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庄世林听了也是默默无语,今年陛下投建了几个大项目,组建内河水军,打造新型战船;扩建军器坊,以提高生产火器的能力;修缮江南各处驿站,添置马匹和增加人员;投资建设保险所,占用了部分资金;再就是扩充海上商队,船钱还是以内藏库盐税做的抵押。

    当下内藏库,庄世林划拉划拉也只有不足二十万贯的现银可以调动,这还是太后叫停了为景炎帝修陵才剩下的,否则就得借债度日了。而小皇帝大婚又提上了议程,此次保守估计也是一后五妃同时迎娶,不说仪式和置办所需耗费的银钱,就是彩礼钱也不是个小数目。

    庄世林知道皇帝大婚,朝廷会拿出一部分钱补贴,可即使这样以现在内藏库的财力根本无法支撑婚事所需。而此刻小皇帝半是叫苦,半是玩笑的哭穷,让他也很沮丧,自己毕竟是执掌内藏库,并管理朝廷各项开支的审计,可以说是大宋的半个官家。而他也清楚若是没有小皇帝,混到现在自己顶多也就是个小海商,如此大恩他在陛下用钱的时候却束手无策,也让他倍感自责。

    “你们这是干啥?朕可不是找你们哭穷的,而是有笔大钱要赚,只要成功了,即可扭转咱们的财政之困!”赵看看哭丧着脸的庄世林和上官鸿,又瞅瞅还懵懂不知何事的郑永言道。

    “陛下请讲,但有驱驰,属下在所不辞!”庄世林听了眼睛一亮道。他可是知道小皇帝那就是聚财童子,在开府几乎弹尽粮绝的时候,顺道打了广州便解决了一时之需,还为在琼州站住脚跟打下了基础;行朝迁琼后,也是穷的叮当响,陛下又通过晒盐获得了巨额财赋,不仅一举解决了财政危机,还为反攻江南积累了所需。

    “陛下,尽管吩咐!”上官鸿也施礼道。

    “你们二位都曾做过海商,可知贩卖什么东西最挣钱?”赵问道。

    “当然是香药!”两人几乎异口同声地言道。

    “对,咱们想到一块了,利润最高的就是香药!”赵点点头道,这玩意儿赶上了现代毒品的利润了,看来大家也是有共识的。

    “陛下,香药虽然挣钱,但是都是来援于那些蕃商,咱们也只能从他们手中买进,再运回国中,可有时有钱也买不到啊!”庄世林言道,一边的上官鸿也点头称是。

    “话是不错,香药生意被大食的蕃商垄断,他们凭借的不过是知晓香药的来源而已,从而能够把持货源,掌控价格,从中获得巨额的利润,对不对?”赵又问二人道。

    “嗯,陛下说的极是,那些香药的来源被他们奉为机枢,无论是重金收买,还是言行逼供,他们都不肯泄露半分。即便告诉你,也是那些虚无缥缈之地,不是找不着地方,就是根本无力涉足。”庄世林同意小皇帝的说法,可想找到货源谈何容易。

    “这是他们聚宝盆,当然不会轻易泄露出去,否则钱还轮到他们来赚。”赵撇嘴笑笑道。

    “陛下难道知晓了香药的生长之地?”上官鸿听出了门道,惊喜地问道。

    “你猜对了!”赵点点头,叫郑永将海图拿了过来,又让三人聚拢过来,他在图上点了点。

    “陛下,难道香药就产在三佛齐国。”庄世林看看小皇帝指点的位置,有些不敢相信地道。三佛齐正是前往大食的必经之地,相对来说比之大食还要近一些。

    “这里海岛众多,朕无法确定是哪一个岛,但是大致方位错不了。那些肉桂、豆蔻、胡椒、沉香、丁香就产在这一带,其中有两座岛产量甚丰,且为外人所不知,价格极其低廉。”赵言道。

