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得不说的是宝宝猪特别的能睡,饶是玲珑一直在叫个不停,他都没有醒来。

    玲珑很是调皮,经过短暂的安静之后,这会儿竟是跑到了宝宝猪的身边,不断的捏着那家伙的鼻子,笑呵呵的,很是开心。

    刚开始宝宝猪还是很能睡的,但是在也被弄醒了,先是一愣,随后就看到了小家伙。

    通体紫色的玲珑很是可爱,让原本宝宝猪心中的愤怒在这一刻转瞬消失。

    “哥,哥哥。”

    小家伙说的话并不完全,可以说是小孩子刚刚学会语言的那种,有些听不清楚,不过还是让宝宝猪听清楚了。

    不得不说的是宝宝猪还是非常会逗弄小家伙,没一会就是惹得小家伙哈哈大笑。

    “看到没,他叫我哥哥。”

    这个时候,宝宝猪跑了过来,看着他一脸得意的道。

    他忍住没有笑出声,事实上刚才他就想笑了。

    宝宝猪看着他憋红的脸越发得意。

    “吧,爸爸。”

    就在这个时候,玲珑开口了,虽说有些咿呀,但还是可以听出来。

    “你,你叫他什么?”

    宝宝猪咕噜咽了一口口水,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

    “爸,爸爸。”

    玲珑说完便是自己笑了起来。

    “噗。”

    他实在是忍不住了,一下子笑了出来。

    宝宝猪脸色瞬间难看到了极点,刚才还想跟他嘚瑟的,没想到竟然自讨苦吃。

    最后,当他将所有的事情说出来之后,宝宝猪也是知道了这家伙的来历,没想到他们千辛万苦被追杀竟是因为这个家伙。

    不过玲珑实在是太可爱了,让他也生不出什么脾气来,只能无奈的叹气。

    直到这一刻,他们才一起前去打量起了那块倒在地上的石碑。

    “《内篇》?”

    他喃喃道,像是联想到了什么,不过有些不太确定。

    宝宝猪看不懂上边的文字,因为那不是来自地狱的字迹,而是地球古代中国的古老文字,因为前段时间他为了研究玉帛上的文字,所以对这方面有着很深的涉猎,才能够认出这上边的文字。

    “这里还有两个字。”

    宝宝猪在此刻惊呼。

    的确,在这两个大字的旁边还有着两个小字。

    “葛洪。”

    他认出了这上边的文字,但正是因为认出了这两个字,他才感觉有些不敢置信。

    葛洪,这可是古代的一个著名人物,在道教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著名炼丹家、医药学家,而且还是南茅山道教的创始人。

    根据记载,茅山分为南北,北派为发源地,由上清派陶弘景在茅山所创,故称茅山派,后来有了葛洪创茅山南派,为今天广东罗浮山一带。

    如今由于年代久远,时间长河的流逝,茅山的影响力大不如从前,以至于被很多人所不认可,不过茅山宗至今屹立不倒,历史底蕴很是深厚。

    难道葛洪当年来过这里?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是当年葛洪的暂居地?

    想到这里,他心头巨震,茅山派南派的创始人,葛洪来过这里。

    接下来他们废了好大一番功夫,终于是将这面石碑给弄了出来,由于埋在地下很久的缘故,石碑与泥土牢牢的结合在了一体。

    石碑被弄开,下方并没有埋过什么东西,让他很是失望,不过随后他心动就是一震,想到了什么。

    他仔细的翻看石碑的背面,终于是发现了端倪,这石碑的背面有字,不过由于灯线昏暗外加年久的缘故,字迹不太清晰,有些看不清楚。

    虽说现在无法窥探上边的东西,但是他知道这绝对是好东西。

    《内经》在正面是这样写的,同时还有葛洪二字。

    他曾经翻看过关于葛洪的资料,学了茅山术,要是连葛洪这位先祖都不知道,那他这茅山术可以说是白学了。

    他仔细思考,终于是想到了关于内经的记载。

    相传葛洪夫妇曾在南海西樵山和广州越岗院(即今三元宫)研究炼丹术和医学,并且常行医于百姓之间。

    他一生著书很多,《抱朴子》是其代表作,而此书分为内、外两遍,如果不出意外,这里所谓的内经就是《抱朴子》中的内经无疑。

    这里的内经绝对不会是市面上的内经,其实这也不难理解,如果市面上的是真的,那么茅山术早已不是什么秘密,当然市面上的也不能说是假的,只能说那是不全面,缺少了重要内容的。

    宝宝猪也没有纠缠他,让他收起了这面石碑,当然这是因为这家伙不认识上边的字,更不认识葛洪,更不会知道《内经》的缘故,如果知道,这家伙多半会跟他争抢。

    发现了这个石碑后,他们都是激动了起来,既然这里曾经有人来过,很有可能就有其他的出口或者什么。

    接下来,他们便是翻找了起来,发誓绝地三尺也要寻找到有用的线索。

    宝宝猪在此刻很是卖力,求生的**被激发,自然十分的强烈,事实上他也如此,他能够让系统出手的次数不多,能不用他绝对不会使用,那种机会浪费一次就少一次,况且在出来之前,他酒决定此次外出需要依靠自己。

    几乎将这里的整个山洞都给掘了起来,他们发现了很多痕迹,确定的确有人在这里居住过,甚至还找到了年代久远的陶器,更是找到了一个小石凳,深埋地下。

    找到这东西之后,他们的求胜**越发强烈,越发卖力。

    “叮。”

    终于,他在向下挖了很深之后碰到了一个东西,声音清脆,像是金属的声音。

    两人心一颤,双手颤抖的将附近清理了出来,竟然是一个青铜板,下方不知道有着什么东西。

    他们没有急着打开青铜板,因为他们并不知道打开之后会出现什么。

    此时他们筋疲力尽,虽说精神亢奋,但难以掩饰肌肉的颤抖。

    休息了很久,他们才决定将这下方的东西给挪开。

    青铜板并不重,相比于早先的石碑真的是不足为惧,很快被他们打开,下方出现了一个洞口,冷风吹在他们身上,十分的刺骨,但却让他们无比激动。

    有风,下方就一定有出口通向外边。

    不过此时他们心中却有着一个大大的疑问,当年葛洪为何居住这里,这下方的青铜板又是谁放的?真的是葛洪吗?下方又会遇到什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