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来到这个时代还是头一次碰到这种流氓霸街,以致他以为在自己的治下早已是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太平盛世了,没想到今天大队出行反而遇到了这狗血事儿。而自己的御前护军都带着自己的标志,尤其是侍卫营穿着的是独特的黑色军服,这事情京中有眼睛的人都知道,谁见了都会退让几分,可今日此货居然敢寻事,不是傻子,那就是有所仗势。

    “放下,不要伤人!”赵昺知道倪亮的厉害的,看其架势就是要将人扔出去,若是实了,那货不死也半残了,对于有跟脚儿的人他也不敢轻易‘得罪’,急忙喝止道。

    “滚,敢来这里寻事,不知死吗?”倪亮听到小皇帝的话,心有不甘的将家丁放下,退了其一把喝道,可这一下,其也受不了,踉踉跄跄退了数步才站稳了脚。

    “禀五公子,此人率众冲撞行军队伍,卑职上前劝阻,其不小心打翻了头上的灯碗,烧了头发。卑职助其灭了火,也赔了不是,他们却依然不依不饶,阻断了道路。”负责开路的侍卫营军官,知道在外陛下不愿暴露身份之时,都是令人称作五公子的,施礼禀告道。

    “徐峰,知道他们是何人吗?”赵昺听了觉得这些人似是要故意生事,可让他想不通的是其胆子得有多大,竟然敢敢拿自己的护军开刀,于是疑惑地问道。

    “禀五公子,卑职不识此人,应该是新晋的权贵,京中其他人是不敢向侍卫营寻衅的。”徐峰回答道。

    “哦,那有意思了,你们注意警戒,防止有人钻空子!”赵昺觉得奇怪,这没头没脑的向自己近卫寻衅,不知道居心何在。

    “吾认识你,他人惧你这个御前护军都统,本侯却不怕你。现下汝纵兵伤了本侯,又当街殴打本侯的亲随,今日定要给个说法!”那个被烧了头发的家伙,这时整整了衣襟,将头发拢到脑后用锦带扎起,摇着折扇上前以手指点着倪亮道。

    “管你是何人,敢当街阻挡大队行军,一样军法行事!”倪亮是谁啊,他眼睛里除了皇帝,任你身居何职也不会放在眼中,况且是一个不知道的什么侯爷,伸手带刀道。

    “汝竟敢藐视圣上,吾乃是陛下亲封的咸平侯,当今的国舅,岂是汝一军汉可轻辱的。只待本侯回去禀明皇后,明日便将你下狱治罪!”那人却是不惧,上前一步道。

    “公子,你看……”倪亮上下打量了其一番,却是不认识,不过听其自报家门也没有贸然动手,而是搔搔头皮扭脸问小皇帝道。

    “失礼了,不知是哪位侯爷啊?”赵昺听了更是迷惑,自己大婚一下子娶进来六个老婆,照例对其家子弟都进行了敕封,却不知道这又是哪位便宜大舅子或是小舅子,而他也知咸平侯只是个县侯,与倪亮相比还差着一截,胆敢向其寻衅,不过是仗着国舅的身份。他拿过一盏灯笼,伸到其脸旁仔细看了看问道。

    “一末阶小兵,却也敢对本侯如此无礼!”那家伙却也不是无知之辈,还是认得军中阶级的,见赵昺身着一身没有任何标志的光板军服,只当其还是一个新入伍的小兵,却不知道此乃军中独一份儿,挥手将灯笼打落道。

    “咸平侯好大的脾气,汝可知这乃是天子脚下,吾等乃是陛下近前侍卫,汝如此蛮横,失的怕是陛下的脸面吧!”赵昺见状急忙上前将着火的灯笼踩灭,冷冷的反问道。

    “我吴家世代辅佐大宋,名满江南,若非迎娶我家妹子为后,其怎能在江南立足,又如何能亲政,分明是我吴家给了他脸面!”那人听闻上前一步凑到赵昺面前奸笑着道,而其身后的亲随们听了更是放肆的大笑。

