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中秋节月色倍于常时,因此又谓之月夕,金风荐爽,玉露生凉,而登上权力的赵昺却深感凄凉。过去都说天家无亲,他还觉得言过其实,但如今设身处地才知言之更甚。不仅自己的一举一动都为人所瞩目,即便家事也让人频频窥探,全无**而言。

    赵昺原以为接受了太后对婚事的安排,自己便可置身事外,躲过这场风波。但太后可能觉得自己自小任性惯了,强塞一个皇后给他,怕是难以接受,来日会闹脾气,弄得后宫不安。如此一来太后将选择权赋予了自己,可其的好意却变成了烫手山芋,使他不得不慎重一些。

    作为一国之君,赵昺当然清楚自己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被视为政治走向的风向标,而择后同样如此。这不仅仅关系到一个家族的兴衰,也会被认为帝王的政治倾向,毕竟择选皇后往往是作为一种加恩和安抚某方势力的手段来使用,所以他的婚姻也可视为政治行为。

    此次通过复选出的秀女皆是出身名门,祖上皆曾出任宰执,执掌中枢,但是当代子弟中出仕者很少,即便为官也是品级较低的官员,却传递出本朝依然会维持士大夫治国的传统的信号。前时因为陈宜中谋逆刺杀皇帝被赐死,又牵扯到很多士人,且沦陷后许多士大夫背国投敌,朝臣们不免担心会失去圣心,进而遭到打压。而选个士大夫家的女儿为后,正好可以安抚士人。

    “官家,饮宴就要开始了,起驾入座吧!”正当赵昺盘算着如何选后时,王德过来想请道。

    “嗯,都准备好了吗?”赵昺收回目光点点头问道。

    “皆按照官家的意思布置下去了!”王德附耳笑嘻嘻地答道。

    “内宫之中现在有人吃里扒外,你要好好整肃一番了。”赵昺听了轻笑着道。

    “官家放心,小的明白。我出宫这才几个月的时间,他们便猴子称王了,敢不遵家规!”王德听了冷哼一声道。

    “让我再看到有人与外臣勾连串通,从中捞取好处,便先打断你的腿!”赵昺点着王德恨恨地道。

    “是!若是小的不能管好内省,则自断两条腿。”王德立刻应承道。

    “好,我们过去吧!”赵昺见王德发了狠,才满意的点点头道。

    待赵昺转回时,祭桌已经撤去,重新做了布置。首位面南背北,左右下手各摆上了一张矮几,东、西两侧也各布置了两列矮几,围了个半月,也显得紧凑一些。他当仁不让的面月坐于主位,而身旁的两个位置则成了焦点,要知道这是靠近小皇帝的最近的位置,也彰显了其地位。

    “李姑娘,这边坐!”赵昺坐下看看两边侍立的众女,向立于队伍尾端的李三娘招招手,指着自己左边的位置道。

    “这……”李三娘有些意外左右看看,众女的目光中既有羡慕的,也有惊讶、不服的,更多的人是难掩嫉妒,可她却有些迟疑,没敢挪步。

    “李姑娘请上座!”这时王德走过去施礼相请道。而这一下更让场上众女惊诧,要知道这些内侍虽然地位低贱,可这个时候却是掌握着他们的命运,而其身为内侍省都知不但亲请,且十分恭敬,可见其在宫中地位之笃定。

