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桂树开花掉掉肠,不想爹来不想娘。不想家中亲子妹,我想小妹想掉肠。”赵也是豁出去了,不顾‘脸面’与李三娘再次对唱,而此次更为‘露骨’。

    “桂树开花掉掉肠,不想爹来不想娘。不想兄来不想妹,心中只想小情郎。”而李三娘显然也非‘善类’,同样不甘示弱,丝毫不在乎边上人惊诧的目光。

    “妹想哥哥在心窝,哥见小妹笑哈哈。只要小妹喜欢我,我就讨你过生活。”赵也是放声相和,在现代这些词曲根本不算什么,可在这个时代就是背道离经,为人不齿,而他这个皇帝如此就与‘造反’无异。

    “讨你过生活啊,过生活……”而这时突然有人应声复唱,赵看过去正是警戒的侍卫营军兵。当年宋军在琼州驻扎日久,从中征募了大量军兵,侍卫营中不乏琼州俚人,他们当然会唱山歌,一时兴起也不顾军规给小皇帝当了伴唱。

    “哥哥说是妹聪明,你拽小妹做情人。你把小妹带回家,我就做你心上人。”眼见有同族的军兵参与进来,李三娘更加有了兴致,放声相和。

    “我就做你心上人唉,心上人啊……”陈淑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李三娘身边,为其高声伴唱道。

    “妹妹做我心上人,我就把你讨进门。手拉小手影成双,人人皆夸好情人。”赵有些意外,陈淑作为官宦人家的女儿,尤其是其父陈任翁长年领兵在外,她更多是受教于陈则翁。而其向来是以严厉著称,如此陈淑不可能不知道其中的厉害,但她依然上前助唱。这说明其十分富有正义感,看不得人被刻意排斥;另一方面则也是对自己的支持,虽有盲从的嫌疑,可也表明对自己的情义之深。

    赵与陈淑自幼相识,不过以他的心理年龄其在自己眼中不过是个刁蛮、任性的小姑娘,更像个爱撒娇的小妹妹,因此处处忍让和迁就,哄着她玩儿,当然也不可能想到日后。而随着年龄渐长,他也发现陈淑的眼中似乎多了些什么东西,好像对他产生了依恋,在进入江南后相处的一段时间中感觉更甚。

    而今天的事情让赵看出陈淑对自己可谓是一片倾心,她明知不可能为后,仍然参选入宫,且在这个时候亦知道会受罚,却还是坚定的站在了自己的这边。反观那些秀女,或是目瞪口呆,或是面红心跳,或是若有所思,可包括吴曦在内都无人敢越雷池一步,这正应了‘情歌儿还是老的好’的那句歌词。

    “人人都夸好情人,我俩就去走天下。千人万人我不爱,只爱小哥你一人。”那边李三娘和陈淑两人同声应和唱道。

    “郎想妹来妹想郎,二人想的心发慌……”赵想通了其中关节反倒不在乎了,自己是皇帝除了被帮老古董们磨叽一番外,还能将自己怎么地,因而索性放得开了……

    赵放开了,一直嗨到明月西垂才算散场,不过一夜狂欢,各人是各有体会。琢磨着小皇帝晚上的种种所为,大家竟然发现除了李三娘和陈淑之外,其并未对谁有过什么暗示和亲昵的表现。可众人都清楚,李三娘的俚人出身就已经决定其无法成为正宫,即便其早已有太后定下的婚约;而陈淑的出身虽高,不过其父、伯在朝中皆身居要职,依防止外戚篡权的旧例,也不会让她入主正宫。

    一时间众秀女都倍感迷惑,尤其是进入复选的几人也是心事重重,小皇帝似乎对她们都无过分的好感,一直是以礼相待。而她们又十分清楚此次陪太后祭灵,在寺中祭月,实是与小皇帝的一次非正式会面,从她们之中确定皇后和诸宫妃嫔的人选。而其中显然又是以小皇帝的意见为重,即便过了复选也依然会被刷掉。

