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看郑虎臣笑而不答,便将所有画轴打开铺在几上,他摸摸这些画儿皆是画在开幅尺把的绢布上,裱装的也十分精致,以工笔描绘,而画师的画功也很不错,人物画的惟妙惟肖,可谓是纤毛必显。但是这些画从表面上看更像是‘标准照’,这些侍女皆是长身而立,着束腰长裙,只是在动作上稍有变化而已。

    “郑主事,这些画是从哪里弄来的,是不是宫中?”赵昺也不是傻子,看罢立刻联想到了什么,抬起头问道。

    “陛下,正是!”郑虎臣看小皇帝板起了脸,立刻意识到小皇帝已经猜到了什么,立刻老实回答道。

    “可是待选的嫔妃画像?”赵昺又问道。

    “陛下,这是待选皇后的秀女画像。”郑虎臣回答道。

    “是你下令使人偷出来的?”赵昺听了眼神严厉起来,沉声问道。

    “陛下,属下哪里有这个胆子。”郑虎臣听了立刻施礼道。他清楚自己虽然是小皇帝的心腹,但是做事还是要讲究尺度,知道进退的,有些事情不是自己能够过问的。尤其是涉及家事,没有明确的诏令绝不能插手,否则便是自己作死。

    “那是哪里来的?是他们家人托你献于朕面前的!”赵昺眉头略展,再次问道。

    “陛下,这是内省副都知窦兴转给刘灵,其又托属下转呈陛下的。”郑虎臣回答道。

    “窦兴这老鬼不知道收了人家多少银钱,居然这么卖力!”赵昺听了这才放松下来,轻笑着道。他清楚郑虎臣的说法自己极易查清楚,其不会撒这样的谎的做借口的。

    “陛下,属下以为窦大官此次并非如此,而是为了讨好皇帝,否则不会一下拿来这么多的秀女画像的。”郑虎臣言道。

    “嗯,听郑主事一说确实如此,其是将宝都押在朕身上了,想是太后意属这几个人,其便急吼吼的送信买好。”赵昺略一思索道。

    “此次太后为陛下的亲事可操碎了心,不仅广为挑选,还几次召集诸宰执入宫商议,却还未最终确定。”郑虎臣言道。

    “郑主事又没有替朕的婚事尽点心啊?”赵昺听了笑眯眯地看向郑虎臣道。

    “当然了,否则怎么敢到陛下面前讨顿素斋吃呢!”郑虎臣笑着应道,“属下得知待选之人后,便令儿郎们将他们的家世、亲族及……啊,都查了个清楚,然后整理成册献于陛下参考一二。其中皆是原文,属下绝未作出一丝字改动!”

    “算你聪明!”赵昺翻了个白眼儿,又冲门外喊道,“王德……”

    “官家又何事吩咐?”话音刚落,王德便进屋来施礼道。

    “今日郑主事陪朕用膳,你陪着到膳房看看,喜欢什么就预备什么!”赵昺指指郑虎臣言道。

    “是,官家!”王德施礼答应,又转向郑虎臣笑着道,“郑主事真是干臣,要臣子点膳,在大宋只怕也是头一遭啊!”

    “岂敢,有劳大官了!”郑虎臣冲其拱拱手陪着笑道,他也知道小皇帝这是‘赶人’了,随后施礼告退与王德出去了……

    赵昺首先将五张仕女图一字排开放在几上,他一一看去,其中却无李三娘,显然已将其排出在皇后的候选人之外,其‘蛮夷’的身份决定她只能列在妃嫔之选了。而意外的是陈任翁的淑儿也未在其中,他记的杨太后对其还是颇有好感的,还曾与自己玩笑要将其收入内宫,看来最终太后还是放弃了她。

    “可怜啊!”赵昺看看画儿叹口气道,不知道是感叹自己命运不济,还是替几名女子感到悲哀。想想前世包办婚姻早已成为历史,相亲都成了十分让人丢脸的事情,可自己如今连相亲的权力都给剥夺了,一辈子的幸福就决于太后。婚前也只能通过这几张偷出来的画儿看看未来的老婆长得什么样,与盲婚哑嫁无异,而这些女子甚至都不知道自己长得美丑,挑都没得挑。

