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与三人边吃边说,讲明了垄断香药生意于国于民的重要性,且再三叮嘱要严守机密,切勿泄露出去。同时又拿出自己绘制的最新海图授予他们,叮嘱在沿途要地设置基地,作为大宋海商的补给和休整点。另外要注意收集所经各国的政经信息、气象水情,勘测水道,绘制航图。此外又交待了一番注意事项和用兵原则,这才让三人告退。

    之所以一再要求三人保密,除了涉及商业机密外,赵还是担心朝臣们的发对,他知道自己所用的手段有些上不了台面。但是也清楚在对外开拓商路的过程中,若是没有国家参与,只凭民间的力量是难以做到的,西方列强大肆扩张的初期也是如此,派出的商队打着公司的名义,其实背后皆有国家的影子,甚至国王们也持有股份。一旦有其他国家介入争端,那么国家便会出面解决,而手段就是武力的比拼,看谁拳头大了。

    不过赵深知在宋代儒教盛行的社会体制下,虽然朝廷鼓励经商,但是从商仍被视为末业,商人与狡诈、奸猾之徒基本上划等号。在这种情形下指望国家为商人们撑腰做主的可能性几无,因此自己只能暗中行事,用上不了台面的手段来维护大宋商人的利益,否则又将是一段劝谏,给他扣上与民争利的帽子,却不想想如何才能解决所面临的财政困难。

    另一方面,在夺取江南后,尤其是内河水军的建立,水军的地位必然会有所下降。而当下蒙元水军已经精英尽失,要想恢复元气还需时日,近十万水军不能整日闲着,追着几个海盗打。所以赵并不怕有人在商路上给自己捣乱,一旦有人生事,便有理由挥兵入海彻底控制海上商路,迫使他们对大宋开放口岸,那么大宋生产的丝绸和瓷器就能行销天下。

    商道的开发,又必然促进手工业的发展和繁荣,使税收大幅增加。同时可以吸收大量的劳动力进入,从而缓解江南土地紧张的局面,如此人人有事做,谁还会想着去造反,这样又可使国家安定。所以从短期看开拓海外商路可以缓解国家财政困难;长远上看,有利于增加百姓收入,实现国富民强双赢的局面,有利于国家安定;再有就是为北伐积累资金,不至于因为持久的战争拖垮大宋经济。

    前景是美好的,但是现实却是残酷的。赵很快便发起愁来,眼看着婚期将近,可钱从何来呢?这次用的不是小钱儿,当前秋税也已入库,从朝廷拆解一下不是没有可能,不过他清楚地盘大了用钱的地方也多了。首先这些钱要支付官员的薪俸和军费,这便已经占去了大半。再者冬天将至,这里不比琼州,可以省去冬装的费用,所以不仅军队要配发冬装,而官员们也要赐下锦帛、丝绵及炭钱,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再有就是到了长江枯水期,同样也是战备最为紧张的时候,虽说双方正在谈判,可谁知道哪天就干起来了,因而必须有所准备;另外,地方大了事情同样多了,难免有地方发生灾害,而按照宋朝的财政制度,钱大部分归属中央,地方财力有限,一旦有事情发生还得依靠中央拨款救灾,这就也需要留出部分准备金。

    所以说朝廷那点儿钱剩不下多少,而赵又不想因为自己的婚事挪用国孥导致国事废弛,如此自己岂不成了清末的慈禧太后,因为动用海军采购军舰的军费修了颐和园,从而导致甲午海战的失败。可谁都知道想不花钱娶媳妇,无论在何时都是痴人说梦,先做好当一辈子单身狗的准备吧!

