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番议论后,定下了以攻代守的战术来化解蒙元将要发起的进攻,众将于是开始商讨兵力的运用,战线的划分及各军如何协同。但赵昺却发现江钲及湖广战区所属各军的将领却是有些兴趣索然,神情落寂,他略一思索便明白了,此次战斗主要是在沿长江下游展开,但是驻湖广各军皆驻扎在中上游及湖广地区,打得再热闹,他们也只有看戏的份儿。且军中要有军功在身,才能升迁和封赏,可他们却没有机会,自然兴趣不高。  “江都帅,如今大理和广西南路部分地区及江陵以西尚在敌手,终是我们的心腹之患,如何消除,汝可有良策?”赵昺又想起此节,便出声相询道。  “陛下,臣以为要消除蒙元对我侧翼的威胁,只有攻取大理和川蜀才能保江南太平!”江钲略一思索道。  “江都帅对进取西南可有腹案?”赵昺接着问道。  “陛下,臣曾与众将议过如何改善当前被动的防御态势,众将皆以为虽然我们的防御方向在江北,但是西南正如陛下所言乃是心腹之患,一日不复就要屯驻重兵备战。但是蒙元占据上游,居高临下,先占有地利,向下攻击总是占些便宜的。一旦鄂州失守,敌军就能顺江南下,直逼京畿地区。”江钲言道。  “嗯,江都帅所言不错,这也是朕之所忧。但是川蜀历经兵火,百姓几被屠戮殆尽,再不是昔日富庶的天府之国,若是我军收复川蜀,当地财赋不能自给,全需仰仗江南输送,这将是极大的负担;而进取大理,收复广南,那里却是俚民聚居区,我们都哪里的形势不知、地理不明,且叛附无常,同样会牵扯到我们极大的精力。”赵昺点点头,说出了自己的忧虑。  “陛下之忧甚是。臣亦曾想过解决之道,本欲向陛下进言,但又觉其中尚有不足。”江钲迟疑了下道。  “江都帅但说无妨,我们共同参详!”赵昺面露喜色地道。  “陛下,臣以为可采用先取西川,缓取湘西和大理!”江钲言道。  “愿闻其详!”赵昺喝了口茶言道。  “正如陛下所言,蜀地如今人口稀少,已成荒芜之地,从目前形势来看却非战略要地,但是西川正扼住长江上游,只要西川稳固,下游则无忧矣……”江钲沉思片刻道出自己的想法。  当年蒙古侵入蜀地,蒙古骑兵擅长攻城掠地,使用包围、火攻、炮攻、水攻、地道诸多战术,大宋传统的城池往往建造在河流之畔的台地上,城池下是一望无垠的开阔地带,蒙古骑兵“来如天坠,去如电逝”,宋人步兵一经冲击,便如潮水般溃散。在蒙古骑兵面前并没有太多抵抗力。  后抗蒙名将余玠出任四川安抚制置使,主持四川防线。余玠此前任淮东制置副使,两淮地区的百姓常在山中立寨栅自卫,称为“山水寨”。鉴于蒙古骑兵游走无定,川西平原又无险可守,余玠受山水寨启发,将城池搬到山间,建立山城防御体系。  宋代的山城大多座落在依山傍水的山崖之上,平均海拔虽仅三五百米,却峭壁环绕,远比人造城墙险要,有的地方甚至可以凭借天险而不筑城。“方山”山顶平坦,周回数百十亩至数十里不等,有田可耕,有林可用,有水可饮,适合军队长期驻守,逃亡的百姓也来到山城耕作生息,又为军队提供了必要的粮草。  余玠领导四川军民共建立了八十余座山城,这些山城扼守在两江之汇,或坐落于险滩之旁,嘉陵江沿线的有苦竹隘、大获城、运山城、青居城、钓鱼城、多功城,渠江沿线的得汉城、平梁城、小宁城、大良城,沱江沿线的云顶城、虎头城,长江沿线的白帝城、神臂城、天生城等等。它们依托嘉陵江、渠江、沱江、长江,彼此之间互为倚角,组成了一条严密的军事防线。  “在这些山城面前,蒙古铁骑失去了速度的优势,且山城之间以舟楫往来,又令不善水战的蒙古人吃尽了苦头。阻敌四十余年,使其难以沿江而下威胁京畿,可惜的是诸多山城非被敌攻克,而是守将怯战降敌。不过臣有闻,至今灵霄城仍在坚守,未被蒙元攻克。”江钲言道。  “哦,朕以为钓鱼城请降之后,西川再无我军,没想到尚有忠勇之士在坚持。”赵昺有些吃惊,在他的印象中,钓鱼城在宋亡之后仍坚持了数年,为保全城百姓才与敌达成协议请降。而今居然还有一座城在大宋军民的坚守下,实在超出了他的想象。  “陛下,臣以为可遣军沿江而上,收复、重建山城,恢复防御体系,他们可屯军自给,并不需朝廷多少钱粮。而一旦收复淮西后,形势进一步好转,便可以此为基地进取蜀地,威胁蒙元肇始之地!”江钲言道。  “嗯,速取西川确是可消除来自上游的威胁,但朕以为当下战局尚未明朗,一旦失利或战事扩大,尚需自湖广调兵增援。且下月梅雨季来临,江水将暴涨,入川水道本就水流川急,丰水期船只更是逆水难行,时间上亦已不允许。”赵昺点点头,认为其策可取,却又摆明自己的观点道,“不过朕以为当下可加强对西川的侦察,摸清情况,并与凌霄城取得联系,同时加强山地攻守训练,择机一举攻取西川。”  “陛下明断!”江钲见小皇帝接受了自己的建议,兴奋地施礼道。  “勿需多礼,江都帅的缓攻湘西,慢取大理是何意呢?”赵昺抬手道。其实他也急于需要一个妥善的处置之策,消除潜在的隐患,便可放手对付正面之敌,收复两淮,进军中原。  “陛下,臣以为湘西地区俚民聚集,我朝亦实施羁縻之策,他们虽有反叛,但百余年来也算相安无事。而大理与我朝向来修好,并自愿为藩,接受我朝封敕。而若是动兵强取,必然引发冲突,不若趁其动乱,征伐不休之际实施怀柔之策,引其自行归附,逐步收复广西,使其成为抵御蒙元的藩篱。”江钲言道。  “大理又如何?”赵昺接着问道。  “陛下,可曾听说过‘爨白军’?”江钲略一沉吟问道。  “爨白军,朕未曾听闻过?其有何来历!”赵昺想了想,大宋军中并无此番号,前世的记忆中也没有印象,他摇摇头道。  “这也难怪陛下不知,此军号非是我朝所有,且业已消失了三十年了,若非臣镇守湖广,也是一无所知……!”江钲笑笑,然后说起此军的来历。  宝佑元年蒙古为攻灭南宋,进兵大理以对南宋形成合围之势。高氏宰相带兵抵御被杀,段氏国王出逃,后被俘。忽必烈封大理末代国王为大理世袭总管,管理大理城附近地区,并封一子为梁王,世袭监理云南。随后蒙古对云南实行的军事管制。  开庆元年,蒙哥发动大规模的灭宋战争的时候,命兀良合台自云南出兵,经广西北上,准备对南宋形成了夹击之势。其率兵自西南方突入宋境,以期北上与忽必烈所率的主力会师于潭州。宋军在邕州附近的横山寨、老苍关一线,陈兵数万,拦截蒙古军的前进。阿术在其父指挥下,“潜自间道”绕出其后,“冲其中坚”,大破宋军,成功地突破了宋军的阻拦。  此役战罢,兀良合台一军进展顺利,沿途蹴贵州,蹂象州,入静江府,连破辰、沅二州,直抵潭州城下。可一路伤亡难以得到补充,段氏感激忽必烈不杀之恩,征召白蛮与乌蛮子弟组成即爨白军,由大理国王段兴智的叔父段福率领,随蒙古军出征辅助其作战。与忽必烈在鄂州会合,沿江驻防。  后来,蒙古大汗蒙哥在钓鱼城战死,忽必烈返回蒙古继承汗位。他不信任兀良合台,并于景定二年遣散了兀部和爨白军。当时湘川黔渝一带尚为南宋控制,交通阻隔,部分爨白军还是跟随段福一起回到云南,而大部分将士则流落在长江沿岸地区。  