    不过赵昺已经习惯自己总是抓一手臭牌,然后尽量取得最好的结果,起码现在是五选一,还能够挑挑捡捡,找出一个相对满意的。他清楚给自己挑选的老婆绝不会是丑八怪,因为选妃的条件是十分苛刻的,从口、鼻、眼、脸五官,到手、足四肢,从发、肤、齿,到颈、胸、腰,女人身体从上到下,无不有着严格的标准,就是女人身上的气味儿也是标准之一。

    另外赵昺知道宋代的审美观念与唐代崇尚丰满富态不同,而杨柳细腰,娇小瘦弱才是宋代文士欣赏的女性美态。反而在在五官容颜等硬件方面的条件可以稍稍放宽,但于风韵和情调的门槛则相对较高。生**漫的文人们追求的是一种灯下月下的朦胧美和船头亭榭间的意境美,当然在这些标准照中难以体会到的。

    当然颜值高也没人反对,而这方面与现代人喜欢的‘锥子脸’还是有所不同的。这个时代美女的标准脸型是上部略圆,下部略尖,形似瓜子,丰满洁白,俗称鹅子脸。此外“满月”也是符合中国古代审美标准的脸型。面如满月,指脸盘圆圆的、白白的,像满月一样,相貌白皙、丰满而有神采。画上的女子也无外乎如此。

    俗语说“面如一朵花,全靠鼻当家”。鼻子是面部最突出的部位,美女鼻子的标准是玲珑剔透,富有立体感。还有“鼻若琼瑶”的说法。琼瑶,美玉的一种,晶莹、光滑且温暖,就是说要着眼于鼻子的玲珑剔透美,而“鼻若悬胆”则侧重鼻子的立体美。但在这传统画法上,正面形象还是难以表现出来的。

    让赵昺奇怪的是几张画儿上的女子都是低眉顺眼的,眼神淡漠,无悲无喜,好像都长着一双小眼睛,让人觉得别扭。可转念一想,宫中的侍女们眼睛并不小,太后也是一双丹凤眼。而自己虽说不是眼若铜铃,可也并不是眯缝眼儿,从遗传角度上说,这副身板的亲妈眼睛同样不会小。

    可赵昺琢磨了一下便想通了,估计是画师为了应和当下道德教化的功能需求,才画出这种含蓄内敛的视觉效果。另外就是前世看惯了各种大眼睛的妹子,尤其是日漫中的占了半拉脸大眼儿萌妹子们,才会产生错觉,觉得画里的人都是小眼睛。

    “管她呢,总归不是猪八戒他二姨就行!”赵昺明白皇帝的婚姻更多的是政治婚姻,不由自己做主的。而一个皇后的道德水准才是第一位的,却不是相貌,这也是大宋皇家选后的重要标准。但其实这也更多是一厢情愿,基本都是从对方家世来判断的。他爷爷理宗皇帝难道就真的那么喜欢贾贵妃,还不是因为其要依靠贾似道,才不得不做出专宠的姿态。

    “雷氏之女!”赵昺随手拿过一张图,看看注脚轻声道。他仔细看看,这小娘子打眼而看就是副娇小柔弱的样子,一张清秀的瓜子脸,小鼻子、小嘴儿,梳着高髻,身材婀娜,小腰似乎一把手都能攥在,就像个布娃娃一般,那小模样看着就让人生怜。

    “其祖雷宜中,字宜叔,号厂山,丰城县人……”宫中选秀女那都是要查清祖宗八代,良人之后,挑皇后更是过了筛子再过罗的,但是赵昺更信任的还是事务局,翻开郑虎臣带来的册子翻开道。

    雷宜中上溯两代都是普通耕读人家,其早年师事理学名家张洽,苦读诗书。于端平二年补为太学生,因上书抨击权相史嵩之而久滞学籍,直到淳佑七年中进士第二名。入仕途,不改正直本色,曾在江陵帅贾似道幕下任记室,每遇不合,必据理力争,由此得罪贾似道,贬为广东经略。

    其在广东兴利除弊,捐俸买田给桐江书院为膏火。德佑元年升礼部尚书兼广东安抚使。此时元军南侵,江南大部沦陷,雷宜中响应文天祥号召,在岭南坚持抗元,又与信州谢枋得招军民固守疆土。在岭峤保卫战中,受伤过重而殉国。十年后始由其孙雷升访得遗骨,迁葬丰城。

