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何为母子尸煞,乃是母子双双死亡,产生极大的怨念,而鬼魂随着时间的推移继续融入肉身之中,从而成为一种类似于僵尸的存在。

    僵尸这东西向来很多人还是知道的,在大墓穴中十分的多见,当然能够见到这些存在的,大部分都是常年行走在大墓之中。

    不过僵尸也分为两种,一种是天人形成的僵尸,这种将是存在于阴气极重的地方,并且尸体产生尸变,从而化为僵尸,另外一种他在前段时间遇到过,是人用活人来炼制的,这种僵尸对于人的怨念极重,具有很强的攻击性,不过因为符咒的缘故,深受施法者的操控,无法拜托。

    这两种僵尸到底那个强大他并不清楚,因为真正的天生僵尸他还没有遇到过,不过单纯是上次遇到的那个就已经让他有些惊悚了,差点就是死在那群家伙的手下。

    现在想到这些他还是有些疑惑的,那个邪恶的老道士到底有没有被抓到,他依旧是不知道,因为小道士并没有告诉他这方面的消息。

    不过这件事情已经与他无关了,有他们师门的人,估计那个老道士也翻不出什么风浪。

    这里他碰到的是尸煞,并不是僵尸,不过因为有些相似的缘故,如果没有化成真正的尸煞,他应该还是可以解决的。

    眼下并不是他出手的时候,不管是尸煞或者是孤魂野鬼,在白夜他的实力都是会受到影响的,他决定等到白天再动手。

    不过涉及到要开棺查看究竟,他还是决定回去找他的那个叔叔商量一下,要不然他也难安。

    临走之时,他用手机拍了一张照片,之所以拍照,可以说是他的一个后手了。

    很快,他就动身回去,期间任何人都不知道他来了这个地方。

    回去之后他一直在思量明天该如何做,同时也在思考如果真的成为尸煞,他该用什么样的办法来对付。

    就这样,一晚上很快过去,可以说他是彻夜未眠,想了几个办法,虽说不一定管用,但至少可以拖延主让他找来高手的机会。

    第二天,他让年迈的村长召集了村里大部分人。

    由于村子并不大,所以召集起人还算是比较方便的。

    刚开始来的人是一些在村里有份量的人物,不过后来很多人都来了,当然大部分都是来看热闹的。

    “五叔,不能相信这个小子的话。”

    虽说他早先就摆明了身份,不过还是有很多人不相信他的,毕竟他真的是太年轻了,没有太大的说服力。

    “是啊,五爷爷,不能信他的。”

    反对他的不仅仅只有年龄稍大点的,还有很多年龄比较小的,跟他差不了多少,至于是嫉妒还是真的不相信不得而知。

    他也看到了那个叔叔,正在对他怒目而视。

    到现在他依旧是无法明白为何会对自己有着这么大的仇视,自己貌似除了去他家询问一些事情被赶出来之外与他没有任何交集吧。

    这其中有什么误会什么的他也不清楚,不过他也不会去理会那些。

    “我所说的句句属实,绝对没有欺骗你们的意思,如果真的成为母子尸煞,不要说你们村子,就是附近的一片区域都是不得安宁。”

    他沉声道,铿锵有力。

    “空口无凭,谁知道你是不是有其他的什么目的。”

    有人在这一刻再次开口。

    最终,他只能将自己早先留的后手拿了出来,正是昨晚上找出来的那张照片。

    “小曼。”

    很多人惊呼,没错,这些人口中的小曼正是那个死去的女人。

    “不可能。”

    小曼的叔叔这一刻惊叫出声,脸色有些发白,身体颤抖。

    “我与那个女人从来没有见过,不可能有他的照片,所以你们也不用怀疑我这是假的,而且这个地方想来你们都很熟悉,正是那个方向。”

    他用手指了指这些人的祖坟方向。

    在这一刻他可不敢说成什么坟圈子,要不然恐怕真的会被打。

    “这正是昨晚上我去拍到的照片,当时他正被一群狗围着,我就朝着那个方向拍了一张照片。”

    不等这些人发问,他先行开口。

    接下来,他更是对众人说了一下为何相机会拍摄到鬼身影的事情。

    这些人起初并不相信,但是事实摆在面前,却是容不得不去相信。

    相机的确是可以拍到鬼或者这种秽气之物的,之所以会这样那是因为相机虽说是模仿人的眼睛来弄成的,但却与人眼有着本质的区别,他与人眼的成像是不同的,可以拍摄到人眼可不到的东西最后更是可以保存下来。

    其实人眼并不是看不到鬼的,只是因为人与鬼所处的空间维度不同,所处频率也不相同,偶尔看到不等在人的大脑中产生记忆就已经消失,而相机却是可以永久的保存一个时间段所拍摄下的画面,所以才会看到。

    这样的情况其实被很多人都遇到过,有人会认为那是阴影或者是角度问题,并不会想到鬼身上,所以才不会理会。

    排除真的是阴影之外的一些情况,大部分这样的照片是的确拍摄到了鬼。

    不过因为这种拍照技术所出现的年数并不多,所以并没有这方面的记载,而且很早出现过的相机是拍摄不到鬼的存在的,直到近来十几年才有了那样的情况。

    “小子,一定要解决这件事情。”

    也就在这时候,情形发生了大逆转,早先的冷漠消失了,这一刻却是那么的热切,尽管所说的话有些不怎么好听。

    “解决不了。”

    他沉声说道,这人的态度让他很不爽,同时他感觉这其中像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小兄弟,小哥,早先是我不对,我在这里给你赔不是了。”

    这人听到这里脸色大变,立刻就是哀求了起来。

    “其实也不比担心,多半是想你们了,想来看看,要不了多久就会离去。”

    他随口说道。

    “啊。”

    这人脸色大变,同时变色的还有一个年轻人,二十来岁,是这人的儿子,也就是那死去的一家的弟弟。

    这一刻他越发的疑惑了起来,同时联想了很多,看来这其中真的可能有自己不知道的秘密。

    ps:求收藏,求推荐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