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社稷号顶甲板上,张浩端着望远镜向北看去,天气有些阴沉,能见度并不好,但也能看到夺淮入海的黄河水将入海口的大片水域染的一片昏黄,但视线中并没有出现他想看到的敌军战船,哪怕一艘小船都没有。而在距海岸数里的地方却停泊着近千艘的战船,处于内线的是蓝灰色的己方第一水师的船队,而再向外则是黑红色船身的高丽水军,隔着一片海域遥遥对峙。

    张浩审视良久才放下望远镜,揉揉眼睛又眺望了下远方。他此刻也说不清自己的心情,可以说是即激动又有些惶恐。激动的是这是自己作为御前水军副统领第一次独自领军指挥作战,惶恐是身边没有小皇帝坐镇,让他心中觉得没底儿,好像失去了依靠一般。可要知道他的岁数比之小皇帝要大了一倍有余,不该有此想法,但偏偏他就觉的身边没有了小皇帝的呵斥,而感到没着没落的。

    “秦司马还有多长时间退潮?”郑永问身边的水军司马秦梁道。行军司马被赵定位于相当于现代参谋长的职位,负责制定作战计划,收集敌情,协助指挥、管理部队,并给提出合理建议,是军事主官的重要幕僚。

    “大概还有一个时辰吧!”秦梁回答道。

    “但愿天不要晴,否则便难以隐藏行迹了!”张浩又望望天空言道。

    那日在深夜接到小皇帝要他即刻前往淮河口增援董义成部,张浩立刻命各船补充粮水做好出海准备,同时利用这短暂的时间召集各分队统制和参谋人员交待任务。因为此次他们的主要任务是堵住淮河口,防止出海的蒙元军队重新进入淮河,而这是一次突袭作战,最主要的问题就是如何隐蔽自身,不能在战斗爆发前被敌发现他们的存在。

    要知道在大海上无遮无盖,要想隐藏一支由二百余艘大小战船组成的船队的行迹可不是容易的事情。经过与诸将商议后,他们决定船队先向东驶入外海,那里远离海岸,而往来的商船为了避免危险和迷航,都是选择靠近海岸的航道,从而免于被敌侦知。在靠近目的地后在利用暗夜进入战场隐蔽待机。

    老天爷好像故意在考验张浩,那两天始终是阴天,且不时会下着小雨,恶劣的天气虽然便于隐藏行迹,但也使他们无法根据星辰判断方向和方位。能依靠的只有手中的海图和指北针,通过计算航速计算里程,指北针判定方向,然后确定自己的方位。这就如同盲人骑瞎马一般,只要稍有差错,就误之百里。

    赶赴战场的那两天,张浩几乎是没有合眼,他要求没半个时辰就要测一次航速,时时关注方向,更麻烦的是因为是逆风,需要不断的调整航向借风航行,需要更为精确的数据支持,通过计算来判明自己的位置,避免偏航。而能见度差也给行船带来极大的困难,张浩严令各船保持一百五十步的距离,舷侧灯和桅灯昼夜都不许熄灭,以便各船能判明各自的位置和航向,避免碰撞发生。

    经过两天一夜的疾行,总算是在昨晚借着夜色的掩护进入了预定海域,在与董义成取得联系后,张浩这才合眼睡了一觉,但是也并不踏实,天稍稍一放亮便起身观察敌情,选择阵位。而他最担心的仍然是被敌军发现,进而不敢出战,如此这两天的辛苦就算是白费了。

    “若是……”

    “若是陛下在就好了!”不等张浩说完,秦梁笑笑便接话道,“统领,这句话自出航到现在,你已经说了几十遍了,下官耳朵都听出茧子来啦,陛下有知非得踹你两脚不可!”