    清晨,众女陪着太后和小皇帝为太皇太后上香后,便起驾回宫,而从太后的脸上也看不出什么端倪,只能兴致勃勃而来,心事重重而归。赵恭送太后离开后,当然是用了早膳便回屋补觉,即便王德也未能从其脸上看出什么喜怒。

    折腾了一宿,赵其实也并非没有什么打算,但他自有自己的小算盘。他清楚自己的婚姻兴致就是为了平衡朝中各方势力的工具,他的喜好却非是第一位的,自己的权力只不过是能将手中的牌好好的摆布一番,哪个用来当‘火箭’,哪个可以作为‘炸’,哪几个可以当做顺子顺出去,又有哪几张就是为了充数。

    按照赵所想吴曦这丫头从大面上看还不错,不仅识大体,还有组织能力,算得上贤德淑良,也有些胆识,作为皇后的人选也不无不可。只是其最后在对山歌环节差强人意,在这个时刻吴曦退缩了,并没有与自己站在同一条战线上,让他甚为失望,这表明其忠诚度欠佳,在关键时刻很可能会做出有驳自己意愿的事情。

    但是选妃已经进行到这个时候基本已经定型,再选也只是矬子里拔将军的事儿了。几人当中容貌且放到一边,章屏怯懦,王妤少才,雷妍缺乏组织能力。而程素倒是有才、又有组织能力,但是其德性不好,贪图享受,言行刻薄,自私自利,不顾大局。因而相对来说也只有吴曦还能上得了台面。

    赵也知道人无完人,不能要求过高。但是忠诚度却是硬伤,弄不好就给自己后背一刀,因而在不得已的情况也要有所牵制。而李三娘和陈淑两人条件与众女相比,无论是才艺和人情世故方面皆有些欠缺,但是忠诚度是绝对没问题,正所谓是一白遮百丑,那些东西就都是烟云了。

    再说陈淑唱歌跳舞不能出类拔萃,可终归是官宦人家出身,琴棋书画这些东西也能应付过去。虽然精灵古怪,喜欢闹些小脾气,却也能识大体,又富有正义感,也能团结人;至于李二娘,她在琼州受过汉学教育,但与那些家学渊源的书香门第和官宦人家还是有较大的差距的,而其却有着别人所没有的长处,其有着一定的军事素养,且能够统兵作战,那是个好大手,谁敢对自己造次不用自己出手,脑袋就给他割了。

    于是乎赵琢磨若是以吴曦当班长主持班务,那么可以让陈淑当政治委员为辅对其牵制。李二娘那就是副班长兼护法,掌管后宫武力,维护秩序。至于其他几女,大长腿妹妹王妤可以当文体委员,掌管教坊司,统管娱乐;雷妍擅于持家理财,可以当生活委员,掌管宫中财物开支;至于章屏,他爷爷号称‘满朝欢’,想其入宫之后定然能一改忧郁的性格,混个好人缘,当个组织委员应该能称职,主持个宴饮、联欢会什么应该没有问题。

    想到最后赵都觉得自己好笑,这他娘的哪里是娶媳妇过日子,分明就是搭班子。但细想自己不就是组建后宫吗,这也是个小单位,且要正常开展工作,以维护自己后院的安定。可他也知天家就是如此,要过日子的同时,还要想到平衡朝局各方势力,从政治上考虑问题……

    “官家,应知事和刘知事拜灵后,请求觐见!”王德进屋前来禀告。

    “嗯,想想也该到了,他们脸色如何啊?”赵点点头,中秋已过三日了,‘兴师问罪’的人也该到了,他未说请,而是先问二人的态度道。

    “官家,两人脸色都不大好,应知事更是没有一点笑模样,要不要小的挡一挡?”王德知道小皇帝天不怕地不怕,却最怕自己的师傅。元妙自然排第一,动辄就是拳脚相加;应节严排第二,一旦有过就是引经据典的谆谆教导,非得将陛下说的心服口服,低头认错不可;第三位自然是邓光荐,其少有笑模样,总是端着师傅的架子,只要稍有过错便是一顿劝谏;对于江,小皇帝却是并不害怕,关系更像是亦师亦友,还能好好的烹茶笑谈。

    “那倒不必,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有请!”赵沉吟片刻,下定决心似的道。

    “是,小的这就去传谕。”王德瞅瞅小皇帝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心中暗乐道。

    “嗯,就到茶室中觐见吧!”赵挥了下手言道。

    “参见陛下!”