    “谢陛下!”眼见如此,李三娘咬咬牙施礼道。

    “淑儿,你来这边坐!”赵昺又笑着冲陈淑招了下手道。众人则更为惊诧,若说要李三娘侍奉左右尚有其与陛下婚约在前可言,但是让陈淑坐于辅位则更让众人不解。

    “是,陛下!”陈淑却不像李三娘那样有所迟疑,立刻出列像个小兔子似的连蹦带跳的上前道。

    “吴姐姐,可知这陈淑的来历?”眼见皇帝对陈淑也另眼相看,程素问道。

    “陈姑娘的父亲乃是兵部侍郎兼内河水军都统陈任翁,其伯父是新任的户部尚书陈任翁,皆是当朝重臣。”吴曦小声解释道。

    “原来如此,怪不得陛下会另眼相看!”程素颇为不服气地道。

    “非也,以吾看陈姑娘与陛下似是相熟,好像对其还有些忌惮!”吴曦轻轻摇摇头道。

    “陛下会怕他?只怕是忌惮其父、伯吧!”程素冷哼声道。

    “也许吧!”吴曦笑笑没有再多言。

    “余者,各自落座吧!”赵昺这才挥了下手对众人朗声道。

    众女这才依此入座,自然是通过复选的五人坐于前,吴曦、雷妍分坐于左侧首座和次位,程素和王妤分座于右侧首座和次位,章屏左右却有些不知所措,吴曦招招手让她在自己身后落座。其他人这才按照长幼分别落座,王德见状让内侍们先送上酒饮和糕点。

    “李姑娘,这是桂花糕,在琼州是吃不到的,尝尝看,可合口味!”赵昺见李三娘甚是拘谨,跪坐在那里身子都不敢动,更不要说取食了,他指着盘中的糕点笑笑道。

    “谢陛下!”李三娘听了扭脸略一施礼,这才拿起一块糕点咬下了一口。

    “怎么样,是不是很甜啊?”赵昺看着其吃下问道。

    “嗯,真的很好吃,入口清香无比,却又不过于甜腻。”李三娘品了品后点点头道。

    “李姑娘不必过于拘束,想你在琼州治理一方,十数万户俚硐哪个敢不服气;在军中统领数千精兵杀伐果断,攻城掠地战无不胜,难道还会被这种场面唬住,尽管随意些,不必如此小心翼翼的,让朕都觉得不认识了!”赵昺看其露出丝笑意,又言道。

    “哦,原来琼州各个俚硐皆是姐姐的属下啊?早知道就能入山去玩儿了,可惜那时与姐姐不熟!”陈淑听了插嘴甚为遗憾地说道。

    “待来日再去也不晚,只要有我大宁寨的令牌琼州三十六硐出入无忌,任你玩耍!”李三娘笑着对其说道。

    “好啊,好啊!”陈淑听了连声叫好道,完全没有顾忌到场上众人,“陛下,那我们什么时候回琼州啊?”

    “这……难道江南不比琼州好吗?”赵昺听了不知如何作答,只能转而问道。

    “不好,琼州多好啊!大家可以在一起说说笑笑的,哪里像现在心眼儿一个比一个多。”陈淑愤愤然地道。

    “哈哈,那个时候哪里是说说笑笑,朕记的总是被你追着打,到了哪里都是鸡飞狗跳!”赵昺听了忍不住笑着道。

    “谁让你小时候那么胖,跑都跑不快!”陈淑翻了个白眼儿道。

    “呵呵,小的还记得在御舟之上,陈姑娘领着陆相家的公子、徐尚书家的孙子及张枢帅的小公子一帮孩子,追得陛下四处躲藏,结果被陈侍郎好好的教训了一顿,关在舱中不准出门,其他家的孩子也都挨了板子!”王德这时也凑趣道。

    “唉,往事不堪回首啊!”陈淑听了却是叹口气抱怨道,“想那时候整个行朝几乎都在御舟之上,各家也都住在一起,时时见面,现在到了江南连个面儿都碰不上,想说说话都不可能了。”

    “如此说来,陈姑娘也见过崖山大战了?”李三娘听了问道。

    “当然了,那时张贼弘范入寇,几乎天天都有战斗发生,每日杀声震天,炮声不断。”陈淑颇为自豪地道,“对了,那日战败张弘范时我也见了,陛下指挥着御舟连连击沉敌船,撞开船阵,追击张弘范的座船,将其截住后,陛下三言两语就羞得其自杀于船头之上。那时我才知这小胖子还有这么大的本事!”

