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知道发行新钞不仅是关系国计民生的大事,也是一件极为繁琐的事情,面对两人提出的问题,他一时间也难以解答。但事情已经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地步了,作为一国之君他没有退宿的余地,更不能表现出怯懦,只能是迎难而上,直至将问题解决掉。

    既然决心一下,就要坚定的走下去。赵昺将两人的提问一一记下,沉思片刻捋了捋头绪。将此项工作分成前期、中期和后期三个阶段,那么再将三项工作一一拆解,逐步细化,落实到每一个部门、每一个人,直至完成计划。

    首先要确定的是项目负责人,户部和总计司是大宋朝掌管财富的两大部门,当然也就是以他们为主体,眼前肯定是以他们为主导了。赵昺知道更换货币对经济、民生都有着极大的影响,若是消息泄露必然会导致恐慌,引发抢购,导致物价波动,当然也会有投机者利用此次机会取利,因而当下最重要的是要保密,严防消息泄露。

    “发行新币事关国运,其中困难自不必言,但也不能知难而退,此事又不宜广为人知,朕打算先以二位为首筹备此事,待有了眉目再行通报给各省部,此前不得向外泄露半个字,违者严惩不贷。”赵昺想明白了,扫视了二人一眼沉声道。

    “属下谨遵圣命,愿为君分忧!”两人起身齐齐施礼道。

    “好,坐吧!”赵昺压压手道,“发行新币事务繁杂,仅凭咱们君臣三人是难以完成的,你们回去后各自暗中抽调富有经验的干吏组成筹备组,人员宜精不宜多,以陈尚书为主,庄主事为副,主持此事。朕会安排一个安全和秘密的场所作为办公之地,进行前期的准备工作。此阶段你们只需向朕负责,不得向其他任何人,包括左、右相泄露一字。”

    “是,属下明白!”陈则翁拱手施礼道,“当下筹备组的任务是什么,还请陛下示下。”

    “当前主要是确定货币的样式、币值、摸清各地兑换比率,制作样钱,并制定出相应方案以供参考!”赵昺言道。

    “陛下以为发行纸币,还是金属币,又采用何种金属?”庄世林听罢沉吟片刻问道,他知道这种事情不是他们某个人可以确定的,这一切都需皇帝定夺,当下最好还是问清楚。

    “纸币经济且便利,易于携带和流通,不宜仿制,只是自身币值低,不宜取得市场信任;金属币本身币值较高,容易获得市场信任,但自身重量较大,携带困难。不过制造简单比之纸币更易被仿制,且一旦所用金属短缺时,便会有不法者收集融化而造成流通不足的风险!”赵昺首先分析了下金属货币和纸币的优缺点,但是他觉得金属货币缺点更大。

    “朕以为还是要以纸币为主,其制造成本较低,且便于携带,且能节约所需的金属用于打造兵器。至于以金属作为货币,朕以为还需慎重!”赵昺深知依照‘格雷欣法则’中的劣币驱逐良币的规律,若是金属币本身价值低,很容易被造价。而若提高成色,则超过了货币本身价值,便会引发货币走私,这在大宋历史上屡禁不止,且造成严重的后果。

    “陛下,属下以为应以纸币为主,铜币为辅。毕竟在民间和市场上仍流通着巨量的铜、铁钱,若是一朝废止则会引发不安,人们或是抢兑,或是将铜铁钱作为储蓄留存起来私下流通,从而影响到新币的推行和流通。”庄世林商人出身,很容易发现其中的弊端,想想又道,“因此属下以为还是应该铸造一批成色好的铜币,用于兑换流通的铜铁币,如此仿造者没有利润自然不会去做,而新币价值高也容易取得民间的信任,便于推行新钞!”