    “二位先生免礼,快快平身!”赵换了身一副,重新洗漱了移步到隔壁茶室之中,应节严和刘黻两人上前施礼,他赶紧相搀道。

    “陛下的茶不错啊!”见礼已毕,三人围着一张茶几坐下,小黄门立刻将煮好的茶送上,刘黻闻了闻咂了一口道。

    “这是寺中的僧人送来的,说是什么名茶,可朕喝茶只是解渴而已,哪里品得出好坏!”赵笑笑道。

    “陛下,这集庆寺自有茶园,其中有古树三棵,每年也只可采十数斤而已,炮制后也只得精品不过十数两,那可是千金难求,而陛下却只当解渴,实在可惜了。”刘黻听了颇为心疼地道。

    “呵呵,要怎么说货卖识宝人啊,朕这是暴殄天物了!”赵自我解嘲地笑笑道。

    “陛下有自知便好!”应节严听了却是板着脸道。

    “先生说的是,稍事朕命人送上一些到府中。”赵陪着笑道。

    “唉,陛下自太后听政也有数月没有临朝了,整日在外逍遥,就不怕生乱吗?”应节严听了脸色稍缓叹口气道。

    “先生,朕一直在别苑中修养,这是朝中尽知之事,近日稍好便奉太后之命奉太皇太后灵柩到此,超度亡灵为其祈福,怎能说是逍遥呢?”赵听了一脸委屈地道,而心中却暗自琢磨老头儿这是怎么了,并没有按照自己所料出牌啊?

    “陛下也知,太后自行朝迁入琼州后便退居后宫,不再理事。当下因陛下生病,不得不临朝视事,可当下江南刚刚趋稳,政务繁杂,太后多有力不从心之感,此刻朝争眼看又起,陛下能在此安心吗?”应节严却是皱皱眉道。

    “刘知事,朝中近日不是并无什么大事吗?太后前时也未提起啊!”赵有些迷惑了,看看老头儿,又看向刘黻言道。

    “此事说起来已经争执日久,只是近日又有浮起之势!”刘黻再饮口茶道。

    “到底是何事啊?”赵听了看向二人急问道。

    “陛下在琼州之时,定下枢密院以武将为首,兵部以文臣为首,共管兵事,可近日又有臣僚向太后上书称要恢复旧制,以文臣兼领枢密院,罢去张世杰枢密使之位。太后交由中书举行堂议。若是达成,只怕引起武人不满,引发动乱!”应节严叹口气道。

    “怎么才过了几天安稳日子,便又要生事,难道忘了亡国之耻吗?”赵听罢一拍桌子怒道。

    赵知道议功自古以来只有两条,一,升官;二,赐钱。钱就不用说了,那在宋朝太常见,问题集中在官职上。武人为枢密使其实自宋朝建国之后,以武职出身任枢密使的大有人在。比如吴廷祚、李崇矩、楚昭辅、王显、张逊、柴禹锡、王继英、马知节、曹利用、张耆、夏守、王德用等人。

    但有个区别,武职和武将是不等同的,如大名鼎鼎的曹利用,澶渊之盟时他在前线起了大作用,但杀人现场他到过吗?曾经亲手砍过谁吗?这就是不同点,比如一个文官,当过了一任枢密使后,也就是有过武职经历了,可他的本质,也就是说危险程度,还是个文官,他不会被宋朝官场所注目。

    当然其中也有些另类,比如王德用。这是位真正的武将,但当上枢密使时,准确地说,己经是曾经的武将了。他少年时痛打过李继迁,青年时和萧太后对阵,之后沉寂几十年,不管愿不愿意,只能躺在功劳簿上睡大觉,直到老得不行了,才荣升西府,当上了军方第一高职枢密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