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推荐一个可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大家可以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可以省不少辛苦钱。

    宋军突然自西起鄂州,东至扬州的千里防线上向江北十余处频繁发起突袭,好在兵力最多者千人,少者几十人。: 。他们过江后往往不会针对设防严密的州府,而是分散在周边的沿江驻军水寨和哨所为主要目标,同时也会袭扰腹地的屯田所,掘开水渠,炸毁堤坝,淹没田地,抢劫、杀死耕牛,捣毁奥鲁府,劫掠财物,烧毁军资,一时间处处狼烟。

    “南军若做什么?”巴儿术在舆图上勾画着被袭的地点,只其管辖的防线便有三十余处遭到袭击,却又看不出什么规律,也无重点,使他难以判断宋军的作战目的,不禁让他气恼地道。

    “据江南传来的消息称,临安的小报上所言,是因为常有水匪过江抢掠沿江村镇,其中有被捕获者招认他们是我军兵士,所以才发起的报复行动!”万户府知事金荣言道,其主管民事及机宜之事,也就是兼着情报主管。

    “报复?!本相看这不过是寻个借口,其目的应该是寻找江北防线的薄弱之处,为进攻做准备。”伯颜却摇头道。

    “右相,小将以为不妥,若是其为了寻找薄弱点,又何须破坏屯田,袭击奥鲁府,明明他们才是匪寇!”秃格反对道。

    “蠢货,他们那是为了掩盖其真实目的,引起我们的误判,‘摸’不清他们的真正进攻地点,并以此分散我军的兵力!”巴儿术瞪了一眼自己的副手道。

    “绝非如此,我看是南军已经发现我们南下的企图,才会四处出击,以打‘乱’我们的部署。破坏屯田是为了引发军民惶恐,而袭击奥鲁府正是‘欲’毁损我们的物资,从而无法南下!”秃格被训斥后,却并不服气,怼回去道。

    “不要吵了!”伯颜本就被高丽水军之事‘弄’得很烦,听到两人争吵,更觉的心烦,厉声喝止道,“南军在何处发起的袭扰次数最多!”

    “应该是在淮西!”金荣翻了翻各处送来的战报道,“南军曾动用水军攻克栅江寨,沿濡须水北上,试图通过无为县前往巢湖,最后被阻于东关寨,迫其退回长江。但他们撤军时用流星炮轰击无为县,将县衙炸毁,仓廪被焚毁,积存的物资无存。同时还将河中的引水渠炸毁,使得附近千亩田地无法灌溉!”

    “还有一军自池州长风沙镇进入菜子湖,袭击了湖边的千户屯所。骤然遭袭,我军不及反应,千户合撒儿以下数十人身死,伤者近百,南军劫掠奥鲁府的金银,将无法带走的衣甲、器械尽数烧毁!”

    “江州和湖口的南军活动最为猖獗,他们将沿江的军寨和哨所毁之七八,并数次侵入腹地,袭击了脱烈都万户的奥鲁总管府,将储备在那里准备南下所需的辎重尽数烧毁,死伤极为惨重……”

    “那藏于雷池中的木筏、船只呢?”不等其说完,伯颜急问道。

    “雷池水寨被攻破,打造的巨筏皆……皆被毁掉,连储存的木材也都被点燃!”金荣怯生生地看着伯颜说道。

    “完了,那小贼定是有所察觉,这才抢先下手了!”伯颜叹口气道,似乎突然苍老了许多。他业已发现宋军此次袭击的目标其实十分明确,那就是各处的奥鲁府。

    ‘蒙’古人初时过的是游牧生活,出征时,不以贵贱,多带妻孥而行,用以管行李衣服钱物之类。每遇战事,成年男子上前线后,留下‘妇’‘女’、老幼看守营帐辎重,家属和童仆按千户在后方或随军从事生产,经营畜群和其它产业,供应前方。这种留在后方的营帐,就称为奥鲁。后来把作战时留在后方、聚营而居的家属营帐,都叫做奥鲁,并设置专‘门’官员进行管理,这类官员也叫做奥鲁。