    “陛下,发行新币事关重大,是否听取下其他宰执的意见?”陈则翁却是有些犹豫,请示道。

    “休要考虑别人,只说汝以为如何最好?”赵昺看看其笑着道。

    “陛下,属下以为庄主事提议甚好!”陈则翁迟疑了下言道。

    “既然你们二位都说可行,便是对的,就以纸币为主,铜币为辅。朝中那些家伙对此并不精通,可只要问他们就敢胡说,最后久议不决,反而误了大事!”赵昺一拍桌几就算定了下来。

    “好,就依陛下!”陈则翁笑笑道。

    “陈尚书此言差矣,是朕依了你们,出了错是要追究你们责任的,切不可赖到朕的头上!”赵昺却板起脸笑道。

    “呵呵,属下愿承担一切责任!”陈则翁拱手笑笑道。他嘴里这么说,其实心中十分清楚,小皇帝绝非是推脱责任之人,更不会让属下代己受过。

    “陛下,既然如此,那属下还想请一人加入进来,以利于加快进度!”庄世林这时施礼道。

    “汝是想让郑主事参与其中?”赵昺听了略加思索便明白了。

    “正是!”庄世林点点头道。

    “事务局的郑主事吗?他也通晓此事!”陈则翁惊诧的问道。在他的印象中郑虎臣是个极为神秘的人,其很少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大小朝会上也从不露面,跟朝中臣僚也素无交往。但是他知道其甚是被小皇帝信任,但具体做什么没有人知道,只是传闻其专司收集情报,掌管着大宋最为隐秘的情报机关。

    “这……”庄世林看了看却没有敢回答,他也意识到自己失言了,而未经允许他也不敢透露一言半语的。

    “陈尚书勿疑,其中有些事情涉及朝中一段隐秘,泄露出去将会引发场轩然大波,甚至危及社稷,不过此事你们协同办理,其确是能成为一大助力。朕会知会其提供协助,应该让汝知道的也会告知,但万勿泄露出去,免得招致祸端!”赵昺想了想言道。

    “是,属下谨记陛下嘱托!”陈则翁施礼道,他知道皇家隐秘之事最好不要涉及,更不要试图窥探,否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赵昺点点头没有再多言,他以为刚才庄世林的话虽然唐突,但是却不无道理。要知道制作一张假币,呸,现在是真钱了,即便是古代也并非简单的事情,其实现代也在有些方面也在延续此时的做法。而制币从古至今也皆是国家的最高机密,知道核心机密的人少之又少,可在江南失陷之后,朝廷所属的制币场中的工匠早已逃散,要想重新组建,并投入生产将是十分困难的事情。

    当年因为缺钱,赵昺不得不采用捞偏门的办法,干起了制造假币的勾当。而这种事情在士大夫们的眼里就是鸡鸣狗盗的苟且之事,难以容忍的,使得他不得不在极为保密的情况下运作,他参与了从所有的过程,所以说可以称得上‘专家’了,也知道其中的艰难。

    首先为防范伪造,历代发行的纸钞采用特殊的材料,并掺有其他物质来制作钞纸,尽量使一般人难以得到。宋朝的交子,就是采用楮皮制造的楮券,故纸币又有“楮皮“之称。元朝制钞主要用桑皮纸,其制作也十分繁琐,先是将桑树皮剥下,取出桑树皮与质间的一层极薄内皮,将其浸泡水平,然后倒入臼中,捣烂成浆,铺开加压,阴干后即成钞纸。

    正是由于政府对钞料采取垄断手段,这就在客观上一定程度地限制了造假者的原料来源,虽不能完全杜绝造假现象,却能遏制伪钞的大量出现,但当改朝换代后,新朝代采用与前朝旧钞相似的原料印造新钞时,造伪者就会大量收购前代废旧纸钞,打浆后作为制造伪钞的钞料。因此,单凭原料限制是难以消除假币的,还必须有其他一系列相应的措施。

    最为普遍的办法就是绘制较复杂的图案,使作伪者不易临摹仿制。宋交子钞版其图案由“屋木人物“组成,加上“铺户押字,各自隐密题号、朱墨间错“,就成为很好的防伪手段。金代交钞图案比较复杂,前期钞币形四周画龙鹤图案,后期交钞“外为阑,作花纹“。元纸钞图案,分为边栏图案和钱贯图案两种,其边栏图案较为复杂,钱贯图案描绘线贯图形,以显示其面值,让不识字的人也能分辨,用意就在于防伪。