    雷宜中有子二人,长子荫补承务郎,但未能入仕,兄弟二人仍在乡耕读。入选者为雷家长子一系嫡女雷妍,生于咸淳五年,年十六岁,其上又兄长三人。由于家道中落,祖产浅薄,因晚年得女,甚得父兄喜爱。自幼随兄长读书习字,通诗赋。为人贤良淑娴,擅于持家,虽有母嫂在堂,十几岁便由其主持家事,家境渐好步入小康。此次是由谢枋得举荐入选。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赵昺看罢就下了论断。其家庭勉强算是官宦,恰当的说是耕读之家,以雷宜中的脾气官当的也说不上如意,为人又正直,肯定是靠薪俸过日子的,能治下些田地留给子孙就算不错了。

    在当家的死了之后,日子肯定一下陷入困顿,而从小姑娘的单薄身板看就知道从小营养不良,没有能长开。但其能以小小年纪设法扭转家境,虽不知用的什么办法,可以其家风来看也知不会什么卑劣手段。从这就足见其是个过日子的好手。不过赵昺以为选雷妍当皇后很难,其先天不足的小身板缺乏母仪天下的形象,只怕难以通过最后的竞争。

    “嚯,这个是大长腿!”赵昺颇为遗憾的将雷妍的画像放在一边,其实他倒愿意找个擅于理财的老婆,自己起码吃上‘软饭’了,再不必为钱发愁了。他再拿过一张细看,发现这位小娘子鹅蛋脸,体态修长,衣裙曳地,长袖飘逸,只要画师未画错比例,绝对是个大长腿,还自带马甲线,锁骨窝能够放鸡蛋的现代大美女形象,只是不知是饿出来,还是练出来的。

    迫不及待的翻看此女的资料,赵昺不禁惊叹,其家族可以追溯到天下名族琅琊王氏,名人王羲之,虽说不知道这树杈都分出去多少了。不过其祖却是本朝名相王爚,他是嘉定十三年考中进士。其后,历任常熟、泰州、滁州、瑞州等地方官;宝祐年入朝兼国史编修。景定二年,王爚迁礼部尚书,代吏部尚书加观文殿大学士。咸淳元年,知枢密院事兼权参知政事。

    咸淳十年为左相。德祐元年元兵大举南下,不顾年老,奏请朝廷授以宣抚招讨大使招募忠义,共图兴复。不久任平章军国重事,即命张世杰等四路兵马同时并进,以抵御元兵南下,其军事部署未被采纳。不久,张世杰兵败,王爚以“不得其职”,请求免职,乃罢其平章,归乡不逾年而卒。

    王爚为人清修刚劲。被宋度宗尊为“师臣”的贾似道回天台葬母过新昌,独其不见。贾似道督师溃败,王爚论贾似道既不死忠,又不死孝。入见太后说:“本朝权臣稔祸,未有如似道之烈者。缙绅草茅不知几疏,陛下皆抑而不行,非惟付人言之不恤,何以谢天下!”贾似道遂被贬徙。

    入选的女子是王爚三子二女,名王妤,生于咸淳四年,其父王华贵宝祐年进士,出仕后先后任编修、省部主事、郎中,外任过知州。她的叔伯或参加科举,或是蒙荫皆曾入仕为官,江南陷落后皆归隐于家中,不曾仕元,更无劣迹,闭门修书,教授子弟为乐。其可以说出身于豪门名族、官宦世家、相门之后,资料显示其善诗文、精琴乐、文良淑德,知书达理。

    “唉,不知是否有缘啊!”赵昺叹口气有些不舍的将画像撂下,他知道非是自己以貌取人,而是世风如此,这个世界的审美观还容不下‘大长腿’。传说有一次,苏轼到一富豪家饮酒。主人有一舞妓,容貌尚可,但身材高大。主人向苏轼要求为该舞妓作诗。苏轼戏作四句:“舞袖翩跹,影摇千尺龙蛇动,歌喉宛转,声撼半天风雨寒。”窘得那舞妓满脸羞红,怏怏离去。

    “咦,这个小娘子也不错啊!”再拿一张,赵昺仔细端详了一番吧嗒了下嘴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