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推荐一个可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大家可以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可以省不少辛苦钱。

    “右相,南朝水军已经兵至黄河口外海,封锁了出入的水道,以致高丽水军无法进入淮河。。: 。”‘蒙’军山东、河北‘蒙’古军都万户巴儿术急匆匆的闯进帅府后堂向伯颜禀告道。

    “哦,南朝水军与我朝虽未达成协议,却也井水不犯河水,一般战船不过长江口的,这是为何?”正伏案处理公务的伯颜抬起头惊诧地道。

    伯颜去岁受命与南朝和议,叹了一年毫无成果,他自知非是南朝没有诚意,而是己方要价太高。但是也为真金稳定朝政争取了时间,如今后党已经全面败落,察必太后已经被幽闭在后宫中,桑哥业已被削去了大部的权力,基本在家务闲。

    可如今朝廷的经济危机却是越发严重,失去江南也等于丢掉了钱袋子,先帝忽必烈是有名的大手大脚,而真金为了收拢人心,自然也得拿出真金白银的大肆封赏。西北的战事仍未熄,消耗的钱粮无数,但朝廷百般筹措也只维持现状,无力援西,对诸王历年的赏赐也不得不削减,这又引发了各宗王的不满。

    破解财政危机之道,一是加征赋税,二是夺回江南。但是朝中权势渐长的汉臣们以为税赋已经十分沉重,若是在加征会导致民怨沸腾,在他们不断的劝谏下,一心采用汉法的真金动摇了。那剩下的办法只有重新夺回江南,于是乎伯颜便二次主持攻打江南。

    按照制度,朝廷设有行枢密院和枢密分院,其基本原则是“遇方面有警,则置行枢密院,事已则废,而移都镇抚司属行省”。所谓有警,主要是指兵事。无论全国哪个地区,只要出现战事,多在当地置行枢密院,枢密分院也因“兵兴”而设,但其主要分布在腹里地区以及岭北行省。这些地区本来已有重兵屯戍,设分枢密院则是为了进一步强化对当地的军事管制。

    不过随着南朝重回江南,战略重点便转移到河南江北行省,伯颜以右相身份兼领行省枢密使,全面主持战事。在地域上河南江北行省基本与宋朝北部地区隔江对峙,他受命后便开始谋划,一边以和议拖住宋军,使其放松警惕,一边重建损失惨重的水军。

    失去江南的同时,‘蒙’元的造船能力大为减弱,伯颜便请诏由高丽建造战船五百艘,同时在山东、河北征募擅水者编练水军,这样既便于保密,防止被南朝侦知,又可达到突袭之效。而他也将行省所属两个都万户府南移,即为战争做准备,又可防止宋军渡江。

    在伯颜看来,大宋的长江防线,现在就如同一条长蛇。因而他计划由新编的水军和回回水军通过运河在扬州集结率先南渡,直取南朝的临安;与此同时河南淮北都万户府自襄樊南下,攻打鄂州。稍后,集中两个万户府的兵力在江州发起攻击,就如同破解长蛇阵一般,按住头尾,使他们头尾不能相顾,再拦腰切断,打破整个大阵。

    “禀右相,高丽水军缺乏粮饷,沿途抢了艘商船,正遇到南朝水军!”巴儿术回禀道。

    “‘混’账东西,他们抢了一艘商船,宋军会派出战船穷追不舍,围追堵截吗?”伯颜听了大怒,拍案道。

    “右相,这些高丽人是穷疯了,刚刚入海便吵着要粮要饷,原来他们是空船而来,并没有携带辎重!”巴儿术嬉笑着道。

    “这个本相已经知晓,不是在明州已经补充过了,怎么还去招惹南朝商船!”伯颜皱了皱眉道。当时高丽水军要求在明州靠港泊船补充淡水,他觉着没有什么不妥,便答应了。谁知靠岸后,高丽水军就以缺乏粮食,不肯再走,滞留明州。而此时正是用人之时,他也只能就地令山东河北都万户府给他们补充了粮食,这才在滞留了十余日后上路。