    “哦,原来咸平侯乃是皇后的兄长,真是失敬了,看来以后还得要你们吴家多多看顾了!”赵昺抹掉其喷到脸上的唾沫星子,抱拳行礼道。

    “哼,只要倪都统给本侯跪下赔罪,此事本侯便不再追究,否则告知皇后娘娘,治尔等个不敬之罪!”那咸平侯冷哼一声傲慢地道。

    “是吗?吾倒要看看皇后娘娘敢治哪个的罪?”赵昺挺直了身子,沉声反问道。

    “好大的狗胆,竟敢口吐狂言,藐视皇后娘娘……哎呦!”咸平侯没想到这个小兵竟然敢一再挑衅自己,不禁勃然大怒,用手中的折扇敲向赵昺。可更让他没想到的是那‘小兵’比自己还横,左手夺过打向其的扇子,右手的马鞭劈头盖脸的就抽下去了,将他打翻在地。

    “打……给本侯打,自有本侯做主!”咸平侯也不知道自己挨了多少鞭子,只知道身上钻心的疼,不禁气急败坏地大吼道。

    “打!”侍卫营的任务就是保护皇帝的安全,而能入侍卫营的皆是各部精挑细选出来的初级军官,最小也是担任过队正的,不仅军事素质过硬,且都会些拳脚的,不会的在元妙的操练下也不会含糊。而最为重要的就是忠于陛下,在危险的时候敢于牺牲自己的性命去保护皇帝。另外就是要绝对服从命令,只要皇帝一声令下,不论眼前的是朝中重臣,还是皇亲贵胄,甚至的皇后、太后都不能有丝毫的含糊,要杀就不能让其活着。

    眼见一群人直奔小皇帝而来,侍卫营的官兵才不会在乎你一个什么小小的县侯,国舅又算个屁,听到命令立刻迎了上去。双方人马很快撞到了一起,侍卫营的官兵都有实战经验,是在见过血、杀过人的,且训练有素;而那些家丁也许街头斗殴是把好手,但是碰到官兵也不免腿软,况且对方人多势众,根本看不到头,即便一人戳他们一指头都能要了他们的命,因而未战先怯了。

    “你们真是不要命了,本侯这便进宫面圣,将你们治罪!”在这种情况下,结果不难判断,只是眨眼的功夫咸平侯府的一帮人已经被掀翻在地,蜷缩在地上不敢再动一下,以免激怒对方再遭痛殴。而咸平侯却是仍不服气,嚷嚷着要高御状。

    “呵呵……”听到其要告御状,侍卫营的一帮人都给逗乐了,连赵昺也给气的哭笑不得,他还见过这么蠢的家伙,哭都找不对庙门。

    “咸平侯,汝还不请罪退下!”眼见小皇帝去了一会儿,道路尚未打开,陆秀夫急忙到前边查看,恰好听到其所言,不禁大惊。暗骂这咸平侯真是不知死,小皇帝正对皇后有意见欲回宫问责,其又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岂不是火上浇油一般,他见小皇帝脸沉了下来,急忙喝止道。

    “拜见左相,本侯不知还请见谅!”咸平侯却认得陆秀夫,见其发话赶紧上前深施一礼道。

    “汝阻拦圣驾,还不请罪!”陆秀夫见状更是叫苦,小皇帝就在身边其偏偏不识,反向他行礼,自己就是想摆脱与吴家的关系也不可能了,可当下只能催促其请罪。

    “左相,陛下就在队伍中吗?”咸平侯听了却有些怕了,眼睛四处乱看道,却不识真人就在眼前。

    “何人在此寻衅,阻挡行军大队通行,还不让开!”恰在此事,一众衙役推开人群挤了进来,当先一人喝道,可看清情形,立刻向赵昺施礼道,“陛下,属下护驾不利,还请治罪!”

    “免礼!”赵昺看来人正是临安府尹蔡完义,抬手道,“蔡知府,此人妄称是咸平侯,当今国舅,不仅阻挡朕的行驾,还口出不敬之语,该当何罪?”