    “如陛下所言,只要我们找到这两座岛,那就是寻到了两座遍地金银的宝岛了。”上官鸿喜不自胜地道。

    “那些大食蕃商真是狡诈,他们在这里收购香药后,又不远万里运回去,然后再卖与我们贩运回国,使人难以获知产地。若非陛下窥破玄机,世人不知道还要被蒙骗到何时。”郑世林叹口气道。双方交易少说也有几百年了,一直被他们骗到了现在,想想也够悲哀的。

    “不要太过乐观,一切待找到之后再说,但是这事情只限我们几人知道,不得向外人泄露半句,否则失了先机,那才是血本无归。”赵让他们压低声音道。

    “对、对,若是为外人所知,那我们就不能独占香药之利了!”庄世林赶紧点头道。

    “嗯,尽听陛下安排,绝无二话!”上官鸿答道。他们都已意识到,只要能找到地方,那么就等于发现了一座金矿,只要守住秘密,便能源源不断的获得财富。

    “陛下,膳食准备好了。”这时王德进来禀告道。

    “送上来吧,我们边吃边谈,只是没有酒助兴了。”赵言道。

    饭菜送上来,三人不知是得到这么个好消息食欲大开,还是寺里的素斋味道太后,反正是吃的不少。而赵也先介绍了自己的计划,他让郑永率战船五十艘,搭载两千步军以护航为名随商队出海。在到达三佛齐后,以设置补给基地为名先与当地官府相商,用钱直接买下也好,掏钱租借也好,都要争取在麻六甲海峡东端寻一处良港建立常驻基地。

    同时派出战船和商船按照海图所示的方位,寻找香药的产地。一旦发现便采用以物易物的方式与当地土民交易,获取所需,并建立长期合作的关系,且要保守秘密,防止为外界获知。而建立的基地则可作为香料的周转地,一部分送回国内销售,大部分则下西洋沿航线销售。

    赵其实是想试着开通绕行非洲南端好望角的航线直达欧洲,但是他知道此航线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航线,那里强劲的西风急流掀起的惊涛骇浪常年不断,而除风暴为害外,还常常有“杀人浪”出现。这种海浪前部犹如悬崖峭壁,后部则像缓缓的山坡,波高一般有十五米至二十米,在冬季频繁出现,还不时加上极地风引起的旋转浪,当这两种海浪叠加在一起时,海况就更加恶劣。

    且这里还有一很强的沿岸流,当浪与流相遇时,整个海面如同开锅似的翻滚,航行到这里的船舶往往遭难,因此还有风暴角之称。因此这里成为世界上最危险的航海地段,赵觉得以现在船舶的适航能力及不完善的海图是极其危险的,弄不好就是人财两空,便暂时按下了这个念头。也只能继续以亚非两州交界的亚历山大港为目的港进行交易,以换回国内所需的真金白银,不过就依然要忍受阿拉伯商人继续薅羊毛。

    “陛下,若是我们找到了香药岛,他们不肯卖给我们,或是有国家干涉,当如何?”郑永是上盘菜就吃光一盘,还不住的让添饭,直到吃了个半饱才放下筷子道。

    “郑都统不必担心,那里大大小小的岛屿数不清,许多岛上根本无人居住,且当地的官府都弄不清楚自己管辖的地面有多少,所以偏僻的岛屿上都是各自为政,官府也是任其自生自灭,根本无人干涉!”庄世林毕竟是曾做过海商,走过这条线的人,他摆手笑道。

    “如此说来,倒是与琼州原来那些生俚相似,世代过着隐居山野的日子,不交粮不纳税,但是也极为排外,难以对付。”郑永听了又喝了口羹汤道。

    “以财帛诱之,以枪炮胁之,难得朕让你带着战船去耍吗?”赵却生气了,用箸子指点着其道。

    “陛下之意是要属下攻占那些岛屿吗?”郑永有些懵了,本来是去做买卖,怎么就成了侵略了。

    “有何不可?那些皆是无主之地,你要将我大宋皇旗插遍新发现之地,那里就是我大宋的国土!”赵言道。

    “属下遵命!”郑永赶紧起身施礼道。

    “你要知道商道关乎着我大宋的经济命脉,这与我们攻取江南,欲伐中原都是一个道理,必要的时候就要以枪炮开路,争夺属于我们的利益。这就如同大食诸国隔断我们西去的商路没有什么区别,但终有一日,我们要让他们给大宋让开商路,使得大宋商人可以畅行天下。”赵满是豪情地道。