    “哈哈,没有那么夸张吧?我有说过那么多遍!”张浩听了也觉好笑道。

    “有,我数过了,自出航统领共计提到陛下八十次之多!”这时身边的记事参军徐枫晃晃手里一张画满了道道的纸笑道。

    “唉,过去陛下在时,总觉的拘束,且稍有错误便会被训斥,因而怕其在身边。可一旦没有陛下在旁,才觉得过去是多么幸福,诸事不需操心,只要听从命令便好!”张浩叹口气道。

    “也正是陛下要求严格,我们才能通过图上作业准确到达预定海域。而统领过去则是太过懒惰了,现在没有陛下在旁,便要指挥全军的重任,且要有信心完成任务,切勿辜负了陛下的期望。”司马秦梁言道。他知道大将临敌最忌犹豫不决,其摇摆不定不仅会贻误战机,也使得全军上下都无所适从。

    “多谢秦司马提点!”张浩施礼谢道,“刚刚我已经看过,我们船队应该在海平线曲率之下,若非抵近敌军是难以发现的。让我担心的是社稷号船体高大,桅杆可能会暴露我们的位置。”

    “统领勿要担心,今日天气阴沉,我们的战船几乎与海天一色,而敌军是没有望远镜的,看得没有这么远。且当下两军对峙,商船是不会靠近这片海域的,吾担心的却是在战斗打响后,我们难以恰到好处的加入战场,拦截住敌战场的退路。”秦梁言道。

    “是啊,当下我们距战场尚有十里的距离,敌回回水军驶出入海口借着潮水速度很快,我们即不能暴露,也不能靠近海岸,以防战船搁浅于浅滩之上,还要迅速封堵入海口,一定要计划周密些。”张浩点点头道。

    “统领,吾以为我们可以分批次发起攻击,而不必全军同时尽出,毕竟敌回回水军是借助潮水冲出海口的,想要回头并不容易。”秦梁提议道。

    “秦司马所言甚是。我们与董都统商定,在敌回回水军出海口后,其同时会对高丽水军发起突击,以吸引回回水军的注意力。而我们可在其进入战场后开始行动,封堵入海口,将敌尽堵截于海上。”张浩言道,“我想在敌回回水军全部进入外海后,便以龙船分队和小型火箭船分队利用速度快,突击能力强的优势组成突击船队,率先进入战场打乱敌军阵型,减缓董义成部两面受敌的压力!”

    “与此同时,中型炮船分队相机投入战场,而以社稷号为首的大型战船和辎重船则担任封堵入海口的任务,它们火力强大,配备火箭发射架和重型火炮可以覆盖海口整片海域,且可在战场稳定后,与第一水军相配合完成对敌军的迂回包围。”

    “统领的计划正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下官以为可行。”秦梁听了略一沉吟道。

    “既然如此,便有我带领突击船队,司马则坐镇中军,指挥各部调度全军,并与友军协调行动!”张浩言道。

    “统领可记得陛下曾言:主官领军冲阵,以临阵脱逃同罪了吗?还是下官带领突击船队,统领身为主官还是坐镇中军吧!”秦梁笑笑言道。

    “其实最应该遵守此道军令的恰恰是陛下,每次上阵都要亲临一线,让我们这些当下属的提心吊胆。”张浩有些愤愤地道,“我自入左翼军便指挥龙船,熟知战术,便由我去为好!”

    “不可,否则我回去将上奏陛下,说统领临阵脱逃。”秦梁肃然说道。

    “这大可不必了吧!”张浩曾长期担任勇士号的船长,那也算是陛下的御船了,自然了解其脾气,若是被告了状,回去挨顿臭骂都是轻的,说不好还得军棍伺候后,被赶出御前水军,他说着态度立刻便也软了。

    “我听说此次是陛下要来的,可是被几位娘娘看住了,出门时被娘娘抓了回去!”秦梁这时悄声在其耳边说道。

    “不要浑说,几位娘娘岂能看住陛下,要知道当年尽管太后也看管甚严,可陛下出入宫禁亦是畅通无阻的,肯定是另有要事给绊住了手脚!”张浩过去没有跟小皇帝打配合,充当逃跑的帮凶,怎会相信其说的,撇撇嘴言道。

