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烧烤虽说是第一次尝试,不过他却像是天生具有这方面的天赋一般,尽管生疏,但分寸却是把握的妙到毫巅。

    没多久,一股香味就是扑鼻而来,让坐在一旁仅仅盯着的宝宝猪口干舌燥,哈喇子流的老长。

    很快第一锅的烧烤便是出炉,足足有二百串,尽管第一次尝试,但他依旧是一上来一次烤了很多,而且火候之类的把握的特别好。

    芝麻盐和辣椒酱早已准备好,甚至他更是从乾坤袋中取出了一张桌子和两把马扎,让他们可以好好的享受这顿美食。

    原本宝宝猪都是生出了必死之心,万念俱灰,但是在见到这美味之后直接就是焕发生机,如同朽木逢春,整个人生出了强烈的求胜**,不过他这求胜**是不是来自美食那就值得推演一下了。

    第一炉出锅接下来就快了很多,手法也是娴熟了不少。

    很快,再次二百多串烧烤出炉。

    他也不在继续烤下去,烧烤烧烤,趁热吃才是最好的。

    抄起一根肉串就是吃了起来,他没有混合着那些料吃,而是先这样吃了一口。

    味道很好,鲜美至极,一口下去让人有种全身舒泰的感觉。

    他不是没有吃过烧烤,但是这一刻他感觉以前吃的那些根本算不上什么烧烤,比起现在吃的这些差了不是一星半点,根本没有可比性。

    其实想象也不难理解,他们吃的毕竟是地狱生灵的肉,而且还是那种开化灵智的,修行多少年无从知晓,但是从这些方面足以可见他的珍贵之处。

    突然间他感觉如果让老爹用普通的酒泡那鹿茸真的是太浪费了,唯有国酒茅台太可以与之媲美吧。

    其实他不是不想美人醉进行泡酒,不过这种想法也只是想想而已,美人醉何其珍贵,用来泡酒真的有点可惜,而且就算他不怕浪费,用这东西泡酒的话估计那一群老家伙也不会干的,那可是他们亿万行军蚁所酝酿的,绝对不容他亵渎。

    他们吃的很爽,不过他依旧是觉得缺少了些什么,随后他直接就是从乾坤袋中取出了一箱啤酒,至此,他感觉这顿野外烧烤绝对不虚。

    啤酒的味道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享受的,宝宝猪在喝完第一口之后直接就是喷了出来,大喊这是哪来的马尿,让他恨不得胖揍这家伙一顿。

    可能是吃的爽了,宝宝猪也喝起了啤酒,两人一**接着一**,他也是一次接着一次进行烧烤。

    他们不知道吃了多少东西,最后都是撑的走不动了。

    两人都是有些醉意,宝宝猪更是大喊啤酒好喝,还要再干,这话让他好一阵鄙视,刚才还说难喝,这会儿却大喊好喝。

    最后他们全部倒在了地上,这里一片狼藉。

    他们倒头就是大睡了起来,一切的愁与阴霾全部抛却脑后。

    醒来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酒意消失,看着地上狼藉的一片,他露出了一丝苦笑。

    正在这个时候,他被一个东西给吸引住,地上有一块石碑,早先他们并没有发现,这一刻仔细打量这里之后终于是看到了。

    “咦?”

    他生出疑惑,因为他感觉到了不一样的地方。

    早先的烤肉他们并没有全部吃掉,还剩下了不少,但这一刻却是少了一半之多,除此之外,桌上的两**开了却没有喝的啤酒也是消失了。

    “难道宝宝猪偷吃了?”

    很快他就否定了这个想法,绝对不是那样,这家伙比自己先醉的,绝对不会是他。

    就在这时,他感觉自己的衣服里有什么东西正在动,毛茸茸的,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深渊生物,不过这不太可能,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估计他们早就死掉了。

    他伸手进去,抓到了一团胖乎乎的东西。

    一把将其揪了出来,原本他是准备雷霆出手的,但是很快他就愣住了。

    只见他弄出来的竟是一只紫貂,通体亮紫色,很是耀眼,这种紫貂在地球上绝对不会见到,恐怕也唯独只有这种地方可以见到了吧。

    这小家伙被弄醒了,揉着双眼,可能是被吵醒的缘故,睡眼惺忪,尽管如此一对小眼睛依旧是闪闪发光,十分的灵动,就那样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小家伙丝毫没有认生的样子。

    他很是好奇,自己身上是什么时候钻进了这么一个东西?

    随后他想到了什么,难道是当初在那大战之地的时候钻进来的,这么说来那群深渊生物追着他们死不放手就是因为这个小家伙不成?

    不过他觉得有些不太现实,这个小家伙真的是太那啥了,怎么可能是因为他呢?

    一时间,他想不明白,这个小家伙究竟是什么东西,而且他在这深渊中有着怎样的地位,难道是什么深渊中的王的子嗣不成?

    想了很久都是没有想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于是不再多想。

    “你是什么时候跟着我的?”

    他看着这个小家伙说道。

    紫貂看着他,十分的好奇,小眼睛十分的灵动。

    “你为什么跟着我啊。”

    他再次询问,不过紫貂依旧是看着他,好像十分好奇。

    一时间他有些头疼,看来真的没法交流。

    “吧,吧”

    紫貂最终发出声音,听不出什么意思。

    “爸,爸”

    他听懂了,这小家伙竟是在叫他爸爸。

    自己一个还没有结婚的小伙子,怎么可能有孩子啊,而且这种族差异也太大了吧。

    “爸爸。”

    紫貂似乎很开心,一直在叫个不停。

    他很是头疼,这家伙来历神秘,带在身边不太好,但是小家伙却在一直叫他不停,让他不忍心将他丢弃。

    最后他决定将这个家伙带在身边,既然已经被追杀了,那就让他彻底下去吧。

    “以后你就叫玲珑了。”

    他开口,为这个小家伙起名。

    相对于黑球、白点来说这玲珑倒是显得好了太多,不过如果有人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估计就不那么认为了,因为他的这名字竟然是因为想到了紫玲珑。

    小家伙全身紫色,而且很是可爱,他一时间心血来潮,便说出了玲珑这个名字。

    不过小家伙像是不在意一般,依旧是爸爸的叫个不停,让他既无奈又欣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