方同样有岩浆渗出。

    那种景象真的可以说是山崩地裂,在他们身后的天空变得模糊不清,但又像是有红日当空一般。

    在他们身后不知多远处的地方,哪里有一座山,一座火山,其中正有岩浆喷射而出,这个时候,岩浆喷射十分猛烈。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火山喷发,但也是心惊无比,这未免太大了。

    身后的火山喷射出的岩浆竟然能够喷射到上千米的高空,随后朝着大地洒落,就像是一滴滴巨大的岩浆雨一般,但是被其沾染到身上绝对是九死一生。

    感觉像是触碰到了一个不该触碰的地方。

    他甚至感觉有一双冰冷而又无情的双眼注视着他,像是俯瞰一只蝼蚁一般。

    他心惊肉跳,出了一身冷汗,这真的是太恐怖了。

    一连数日,火山都在喷发,亿万深渊生物迁徙,不过明显比以往少了太多太多。

    深渊动乱已经结束,让整个地狱的生灵不知锐减了多少,整个大地到处都是尸骨,很是恐怖。

    这就是深渊从,充满了血与泪,厮杀不断,比地狱强了不知多少倍。

    尽管他所能够看到的仅仅只是深渊中的临门一脚,但也依旧恐怖如斯。

    他们跑了很远很远,感觉精疲力尽,腿脚抽筋,他们麻木了,像是成为一个机器一般逃窜。

    这次的火山喷发真的是太恐怖了。

    “我们这是要死了吗?”

    不知何时,两人终于是坚持不住了,倒在了地上,剧烈的喘息,他们实在是坚持不住了,长时间的奔跑加上严重的缺水,体内的能量几乎消耗殆尽。

    尽管他们可以依靠道法来快速奔跑,但毕竟道行太低,根本无法长期坚持下去。

    两人剧烈的喘息着,呼吸空气的声音像是破了的风车,呼呼作响。

    玲珑在这个时候探出了脑袋,模仿着两人的动作。

    “玲珑,我们都要死了,你快点跑吧,别全部死在这里。”

    宝宝猪紧闭双眼,看着玲珑说道。

    贾正经没有说话,但也生出了必死之心,后方的岩浆时刻追逐着他们,但是他们已经没有了奔跑的力气。

    哪怕他心中斗志昂扬,但双脚依然罢工。

    “我们死了吗?”

    不知过去多久,宝宝猪的声音再次响起。

    “玲珑你怎么还没走啊。”

    宝宝猪睁开双眼,看着玲珑虚弱的道。

    “哒。”

    “哒。”

    天空中下起了雨,雨水并不大,但却来的很匆忙。

    一滴接着一滴滴落在了两人的身上,他们感觉很是舒爽,原本疲惫的身体渐渐的充满了力量。

    两人坐了起来,先是愣神了好一刻功夫,随后都是惊喜。

    他们没有死,岩浆并没有找上他钔。

    他们大叫出生,这中劫后余生的喜悦,让他们很是激动。

    那种感觉无以言表,早先,他向求助系统,但是被无情的拒绝了,让他再次有了一种还需要依靠自己的决心,只有自己的实力强大,才能从根本的问题上进行解决。

    总是依靠外物,终究不是自己的本事。

    这一刻,他心神宁静,思考着以后该走的路,既然已经在这条路上迈步,那边从这条路上走下去。

    小雨下的时间并不长,但却洗去了他们一身的疲惫,洗去了他们身上的秽气。

    那是毁灭之后的心生,这次的火山喷发不知多少生物死去,没有人可以说谁对谁错,他那样做也仅仅只是为了活下去。

    其实他早就发现了,那座火山并不曾死去,而是一直长存在世,不知多少年,就算没有他出手,要不了多久也会自然喷发,他只是将火山喷发的时间提前。

    他只是这场灾害的一个推动者,事实上没有他也会有不同的人遇害。

    他们寻着来时的路走去,地上是厚厚的火山灰,下方有不少岩浆岩,全部都是由岩浆凝结后形成的。

    经过小雨的洗刷,那些岩浆很快凝结,成为了岩浆岩。

    此时触碰上去,还能够感受到一种温度,他的能量依旧没有完全散尽。

    他们走了很远,路上都没有开口说话,但是心情很是沉重,他们见到了化石,被埋在岩浆岩中,成为了一种标本,没有完全在岩浆中成为了劫灰。

    这仅仅只是他们所能看到的一角。

    真的错了吗?此刻贾正经心中出现了这样一道声音。

    ps:求收藏,求推荐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