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皇帝和应节严两人的话一出口,大殿上众臣皆惊,大家也明白了陛下封闭宫门的意思,其哪里是担心账目太多吓跑了众人,而是为了防止殿上发生的事情外泄。且若陛下猜测属实,也足以说明这件事情是有人暗中操纵,里应外合之下很可能酿成事变。

    “启禀太后,事发突然,朕来不及详禀,擅自调动护军已经封闭了城门,还请赎罪!”赵转身向上施礼道。

    “若非陛下机警,哀家险些被这些小人给蒙骗,冤枉了陛下,此事就由陛下定夺,一切有哀家为你做主!”杨太后也非笨人,加上小皇帝自辩了半天,不仅澄清了事实,还自辩了清白。而心中也是暗乐,这孩子东拉西扯了半天其实是暗中布置,防止激变,可她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谢太后!”赵再度施礼后,转身道,“来人,将尚书省提取左藏封椿库冯吉昌、左司正言李朗、尚书省户房郎中齐琳、奏房员外郎乔贵、上案孙政,户部营造院郎中王申……等十人拿下!”

    “遵旨!”陈墩上前一步接令,他一挥手,侍卫营的军兵立刻上前将点到名字的官员从班列中拖了出来,不待他们‘冤枉’喊出来,已经被封住了嘴捆绑起来拖到了殿角。

    “倪亮听令!”赵又点将道。

    “属下在!”倪亮立刻施礼道。

    “朕命你率护军一旅分别进驻兵部新训营、工部所属修造二师、户部辎重一师、临安府巡检司兵营。同时令骑兵旅加强城中巡查,凡有持兵刃聚众者立刻拿下。”赵吩咐道。

    “属下尊令!”倪亮毫不迟疑地道。

    “陛下,不必如此大动干戈了吧?”陆秀夫见状皱皱眉轻声道。众人眼见陛下动用护军将城中的武装力量全部控制起来,明显是对各省部皆已不再信任,而是欲动用军队接管。

    “陆相,非常之时当行非常之事,现下事件虽尚未调查清楚,但牵扯官员甚众,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还是要做好防备的。”赵回头肃然道。

    “陛下……”陆秀夫还想说什么,却又咽了回去,他也意识到事件是早有预谋,而矛头只对准小皇帝,他若是多言,难免不会引发小皇帝的猜忌,还是闭了嘴。

    “周翔,汝即刻返回军器监,加强戒备,尤其是火药库和枪械库、火炮库,停止一切武器的调拨和发放,有擅动和强行进入者格杀勿论。”赵点着周翔言道。

    “属下遵旨,绝不会让一件武器流出!”周翔施礼道,然后在侍卫的陪同下离开宫城,返回军器监坐镇。

    “张枢帅,即刻下令在京畿周边驻训的军队返回营地,收回兵符,无旨不得出营。”赵又对一直没有吭声的张世杰言道。

    “臣遵旨,马上传诏各部,返回营地。”张世杰施礼道。

    “江尚书,即刻察明兵部是否有人参与其中,并速将驻守京畿各部近期换防情况速报朕知。”赵转而对江道。

    “臣谨遵圣命!”江施礼道。

    “蔡知府,调集临安府所属衙役配合御前护军,严格盘查往来行人,监控城中情况,防止宵小作奸犯科,有嫌疑者一律暂时扣留!”赵看向蔡完义道。

    “属下遵旨!”蔡完义上前一步施礼道。

    “胡副统领,汝率亲卫旅二团接管户部、工部所属各库的警戒,并加强皇城各部省的警卫工作。”赵最后指指道。

    “麾下遵令!”立正敬礼道。

    得到命令者一一受命而出,大殿之上除了那些被困缚在旁者,剩下的就是两班众臣。其中有惶恐不安者,也有若无其事者,也有人紧皱眉头苦思者什么。更多的人则是目光游离不断偷眼观瞧,似乎欲从几位宰执脸上看出些端倪,不过却让他们失望了,他们脸上也是茫然、无奈和不解,显然对当前情况亦是不甚了了。