    “陛下,当斩!”蔡完义再施礼毫不犹豫地道。

    “斩!”赵昺点点头,看都不看早已吓得面如土色的咸平侯轻声道。

    “属下遵旨!”蔡完义施礼后,随即下令将咸平侯及一众狗腿子全部拿下。而衙役们打仗虽不比护军战斗力强,但是处理民间的突发事件却非护军所能比的,而百姓也更惧怕这些衙役,他们立刻吆喝着以棍杖驱赶人群,很快打开了场地,一队衙兵充当刽子手将捆绑起来的众人按在地上,便准备开斩。

    “陛下饶命,左相救命!”那咸平侯的反射弧有点忒长,刀压脖颈的时候才发现那小兵才是真龙,不停的哀求道。

    “陛下,所谓不知者不怪,咸平侯不识陛下真颜,以致出言不逊,也是情有可原。再者今日乃是上元前夜,百姓云集,在这良辰美夜当街杀人总是不吉之事,不若在佳节过后再行论处!”陆秀夫不住暗骂咸平侯真是蠢货,可也知此事牵连着皇后,甚至朝局的走势,也只得硬着头皮求情道。

    “陛下,今日数十万百姓皆涌向御街,此刻处斩人犯怕引发恐慌,届时骚乱一起便难以弹压,不若择时再行刑!”蔡完义想想也上前道。

    “嗯!”赵昺看看只是这一会儿功夫,御街已经堵得水泄不通,正如蔡完义所言一旦百姓惊恐争先逃离,难免发生踩踏事件,想想道,“将他们押往宫门前带枷示众,以儆效尤,然后细细审讯,问清是谁指示,又是谁给了他这么大的胆子!”

    “是,属下遵谕!”蔡完义施礼道,然后一边指挥衙役押解人犯,一边率兵在前开路……

    在临安府衙役的协助下,队伍又重新开始缓缓向前,而此时的心情各不相同。赵昺此刻的愤怒,在经历了刚刚的事情后,可以说又再次被叠加。一个小小的咸平侯就敢口出狂言,居然敢让自己的亲军都统给其磕头请罪,而其所仗势的无非是皇后,而更恰当的是其背后吴家盘根错节的势力。

    而这不能不引起赵昺的警惕,一个庞大的外戚家族对于皇权都是严重的威胁;另一方面让他不爽的是,其竟然敢大言不惭的说自己是依靠其才得以稳定江南,否则连亲政都不可能。他不相信吴家有此能力和胆量,但从此人的言行上来看,亦不能排除他们心怀这种心思。而他清楚一旦人生出了想法,慢慢就会形成自我心理暗示,觉得自己才是国家的主人,再往后就有可能随着野心膨胀,不由的付之于行动。

    赵昺清楚自己要想在江南站稳脚跟,当然需要士人集团的支持,而联姻是最为快捷的方式,但同时也伴随着风险的加大。而一旦外戚进入朝堂,且与朝臣的勾结就有可能形成后党,从而威胁到皇权,甚至取代皇权,可谓自己给自己培养了一个潜在的敌人。这正是大宋皇家一直禁止外戚担任宰执的原因,亦是他一直反对政治婚姻的缘故——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陆秀夫却是满脸的焦急向前张望,还不时的询问身边的亲随,似乎在期盼着什么。其实今日他前往武学邀请陛下回宫,也是担心小皇帝走向‘极端’,为了实现革新而不惜动用武力,希望能够以和平的方式完成过渡,不会引发朝廷的动荡。

    当陆秀夫发现小皇帝多日为归,只是在与诸将商议如何应对当前的敌情时,还是大宋了口气,可没想到一场灯会又让形势急转直下,引的小皇帝爆发了,竟然要回宫问罪于皇后。而他也清楚小皇帝与吴家联姻,虽然非自己一力促成,却也是出了力的。但并非是为了私利,只是希望通过与吴家及江南旧官宦的联姻,来拉拢江南士人,同时也可从中汲取人才,为国出力。

    可事与愿违,小皇帝极度抵触这桩婚姻,若非是太后以准其‘亲政’相胁,只怕吴氏之女是难以登上后位的。而他也知陛下在大婚后也只与皇后相处了一日便返回旧居,对其十分冷淡。吴氏受太后命主持灯会,确有不顾局势大操大办之嫌,其中也非没有讨好陛下之意,只是错在没有问过小皇帝便自作主张了。现下咸平侯又闹了这么一出,更加激化了矛盾,如何阻止小皇帝‘冲动’行事,成了最为迫切的事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