    换到皇帝也一样,都逃脱不了‘买卖婚姻’之俗。赵不清楚大宋皇帝结婚花费几许,但是他知道明神宗朱翊钧大婚,仅织造费就用了九万多两白银;清同治皇帝载淳大婚,共花了两千多万两白银,几乎都相当于当年国家财政收入的三成以上。他以此估算,自己此次大婚即便省着花,怎么也不会少于七、八百万贯,朝廷能挤出二、三百万贯资助就不错了,那么他就至少要自筹四百万贯的费用。

    “官家,该用膳了!”眼见小皇帝愁眉不展的坐了半天,王德也不敢打扰,将人全都打发的远远的候着,免得其心烦,眼见已到正午,才小心的凑过来道。

    “又该吃饭了,可朕一点胃口都没有,免了吧!”赵抬头看看王德苦笑着摆手道。

    “官家为何事烦恼?难道还是为大婚之事!”王德陪着小皇帝十来年了,知道其饿死鬼托生一般,除非是重病,或是战事紧急顾不上,即便是粗茶淡饭也从来不会少吃一顿饭的。而今天饭都不吃了,那定是遇上糟心事,他想想试着问道。

    “唉,正是!”赵叹口气道。

    “前时应知事不是已经传信过来,太后已经同意了陛下的安排,还有什么发愁的。”王德笑着言道。

    “有钱男子汉,无钱汉子难啊!”赵听了却是苦笑着道,“不说这大婚所费,只太后每月俸钱万贯,冬年、寒食、生辰各两万贯。生辰加绢万匹,春、冬、端午,绢各三千匹;冬加绵五千两,绫罗各千匹;其它勿算,只年俸便十八万贯了。大婚后只一后五妃年俸也要三十万贯左右,若再加上宫中的女官和内侍的俸钱和所耗,百万贯不止,费用翻了数倍不止。”

    “官家说的是,此次重建内省,恢复了六尚、二十四司、二十四典、二十四掌等,大内增加了数百人之多,比之此前费用当然要增加不少了。”王德点点头道。迁往琼州时,王府中只有内侍二十人,宫女十数名。行朝迁入后,大内人员也就百多人,皆是人兼数职,所费自然少的多。

    可当下不同了,只新选入宫的秀女就有四百多人,以备选充御侍或遴选嫔嫱者,通通称做宫人,她们虽属未有品位的宫女,也不用月俸,但吃喝拉撒也皆是费用。而那些女官和内侍皆是有俸禄的,即便低的多,每月没有万贯也是不够的,这也难怪小皇帝发愁。

    “唉,太后催着大婚,朕又无法推脱。可当下处处用钱,朕也不是神仙,不会点石成金之术,一时间哪里去寻这么多银钱,难道非得增加课税逼的百姓造反不成吗?”赵无奈又愤懑地道。

    “官家往日节俭惯了,事事精打细算,减少开支以供国用。但此时不比昔日,有些排场还是要有的,如此才能显示出皇家威仪,震慑天下。”王德劝道。

    “虽有所需,但是中原未复,故都尚在敌手,又怎能贪图享受。且皇家此风一开,上行下效,必使朝野沉于奢靡,使得军无战心,民无进取之意!”赵却摆摆手言道。

    “官家勿要烦恼,宫中所选皆是贤良淑德的后妃,她们必能体会到官家的苦心。”王德听了也只能宽慰其道。

    “但愿如此吧!可大婚在即,只凭朕兜里这几两银子,实在是应付不下来啊!”赵长叹口气道。

    “不会吧?”王德听了却是有些疑惑地道。

    “怎么不会,内藏库的银钱已经全部撒了出去,一切顺利的话,明年的财政状况才能有所缓解,可远水终解不了近渴啊!”赵反问道。

    “官家是不是忘了一笔钱啊?”王德即未点头,也未摇头,略一思索皱皱眉道。

    “还有一笔钱?朕怎么想不起来啊!”赵苦思了几日了,将手里的这点钱翻过来调过去的都算计了遍儿,觉得除了除了将库中那些珍玩古董卖掉再无其它可用之财啦!