    赵也再观察着眼前的情况,以他看几位宰执似乎对事件的发生毫不知情,起码应节严、刘黻和文天祥没有参与其中。而挑起事件的李宽及联署之人多是尚书省左司的官员,因而陆秀夫也就脱不了嫌疑,可看其处理事情的表现中却又非知情。

    又让赵困惑的是参与其中的人还有户部、工部、礼部的人,但是这些人官职不高,皆是些四品以下的官员,且多是新晋之臣,自己根本就不认识,显然皆是自己离朝的一段时间进入朝中的。如此让他不免心生警惕,要知道当初行朝迁琼之时,自己为了能够掌握朝政,并没有将近臣安插在朝中,却是布置在地方,以求达到权力的平衡,迫使朝臣们在一些问题上不得不妥协。

    当然赵的‘野心’不会只限于于此,在琼州其间,他也通过拉拢行朝旧臣,提拔自己的近臣,吸收投奔行朝的流亡官员、名流贤士,通过科举选拔、培养新人的办法来加强自己的班底,通过‘自然淘汰’的方式,将自己人送进朝廷,让他们向官僚队伍的各个阶层渗透,通过学习和历练逐步取代旧臣,完成‘换血’。

    在进入江南后,赵应该说羽翼已经丰满,而随地盘的增大,事务也随之增多,自己不可能像在琼州时可以面面俱到的处理每一件事情,因而身边就需要加强中央集权。于是乎,他欲借机反其道而行之将行朝中的部分官员‘下放’到地方为官,而将心腹信臣安插进中央及咽喉要地和财赋重地为官,从而加强对权力的掌控,推动革新,从而形成另外一种平衡。

    但是太后进京后的举动将赵的计划打乱了,未能够完成自己的‘换血’工作,使得一些非嫡系官员未能如期进入中枢,却被在江南征辟的一些旧官得利,填补了各省部的空缺。所以现在朝中的形势反而成了行朝官员仍占据强势,自己的亲信占据少半的格局。可由于各省部的中低层官员大部分外放为官,自己的人尚未来及尽数填补的情况下,反而成了那些新进官员的天下了。

    不要小看一个省部主管司、案的这些中、低层官员。俗话说‘阎王好见小鬼难搪’,他们虽然不能参与方针、政策的制定,却是这些政策的执行者和监督者,管理着方方面面的细碎事务,起着上传下达的作用,玩些假传圣旨,欺上瞒下的把戏,做些狐假虎威,李代桃僵的事情也非不能。

    如此朝中当下的局势表面上看,仍然是行朝官员的天下,实际上已成了三分天下之势。而这种微妙的局势对于赵来说可能会有些障碍,但是还不足以构成威胁,让他担心的是有人想打破这种微妙的局势,从而变成一家独大,那么无论是谁都不是赵希望看到的。

    因为赵清楚一家独大,必将使平衡被打破。而政治斗争向来不是温文尔雅的,却是伴随着血雨腥风,更将是一场乱战,乱战之中无论谁胜谁负都是一地鸡毛,最后倒霉的还是自己,乐的是鞑子。从眼下的情形看,应该是江南新晋官员挑起的,当然也不排除有行朝旧官参与其中,他们应该是看出了自己调整官员的意图,为保住自己的地位和权力联合新官挑起事端。

    当然那些起事者也非笨蛋,他们明白若想成功,就不能让赵顺利亲政。因为他们清楚自己在朝中的影响力和军中的威信,而杨太后是女流又不擅于理政,只有在其准他亲政之前弹劾,逼太后也是逼自己与他们妥协,达成政治交换,从而提高在朝中地位,来达到政治目的。

    孙子说“激水之疾,至于漂石者,势也;鸷鸟之疾,至于毁折者,节也”,就是说水的能量与石头的重量相比,本是微不足道,但由于水在极短时间内产生巨大冲力,瞬间可以把石头冲开。所以当赵看到奏疏的漏洞后,虽然猜不出后边还有什么后手及后台,但他觉得脉络大致不错。因此担心的不是自己被参,而是担心那些省部中的官员应声而起,瘫痪了朝政,引起动荡。