    “瞎说,你那时肯定躲在舱中,怎么会见到我骂张弘范?”赵昺摆手道。

    “我当然见了,不信去问陆家小七,他吓得腿都哆嗦了。我还看见倪大个子跳过船去割了张弘范的脑袋,他现在用的那把刀就是其的,对不对?”陈淑听了不服气地反驳道。

    “不错,没想到你的胆子还挺大!”赵昺点点头,算是承认了。

    “从那时陈姑娘是不是就怕了陛下了?”李三娘被两人勾起了兴趣,笑着问道。

    “嘿嘿,她啥时候怕过朕,还是照打不误,这几年才好些了!”赵昺苦笑着道……

    “原来陈淑与陛下竟然有如此渊源,怪不得陛下对其关爱有加。”三人在前说笑,并未避讳众人,吴曦听了轻声道。

    “没想到陈姑娘与陛下竟然是青梅竹马,还曾在一起同生共死,真是让人意外!”雷妍接话道。

    “怪不得陈姑娘不惧宫中的那些教习,原来她自幼就经常出入宫中,与都知都是相熟的!”章屏怯生生地道。

    “是啊,她连御前都帅都敢直呼绰号,若非交情深厚,又怎敢如此!”雷妍轻叹口气道。她扭脸看看吴曦也是脸色黯然,显然众人谁也没想到会突生变故,从中杀出了这么一个有力的竞争者,看来立后选妃还有极大的变数。

    “陛下,奴婢程素想献舞一支以助今日之幸!”正当此时,突然程素站起身道,将众人的目光皆吸引过去。

    “准!”赵昺扭过头看看程素,点点头道。他今日故意为之就是想看看众人有何表现,才旁若无人的与陈淑二人聊天,大谈他们三人的关系,现下看来程素最先沉不住气了。

    “陛下,准!”王德立刻高声宣道。得到许可,程素与在旁的乐队低语了几句,又叫过几个舞伎一同到了场中间,抬手示意乐队开始。

    “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熠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随着乐声想起,程素樱口微张,身姿扭动,手持利剑边唱边舞,几个歌舞伎也随声伴和。

    “其倒也有些功底……”赵昺向场中看去,其跳的的正是《公孙大娘舞剑》,看了会儿轻声道。

    来到这个时代,赵昺不得不适应宴饮时的歌舞表演,虽然他并不喜欢,但是久病成医也渐渐能看出些门道了。宋代的宫廷少有独舞,而是主打队舞,舞群主脑,称竹竿子,因他手执五彩竹竿,类似指挥,领舞五人,称为花心,具体舞蹈,各位可以参看美国节日游行鼓乐花车巡游。至于宋朝周边辽夏金舞蹈,充其量不过那些贫民街区里美籍非洲人,跳来取暖的嘻哈街舞而已。

    宋代经济发展,社会和谐,勾栏瓦舍遍布市井。如果把之前汉唐时代乐舞比作旧欧洲古典音乐,民间乐舞恰似新大陆音乐剧。市民阶层喜欢看的是有故事情节的音乐剧,最流行的剑器舞,一是根据楚汉故事改编的《鸿门宴》,一是就是根据唐人诗词改编的《公孙大娘舞剑》。

    此诗表现的是诗人回忆当年观看卓越舞蹈家公孙大娘跳剑器舞时那种惊天地、泣鬼神的场面。她舞动着剑器,突然间银光熠熠,剑影闪闪;她箭步跃起,剑尖剌天,就像后羿射落了九个太阳;她飞腿翻腾,恰似帝王神仙驾着蟠龙飞马在云端翱翔;迅猛时雷霆万钧,收拢时天地寂然无声。舞罢收剑,那剑刃犹如平静的江河湖海,凝聚着一道清光。

    但是程素的剑舞在赵昺看来其虽有舞蹈功底,看其娴熟的动作也是颇下了番功夫的,可舞与武还是有区别的。她的舞姿倾向于柔美,完美的展现出了其身段,不过却少了诗中所表现的剑一舞动便便惊动了四面八方,天地也随着剑舞的起伏缓急而变色的犀利。更达不到翩翩轻举,腾空飞翔;雷霆收怒,声势收敛;好象江海风平浪静,江海凝光的意境。

    所以在赵昺这个外行来看失了精髓的舞蹈跳的再好看,也是有形无神,先落了下乘,即便能凭借技巧来弥补一二,也终让人有味如嚼蜡的感觉。而在此时此地,不禁让他由舞及人多想一些,皆言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其若是入宫当个花**却无不可,但是一个不甘心只做花**的人就危险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