    而为了恐吓造假者,钞面有时还会印有上造伪处罚与举报奖赏规定以便进一步遏制伪造纸钞行为,从金代起纸钞上均有对伪造纸钞者的法律处罚及对揭发者的奖赏规定,以增强其警示与监督作用。金代贞元年间交钞上即篆书:“伪造交钞者斩,告捕者赏钱三百贯“,元代至元宝钞上印有:“伪造者处死,首告者赏银五锭“。的字样。

    为了免的引发市场混乱,其实历代更换新币也是采用与赵昺当下类似的办法,先由特别任命的官员试制样币,他们不仅要在每一张纸币上具名,而且还要盖章。当他们依次办完这几道手续后,再由皇帝任命的总管,把他所保管的御印,在银朱中一蘸,盖在纸上,于是印的形态,因银朱而留在纸上,永不褪色。而纸币经过这样处理后,不仅取得了通用货币的充分权威和信用,且这依然是防伪的措施之一,皇帝用的印泥不是一般人可得的,印章的使用也增加了伪造的难度。

    事务局起先收编‘火门’专司制造假币,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了一整套体系,从造纸、雕版到印刷全部可以独立完成,并形成了规模,称之为‘大元第二造币厂’都不为过,也可想见赵昺从中获得了多少资金。但随着蒙元纸钞的泛滥,贬值的极为厉害,快已经到了收不回成本的地步,不过他也没有解散假币作坊。

    赵昺之所以保留这个作坊,还好吃好喝的养着他们,起初只不过担心那些‘专业人才’流散到社会上,转而重操旧业,那就是害人害己了。可若是将他们都‘处理’掉,说实话他还真有些舍不得,于是转而让他们印制盐钞,谁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如今又能派上大用场。

    “陛下,属下还有个建议,可否将今年夏税中收缴的丝帛暂留于地方,稍缓收入两库之中!”庄世林见小皇帝并没有生气,转而又提出了一个建议。

    “为何?”没等赵昺说话,陈则翁就急了,要知道夏税之中丝绸、锦帛是一项重要的收入,若是存于地方就有可能被挪用,损失却要由户部来承担。

    “陈尚书莫急,先听听他的理由!”赵昺压压手,让陈则翁坐下,又指指庄世林道。

    “陛下,属下突然想起一则前朝趣事,也许有助于新币发行之事……”庄世林笑笑说道。

    听着庄世林的故事,其虽未点明是何朝何代,但赵昺以为故事这家伙就是自己编出来的,借以言事。故事大意就是人们买卖商品用的是铁钱,这铁钱很重,很不适宜携带。有一个官员便上书朝廷要求废止铁钱,朝廷决定换币,但要很长时间才执行。但不知怎的,京城里人都传铁钱马上就要废了,得赶快花掉。

    为此大家争着用铁钱买东西,可是卖东西的人也知道铁钱要废了,所以不肯收铁钱。买卖双方于是起了争执,整个京城为之骚乱,许多商人甚至关了店铺。一时之间人心惶惶,城内一片萧条景象。朝中的官员又上书要求禁止这种情况,尽快取消铁钱,可新钱又无法及时上市。怎样平息风波呢?一位大臣提出:

    如果突然禁止铁钱的使用,人们会更加疑惑,更加骚乱,不如召来丝绢商,让他们把家中的丝绢拿出几百匹去卖,说“凡是买丝绢的一律要交钱”,这样一来,铁钱就容易集中在几个商人手里。然后朝廷再对几个丝绢商人进行新币的等价交换。这样,市场的秩序可以稳定,人心也就安稳了。

    “陈尚书以为呢?”听完了,赵昺看向陈则翁问道。

    “陛下,属下以为庄主事此计甚是高明,可以从中借鉴!”陈则翁向庄世林拱拱手,又回答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