    因此,奥鲁一词既是指军人族属,也是指政fu设置的专‘门’管理留在战线后方的军人族属的官员。‘蒙’古国在原金朝地区签发汉军后,对留在原籍的汉军军户另立户籍,设置机构和官员管理,这种机构和官员也叫奥鲁。成吉思汗西征时,以中军的后方为大奥鲁,委派幼弟铁木哥斡赤斤留守。

    ‘蒙’古军、探马赤军的奥鲁是由军队系统管辖,即在所在万户下设奥鲁总官府,千户设奥鲁官,为‘蒙’古军和探马赤军编制的一部分,负责管理万户或千户内的军户事务。与此不同,汉军奥鲁则是由地方行政系统所管辖,即在汉军万户外另设专职官员管理,或由各路管民官兼管,北方的路、府、州、县的长官和次官都有兼诸军奥鲁的职衔。其主要职责是:

    起发军人服役,军人的签发、顶替等,均要经过奥鲁。军人起发服役时,通常都要差人押送。如起发的军人在五十名以上,要派俸正官押送;五十名以下的,则派能干的有职役押送;征取出征军人的封椿钱(盘缠)。由奥鲁帮助征收,带回部队驻地;处理涉及军户的民事纠纷。凡军户与民户相争婚姻、驱良、田土、钱债等事,由地方官与奥鲁官共同协商处理。军户之间发生此类事件,则由奥鲁官处理。

    ‘蒙’古灭金以后,探马赤军人有了固定驻地后,家属陆续从草原牧区迁到中原农区,逐渐与‘蒙’古本部脱离关系,在江淮以北逐渐形成具有汉地特点的奥鲁制度。军户都归各路奥鲁官府管领,凡签发丁壮,替换老弱,供应军需,赡养征戍军人老小,处理军户间的民事纠纷等,都由奥鲁官府直接管理,不受地方路府州县管辖。

    当下宋军以各奥鲁府为攻击目标,就是意在破坏他们的后勤系统,毁掉储备的物资,削弱对战争的持久力和动力。因此一旦战事陷入僵持,哪怕时间并不长,那也不得不撤军……

    与气急败坏的伯颜相比,赵昺却是十分淡定。经过几天连续的军事会议后,商定了此次袭扰战术的具体目标和作战方针。众将随后各自规建,组织所属部队展开行动。

    第一阶段现在已经全面展开,此阶段主要任务便是针对敌军沿江设置的水寨和哨所进行拔出,先行打掉他们的眼睛,为渗透行动扫清障碍。与此同时,对敌的屯军进行打击。因为屯田的地域广阔,往往是以百户为基本单位进行,各个屯点相隔很远。且屯田的军户多是老弱‘妇’孺,战斗力低下,正是小部队袭击的目标。

    且这些屯田的军户还承担着提供辎重和制造武器的任务,对他们实施打击等同于削弱了他们的后勤保障能力。再有自己在前方作战,可家却让人家给抄了,房子让人家给点了,老婆孩子让人杀了,心里能不着急上火吗?因此对敌军的士气也是沉重的打击。

    在将敌军外围据点拔除后,赵昺随即下转入第二阶段的作战。这时各部向敌境纵深渗透,‘摸’清敌军调动和物资囤积情况,以确定敌作战方向和目标。在这个阶段,赵昺授权当面的军事主管机宜之权,在发现有价值的目标后可以不经请示批准,可以自行决定发起攻击,跨辖区的可协调友军协同作战,一切以打击敌军,扰‘乱’其作战计划为目的。

    赵昺同时强调,友军因作战而进入己方辖区,要尽全力予以配合及协助,有伤病积极以与治疗,物资需要补充不得推脱,需要配合作战要积极协调,发现遇险要及时派兵救援。对因为争功,而出现见死不救,或动作迟缓、态度消极、冷漠者严惩不殆。

    通过这两个阶段的作战,各部都取得了不错的战绩。总计拔除了敌军大小据点一百多个,歼敌三千余;破坏灌溉沟渠合计二百余里,水闸、水坝一百余座。摧毁百户以上屯田点三十余,烧毁粮食十数万石,房屋上千间,打死打伤百户以下敌军数百人,杀死耕牛二百余头。