    赵自然知道随着西方海权意识的觉醒,此后国家之间战争将不再限于陆地上,而是转向海上。通过强开口岸,建立殖民统治,以篡取财富和人口,地那时谁控制了海上的要点就将占尽先机。当下他抢先一步将那些看似无用之地占领,不仅有利于控制海上商路,还为后世争夺这些岛屿提供口实,可以说是‘利在当代,功在千秋’的大事。

    “陛下之意,属下明白了。”郑永听了也是心潮澎湃,施礼道。

    “你真明白了?若是那些蕃商发现了我们的香药来源地,试图插上一手,甚至强行夺占,你当如何?”赵问道。

    “如其胆敢在我大宋头上动土,属下定会将其驱赶,若以武力来犯便让其尝尝我军的厉害。”郑永言道。

    “嗯,不错。但是做买卖讲究的是和气生财,做事也要先礼后兵,不要失了礼数,有损我大宋礼仪之邦的名声。”赵满意地点点头道。

    “是,属下明白!”郑永听了迟疑下施礼道。此刻他心里却是不免腹诽,小皇帝这是当婊子又立牌坊,里子面子都想要,只是苦了自己这个办事的。

    “陛下,商人逐利,若是那些蕃商得知我们也已获得香药的秘密后,必如郑都统所言他们不会甘心拱手让出如此丰厚的利益,在南海争夺失利后,将会在进入西洋后捣乱,或禁止我们靠岸交易,或是压低价格强买,又将如何啊?”上官鸿想了想问道。他过去为了获得小皇帝急需之物,往往是在岛外寻找,而出门在外就不得不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明知吃亏也是敢怒不敢言,忍受他们的盘剥。

    “你的担心不无道理,这也是朕要在麻六甲海峡设置基地的缘故,他们若是胆敢使坏,咱们就封锁海峡,让他们同样无法运回去。而他们只能向北来我们大宋交易,那又是谁说了算啊?”赵笑笑道。

    “陛下说的虽有道理,但是我们封锁海峡,必然会有损沿途国家的利益,他们定然会深为不满,对我们经商也极为不利啊!”庄世林听了皱皱眉言道。

    “呵呵,看来你在朝中待久了,不适合在经商了。”赵指指庄世林笑笑道,“要知道商路上最不缺的便是强盗了,他们的船被海盗抢了,人被海盗杀了,又与我们何干,要怨也只能赖到那些国家清剿不利啊!”

    “对,陛下所言甚是,只是委屈郑都统了,堂堂官军却要扮贼了!”庄世林马上反应过来了,海盗可以说是与商队是对冤家,相伴相生,而有的商队甚至就是亦商亦盗,真假难辨,以当下大宋水军的实力,周边那些小国哪个也不是对手,想不称霸都不可能。

    “海盗猖獗,那些深受其害的国家,一者放任不管,二者只能向强者求援。可哪里会有白帮忙的事情,他们总要付出些代价的。”赵冷笑着道,“不过朕以为即便会发生争执,也会很快解决的,毕竟大家都是为了挣钱,两败俱伤不是他们想看到的,双方会很快达成妥协的,不会拼个你死我活!”

    “陛下所言有理,当年我们封锁琼州海峡,鞑子的那些斡脱商人便难以承受,纷纷与我朝暗通达成协定,不惜出卖本朝的利益。”庄世林点头称是道。

    “你们要记住,要行商四海,没有强大的国家和有力的武装力量做后盾是难以做到的。同时也要告知随行的海商勿要见利忘义,勿要学那些斡脱商人为了挣钱而出卖国家和民族的利益!”赵言罢肃然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