    “看来官家是真的忘记了,在事务局中不还有一笔钱吗!”见小皇帝苦思冥想了一番也没想出来,王德轻声提醒道。

    “事务局中还有一笔钱?朕怎么不知。”赵想了想道。他记的当年与郑虎臣有约,走私海盐两下分成,部分进内藏库,部分作为事务局的运作费用,而该入库亦早已如数划转了,怎会还会有余钱。

    “官家,郑主事这十数年来,事务局经营的几项生意,无论是印制的伪钞,还是私盐买卖及倒卖元钞所得,皆有详细的账目,每年报知皇城司留待官家查对。并将这些年来的结余兑换成金银妥善存放,以备官家不时之需,如今已经积存了金三十余万两,银四百三十余万两,若是兑换成铜钱应值千万贯。”王德禀告道。

    “哦,居然有这么多!”赵有些惊诧地道。这些年自己将几份颇有油水的生意交给事务局去做,一是作为他们的经费;其二也是厚待自己这支暗中力量。所以除了应上缴给自己的份额外,余下的钱财他从未问过,任由郑虎臣支配,却没想到其全部积存起来,并未吞没为己有。

    “官家若是不信,小的便将账册取来,请官家亲自过目审核。”王德看小皇帝一脸震惊,不大相信的样子,又赶紧言道。

    “此事可还有其它人知晓?”赵摆摆手让其不必,转而问道。

    “禀官家,郑主事每年年终皆是亲自将账册交予小的,并嘱咐妥善保管,从未视于他人。”王德回答道。

    “好,此事万勿告知他人,否则将带来场祸事!”赵点点头,又叮嘱王德道。

    “官家,这又是为何啊?”这回轮到王德不解了,小心地问道。

    “这么大一笔钱顶的上朝廷一年的粮税了,现在突然冒了出来,朝中那些人即便不敢问朕,也会暗中调查,一旦让他们查出端倪便将会害了郑虎臣。”赵想想,还是向其解释道。

    “难怪郑主事再三嘱咐,官家不问,只需将账册妥善保管,更勿要向他人提起,原来其也是担心有人追查此事!”王德这才恍然道。

    “其是个有心之人啊!”赵撇嘴笑笑言道。

    “是啊,是啊,谁会想到这笔钱解了官家的燃眉之急啊!”王德也笑着附和道。

    “朕感到饿了,传膳吧!”赵并没有继续与其说下去,而是令其上饭。他清楚自己所言与王德所说并非是一回事,可这种话又不能对任何人解释,也只能按下不言。

    常言道‘伴君如伴虎’,尤其是开国之君臣往往能同患难,却难以同富贵,赵以为郑虎臣对此的认识可谓入木三分。其知道自己深受自己信任,因而获得了诸多的特权,也包括发财的机会。但其也明白自己所做的事情虽然是受命而为,手段却难以拿到明面上来说,且有涉及到皇帝之事。一旦有事引起皇帝的不满,便会招致猜忌,而从前的恩宠便成了自己的死穴,所以他留下了一手,以便届时可自证清白。

    另一方面,郑虎臣知道自己的身份见不得光,虽然一直处于保密状态,但这么多年来,也非一点儿不为外人所知。朝臣们对他是又怕又恨,可有小皇帝在前面挡着,又奈何不了自己。不过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若是哪天自己死在前头,那郑虎臣就将失去庇护,那些人必将初期而后快。

    再有人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郑虎臣也不敢保证自己行事没有纰漏,一朝失策让人抓住把柄,必会引众臣群起攻之,那么皇帝也不得不迫于众人的压力对其进行调查。而钱财却一向是最容易出事的地方,况且经其手的钱财巨万,事先留下这本账册就可证明其清白不说,积存的重金也可使其脱罪!

    所以赵得到了这笔意外之财,心中却高兴不起来,反而是五味杂陈。一个时时行走在危险边缘的人,做着难以为人道哉的事情,还要担心背后的暗算,这种日子不可谓不艰难。而他想想自己,不知死该高兴,还是悲哀,让属下又惊又怕的目的可以说是成功的做到了,但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