    另外袭击了几个敌方物资囤积地,战果颇丰。说来敌军也是大意了,他们以为隔着长江宋军难以不知不觉的通过,且也是为了输送方便,将物资中转点设置在江河边的码头上。宋军突击队采用小型战船搭载火箭发‘射’器的方式,通过支流,河汊渗透进去,进行远距离轰击,得手后迅速撤离,取得了不俗的战绩。

    当然对于敌重要目标,各部也不惜出动大军进行强攻。雷池一战,江州动员了一个师的步军,与长江水军协同作战,在突击队的引导下强行突破江岸敌军的拦阻进入雷池,将藏于湖湾的船只和打造的木筏摧毁大半,双方‘激’战竟日,然后在炮火的掩护下从容撤回南岸。

    赵昺翻看着各处传来的战报,总体上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虽然此次己方也有损失,但是战斗发生在敌占区,对江南影响甚微。通过一系列的过江突袭、侦察作战,不仅扰‘乱’了敌军的视线,给其造成了一定的物资损失,使其难以判断宋军的目的,更重要的是使赵昺得以从中判读出敌军此次的作战计划。这让他吃惊不小,敌军若真是在上、中、下游同时展开渡江,还真是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也出乎他的意料。

    首先赵昺没有想到敌军会有胆量在水军处于劣势的情况下,进行全线出击,同时发起渡江作战;再者此次作战地域广阔,使得己方各军难以相互为援,只能各自为战;再者三路敌军相互为犄角,只要有一处突破,便能向东、向西迂回,使得整条防线动摇。好在现在判明了情况,可以有针对‘性’的及早采取措施,弥补漏‘洞’。

    而让赵昺感到欣慰的是这次新作战形式的尝试,让他有了更多的手段。此次作战多采用小部队通过渗透、突袭行动,有针对‘性’的对特定目标进行打击,有点类似于现代战争中的特种作战。但是他却以为也只是类似,因为在这个时代,特种作战的基础不存在,且在部队的编成上也没有此单位。若是说有,也只有事务局的行动队勉强可以算的上。

    在前世网上有很多关于中国古代特种部队的说法,甚至还总结了中国古代六大特种部队,十二大特种部队等等排名。但是赵昺来到这个时代后,才发现事实和网络盛传的“十大名刀”一样,大多不靠谱。比如所谓的秦国铁鹰卫士,唐代陌刀营,燕云十八骑,臆造成分太大,与历史记载相去甚远。还有北府兵、魏武卒等等,虽然的确是‘精’锐,但都执行常规军事任务,不能算特种部队。

    且古代和近代兵种单一,各个兵种单兵之间战斗力基本一样,进行的往往都是大规模的正面作战,特种部队往往是小规模,没有施展的空间。刺杀敌军军将也非易事,想想万余军队结成的营寨就有十数里方圆,想从其中找出主将的居所岂是易事。而主将往往居于中心,层层的岗哨如何躲过去,其身边的警卫也不是死人,往往还‘精’锐部队,怎会任你如入无人之境的将主将宰了。

    即便说历朝皇帝的卫队和将领的亲军,汉代的羽林孤儿,高顺的陷阵营,岳家军的背嵬军,明代的三大营,这些部队在参战时都有可能执行深入敌后、搜捕逃脱的敌军重要人物、斩杀敌军将领等等特殊任务,能像现代战争派遣一支少量‘精’锐力量进行摧毁和斩首。

    可这是古代,在侦查上没有航空航天侦查的协助,发现后方重要目标是很困难的。即使发现后,也需要可以进行破坏的武器,在没有先进的通讯联络手段和装备‘精’准的远程武器的情况下,这样的行动成功率是非常低的,还还远不如通过高机动部队进行一次合围。

    赵昺实施的行动看似成功了,但他派出的小部队皆是各部‘精’挑细选出来的‘精’锐,配合各部的斥候进行敌后近距离侦察和突袭作战,在目标的选择上也是远离主力,战斗力较弱的辅兵。遇到重要目标也无法独立完成作战,尚需要主力部队的协助才能完成。不过赵昺觉得这也能算是一种特种作战的有益尝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