    赵这才通过大殿自己来自证清白,一者可以将他们弹劾的理由击破,没有了发力点;二者也应该使一些聪明人嗅到其中的异样味道,而人感到冷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的抱团取暖的。当然最佳的同盟者也是曾在琼州共过生死的同僚,毕竟他们之间虽有分歧,却从未发生过冲突;三者,他可从容调动护军控制局势,打造出一副‘大清洗’的架势,使其他两方明白自己并非是动不了他们,只是想不想动他们而已……

    “陛下,从卯时早朝,如今已是午时过了,太后定也乏了,是不是暂且休会,让太后歇息后再议。”眼看朝堂之上人人自危,惶恐不安,应节严想想提议道。

    “嗯,也好!”赵一时也未想好如何善后,点点头转身奏道,“太后,朝会已经持续半日,是否暂且休息片刻?”

    “嗯,也好。哀家也有些乏了,一切便由陛下与众臣议断吧!”杨太后其实也不清楚小皇帝想要做什么,但是她清楚这江山毕竟是他打下来的,绝不会为这么点‘小事儿’乱为的,略一思索后道。

    “退朝!”窦兴闻听后,高声喊道。

    “恭送太后!”赵和众臣齐声躬身施礼相送。杨太后在窦兴的搀扶下离座而去,可众臣却无人敢动,都看向了小皇帝。

    “遵太后口谕,众臣暂可下殿休息,朕会安排膳食的,但仍不能离宫。将那些人犯亦暂时羁押于御前护军都统司中,等候处置。”赵扫视了殿下众臣后,沉声说道。

    赵宣布完毕后也快速退到后殿,而众臣也如同大赦一般疾步向殿外走去,有几个人甚至不顾巡殿御史的警告,不顾尊卑越过前边的宰执抢步而出。而大家却也只是笑笑,并未多说什么,也只是提着气,夹着腿,加快步伐向朝房边的间屋子涌去。

    人吃五谷杂粮,当然也非只进不出的,都要解决排泄的问题,所以其实大家都是忙着去办一件事上厕所。想想在大殿上一站半天,谁不憋的慌,而过去这真成问题。每逢朝会官员们都不敢多喝水、吃饭的,唯恐届时要上厕所。但是早先因为担心厕所会污染皇宫里的空气,所以宫中是没有厕所的,只能出宫后才能解决。

    而皇宫中上至皇帝、妃子娘娘们,下至内侍、宫女方便都是用坐便器的,下面有一个方便的盆子,上面人坐在凳子上,方便完了有专门的人马上将排泄物送出皇宫。当然他们使用的器具也是要分三六九等的,豪华度和舒适度皆是不同的。

    赵这个怪胎来到这个世界后,对于如此上厕所实在受不了,总觉的又回到了幼儿园时代似的,小朋友们一起排队蹲便盆。而随着‘不准随地便溺’的纪律实施,他这个问题也随之解决,终于可以按照他的设想修建座属于自己的厕所,可出行的时候也免不得还会用到。不过在他常住的地方都已经进行改造了,而这次对北宫进行改造,周翔更是贴心的在各处都为他备下了冲水马桶,并对排水系统进行了整治,以保证宫中不会存在异味。

    当然赵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前世家中各有卫生间,公共场合也设有公厕。而大臣们也都是人,他们自然亦有需要,因而开恩特地在朝房附近按照现代的标准修建了公共卫生间,配备陶瓷冲水马桶、备下了厕纸、洗手池和毛巾,并有人专门值守,以备那些喝多了水,吃坏了肚子的朝臣们可以及时解决问题,免得失了体统。

    “王德,叫两位先生一同前来用膳吧!”赵‘痛快’之后,净了手,接过王德递过的毛巾言道,他刚才坐在马桶上思考过了,觉得善后之事还是要和他们商量一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