    “想是高丽人贪得无厌,吃的嘴滑了,便又去抢劫商船呗!”巴儿术撇撇嘴道。

    “是不是你们克扣了粮饷,没有补足其所缺?”伯颜发现巴儿术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立刻被捕捉到了,他厉声喝问道。

    “右相……右相也知,自南朝攻陷江南后,各军全靠屯田补充所缺,朝廷没有一粒粮饷拨下来,各万户日子也很艰难啊!”巴儿术见自己的小手段被右相叫破,尴尬地解释道。

    “此时用兵,便是为了重克江南,解决粮饷所缺。高丽水军跨海而来,不也正是为此,若是没了他们,又如何跨过大江!”伯颜听了其解释怒‘色’少减,却依然训斥道。说是这么说,但是他当下也难以解决这个问题。

    造成当下的窘境,其实是与当前的军制有关,而伯颜也参与了设计,他自然清楚其中的利弊。‘蒙’军初时实行全民皆兵的制度,上马为兵,下马为民。男丁充军出征,家属和童仆按千户在后方或随军从事生产,经营畜群和其它产业,供应前方。灭了金、宋后,留驻的探马赤军有了固定驻地后,家属陆续从草原牧区迁到中原农区,逐渐与‘蒙’古本部脱离关系,形成了军户制度。

    同募兵制相比,实行军户制,士卒不易逃亡,可以保证元朝军队有稳定的兵源;同时,由于军费中的很大一部分由军户供给,因而可以使政fu维持一支庞大的军队而负担又不致过重。除实行军户制外,在部分地区还搞募兵,招募一些愿意从军的死士,这些人多编组于炮军、弩军、水手军、匠军中。

    又与汉军和新附军不同,探马赤军户是自备;汉军军人则由政fu发给冬夏装,配备武器,每人每月发给米五斗、盐一斤;新附军士的装备,全部由政fu供给,每人每月发给六斗米、一斤盐,并给其家庭发放四斗米、一斤盐。汉军军士服装的不足部分以及其他装备与开支,则由军户自理。

    大体有这样几种办法:或是由军户直接将所需费用送到军中,称为封椿钱,也叫封装钱;或是由所在军队预以官钱,给戍军费,而以各奥鲁所征还官;或是先于奥鲁内收敛数足,解中书省纳讫,凭都、省咨文数目,于行省见在钱内支散军人用度;比较普遍的是,由各万户、千户派人到军士所在奥鲁,协同差来的千户、百户,向正、贴军户征取。

    但是出征军人每年所需各项费用是相当大的。征戍远方,一兵岁费,不啻千缗、千缗,这相当于五十至百石米的价值。承担这样的开支,对许多军户来说是很困难的。由于军户负担过重,加之军官对士卒的剥削和压迫十分残酷,以至军户日蹙,军官日富。贫苦军户却仍被迫出军,久服劳苦,近者六七千里,远者万里之外,每遇收捕出征,万死一生。为此,不少正、贴军户常常不得不典卖土地,有的甚至沦为乞丐。

    “右相,话是如此,但也要体谅小将的苦衷!”巴儿术皮笑‘肉’不笑地道。

    “此前每逢征战,还能有些赏赐和抢些财物。可平定了南朝之后,朝廷令各军镇抚一方,实行军屯,所属各军辛辛苦苦开垦荒地,刚将地养熟了,有了些收成。但是朝廷却又要增加赋税,将余粮尽数收走不说,却又在这‘春’耕之时南调,田都没有人耕种,定是要减产的。却还要自备粮饷,衣装,制造武器,待秋后缴了税赋,剩余的恐怕都熬不过冬天去。小将手下还有数万张嘴等着吃饭,不早做些打算又如何应付!”