忽必烈攻陷江南后,蒙古先在大理立元帅府,总制大理国旧地,后改为大理善阐都元帅府,再后改为云南诸路宣慰司,下辖万户、千户、百户府。淳祐年,忽必烈在云南始设立行省,任命赛典赤为平章政事,改万户、千户、百户府为路、府、州、县,云南从军事管制时期进入正常的行政管理阶段,并将首府由大理迁至中庆,结束了大理作为云南首府五百年的历史。  云南行省建立时,为了限制行省的权力,又分封蒙古亲王镇守云南,划给他们管辖范围和领地,不受行省约束。大理国段氏则“世袭大理总管”,管辖大理、善阐、威楚、统矢、会川、建昌、腾越等城,并划定滇西为其辖地,形成了蒙古亲王、行省及段氏总管三家统治的格局。  “江都帅是欲利用这些遗落在江南的爨白军熟知地形和人文的优势,协助我军攻取大理,可其不过万人,三十余年后,皆已老迈,又有几人能战呢?”赵昺听罢,已经大概明白了江钲的策略,但是仍有疑问道。  “陛下如此说也不错,但这爨氏可非寻常人可比!”江钲笑笑言道,“爨氏自称为颛顼、祝融氏和班彪、班固的后裔,因东汉末年班氏受封爨地,因而以封地名称爨为姓氏,并随着氏族的兴衰而不断南迁,先后经庸、蜀而入滇。通过仿庄跷变服从其俗和通婚联姻等方式而与当地土民融为一体,逐渐夷化。”  “朕过去只听闻南渡的汉人教化异族,归于王化,却还有汉人被异族夷化的,真是稀罕事!”赵昺听了饶有兴趣地道。  “臣初时看到此节也甚是惊讶。”江钲点头称是道,“爨氏在滇地站稳脚后,迅速崛起,始显于蜀汉时期,强盛于东晋。直至唐玄宗天宝七年,受到唐王朝扶持的南诏王阁罗凤才败爨氏,才彻底结束了爨氏家族独霸天南有四百余年的历史,乃至于魏、晋以后的汉史多将天南土民统称为爨蛮,从而取代了过去夷之称谓。”  “如此说爨氏也曾是王族了,但几百年后的今日,历经南诏和大理两世统治,他们只怕早已势衰,不复昔日之盛了!”赵昺轻叹口气道。几百年的时间,即便是王族也早已淹没在历史中,只剩下‘祖上也曾富过’的阿q式的哀叹了。  “陛下猜的不错,隋唐之时爨氏分裂成了东西两部,大抵以曲靖至建水为界。东部以乌蛮为主,西部则以白蛮为主,史称东爨乌蛮和西爨白蛮,爨氏亦由姓氏而成为一种族称。”江钲接着道,“爨氏分裂后,逐步形成大、小数十个部族,但无论是南诏,还是大理皆需他们的支持才能坐稳王座。而他们也会因为不满,而常常发动叛乱,与其他各部征战不休。”  “如此说来爨氏虽已经分裂,但是至今仍然有着不小的势力,足以影响一个王朝的兴衰了。江都帅的意思是利用这些流落江南的爨白军联络旧族,协助我军将蒙元势力驱逐出云南,建立一个亲宋的政权,或是归入我朝版图,从而消除隐患。”赵昺言道。  “陛下,臣并没有想的那么深远,只是想着可以借助爨氏遗族之力,击败蒙元!”江钲轻笑着道。  “朕记得在收复湖广之时,曾俘获不少蒙元设置的黎兵、洞兵、徭兵和畲兵等屯田军,可以从中挑选丁壮各自编组成军,以对我朝恭顺的头领委任军职。可以许诺他们若是助我军收复失地,委任他们官,其它细节我们再详议!”赵昺想想自己也可利用这些人编成‘还乡团’,助他们回归旧地,再以这些亲宋者为官,加以优抚政策的笼络,便能实现统治,减少叛乱的发生……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nt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