    “嘿嘿,现在可不比从前了,娘娘们可是与陛下同室而居,一举一动都在眼前,陛下想要像从前那样可不容易了,况且还是好几个人。”而秦梁却是极为不厚道地笑着言道。

    “说实话,陛下确是也该有人好好管管了,每次陛下领军亲征,只要上了我的船,我的心都是悬着的,唯恐有所闪失。可陛下一急了,便夺了我的指挥权,根本不由人。此前尚有应知事看着,现下其也到了垂暮之年,渐渐的力不从心了,当下有娘娘们看着,也能让我们这些属下安心。”张浩颇为感概地道。

    “如今大宋没有谁都可以,就是不能失去陛下。只要陛下在,即便再失江南,也能重整旗鼓,再复河山!”秦梁也颇为感慨地道,“如此还是由王猛指挥突击分队领军,其与统领同时进入御前水军,长期在龙船上任职,还是要相信其能力的,不要将功劳都抢了啊!”

    “唉,也好!”张浩沉思片刻,还是不情愿地点点头道,“但是杜猛调转到中型战船分队任职不久,我担心其临战经验不足,便有劳司马前去坐镇督战,如何?”

    “末将谨遵将令,这便过船前去,统领也要保重!”秦梁立刻敬礼领命道……

    随着时间的推移,天光愈来愈亮,阴沉了数日的天竟然开始放晴,老天爷似乎也想看看这场海上大战。张浩感觉到船身开始出现摆动,预示着开始退潮了,他立刻起身重回甲板之上向入海口方向望去,在粼粼的波光中终于出现了敌船的身影。

    “起锚,备战!”张浩令升起战斗旗,各船起锚、船员进入战斗岗位。

    “禀统领,敌回回水军约有战船二百艘,大型战船在前,呈两列纵队顺流而下,前锋已经出海口!”主桅杆上吊斗上的望哨禀告道。

    “令突击船队出动,从侧翼攻击敌船后队,打乱其进攻阵型!”张浩言道,现下己方距战场尚有十里,基本与敌船和第一水军的阵列相近,若想拦截回回水军于半途就应出动了。

    随着号旗的摆动,命令被传达到各船,勇猛号率先启动,整个分队呈锋矢阵形龙船在前,火箭船在后离阵出航。这些中小型战船皆是以桨帆为动力的,因为逆风所以皆以桨击水,王猛也十分有经验,没有选择直线,而是斜刺里迎击敌船,这样可以借助退潮的水势加快速度,又可以节省人力。

    “禀统领,第一水师开始调整阵型,欲对高丽水军发起进攻,并升起号旗鸣炮示意,请我们协同行动!”望哨再次禀告道。

    “升御前水军军旗,告知第一水师,我军已经开始行动,协同他们的后军攻击敌回回水军!”张浩下令道。

    “禀统领,高丽水军也似在调整队形,似要转向东南!”望哨再次禀告道。

    “高丽水军这是想绕过第一水军,借助顺风的优势抢占侧翼战位?”张浩有些迷惑了,其若是转到南侧则处于下风位置,反而会遭到第一水军的打击,但转念一想便明白了高丽水军这是要先摆脱己方的攻击,而非是协助回回水军夹击第一水军,其是想转向后逃进入海口,至于救援他们的友军只怕成了他们的挡箭牌了。

    “传令,炮船分队,拦截高丽水师,切勿使其与接应的回回水军会合!”张浩看明形势后,果断改变先前的计划,提前让炮船分队加入战斗。

    “统领,我们是不是也该行动了?否则可能会搁浅于此了”炮船分队离阵驶向外海,回回水军的船队业已暴露在视野当中,徐枫言道。

    “嗯,令各船升帆,呈纵队插入,守住出海口!”张浩点点头道。随即剩余的十余艘战船皆升起战斗旗,跟随社稷号先转向深海,然后调整风帆,逆风向北驶去加入战场,而眼见的海水骤然变的更加昏黄,就如当前的战场未明朗的形势一般……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