    “本相自会向朝廷请免赋税,而你们只需打赢这一仗,江南如山的粮食,数不清的金银便都是囊中之物,还愁过了冬,吃不上饭!”伯颜听了只能画张饼先给他们,当下到处伸手要钱,朝廷都快揭不开锅了,拿什么补贴他们。但也知其所言不假,此战要是胜了一切都好说;可若是败了,虽然能少些吃饭的,但淮西和淮东这两边主要的税赋之地也颗粒无收的话,那么饥荒也就在眼前了。

    他深知当前的情况,在设有军屯的各卫军,士兵被分为正军和屯军两部分,分别编组和管理。土地主要是因战争破坏而荒废的空地,由朝廷发给耕牛、农具和种子,或者给钞作兴建屯田之资。但军屯的土地仍归国家所有,而屯军要按规定‘交’纳粮食,作为地租和赋税。

    正军从事‘操’练,负防守之责;屯军专事耕种,为军队提供粮食。屯田的士兵,有的就地落户,或全户入屯;有的是单身入屯,定期轮换。屯军与正军的比例一般为每万人,内有两千屯田军,发展到后来,屯田军甚至占一半,而地方各万户府也都拨出一部分军人屯田,并设立千户所管理,或立屯由百户管理,以期多获得些收入。

    全国范围的大面积的军屯,对于恢复和发展农业生产,尤其是边疆地区的开发,对于解决庞大军队的供给,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但是由于军屯官吏为从中敛财,便残酷压迫剥削屯军,且这种现象日趋严重,使得备受压迫的征戍军人和军户往往被迫逃亡,有的则出家为僧道,以躲避军役。

    伯颜自然也知道巴儿术这样的都万户,已经将这些屯军和土地视为自己的‘私’产,每年从中获得巨额利润。如今让他们放弃嘴里的‘肉’,已不情愿,而自己令他们补充给高丽军,就如同虎口夺食,割他们身上的‘肉’一般,自然是能少给就少给,能不给就不给了。可朝廷不愿出钱,给些废纸一般的宝钞,让他说话也‘挺’不直腰杆儿,不敢多加训斥,以免‘激’起兵变。

    如今得不到补给的高丽水军,便自己去想办法了,仗着自身的优势,劫掠商船,凭本事自给自足了。若是平日,倒也罢了,但让伯颜恼火的是他们分不清轻重。按照他的计划,这些高丽水军到达明州后,将搭载着新训练出来的五万水军自淮河出海口进入,然后会同回回水军,沿运河南下攻取镇江后,便可顺运河继续南下,直驱杭州,夺取江东。

    但是现在高丽水军被堵在了海上不说,连搭载的水军也跟着在海上漂。可反过来想想,高丽人也是被‘逼’的没法儿了。仅两次东征日本,不仅令高丽先后打造了数千艘战船,预备粮饷,还征发了大批军队随征,已经让其国力大损,民怨沸腾。这次又再次征调,已然国力匮竭的高丽根本再筹措不出粮饷了,才让他们空船而来。

    “可否与南朝水军商议一下,让他们尽快退军呢?”这时副都万户秃格‘插’言道。

    “怎么商议,他们千里迢迢而来,怎会轻易退军!”巴儿术白了自己的副手一眼道。

    “将军,南军不是要我们‘交’出劫掠的财物和杀人越货的海匪,他们便会退军吗?只要将那些高丽人去顶罪便好了!”秃格笑着说道。

    “没有那么容易,他们是打着为商船护航的旗号来的,即便我们想将高丽人‘交’出去,可其还在海上,难道让他们去自首吗?再者他们为何封锁河口,就是已经将咱们当做了帮凶,是让你顶罪去,还是让本帅献上人头啊!”巴儿术点着其言道,就差骂起没脑子了。

    “晚了,南朝水军起初也许是真的为商船护航,剿灭海匪而来,可他们发现如此多的战船南下,且搭载如此多的军兵,便已认定是要准备南下攻取江南,又岂肯放过他们。”伯颜叹口气道。

    “右相,那就只有调回回水军前去接应,与敌在海上决战,将其灭了,渡江时反而会少些阻力。”巴儿术言道。

    “呵呵,只怕我们根本不是南朝水军的对手,即便派了援军前去,恐也是有去无回!”伯颜苦笑着道。

    “禀,右相、两位都帅,又有急报送到,称南军自多处渡江侵扰江北!”这时又有军兵进来禀告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